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關於寫手與讀者


首先,請別把這篇當作是正式、講道理的文章在看待,因為有參雜一些我個人感情上的觀點。


另外,這篇不會掛任何TAG,直接來說是我不喜歡跟人吵,也覺得和誰去爭個人觀點很沒意義。
但如果你覺得有道理、認同,歡迎轉發給個紅心。

可以接受的話在往下吧。


在這邊,我們先看寫手的部分,簡單來說就是分職業跟興趣兩大類。
今天我們談談興趣這塊的同人寫手。

興趣也就是非專業,在這個前提之下不能夠以專業的標準與心態來要求每一位寫手,因為這就是興趣。
或許這種說法會被認為不上進、不是好寫手的心態..........但是如果碼文的目地是要當好寫手的話,早就朝專業原創、專業寫手去發展了不是嗎?
興趣在三次元當中,就是舒緩生活情緒的一種方式,如果用非常嚴肅、嚴謹的態度去要求每一位寫手好好地去創作,就已經完全失去舒緩的意義了。

但這也不是在說,創作同人文不需要有基本要遵守的東西。
就像寫舒情文就要有舒情文的樣子,同人文當然也要有同人文的樣子,角色的揣摩是必須的。
但這是很模糊的一個框線,因為每個人對於文字的解讀都有所差異。

當一個寫手發文,他對於角色的解讀跟某一位讀者相同時,他們或許就能夠搭的上話、能夠成為一起迷某對CP、迷特傳這條道路上的小夥伴。
這種感覺很好,遠比得到許多紅心要來的更好,我相信很多寫手在獲得回應、甚至因為發文而認識人時,心裡頭都是很雀躍高興的。
在這個時候我們會由衷的覺得寫文是值得的,甚至會說能夠認識這部作品是很幸運的事情。

但那些不認同他的人呢?覺得角色的理解和自己有所出入的人呢?
他們在這段時間內,所站在的位置是什麼?

「辣眼睛」、「被雷慘了」、「好想噴他一臉」、「滾回家去吧」、「這根本是原創吧」
很多、很多人,在看到不能夠理解、不能夠認同的文章時,腦海裡閃過的都是這些話。
心情好時可能笑笑的跳過去,真的被雷慘時可能就跳出來給作者意見。

而這種時候,給出來的意見往往都帶有情緒。
我一直認為好的評論,不是多客觀、多公正........我們都是人,是人就跟客觀公正掛不上多少邊,我是這麼認為的。
真正好的評論,是能夠讓聽的人信服、採信的評論,在頭頭是道如果開頭第一行字就讓看的人想摔電腦,那我想在好他都看不了,畢竟電腦都摔了對吧。

所以具有寬廣的視野,甚至是心胸,是寫好評論的第一步。
寫手筆下的東西能夠反應出很多事情,如果能夠真正從他筆下的產物,去理解、揣摩他這個人的思緒,推測出他大概是怎麼樣子的人,那麼在彼此有所理解的前提下進行的溝通,我想成功的機會是最大的。
而不是用自己的角度去理解事情,把自身的觀點砸在別人身上-----對你沒看錯,我用的是砸這個字沒錯。
我不覺得當你把自己的情緒、觀點,硬生生扔到別人身上,叫作友善的溝通、善意的建言--連用哪一種方是對˙方才能夠聽進去,這點都不願意去思考,是算不上溝通的,這叫單方面的發洩。

談到這裡,或許有人會說:給你意見就很好了,你以為誰希罕你啊?那麼玻璃心?回家吧,別出來混了。


我們就來談談,寫手被提義建時,最常被說的玻璃心與誰希罕這兩個詞吧。

老實說,我認真不懂,一個沒有賺錢,當作是興趣的活動,為什麼會用到玻璃心幾個字?
在職場上,這叫玻璃心沒錯,因為職產很嚴格,因為社會的運轉需要這種嚴格,所以作為其中的小螺絲我們裡當要適應嚴苛的標準與環境。
但是興趣?並且是在一個失敗的雙向溝通、缺乏誠意的溝通裡?(對我來說連去理解你要溝通的對象,是神麼樣子的性格都不願意,這就叫沒誠意。

是我有問題還是這個社會病了?為什麼一個只想發洩情緒,情緒控管明顯有問題的人,可以很大聲的指責別人說,我兇我給你意見你就要說是不然老子就是要跟你歡,你膽敢哭你他媽就是玻璃心。
然後被他歡的還真得要馬上放下情緒,老老實實的說是,謝謝,不然這件事情就會沒完沒了,他又要在多掛個玻璃心的名號?

平心而論,被雷到的人有情緒,所以打出有情緒的評論很正常
然而,用同一個觀點來看寫手也是一樣的,當她歡天喜地打開評論來看的時候,看到的是這些,當下也會有情緒。
同樣都是人,為什麼讀者的反應可以被理解,寫手就是玻璃心?為什麼要用雙重的標準去衡量人?

因為寫手是少數人,所以就要第二時間被人理解嗎?
我真的不懂,真的。

在來是誰希罕你這句話,這也是我最想談的一句話。
就像我前面談的,大家來圈裡,能夠認識到小夥伴都是很開心的,說直白點:能夠交上朋友大家都很開心。

而誰希罕你,這句話放到朋友的關係裡叫作:我不缺你這個朋友。

有沒有看出問題了?
不管到底缺不缺,這種心態,在對人處事上就是不對的,說是很沒禮貌的囂張也不為過。
所以我同樣不能夠理解,為何有人可以老把這句話掛在嘴邊。
多一個朋友,永遠比多一個敵人好,這種待人處事的道理大家都 贊同,那麼為什麼這麼缺乏尊重的話,可以輕意的說出來?

這不是生意上的買賣,大家和氣交流的情況下,說出這種跟趕客人一樣很跩的話,我不懂這番話的基準點在哪?仗著愛作品的人很多,所以不怕嗎?
覺得不差一個寫手,那麼寫手是不是也可以說,我沒欠你什麼。

大家來圈裡都是因為對作品有愛,有愛所以不求回報的付出,但是這份付出如果被視為一種理所當然來糟蹋的話,是問這種苦差還有誰要作?
在深的愛都經不起這種折騰。

看到這,是不是覺得要給個評論怎麼這麼麻煩、這麼難?
是不是覺得寫手怎麼這麼難相處?

當你這麼想的時候,請記得,寫手也是一樣。
要寫出大部分的讀者都開心的文章,並不容易。
要怎麼有禮貌、又不失熱絡的回覆讀者,並不容易。

讀者、寫手的時間都是一樣,沒有誰比較尊貴、誰該被希罕的問題。
只有尊重的問題。

最後在來說一點,無關血守與讀者,而是圈的生態。

如果有禮貌的溝通,可結果卻還是失敗了,甚至更慘,被掛出來,那麼我覺得沒瞎的真的都還是看的出來,這已經是風度問題。
可我並不覺得特傳圈有沒風度到這種程度,每個圈的生態不同,特傳圈我待的這些時間,基本上都還是和氣的,在這種情況下作這麼惡意的揣測,,,,,,,,我想大家就摸著良心問,那些舉東舉西的例子到底是解釋、還是種自圓其說吧。


一個好好的圈子,搞的武鬥場一樣天天精彩,我也是醉了。

我真的很希望那些大家放輕鬆、說說笑笑的日子能夠回來。

但當我用出希望兩個字的時候,就代表那些都已經過去了。

评论(4)
热度(10)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