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24(千冬岁篇)

夜安各位,这里是卡文许久的某幻,最后还是华丽的爆到一万多。

这篇主要是在讲千冬岁的经历,着重在他各人思想上的变化。


注意:

有原厂的兄控设定,出场的有夏碎、莱恩、喵喵、漾漾、冰炎

友情提示一下,如果因为我有阵子没更新忘掉剧情的人,可以先不用回去看23,看完24再看23感觉会不一样>WO


那么


正文



柳树低垂的枝芽在溪流中划出长长的波纹。

不湍急,就这么静缓地流入湖,站在石桥往下看,映着倾天暮色的液面似是明镜,橙红的云朵倒映在上头成为地表上、人世间最盛大的火花。


漫天的云彩,卷连成遍地的火光,像是要滴出血的鲜艳深深地刻进莱恩的眼底。

像这样美丽的地方,竟然只是这座宅子里最小的一个角落—如果不是岁先透过雪野家打过招呼,还是学生的他们跟本无法接触到如此显贵的人物。


古老家族本身就是一种麻烦,但烦归烦,便利之处还是有的。


「让你久等了。」推开沉木的门,千冬岁拎着藏青的布包跨过最后一个门槛「这次会面的家伙比较啰嗦,花了不少时间才得到情报。」


「这是招待的点心。」


反手接住迎面而来的布包,莱恩打开一看,是深青色的饭团,目测是海苔口味的,就不晓得里头的馅料是什么。


拉开领口,千冬岁边凑过来嘴上还不忘碎念宅子的动线设计,有多么不良害他浪费不少时间云云。


默默拆开饭团,莱恩等待话题转回原点。

就在他啃掉第一个尖角,顺利吃到里头的馅时,友人也终于推了鼻梁上的眼镜,话锋一转切入重点。


「冰炎学长接下了代导任务。对象是一名没有接受过任何军事训练的新生,来自于小家庭,整体背景没啥特别的。」


没什么特别的?

顿了顿,莱恩看向身旁的搭档。


在情报搜集上千冬岁有多么仅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会这么说一定是真的很普通。


但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

因为夏碎学长的关系,他们连带一起关注冰炎学长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而那个人会接代导任务本来就很稀奇,照顾的对象还是普通新生?

或许这就是最特别的地方了。


迎着他不解的目光,千冬岁了然的笑了笑。


「我也很纳闷,但查到的就只有这些—反正距离开学也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很快就会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就先拭目以待吧。」


拭目以待吗?

好像也只能如此了。


并肩走在逐渐入夜的天空下,第一次,这对搭档一起对素昧平生的同学有了兴趣。








千冬岁在脑袋里百转过许多个词,最后终于找到一个比较贴切的形容词—很菜。


在跟褚冥漾交谈到第三句时,他已经完全确定了对方就是一个菜到不行的菜鸟,还是很新很嫩的那种。

连学校在干嘛都不晓得绝对担当得起超级菜鸟的名号。


暗暗与搭档对看一眼,从对方那里收获到摸不着头绪的耸肩表情后,雪野的下任当主觉得,自己算是完全败了,彻彻底底被收集到的情报搞荤了。

他们是抱持『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的想法来接触对方的,但现在摆在眼前的事实与臆测的差距实在太大,大到他不得不做一个假设。


那就是冰炎学长真的代导了一名很嫩的新生。

可能吗?


「你好,我叫作褚冥漾,以后请多都指教了。」


还有点陌生的嗓音说着话,规规矩矩的自我介绍完后是伸过来的友好右手。

收回心绪看了看眼前的人、思量一会后他回握上去。


「千冬岁、雪野千冬岁,请多多指教。」既然都已经主动接触、对方感觉蛮好相处的,那么实在也没有理由直接把人晾下,只能先保持原样再多多观察一下了。


很显然跟他有同样想法的莱恩在简单介绍过后,也和新同学握了手。

在开学第一天,他们有了实际的接触、彼此间算是认识了,但成为朋友是在这之后的事。







情报家族是什么样子的存在?

贩卖消息,在战争中提出关键的讯息,有时候甚至得潜入某些场所搜集有用的蛛丝马迹。

但真要一言蔽之的话,他们就是给出答案的人,替别人解惑几乎可以说是雪野家的职业病。


就像现在这样。


看着对桌埋头整理笔记的同学,早就做完所有功课的千冬岁支着下颚,别过头望向窗外。


学院中的图书馆除了对外开放的阅读空间以外,还有类似于隔间的小自习室,只要向柜台租借钥匙就能够进来。

因为隔音良好、资源也很丰富的关系,他们最近常常会一伙人窝在这里帮漾漾恶补军事相关的科目。虽然Atlantis确实会从基楚课程开始教起,但对于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人来说还是会有些吃力,部份科类没有透彻了解清楚的话,到了二年级甚至会因此选错类组,害人害己捣乱任务。


所以他们才会放弃玩乐的时间,跑来帮忙课后辅导。


终于结束一段抄写的友人,放下笔看着爬满黑字的笔记本,转转手腕呼出一口气,然后………并没有回去继续抄写下一段。


而是抬起头看向这边,黑色的眼眸中满是踌躇。

过了许久,才传来一声迟迟的叫唤「…千冬岁」


比起最初的不习惯,连日来的相处已经让自己多少听习惯了这种声线,很快的转回来,推着眼睛千冬岁开口「怎么了?」


又犹豫了一会,漾漾才下定决心的开口「我想跟你谈一下西瑞的事情。」


「恩,说吧。」向后靠在椅背上,他扬起手枕住头,放松的闭上眼睛听着对方讲述为什么会搭上边的来龙去脉。


其实在听见这个话题时他心理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反而觉得时机也差不多了,莱恩跟喵喵出去领书也有段时间,这时候不讲之后要在提起来很难找到合适的时间点。


何况在来的路上和莱恩就已经有私下讨论过这件事了,所以真的一点意外的感觉也没有。

只是多少会觉得新奇。

他们生存的世界一直都很复杂,充满着各种居心叵测的人物,而这类型的交道打多了,自然眼神也就杂了,对于身边的人事物大多看的很开。

人总是来来去去,即使合拍也会因为许多因素而渐行渐远,所以真诚对待某个人,这种事也就越来越少做了。


除了喵喵跟莱恩之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么认真看待友情的人了。


没有仔细去听那些解释,千冬岁只是断断续续的应声,然后待话题到一个段落后,拉回身的正坐。


大致将立场表明,说清楚其实无关乎家族恩怨只是各人因素后,他总算自友人脸上收获到释怀的笑容。

不算灿烂,但也不似以往的怯弱羞涩—那是发自内心的微笑,简简单单没有一丝夸大,然而正因如此,才更能让人感觉到其中的真诚。


所以他也应该要端正一下态度了。

如果对方是这么认真的把这段情谊往心里放,那么自己也不能够继续在用一种可有可无的心态去经营这段关系。


「日后请多多指教了,漾漾」这么说完后,他将手伸了出去。


眼前的友人错愕地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颤颤地回握上来。


「也请多多指教了,千冬岁。」


神情说不上极为严肃,但绝对可以说是慎重与小心翼翼。

虽然程度不同,但彼此或多或少都明白了这番举动的意义。


他们真的成为了朋友。

继莱恩、喵喵之后,他有了第三个可以去习惯的声音。








学院中的生活绝对可以说是精彩刺激,董事充份让新生体会到恶搞两个字。

撇除运动会、园游会,这些还算是该有的,其它零零总总利用各种稀奇古怪名义举办,让人一点眉目都没有的活动,说是活剐新生三百回合一点也不过份。


不过对于直升上来的旧生来说,这点事很恰好的促进了他们彼此的情谊,拥有共通的回忆之后更加友好,随着时间一路走来,尔今也已是名正言顺的好朋友。


但真正让千冬岁感觉到这一点的,是那件事情的发生。


他心里头一直有个心愿,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明眼人还是能够查觉—毕竟自己没有刻意去隐藏那股在意。

那就是拉近跟哥哥的关系。


虽然不避讳见面,但他们之间总像是隔了层防弹玻璃,交谈像在打太极,拨不到中心点,切不进核心。


这种情况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千冬岁不晓得,他只知道自己没想过要放弃。


但人生好像就是这样子。当你尽了各式各样的努力后,乱子总是会在这种时候出现,让一切付之一炬。


那是个中等任务,由冰炎学长接下。

按前辈的实力理当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由于委托人提供的资料有假,促使情况变的非常复杂,害学长受了重伤。

『作为特务组的榜首,不应该这么狼狈』

在听见这个消息时,许多人都是这么想的,可看到一起去见习的漾漾毫发无伤后,立即就沉默了。


这才是作为龙头该有的素质,在事发当下优先舍身保护非战斗人员。

冰炎学长明明白白,用身教告诉了他们这一点。


旁观整起事件的千冬岁,重新对承担与责任两个词有了深刻的领悟。

但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真切的去体会到这些。


为了要向委托人提出告诉与裁决,作为有名的情报收集者、又和当事人有所关联,他理所当然的接下事后现场调查的任务。

因为搜证与侦查是比较专门的领域,人多也派不上用场,说不定还会毁坏现场,所以千冬岁并没有约搭档,而是单独前往。


这是个极为错误的决定。


他错估了委托人无耻的程度,为了要避开接下来的追诉,竟然在害了两名学生、自身被押解的情况下还找人来放火破坏现场。

在听到外头的脚步声时,千冬岁就已然意识到对方的打算,然而敌方人手众多即使强行突围,从唯一的出口闯出去大概也是死路一条。


如果在给他一分钟,绝对可以想出很好的方法摆脱困境,但火,是从来不讲道理也绝不留情面的。

当黑烟开始腾满屋内、遮蔽住白墙时,千冬岁实在无法不感到绝望。

虽然已经将讯息发了出去,但从学院赶过来在快也要半天的时间,除非本来就在附近,否则绝不可能赶上。


眼下就是烧死和被乱枪射杀,两者之间二选一了。


与起就这样憋屈的呛死,还不如冲出去宰掉一两个人渣来得有意义,就算最后真的挂了也可以帮学长和漾漾出口气。


灼气随着吐息钻进气管,忍着痛他拔枪准备作战。

在千冬岁屈身要跑起来的时候,外头忽然传来枪响,然后是木板碎裂的声音—一团紫色的东西从被打破的门板中滚了进来,火舌随着风的气流燃烧,一时之间星火与黑灰四处飞溅。


原本就已经非常昏暗的屋内顿时混乱不堪,让他花了点时间才辨认出到底是什么东西砸破门。


那是一个人,全身用紫色的斗篷裹住,只有几搓的头发从边角露了出来….而那发色他一点都不陌生。


「……….哥?」


和他瞪大眼睛,错愕的反应完全不同,夏碎从地上爬起来后一点迟疑也没有的直接就往这边冲过来。


如果刚刚是绝望的话,现在就是发疯一般的焦虑。


「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赶快出去!!咳、咳..」看着眼前的人,千冬岁心里烧的比身边的火还要急。

如果是自己一个人死掉也就算了,顶多说是运气不好,可如果连夏碎哥也一起、也……

他没办法承受这种结果,也不愿意发生这种事。


原本已经停摆的脑子顿时高速运转,为了避免最坏的结果发生,就算会想烂成酱糊也无所谓。


没有回答,越烧越旺的火势不容许夏碎解释什么,急急的抬起手,下一秒他做出让人浑身发凉的举动。

解下做过防火处理的斗篷,将东西一甩、黑影滑过半空后,紫色的布料煽动最终缓缓地静止。


肩上多出来的布料触感让千冬岁完全明白了。


夏碎的打算、作为哥哥的承担,还有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


从指间到最深的心底刹那间都是冷的,彻彻底底的冻结成一片。


「你—」

连挣扎都来不及,他只来的及喊出一个字,接着后颈一痛。

最后所见到的,是火光中哥哥脸上的淡然微笑。





如果说情报家就是给出答案,解决问题的人,那么,自己一直努力在做的事情,其实就是替自身解惑。

他总是很努力。

努力的搜集各种资料,来维持住现在的生活、守护好珍惜的事物。

因为作为情报家的自己对自己说了『这是你想要的生活』。

所以拼命去努力、去奋斗、去搜集情报解决实现这句话上的一路荆棘


千冬岁真的耗费许多心血,说是呕心历血也绝不为过。所以有的时候难免会觉得,收获的并不如预想的多,这种感觉在一次次谈话中被哥哥打太极时,尤其强烈明显。

付出许多,得到得却总是很少,心底的失落感总是挥之不去,如影随形。


整条走廊除了他们以外,一个闲人也没有,只有手术室红亮的灯静静地闪着。

坐在椅子上,看着被熏到面目全非的紫色披肩,千冬岁的眼睛布满血丝,紧捉住布料直到双肩都在颤抖,也依然无法松下手中的力道。


即使赶来的莱恩没说,他大概也知道发生什么事。

冰炎学长是夏碎哥的搭档,出了这样子的事,不可能不私下进行调查—肯定是在去现场的路上撞见放火的人,通知学校后研判火势太大,等不及支援才会决定强行闯入。


那时候敌人的注意力全放在前方,如果身上带的弹药足够,布置完毕从后方偷袭冲进建物里,在安全退场是有可能的事情。

而且特务组入组时都会给一套标准配备,用防火材质做的斗篷就是标准装备之一,缺点是造价昂贵所以一人身上只会配有一条,不会有备用。


但也已经很够了。


夏碎哥在决定冲进火场的时候,就做好了可能只会有一个人活着出来的准备了。

所以退场时用来打乱敌人阵型的引爆器,肯定都是定时、还有…………..


捂着脸,千冬岁不敢在推论下去,害怕精神会忍不住崩溃。

一想到哥哥将斗篷甩在自己肩上的表情,眼眶总是止不住的湿。


走廊尽头响起的脚步声,打散了空气中的焦虑。


小心翼翼地靠过来,漾漾端详着他的模样,然后轻声叫唤「千冬岁。」


好不容易才听习惯的声音,此时此刻就像是从另外一个空间传来,但也多亏了这种陌生感,让自己能够从激动的情绪中稍微脱离出来。


抹了抹脸,千冬岁停顿了一会,才吐出一句「不好意思..」

除了这四个字,也组织不出别的了。或者说,他不晓得该先讲哪个词好,脑海满是怎么办、如果等等恐惧的字眼。


他无法替自己建设起任何关于哥哥死亡结果的心理准备。


为了挽救这段关系,舒缓雪野与药师寺家族剑拔弩张的气氛,千冬岁做了非常非常多努力,可如果到头来却是这种结局的话,所有的付出又有什么意义?

看着手上深沧的掌纹,他强忍住的泪。


大概是察觉到自己绷紧的情绪,一直沉默站在旁边的莱恩伸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后,向前几步和漾漾解释现在的状况。


听着友人们的谈话,千冬岁深呼后颤动双唇「……我不懂哥为什么要这么做…」


药师寺与雪野一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同为古老家族的一员,在商场上他们是盟友,在战场上亦是战友。

但这种坚固的关系,在大姨因为雪野家惨死后,出现了裂缝,而这道缝在夏碎哥明明是长子,更是大房的孩子却因为没有遗传到完整天赋,失去本家继承者位子后,终于成为了绝裂的痕。


所以千冬岁不明白。

有千千万万个理由憎恨他的兄长,为什么可以在一瞬间就做出舍命的决定,明明掉头跑远一点就可以假装赶不上。

明明还有见死不救这个选项,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我有一个姐姐」左右看了一下,漾漾最后挑了他旁边的位置坐下「她的个性很强悍,平常不说话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冷冷的,连老妈也说过不知道她脑袋里在想什么。」


「老实说我也不太懂。冥玥整个人就是谜,讨厌甜食却总是带蛋糕回来,明明凶的要命可还是有很多人很喜欢,我姐的朋友要不就是很喜欢她,要不就很讨厌她…大概就这两类。」俯身将手肘撑在大腿上,看着略略交碰的十指,友人用平稳的语气叙述着「我想,我大概是喜欢她的那类吧。」


「老妈总是很反对她带甜食回来,可冥玥还是会拿回来给我;虽然凶的要死但很多事情,也是靠着她的强悍才解决的。『实在不懂她在想什么』,每当有这种想法时,看着老姐拿过来的点心盒,就会觉得,其实也没有那么复杂。」


「那种不了解并没有影响到我和爸妈感觉到她的好,虽然老妈嘴上总是说不懂却也还是很喜欢冥玥,以她为荣,我也是这样子。冥玥对我来说就是很凶很可靠的姊姊,家人对家人好,有时候并不需要有很多的理由与动机—就像我喜欢冥玥而她……看我也还算顺眼吧,大概就是这种感觉。」抓了抓头,干笑几声,漾漾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朝自己递了过来。


「我不懂夏碎学长的想法,也不明白雪野和药师寺家族之间的纷争,但他是你哥哥,而你是他弟弟………很都事情或许就只是因为这样子而已。」


看着眼前的白手帕,许久,千冬岁伸手抹掉了脸上的眼泪。

接过东西,简单道了声谢后,他开始整理自己,一边擦掉脸上的灰烬一边思考友人话中的意涵。


然后手术室的灯,很突然的就这样黯了下来。

下一秒全身是汗,感觉很疲倦的喵喵推开门走了出来。


「因为夏碎学长把千冬岁抱在前面带出来的关系,烧伤的部份大多集中在四肢与背部……..辅长第一时间做的清创和植皮处理的很完美,所以琳婗西娜雅焦痂切除的很顺利,应该不会留下太多后遗症;接下来就等夏碎学长恢复体力,状况稳定后进行植皮了,他现在打了吗啡在昏睡,为了防止感染还不能进去」挡住想要冲进去的友人,喵喵抱了上去「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大家会尽全力救他的。所以千冬岁不要担心这些,只需要去考虑怎么陪夏碎学长走过复健,那才是最困难的部分。」


松开手,喵喵看着他,绽开很温暖的笑。


「我们都不会放弃夏碎学长的。」


「岁。」 伸手搭上自己的肩膀,莱恩的声音听起来很沉稳。

千冬岁晓得这是什么意思。


顿了一下,转过头,他的目光扫过搭档的脸庞,在转到其实很疲倦的漾漾,最后回到浑身大汗的喵喵身上。

而后面的手术室里,躺着为了救自己差点丢掉性命的哥哥。


千冬岁心里一直都有不平衡的影,觉得付出与收获总是没有平等。

但现在,他清楚这道阴影已经绝对不可能在纠缠住自己了。

绝不。


低下头,他将手紧握成拳,用充满力道的指头覆盖住掌中一条条沧桑的纹路。


「我会带很多补品来看他,也一定会陪着哥走过复健的路程。」抬起头,千冬岁的眼神很坚定「告诉我哥,我一定会来看他。」


「有什么帮的上忙的地方吗?」靠过来,漾漾很认真的询问。


「我们现在可以….」


他们聚在一起讨论需要准备什么。

在夏碎哥出事后,等在外头自己总是会断断续续的落泪,但现在那想哭的感觉慢慢的散去了。


千冬岁想,或许是因为那份情感有人愿意帮忙分摊的缘故。

他一直以来都在前方努力,为了维持住想要的生活而拼命。

达成目标了吗?

不晓得,但他很确信自己已经有所收获。


不在是独自一人咬牙拼博,这一刻千冬岁很深切地感觉到自己也是被人支撑的,这三个人就是他的主心骨。


其实,他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


看着交谈中的友人,他这辈子在也没有比这瞬间更强烈的意识到这件事。











在那之后,千冬岁的生活重心全放在哥哥上,但外头有无风雨多少还是清楚的。

最近黑色世界动作频频,和以往争权吃相难看的模样不同,躁动中隐约带着恐惧与不安—这种气氛出现在社会大众上不奇怪,可发生在黑手党身上,就很诡异了。

但最诡异的部分,还是在校园里。


问题出在漾漾。

他的这个友人高中以前因为衰运的关系,人缘一直都没有很好,上了高中在学院里碰到以前的旧同学或者耳闻过事迹的人,也都会被找碴—这没啥,他和莱恩遇到仇家也会直接开打,但问题就出在打架的程度。

最近找漾漾麻烦的人下手都很狠,不像是单纯欺负人的样子了。


而且冰炎学长和阿利乎然走的很近,时常会消失不晓得跑去哪里。


诡谲的事态、人们奇怪的动向—作为情报家所累积的经验,让千冬岁可以断言,有天大的事情要发生了。

事关好友,他立即就把莱恩找来商量,假定出几种可能的发展拟好对策,希望能在进逼的风暴中将人保下。


那个时候,如果漾漾没有说话,千冬岁觉得自己肯定没办法用比较好的心态面对哥哥。

所以对他而言,友人和兄长都同样重要,都是拼死也想护住的存在。


可事态终究还是超越了预期,远大于他们的能力范围。

白陵然失踪、现任首领过世,漾漾具有后补成首领的资格……成为黑手党会给一个人带来多少变化,见过许多肮脏事的他比谁都还要明白。


然而,就在千冬岁想要插手干预的时候,莱恩捉住了他的手臂,藏在灰蓝发丝后的眼锐利如锋「那是漾漾要去选择的事情。」


「没有人可以永远是现在这样子,所以………」


制止了搭档的话,千冬岁看着眼前的人,用低哑的声音说道「我知道,这些道理也都明白,可是我…」


除非死亡,否则没有人可以永远停留在一个定点,要不就往上爬、要不就往下坠,因为活着的生命就是得不断去适应变迁的环境,挣扎于世。

所以去冀望一个人永远不变,不仅不切实际还非常自私。


莱恩说的这些,千冬岁真的都懂。

可他真的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大家一起好好的在学校上课,留下很多回忆后顺利的毕业。


其实他也只是放不下这个心愿、这种执念,不愿意去承认一直以来坚持维护的一切,终究是场不切实际的梦。

这太残忍了。


知道他已经讲不下去,莱恩松手、安慰的拍拍肩膀—那双总是很稳的手感觉起来竟有些颤抖。


那瞬间,千冬岁明白,感到不舍的并不是只有自己而已。不是只有他失去了生活的一角,莱恩同样也是。

他们都同样珍惜这位朋友。


相视一眼,两个人一起陷入长长的沉默。






漾漾离开学院的那天,各自送他们一枚白陵的纹章,但是碍于家族立场的关系,并没有收下雪野的纹章。

在道别过后,他们三个人坐在礼堂的台阶上,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很低迷。

把玩着白色的纹章,过了一会千冬岁率先打破沉默「据说最后一枚的雨之戒指,是由重柳族拿走的。」


莱恩跟喵喵马上刷的转过头来,眼睛不敢置信的瞪大。

重柳族的世界立场有多么死硬,他们这些家族者都听说过,现在却自愿担任守护者的职务?


看着好友们吃惊的反应,千冬岁将东西收进口袋「阿利学长还有休狄王子则是各自拿走雾和雷的戒指—而他们也都是白色这边的人。」


是的,学长们也都是家族者,但在做出这些决定时又有哪一个被立场拘束住?

他们能够按自己的意愿做出选择,是因为有足够的实力可以不用去管别人说些什么。


因为够强,所以不用理睬那些闲言闲语、不必在乎人们的眼光和世界的评断。

因为够强,所以在这种时候可以直接追上去,可以坚持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而他们就是因为不够强,才会让漾漾一个人走出校门,独自去面对这些事情。

因为不够强,所以只能够站在原地,看着朋友离去的背影,束手无策。


「升上高二以后,我要进特务组,双修情报搜集与战术学」将手伸出去,千冬岁看着两位朋友,表情很认真「我想变强,追上学长他们,让今天这种事情不要在发生。」


「我也去特务组」将手叠在搭档的上头,总是在消失的莱恩难得存在感很强「想研修战技,将学校教的跟史凯尔家族的技艺结合起来,让自己成为朋友的刀。」


「喵喵打算跟琳婗西娜雅学习,进她带的医疗班。这样子不管是漾漾、还是千冬岁、莱恩,你们以后万一受伤,我都会有办法。如果喵喵变的更厉害,那些受伤的人也就不会在不安、害怕了。」没有马上动作,喵喵先是往旁边靠,空出一个角后,才将手伸出来,盖在最上面。


他们三个望着空出来的地方,都明白那是谁的位置、为什么要这么做。

从完全的陌生的声音,到分别时的不舍熟悉;三人行一路走着渐渐变成了四人。


所以将位子空下来。

因为有些事情就是已经永远改变,有些情谊老早就货真价实的确立。

这个位置就是他们的好友,褚冥漾的,除了他以外永远不会有人可以站在那里,永远。


「我们要一起前进,总有一天要给那些欺负朋友的家伙好看。」


「喔!!!!!!!!!!!!!!!!!!!!!!!!!!」


大力的压下手后,他们用很认真的表情吼出来。








千冬岁一直都有在密切注意友人的动向,并且将得到的消息告诉搭档与喵喵。

虽然明白那不是他们可以介入的事件,却也还是希望漾漾可以不改初心。


但不做过多的干涉依旧是三个人的原则。

黑色的环境和这边的社会不同,想生存价值观必定要有所改变—生于背景复杂的古老家族,他和莱恩都清楚意念间的取舍到底有多重要,可以让人活的轻松许多。


可在不否定蜕变必要性的同时,也很担心友人往下走偏…那是极为矛盾的心情。

好在漾漾发展的比预想中更好,不仅熬过了一开始最艰困的时期,也没有放弃去维持住心里头的大原则。


然而安逸并没有维持多久,就在一切看似稳定下来的时候,友人身上的隐毒终于彻底爆发了。

所有人一夕之间全忙得焦头烂额,冰炎学长甚至不惜挪用公司的款项也要重启计划,可光有钱是办不成事的,一些稀有材料根本有价无市。


为了要帮忙把那些东西弄到手,千冬岁毫不犹豫就把手上可以用的人情债与筹码全数都扔出去了。


所以接下来要是在出什么事,他所能赌上的,就只剩下他自己了。










坐在长廊上,夏碎听着弟弟讲述近来又读了哪些书,喝着热茶静静地赏雪。

自从被火纹身后,也已经过了三年的时光。

他和千冬岁之间冷淡的关系,在这期间改善很多。


很难不改善吧。

看着滔滔不绝,说的很开心脸上满是笑的弟弟,夏碎忍不住这么想,然后端起杯,尽可能在不牵动衣袖的情况下喝茶。


在发现千冬岁看见自己手上的疤痕会露出愧疚表情后,他就尽可能在动作时小心一点。

状况好的时候就优雅的遮掩,状况坏时,就换上请人订做的衣服,肩线的位置一样,但袖子改长一些,这样即使动作大,也能够顺利的遮掩过去。

这些都是很小的细节,但夏碎还是想尽可能做好。

因为他当初并不是想看弟弟露出这种表情,才闯进火场里头的。


「哥」


这么说完后却迟迟没有下文,让夏碎忍不住转过头去「恩?」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千冬岁是看着院子里的枯树说出这句话,白皑的雪地将他侧脸的线条衬的明显。


「千冬岁?」太过唐突的发言,让听话的人忍不住皱起眉。


没有回话,坐在旁边的弟弟忽然站了起来,走向柜子—从里头抽出一条毛毯后才又回来。


一边将毯子细细地盖在哥哥身上,千冬岁一边说道「最近的温差很大,如果想要在外头赏雪记得不要待的太晚,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还有事得先回雪野家了,不用起来送我没关系。」


看着和自己如出一辙的紫金色眼睛,他笑了笑


「今天也谢谢招待,哥泡的茶还是一样很好喝。」


这么说完后,千冬岁就收拾东西离开了。


看着阖上的门,过了许久夏碎才将视线转回院子。


好好照顾自己吗?


白色的雪自天空中飘落,在地上累积,最终覆盖住一切成为一望无际的雪野。

看着周而复始的景象,他沉思片刻后,缓缓地站起来。


夏碎走向屋内的茶几,接着动手打开摆在上头的布包。

千冬岁每次来访时,都会故意把带来的补药用忘记带走的名意留在这里,刚开始他还会询问,几次下来也就成为彼此间不多说的默契了。


如果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那么包里肯定会有紧急用的药物。

将绳结解开后,完全摊开的长襟上和往常一样放着各种补品,但夏碎的目光中没有这些。

他的眼里只有角落的紫色小布袋。

打开一看,里面放的果然是紧急用的药物,准备得很周全连针头都有。


千冬岁果然已经知道东欧的战事了,也清楚作为冰炎的搭档他不可可能缺席这一场战役。

明明掌握了这些讯息,却没有制止。


看来那一句好好照顾自己,饱含了很多种意思,而其中最基本的意涵,就是千冬岁已经做好承担任何结果的准备了。


和那时候不同,这一次他的弟弟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用指头轻轻感受布料细滑的触感,夏碎勾起笑。

不同于平日温文儒雅的微笑,在感受到血亲的成长后,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真诚笑容。


已经成长为温柔坚强的人了阿,千冬岁。

但光是有去的决心是不行的,要取胜还需要有更多的筹码。


拿出加密过的线路,夏碎望着窗外的雪拨出通话


「尼罗,可以帮我把电话拿给伯爵吗?」












他的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这么说着


『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 』

声线听起来很沧桑,却并不飘渺悠远,相反的他觉得很近。

近到就像是从自己的喉咙里发出来。




黑色的直升机在院落内等着。

与站在外头的两位友人相比,千冬岁穿的很单薄。


喵喵看到他出来后不停地在挥手,可等到真的近了,先开口的却是莱恩


「都好了吗?」


搭档的视线落到自己身上,没有回避他迎了上去


「恩,我已经把东西都交给我哥了。」呼出来的热气在低温中结成白雾,最后又回头看了药师寺的宅邸一眼,千冬岁语气平稳的回答


「没问题了。」


这么近的距离下,厚重的镜片折不出光,看着友人平静清明的神情,莱恩点点头。


「现在,让我们一起去狠狠地揍那些欺负漾漾的家伙吧,一直以来我们努力进步,所等待的不就是这一天吗?」


握住拳,千冬岁有点激动的这么说。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总之等到反应过来时,他们三个已经很热血的在雪地里高举着拳大喊喔了。

就跟在礼堂的时候一样,非常大声的吼出来。


之后,他们纷纷踏上了直升机。


『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 』在爬上机体时,千冬岁又听见了那个声音。


这次他终于确定了,声音的来源就是自己没错。


没有泾渭分明的黑白,大家在忙碌的生活中偶尔能够聚在一起闹闹,聊聊以前发生的事情,然后不管是哥还是漾漾,都能够不再受病痛的困扰,平安健康的走下去。

这就是千冬岁想要的生活,希望守护住的东西。


所以这场仗他无论如何都要打,而且一定要赢,因为至使至终他和这个世界争夺的,就只有一件事情。


『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 』


只有这一件而已。

没有人可以欺负他的朋友、没有人可以夺走他的哥哥,如果有任何人企图想要破坏这种生活,在拥有力量后的现在,他发誓会战到最后一刻,直到倒下以前绝不停止。


战到一兵一卒都不剩,狠狠的对自己宣誓至死方休。

去争、去夺,去死命地和这个世界斗。


因为,这是他心里头最想要的生活,此生最大的愿望。

所以永不放弃,绝不退让。


直声机急驰过雪地,目标明确,而坐在上头的人,亦然。




后记


他的字数是最多的,真的好久没有写这么完整的文了,会生那么长主要也是对于原作中千冬岁的致意。 ((虽然直到最后我都还是不太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掌握好角色


不放弃地去跟世界争取的人,值得尊敬。

所以就越写越长了orz


这篇的平衡点很难抓,主要是因为我没有避开千冬岁和夏碎之间的纠葛,深刻的兄弟关系和朋友间的情谊,还有千冬岁对漾漾的重视、搭档的关系,这四者的平衡点难抓到让阿希想吐血orz

也不知道最后的成果有没有出来就是了orzzz


图书馆那段主要是参考原作,等夏碎手术那边也有点,因为场景实在太像了连我自己都会昏哈哈


后头学长救漾漾让自己受重伤那边,因为只是见习又是新生,所以漾漾被算成非战斗人员owo


最后来讲讲一些设定


学院的升学,我用了弯家的分组概念,到高二时分类组。

夏碎随身的弹药比千冬岁多主要是因为他已经是特务组了,出的任务难度比新生高,而且千冬岁是去采样,不可能带太多武器,否则道具+武器他会被压死((认真


另外,漾漾在学院中被暗杀时,大家发现的顺序大概是:重柳+冰炎=>重柳+冰炎+阿斯利安(到这个时候学院中已经有学生开始参与按杀了)=>重柳+冰炎+阿斯利安+三人组


任务中学长所受的伤算重,可也并非致命伤,漾漾是因为要照顾他所以赶去千冬岁那里时没有神么精神

夏碎烧烫伤得等级被定在三级,找了许久配上场景,就烧伤比较适合剧情的需要,在这里跟夏碎致歉一下orz


真得是费了好番工夫,才将这篇跟2、6、10的剧情连起来owo



总之希望没有雷到任何人QWQ,如果雷到了阿希先跟你们跪


如果喜欢可以表达一下支持,因为我真的很久没发文了,最近搬家换工作很忙,还感冒ORZZZZ

((办公室在装潢,明天还要看装潢,先睡了大家晚安owo///


先预告一下,下篇会回归守护者,接下来是休狄篇喔

最近有点想写休利短篇,不过是鬼族梗be,还在纠结,恩orz


评论(5)
热度(25)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