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漾)-23(乌鹫、千冬岁)

午安各位太太


这里是产文希ww,这篇是乌鹫、千冬岁少部分莱恩,并且设定上是大家放假待在家owo

后记有点事情想问问大家的意见owo//,



那么


正文




眨着金色的眼睛,乌鹫站在楼梯口听着地下室一声又一声的枪响。

白陵大部分的武器他都摸过,可唯独这个声音是陌生的。


没有多想,他轻快的跑下楼、开门,然后在里头见到了这个时间理应不会在的人。


「….漾漾?」


带着耳罩的人专注在射击上,没有听见自己的叫唤。

双脚与肩同宽、微弯的膝盖,前倾的身体与伸直的双臂….阿斯利安授予的知识告诉他,这是一个很标准的射击站姿。


瞄准完毕后,配合着呼吸食指在对的时间扣动板机—碰的一声,人型的靶上多了一个黑漆漆的洞。

可惜还是偏离心窝一点。


愣愣地站在门口,乌鹫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不管是蓝色的掌心雷还是严肃的神情,都是从未见过的。


而且仔细回想起来,待在白陵这么久,好像还没看过漾漾拿枪的样子。

大家总是会极力避免这种状况的发生,所以久而久之首领的实力到底如何,也就慢慢被淡忘了。


知道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左右看一下,他选了角落的位置乖巧的坐下。


时间在枪响中流逝,静静观察过四轮的射击后,对于那人的实力也有了较为清楚的认知。

最初的两轮命中率都还在中上,至少子弹都在心口附近,但到了第三轮时,已经可以维持住过半的红心。

第四轮只有一发没有命中—最新的五轮已经再挑战两发子弹同一位置的定点射击了。


如果没有经历过大量的练习、或者拥有过经验,绝不可能会有这么快的校正速度。

漾漾以前肯定在射击领域狠狠下过工夫。


—是因为读过军校的关系吗?


歪歪头,满腹疑问的孩子明白现在并非提问的时机,忍住开口的冲动,他独自在脑海中推测。


总觉得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种瞄准的手法。


记下身体倾斜的角度,还有稳住枪身的手指是如何动作,清晰的思路很快地将种种蛛丝马迹,与记忆中的画面串连起来。


动作中奇怪的熟悉感,在次次比对推演下逐渐被解开—不会错,漾漾开枪的姿势,和岚之守护者很像。


—因为是学长学弟的关系,所以曾经接受过指导吗?


在察觉到这点时,肚子忽然传来不争气的咕噜声—收起精明的神情,按着腹部乌鹫扁扁嘴皱起眉。


不知不觉已经到早上六点钟,是吃早餐的时间了。


要叫他一起去吗?

望着那张专注的侧脸,挣扎了许久最后孩子决定自己先上去。


—就算现在扑过去,抱着腰撒娇地提出请求,也肯定不会跟着一起上来吧。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会被拒绝。

大概是因为那双托住枪的手,实在过为稳固的关系。






空气中弥漫着食物的气味。

蹦蹦跳跳的钻进厨房,乌鹫看着桌上热腾腾的食物忍不住直流口水,跟打鼓没两样的肚子一直在折磨着他的神经。


饥肠辘辘的模样让阿斯利安忍不住勾起微笑「你的份在这里。」揉了揉孩子头,他伸手将白色的盘子推过去。


接过东西,乌鹫欢乐的就要跑走,但才跨出一步就停下来了。

—反正都要回靶场,顺手带过去也没什么。


这么打算完后孩子自告奋勇地举手开口「我帮漾漾送早餐!!」


然而,对方的反应却和预想中完全不同。


没有马上称赞自己,阿利一瞬间露出了非常复杂的表情,褐色的眼睛下意识就往旁边飘过去—跟着转移视线,他这才发现到不对劲。


虽然没有职务,但是谁有留在宅邸多多少少还是知道的。

照理来说餐桌上应该要有四个餐盘才对,但怎么数却都只有三个—漏了谁这种错误,他们的雾之守护者从来没有犯过。


所以…………


「发生什么事了?」在问出这句话时,乌鹫的语气很平静。


其实在看到那人拿起枪的时候,就隐约有感觉到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只是他找不到一个时机询问,但现在或许能够在这里得到答案。


「…………….」

看着面前的孩子,阿斯利安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开口,详述夜半发生的事情。

虽然并非守护者,但乌鹫毫无疑问是他们的家人,而这种时候、这些事情没有理由不能让他知道。


听着听着,金色的眼睛忍不住垂下,原本扬起的嘴角回归平直。









雨之守护者离开了。


端着盘子一步步往下走,他觉得胸口的心脏也在跟着一起下沉。


推开门,里头的景色和离开前没有两样,漾漾依旧在专心打靶,这段期间似乎都没有停下来休息。


回到原本的位子,吃着早餐乌鹫看着那人低头装填子弹的动作,意识不禁有些飘远。


自从被捡回来后,他就顺理成章的待在白陵接受各种照顾—其中有很危险也有比较正常的。


扒着阿利学枪法,闲暇时跟着西瑞出任务,晚上偷溜进地下室看王子殿下轰炸整场,顺便偷学两招……


这些事情成为了最普遍的日常。

他和大家的关系虽然没有那么亲昵,但也走得很近,像是朋友又似是家人,模糊的介于两者之间。


新的情谊多少补足了一个人的夜晚,心里所感觉到的空荡,让自己在面对可怕回忆时,有了清醒的理由。

不管是被揉乱的头发还是打打闹闹的绊嘴,都无庸置疑地温暖了他。

所以深深的感谢带来这一切的首领。

不仅仅只是一个住所,那个人给了他一个家。


可是…………..到底还是没能够帮上忙,不好的事情依旧接连发生了。

现在的实力也没办法去帮忙把人带回来。

所有的努力,终究还是白费了吗?

他还是跟那天一样,除了难过之外什么也做不到。


食不知味的咽下最后一口面包,意志有些消沉的孩子深呼吸一口气,将注意力拉回来,而这时褚冥漾已经在进行活动靶的练习了。


这种靶他试过,也能打中几发,但往往练没多久就改回固定靶了。

因为要中一击需要琢磨的因素实在太多,进步一点的练习量至少都是固定靶的四五倍。


撇开电脑随机设定的路径,与弹射起来的秒速参差不齐到多让人抓狂,光是大量乏味的重覆动作就足以让乌鹫放弃,怎样都熬不过两小时。

阿利说是因为年纪太小,定性还不够的缘故……那么换成是漾漾可以支撑多久呢?


看了眼手表,确认完现在的时间后,他开始默默的计时,并且一边观察。


那是一段极为枯燥的过程。

要不是有好奇心撑着,光看说不定都会睡死—从打盹中惊醒,揉了揉迷茫的金色眼睛,乌鹫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时间已经来到了早上十一点四十五分。

从十点半过后注意力就忍不住开始涣散、难以集中,半梦半醒间一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进度呢?


当视线移动到墙上显示成绩的萤幕时,他忍不住抿紧了唇,几乎压不下起身制止的冲动。

没记错的话,九点的平均命中率是五成,到现在后面只多了几个小数点而已—很慢。

将近六小时的成果只有这样…漾漾进步的速度要远比自己慢上非常非常多。


活动靶跟固定靶完全不同,校正能力在瞬间判断中没办法起到太大的作用,灵活的脑袋与实战的经验占据的比重要远远大上许多。

先天才华的优势让乌鹫只需两个小时,就可以取得远比这更好的成绩。


按照这种速度,全部打中需要多久的时间?


恐怕耗费数天都无法完成吧,这种事情看着的他明白、开枪的人应该更为清楚。

但那个人还是在装子弹,表情是不变的严肃,就像没感觉到疲备似的继续举枪,进行下一轮射击。


拼命想要前进的姿态,一瞬间让孩子产生了哑然的感觉,张开口半晌吐不出一句话。

最后,他在一声声枪响中彻底沉默。


黄澄澄的弹壳落在地上敲击出清脆的声音,紧密的节奏就像是豪雨中不停歇的雨珠。

金属的雨落下、沉进心湖的刹那间掀起连漪,触动深处的心灵。


打从一开始,他所追逐的就是强大守护者的身影,所以没办法完靶、无法冲进前线,就会觉得很挫败。


但其实自己的起点已经很好了。

平实的生活,视自己为血亲的人们,就连天赋也远比其他人更好。

所以不该呆坐在这里继续沮丧下去了,没有理由可以这么做阿。


想了想,刷的一声站起来,孩子走到旁边的武器库,拿起自己常用的手枪,对着褚冥漾没射中的两个活动靶直接就开了两枪。


正中红心。


将手放下来,看着冒烟的弹孔,乌鹫呼出一口气,觉得一瞬间明白了很多事情。


他不是守护者,没有强大的能力去完成任务,所经历的也还不足以化解各种棘手的事态。


但就跟打靶一样,不需要全部命中。

就只要两发。

至今所有的努力,只要能够让自己打中两发、补足那人需要的部分就可以了。

做不到守护,那么就努力去辅助。


闭上眼,孩子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冰冷的枪身此时此刻却让他觉得很温暖。


就跟白陵一样,明明是可怕的黑手党在待过之后却让人无比眷恋。

而现在这些都将被破坏。


面对敌人,他说他一定会扣下版机—只要手上有枪就绝不会去放弃这件事情。

因为这就是一直以来最想做到的事情。


漾漾给了他一个家,在成长之后,他想帮他一起保护这个地方。


「…乌鹫?」


熟悉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注意力,总算注意到自己的人露出疑惑的表情,似乎对于发生的一切感到极为不解。


对此,没有打算要解释什么的孩子笑了一下,放下枪、跑过去端起放在楼梯口许久的早餐,在转过身的同时绽开大大的笑容。


「漾漾,要乖乖吃饭!」

「吃饱才有力气去做想做的事情喔,如果到时候你力量不够,乌鹫会帮你的。」


充满元气的声音让白陵首领愣了一下。

这些话似曾相似耳熟到爆炸…….这不就是相遇那天他对这孩子说过的吗?


可状况完全不同阿!

回过神后他反射性就想拒绝,结果才刚开口就马上被打断。


「我的平均命中率有九十几」比了比电脑上惨不人赌的成绩后,笑吟吟的孩子冲过来抱住自己的腰,继续各方面的补刀「比你强很多喔!!! 」


一时之间褚冥漾都不晓得该捂着肚子还是心跪下去,总觉得两个部位都超极痛阿「………会很危险喔,即使是这样子还是要牵扯进来吗?」虽然知道乌鹫早就有决心了,也一直有在锻炼,但年纪真的还太小。


他果然还是不希望他参与这些事情。


「没有关系,因为这里是我家阿。」


看着那张过份纯真的笑脸,褚冥漾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真的要,好好努力了阿。


这么想着,过了很久很久,他才缓缓伸出手、用力揉乱那头黑色的短发。


「那就拜托你了。」


是阿,这里就是他们里当要为之奋战的家。








他在夜最深的时候离开靶场。


走在长廊上,褚冥漾反覆回想着近来发生的事情,越想越不对劲,最终决定停下脚步—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接连发生实在太巧了,很明显有问题,好好整理过说不定就能够有新的头绪。

而说到整理,肯定不会有人比他更擅长。


不再犹豫,白陵首领拿出手机,先是看了一眼萤幕,确定还没到对方就寝的时间后,才靠着窗台拨出电话。


通话很快就被接通,没久另外一头传来熟悉的声音『漾漾,这么晚?怎么了吗?』


「千冬岁不好意思打扰你,是这样子的……….」









「我帮你调查看看。」


看着亮晃晃的萤幕,紫金色的眼睛忍不住眯起。

早在友人讲述到第三句话时,他就知道事有蹊跷了—但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藏镜人是谁、目的为何,而是白陵的对策是什么。


不可能到现在都没有对应的策略,那里可是好几位身手与头脑都很好的学长在阿。

肯定是另有打算,只是为何要隐瞒首领?

想了想,在心底确立几种猜测后,千冬岁换成加密专线转拨给阿斯利安。


对于这通电话雾之守护者一点意外的感觉都没有,在表明来后更是直接开门见山的将前因后果,与之后的计画全盘托出。


听着话筒另外一头的详述,他一边轻轻的应声,一边走进窗边,凝视着夜空中高悬的月轮,雪野少主放任身体沐浴在月色当中。

黑色的发在冷光下晕出一圈淡色的环,紫金的眼眸镶嵌在很白的皮肤里,妖异到缺乏真实感。


凛冬的风钻过窗的缝隙,吹动披在身上的外袍,红色的衣摆飘起、然后受到牵引的缓缓落下。

 

『大致上就是这样。 』


垂下眼,纤长的睫毛在雪白的脸上留下两道扇形的阴影,沉吟片刻后千冬岁才开口


「我明白了。」

这么说完后随即切断通讯。

紧握住手机,年轻的少主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对他来说,今晚将会是个不眠夜。

不光只是因为沉重,而是所获得的资讯短时间内会不停在脑海中回放。


做他们这一行,很难不患上一些职业病,听到情报、计划等等关键字,就会反射性进行一次次沙盘推演,计算概率直到所有的资讯被量化、分类后,才会感觉到疲倦地去休息。


即使是大量的讯息,也能够很短的时间内消化处理完毕—身为雪野家的人,他们似乎天生就具备着这种能力,代代遗传下来的优秀脑袋,让所有的事情经手起来都变的非常容易。


这不是一般人努力就可达到的境界,这是先天的优势、是得自于血缘的珍贵天赋。

有点像是言灵,但又有些不同。


白陵一族的能力是无形的,所说出来的话语虽然能够影响未来,但对于肉体的强化却没有太大的帮助。


没有雪野的脑袋、史凯尔适合战斗的体魄,亦或者是喵喵那种医疗能力,漾漾本质上其实就是普通人—而且还是力量不强的类型。


这样子的人,就算拥有护卫去到严峻的战场生存的机率能有多少?


没有花时间去计算问题的答案,千冬岁回身、走向平日办工的书桌。

拉开抽屉,他自里头取出桦木的方盒,打开来深黑色的缎布上放着一枚白铁的家族纹章。

那是他的友人在决定休学后,临行前交付给自己的信物,他们三个人都有。


—只要亮出来,不论首领是谁都可以得到白陵家族的全力支援。

作用是这样子的。


这么贵重的东西,在收下时身为有能力的望族,理所当然也会想要有所回赠。

但漾漾并没有接过雪野家族的纹章,理由之一是:作为正派家族的继承者,庇护恶名昭彰的黑手党传出去怕会有不好的影响。


『而且只是想感谢大家的照顾,收回礼也很奇怪。 』

这是理由之二。

所以,那个时候并没有成功送出去。


「…………..」又看了一会后,千冬岁才探出手,将沉甸甸的纹章取出来放置在桌面上。

乳白色的月光让白铁绽出寒光,光是用指尖触摸似乎都能够感受到一股慑人的霸道寒气。

跟一般没有生命的符号完全不同,这是真正存有寄托与守护的物品。


才不一样。

这种凛然的感觉跟那些三流的货色怎么可以相提并论—这是王者的勋章、是朋友坚定的心意,是.....


是纯真情谊的证名。


他这个善解人意的朋友,和外头没格调的杂牌黑手党完全不同阿。


将手伸进口袋里,千冬岁重重地将家族的徽章拍到了旁边的位置上。

看着并排再一起雪野与白陵,他长按住米字键,用快捷拨出通话


接通后也不管对方是什么反应,劈头就提出要求


「莱恩,把你最近的时间都空出来,漾漾有麻烦了。」


『岁,随便插手黑手党的火拼会有报应的。 』似乎也知道情况的搭档,没有夜半被惊醒的不耐,听完用很平静的声音回答。


「管他的,我才不会让自己的朋友就这样死掉。」


另外一头随即传来低低的笑声—隔了那么远的距离,千冬岁似乎都还能看见莱恩.史凯尔脸上的那抹淡笑。


『要通知喵喵吗?』


「没说的话事后肯定会被烦死吧。」推了推眼睛,冷哼一声年轻的少主走到墙边,在白色的壁上一番操弄后,打开了隐藏的暗房。


看着摆放整齐的长弓,他将电话夹在颈侧,一边动作嘴上还不忘滴咕:


「顺便也通知其他人………..就当作是开同学会吧。」距离上次大家聚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阿。


抚摸着曲现优美的弓身,千冬岁不知道向着谁,低声地呢喃


好久不见。


葱白的手指拨动了弦,听着熟悉的声音他忍不住也勾起和搭档相似的笑容,脑海中浮现过往与友人嘻闹的景象。

这些事情到现在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


那时候他们都玩在一起,不管出自于黑还是白彼此之间都不存有任何区别

当朋友其实不需要有那么多的考量,为朋友做什么也不需要有那么多大义与理由。

他才不管别人怎么想、世界怎么看待—唯一在乎、明白的,就只一件事情。

白陵首领褚冥漾是雪野千冬岁无可取代的好朋友。

仅知道这点,就很足够了。


将武器取了下来,没有一丝生疏的翻转弓矢,对着窗外硕大的明月雪野少主拉开弓,藏在厚重镜片下的眼锐利如锋。


很快就会再见到了。


摆在桌面上的两枚纹章紧靠在一起,静静地发着光。





后记



这边主要想问的是,阿希有点想写帮千冬岁另外写一篇((独白式,也就是正式写成千漾


但是之后加入夏碎怕会很奇怪.......老实说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写夏漾,最大的纠结点在于,有千漾、夏漾后我还想要有夏千((跪


所以假设,我真的弄出千漾、夏漾,还让夏千感有出来的话,大家可以接受吗????


想问的就是这样,请求解惑ORZ


喜欢可以给个推荐热度OWO////


((最近有点待堕期哈哈orzzzzzzzzz





评论(13)
热度(14)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