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随笔(伏八)-1

超久没写这对来温温手


渣笔没在客气的>wO


总计三篇:夏日、勇者与恶龙、争战

关系的程度标在()里WWW



那么


正文




1. 夏日

((设定上是已经在一起了,大概是KRK的伏八))


热气扭曲了空气,阳光攻占触目可及的每一个角落,赋予万物生命的同时也烧灼着肌肤。


这是金色的炼狱,无庸置疑。


待在冷气房里,伏见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半眯的眼使他比起人更像只猫。


八田坐在地板上,嘴巴叼着冰棍,手里操控着游戏机,一双金色的眼睛仿佛在跟电视机打架似的,紧追着画面不放。


过没多久,通关成功的祝贺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小家伙兴奋的叫喊声。


一时之间伏见实在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起,不管是加大的音量、还是滴落在榻榻米上的冰棒汁都让他的头隐隐作痛。


这么热的天,到底哪来的活力?难道笨蛋的精神都特别好?

只能说神果然是公平的阿。


即使是在冷气房里,冰棍也融的很快—加上吃的人非常不专心,很快的一些汁液就延着唇痕漫开来。


然后滞在嘴角的地方。


似乎是味道很淡的水果口味。

看着那一片的乳白色,躺在沙发上的人忽然间觉的更热了。


他不讨厌冰品,尤其是在这种酷暑。

让人无法忍受的是那种黏腻感—溶解时的汤汤水水沾上身时,总是让伏见格外不适。

所以即使知到冰箱还有存货,他也没有打算要去拿一只,而是选择离开沙发、移动到那个人身旁。


然后大辣辣地挡在电视机前面。


「猿比古你干什么!!!」玩的好好的人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染上怒气的金眸瞪着眼前的人,配着一张软绵绵的娃娃脸左看右看都像是只吉娃娃。


伏见可以很肯定的说,自己绝对没有特别喜欢小动物。

但是和小动物一样的人,倒是会让他多多少少想要爱护一下。


「吃冰。」


这么说完后,他张嘴舔上,延着嘴角滑动到唇瓣,舌尖拭过上唇、擦过还在齿间的冰最后来到下唇。


「浑蛋要吃就自己去拿阿呜—」


然后是更为强势的吸允。

这个吻有着冷度,沁凉的冰汁与唾液混合在一起,在降温的同时也升起了他下腹的一把火。


当冰棍落下时,伏见一股作气的直接压了上去。

而身下的人也已经没了最初的锐气。


用着死目的表情,美咲看着他哀怨的开口「至少让我把这关破完阿,我好不容易才打到这里…..!」


那种万分痛心的表情,忍不住让伏见勾起淡笑。

小家伙就是小家伙,即使有所成长在乎的事情也还是小成这样。


「现在你先陪我,等等换我陪你重打,一次通关,成交?」用葱白的指尖挑起对方的衣服,看着裤头的绳环,深邃的眼睛转沉,带有磁性的嗓音隐约开始沙哑。


同样身为男性,八田当然明白这是隐忍情欲的结果。

他想要他,几乎毫不遮掩。


赤裸裸的邀请,让热度很快的就从脖子攀升至耳朵。

每当这个时候,八田总是格外庆幸自己拥有小麦色的肌肤,不然被臭猴子发现肯定又是一顿嘲笑免不了的。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种被吃死的局面?

只要一碰见这个人,他就不像自己,永远只有挨打的份。


可是更糟糕的是,他并不讨厌这样。


伸手、有些负气的捉过伏见的头发,他将总是高高在上的人拉低一点,让彼此的呼吸更贴近。


胸口对着胸口,心对着心,掌覆着掌。

然后是唇对着唇。

深蓝色的眼睛微微地瞠大。


「…….好。」


当自己这么说完后,那个让一切都开始不对劲的人勾起了好看的笑,拥着他吻了起来。


那是他们在一起后的第一个夏日。











2. 勇者与恶龙

(这边比较偏向第一部里的伏八,有使用访谈里得一些字句…因为只是随笔就懒的想太多((被揍)


银蓝色的流光游移飘动。

半透明的龙鳞沿着躯体层层相叠,堆砌出型体、建构出宏伟的气势。


但真正让这股气升至磅礡的是那对遮蔽天空的双翼。

绽开翅膀,它俯瞰着面前的勇者。


红棕色的头发,吊三角的金眼,小麦色的皮肤………..稚嫩的娃娃脸让伏见眯起了眼

时代已经乱到,连小孩子都可以拿着剑乱挥了吗?

果然,这个世界还是早早毁灭算了。


于是它开口,用略微慵懒的嗓音说话


「「笨蛋,一加一等于多少?」」


「浑蛋!!!!这是什么瞧不起人的问题!!!」穿戴全套盔甲的小孩,没礼貌的用剑尖笔向自己「还有,我的名字叫作八田美咲,不是笨蛋!!!! 」


自报名号给擅长诅咒的恶龙,这不是笨这叫什么。


在心底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伏见开口「好,那我问你:37+21-44x17/4答案是多少?」


「痾………………」张着嘴,八田一时之间忘记了该怎么说话,脑筋被各种数字搅成一团浆糊。


「59.5如果顺序不一样的话会是-129。」


「喔、喔…….」在『你果然就是笨蛋』的视线当中,勇者美咲傻傻的点着头,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到不对,自己是来屠龙的。


而这时伏见已经感到无趣的准备要离开了。


「回来!!!!!!!」挥出剑,他跋腿追上去「不要跑下来打一场吧恶龙!!!!!」


勇者很热血的如此呐喊着,飞到半空的龙却只觉得神经病。


「难不成你怕了?」


扇动的双翼不自然地顿了一下,紧接着用力一拍,掀起的强风包围住巨大的躯体。

当风爆开的时候,黑色的靴子踏上了大地。


深蓝色的眼睛镶在很白的皮肤里,冷冽到没有真实感。


他是不想动手,但并不代表畏战。


「怕你?」

「你不仅身高不行、连脑子都坏了吗?」


伏见猿比古是懒散,但并不软弱。


像是没有感觉到语气中的嘲弄,八田美咲咧开嘴,挥出武器往前冲。


那一日,勇者跟恶龙在荒野中战成一片。

这是他们不打不相识的开端。







3. 争战

(KRK里的伏八,简单得带给一些事情的原委)


曾经背叛过的人是没有忠诚的,在争战的年代里能够被信任的,只有手中的利刃。

但他们身上终究还是存有人性。

在巨大的压迫与辽阔的世界当中,他们都同样渺小、同是为人。

同样需要被拯救。




把玩着匕首,蓝色的眼捕捉着刀锋的微光。

那些游走的冷光中似乎藏着自己的影子,摇摆不定却很致命。


躲藏在暗房中,伏见听着石砖外人们的叫喊声,一时之间觉得很疲惫。

即使隔了一层墙,似乎都能够感觉到火把的热度、看见连绵的搜索队伍。


—能够让王族如此大动干戈,自己多少也还算是有点价值。

呼出一口气,他将头往后靠在冰冷的砖上,偌大的空间中是死一般的静。

心跳声在这样的环境中非常突兀,但却也提醒了他。


—你还活着。


这大概是报应吧

虽然活着,却只能做这种九死一生的任务。

虽然还活着,却也仅仅是等死而已。

不会有人来救自己。


曾经背叛过的人,是不会再度受到信任的。


这大概是报应吧。

这么想着,于是他勾起嘲然的笑。


缓慢地闭上眼,伏见猿比古歇息着,逃亡消耗掉身体太多的体力。

静静地等待。

等待着恢复、等待着………什么?

那些都已经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了。


就在绝望悄悄升起的时候,只能够从外面打开的房门,打开了。

喘着粗气的人站在那,看见呆坐在门旁的自己时,金色的眼眸几乎要炸出火光「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然后是一股强劲的力道。


看着腕上的那只手,伏见直感觉到不真切。

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终究还是来找他了,冒着天大的风险。


这果然是报应吧。


明知道时间不对,却还是忍不住的想。


绕了一圈,总绕不出这个人,还是栽在他手里。


这是没有诚实面对自己的报应吧。

这是背叛自身心意的报应吧。


「猿比古,你有没有伤到哪里?」拉着他直直往前冲的人抛来这样子的问句。


「…….好了。」


「蛤?」


「已经没事了。」


然后他拔出小刀,将自己的背贴到了那人身后。

面对着包围网,伏见再次勾起了笑,淡淡的没有太多的冷与讽。


如果所有报应的最后,都会接到这种结局,那么这种因果似乎也不算太坏。


这是报应吧。


他笑着这么想,然后俯身果断冲出。






后记


因为卡了肉文所以才跑来写伏八((被揍

另外一个坑结束之后会开始产血绊wwww

中间大概会写一些短篇当座温手,手感有点跑掉需要培养一下,毕竟段了一阵子,怕出现太大的断层orz




评论
热度(8)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