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中篇架空-侍从(主重漾)-5

午安各位太太


这里是等等要去生家里的阿希owo//


在打肉文以前,决定先解决这段,才可以没有后顾之忧XDD




那么



正文



大概是作贼心虚吧。

当少爷开口时他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痾………….」


糟糕、现在该怎么办?


看着对桌的人,褚冥漾支支吾吾了半天不敢讲话—虽然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大事,但…………揣摩别人的想法万一方向错了,那真的挺尴尬的。


可少爷完全没在管这些,比平常更强的压迫感不断传过来。

好像也只能老实交代了。


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后,他硬着头皮讲话「最近跟着出去,是怕我……..痾、遇到奇怪的事情?」转一圈换了个比较好的说法后,褚冥漾小心翼翼的发问。


「是。」


没有犹豫的超快速回答,让他硬是愣了好大一下,久久回不了神。


还真的是这样。

原本都做好会被否认的准备了,没想到会获得这么爽快的回答。


没有回避,那个人说出了是。

那么,这时候该答些什么?


想了想,褚冥漾起身、弯下腰老老实实的行了一个很扎实的礼「谢谢」


「除了冥玥外,没有人会帮忙我这些事情。」


从来没有。

所以心里头才会是暖洋的一片。


示意人坐下,重柳族捕捉到关键字「冥玥?」


「她是我姐,有血缘关系的那种………怎么了吗?」面前的人忽然间露出了很古怪的表情。


这是他头一次看见那张死板板的脸,出现这么明显的变化…….该说不愧是老姐吗?就算人不在威能也依旧不减!


「你不是孤儿?」放下手中的刀叉,少爷罕见的簇起了眉,认真的问道。


「不是」被对方严肃的表情吓到,褚冥漾也跟着放下餐具,自动自发的说起来历「我原本跟老爸老妈、还有姊姊住在山脚下的房子里…..那栋房子蛮大也很漂亮,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当地人废弃在那里,然后冥玥找到,我们一家就搬进去住。」


没记错的话,旁边还有小河,老妈那时候还很高兴一直要爸去钓鱼,看看能不能让他们每餐多加点菜。

搬家的忙碌、对新生活的期待—那段日子过的很充实,也很快乐。


「但是过没多久,冥玥就失踪了。接着强盗闯进来,然后一片混乱之中我被人贩子带走,辗转来到这里。」


「大概就是这样子。」


那时候爸妈将大部份的财务交出去之后,拉着他就要上马车。

可是后脑杓的剧痛让脚下的步伐慢了,在视线完全黑掉以前,最后看见的画面就是马车开始往前奔驰。

还有挣扎着想要跳车的老妈。


即使已经过了一段时间,这些画面想起来依旧是那么鲜明。

所以他平常尽量不去回想这些事情……因为现在,他并没有能力可以离开这里去找他们。

即使心里头再怎么担心也一样。


不过,既然已经开了话题,那就来试试看吧…现在不问以后说不定就没机会了。


「那么少爷呢?」褚冥漾连忙将心里头的困惑抛出去「也是跟老爷住在一起吗?」


从以前就觉得很奇怪了。

总管称呼他为少爷,而不是其他名讳—如果是宅邸的拥有者应该不会是这个叫法。

而且虽然有银发、白皮肤,但是年纪目测起来也只有二十几,跟外传的说法出入实在太大。

但住那么久,他也没有看过除了少爷外的其它贵族,在宅邸里走动……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总不会是东洋忍者?会分身术的那种?

……等一下,少爷会爬窗。

该不会真的是忍者吧?爬窗攀墙是某种忍道坚持之类的?


「………我父母早逝,现在跟叔父住在一起。」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人,有点慢的开口,一秒打破他所有的妄想。

「说清楚一点。」手指轻叩桌面,那个人看着他,然后眯起了蓝色的眼睛。


这下真的尴尬了。

提到不该开的那一壶,让褚冥漾不好意思的抓抓头,不敢在乱问下去。


他听话的开始说起过往的故事。


先是姊姊谜一般的行为与凶暴却又照顾人的个性—而这些可能是遗传自扭起耳朵,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老妈,不过她做的菜肴是最好吃的,所以爸不管在外面忙到多晚,都会想办法赶回来吃那一顿饭。


人讲话的声音、食物的香气、他们的面容,这些东西一个个扣起来,组成了所有记忆中的画面。

这些平凡的日常曾经是他生命的全部。


回想起来,其实那时候自己说的很零散,很多部份叙述的不是很好,换成是一般人大概早就听不下去了。

但是少爷却可以完整的听完,然后察觉到的问出那句话。


「你很想念他们吗?」


面前的人这么说着,那张脸还是一样纹风不动、波澜不起。

但说出来的话却一针见血。


原本藏好的那股心酸直接被一把扭开,哗啦啦的倾泄而下。


虽然这种事情每天都在上演…….但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不希望是由自己的家人碰见。

可如果终究是不存在的。


酸涩的感觉涌上了眼眶。

垂下了头,褚冥样看着膝上握成拳的双手,久久才回了一声


「……….恩」


其实很想念他们,真的。


颤抖的双肩中藏着巨大的痛苦。

那是对于时代最深沉的无奈。


青年看着沮丧起来的侍从,沉默了一会后,起身收拾一片狼藉的桌面。


全部弄完之后,他走近,然后伸出手、用有些强的力道一把将人拉起来。


「走吧。」

这么说完后却没有马上移动脚步。


深邃的蓝眼睛看着他。

那是如同大海般沉静的蓝色,没有冰晶的冷、也不似自由天空的蔚蓝,是很沉稳的颜色。

不辽阔、不梦幻,但很稳很静,让人看着看着就会受到感染地镇定下来。


褚冥漾明白,这一拉是想把自己拉出伤感的氛围。

就跟前面的那些时候一样,少爷没有多去解释什么,但隐约可以感觉的出来。

他希望他振作起来,不要沉浸下去。


抹了下眼睛,看着那个人,他张开口


「好。」


他们一起步出房门。

『用一种敢过来抢就把你剁碎』的眼神,示意自己不要过来后,少爷端着餐盘径自走到前面去。


维持着前后三步的距离,看着那个背影褚冥漾忍不住淡淡地笑了。


其实这种和人亲近的感觉,真的很好。


夜转深。

长长的走廊上没有人,但并不会让人感到特别害怕。

听着另外一个脚步声,他心里头特别安稳踏实。

异常的心安。




后记


觉得进度太快默默的被我拉慢了WWW

希望大家还喜欢这种剧情走向QWQ///


喜欢可以给个热度推荐或者留言OWO//


评论(31)
热度(14)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