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中篇架空-侍从(主重漾)-4

夜安各位太太


这里是手感很好最近很想打侍从的某幻owo///




这篇开始接主线owo,不过也还是有感情养成




那么




正文



蹲伏在树枝上,黑色的身影完全和树影融在一起。

蓝色的眼睛观察着底下的队伍,先是猎犬,在来是枪兵、步兵,最后停留在马车上的纹章。


他收到消息,这次的目标会在今日远行。

看来情报是正确的,现在就只差一个出手的时机。


领头的骑士策马聚在一起交谈了一阵子后,队伍转向临近的河畔。身穿总管服的人发出吆喝声,仆役赶紧听话的搬出扎营器具,目标是赶在太阳西下以前完成场地的布置。

至此,车队完全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扎营需要很多人手,留在贵族身边的只剩下贴身侍卫,如果抓紧时间出手,一击毙命的可能性很高。

但眼下继续顺着树枝走,就会直接进入上风处的位置,到时底下的猎犬就会闻到自己的气味。

紧接着大批的人马就会赶过来。


如果真要在这里动手,就必须在惊动到部队前完成刺杀。


要和时间赌一把吗?


衡量了一会后,不在犹豫,青年迅速地变换位置,在最靠近马车时一鼓作气的直接跃下。


持着长茅的侍卫看着眼前的黑影,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声音,一点声音都没有。

对方就这样从天而降,眼睛和耳朵的感知不同步到像是彼此脱节。

看见了存在,却听不到也没闻到任何气味。


侍卫的反应迟了,但是他的敌人没有。

青年闪电一般的出手。


颤动了手腕,让袖中剑窜出衣袖后,他直接将刀送进盔甲颈部的缝隙当中—大量的血喷了出来,这时护卫们才将黑影与现实连接在一起。


当第一个步兵抽出剑、准备要上前营救同僚时,熟悉的长矛却快一步的先行刺穿他的胸口,剧痛让他再也握不住武器、重剑滑出手掌。


然后被刺客稳稳的接住。


头也不回的将剑摆在身后、挡住偷袭,维持着姿势青年旋身劈倒后方的敌人。


黑色的衣摆飘起,在人倒下时缓缓地落下静止。


枪兵抓准时机刺了过来,他的枪笔直、准头角度也都很好,任何猎物都绝对躲不开这一击。

只可惜站在这里的,是一名猎人。


面对袭击,重柳族直接迎了上去,先是握住枪顺势的往下带、让人失去平衡后,在将剑捅进腹部里。

侍卫反射性地弯下腰—这是人吃痛的直接反应,但是看在他的敌人眼里,这是一个平台、是一个机会。

没有错过,青年直接翻过对方的背,利用这个机会变换位置绕到后面。

然后他补了失去战力的人一脚。


枪兵跟准备要包围上来的骑士摔成了一团,重铠让他们一时之间难以爬起身。

骨头的断裂加大了哀嚎的声音。

七个人倒下,前前后后用不到十五秒。


听到了动静、闻到陌生的气味,远方传来狗群吠叫的声音。


—时间不多了。


收起动作,刺客走向马车。

单手将目标拖了出来、放任人摔在泥地里,他颤动了手腕再度亮出袖中剑。


睁开眼、闭上眼,都全是刺痛的黑色,即使视线如此的昏暗贵族也依然感觉到了进逼的冷意。

那是游走在刀尖的冷光。


他挣扎着想要逃跑,手在空中疯狂的挥舞,嘴巴也开始喊叫各种条件,希望藉由这些让自己获得生存的机会。

然而他的敌人根本不在乎。


袖中剑直直贯穿了贵族的喉咙,很快的鲜血倒流、满溢到白色的衣襟。

蓝色的眼眸倒影出抽搐的四肢与渐渐地放大的瞳孔。

直到人完全断气后,青年才转过身准备离开。


犬只的吠叫声制止了他的动作。

循着血味,赶在人类以前,第一条猎犬红着眼咧开尖牙率先追了过来,在距离值被拉近到起跳线时主动跃起—它们都是受过训练的狩猎犬,最大的任务本来就是协助保护,咬死一两个暗杀者是很自然的反应、更是职责所在。


看着半空中的野兽,重柳族稳稳地后退一步、收起武器。

然后他抡起拳,瞄准脑门不偏不倚的灌下去。


挨了一击的猎犬倒飞出去、摔回同伴圈中,半晌都爬不起来。看到它的惨状剩下的狗嚎叫几声,一时之间竟然都不敢再追过去


在护卫赶过来以前,青年闪身进入丛林,迈开步伐就往最黑的地方走去。

刚刚他们缠斗的那块土地非常软,如果没有在附近晃一圈混乱掉足迹的话,被追踪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而这会耗费掉许多时间。

抬起头,望着快要沉入地平线的太阳,他忍不住抿紧了唇。

今天,大概会晚回去了。











少爷不在宅邸里。

把可以进去的房间都翻了一遍后,褚冥漾终于确定了这件事情。

虽然他压根没看到有任何人从门口离开,不过人确实出去了。


大概跟那天一样是爬窗吧……….不过好好的门不走为神么老爱翻窗攀墙?

特殊癖好?

果然贵族都很妙阿。

脑子很奥妙。


肚子的咕噜声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按着已经有点扁的肚皮,皱着眉想了一会后,褚冥漾最后还是决定先去取晚餐。

虽然有交代过,没有允许不可以擅自离开,但他实在不知道少爷什么时后回来。

或者说,他不确定那个人还会不会回来这里。


在到处找人的时候,脑袋总是会闪过那些画面。

下着大雨的夜晚,带伤的贵族翻过窗溜进屋里。

伤口在腹部,上头的布料很沉,也不晓得是吸了太多血还是雨的关系。

这些他都不晓得,但是想起来心里竟然会感觉到一丝丝害怕。

为什么?


「………..」甩甩头,饿着肚子的人强迫自己收回思绪。

伸出手他准备要推开门,太阳西下前最火红的光打在手背上,一瞬间看起来就像是浸在血里。


褚冥漾顿时整个人都紧绷起来,焦虑感直直窜上心头。

将唇抿成一个难看的弧度,他推开门走了出去。


 








如果入夜还是没有回来的话,就先去跟总管说、然后再想办法溜出去找找…..


一边盘算褚冥漾端着晚餐回到房里,然后整个错愕地愣在门口。

那个让他找了一整天的人,现在正好端端的坐在桌前看书。

一如往常。


真是见鬼了。

回神后他忍不住有点急的靠过去。


「少爷你去哪里了…..哦、不是」反射性地问出口后才发现讲错话,他连忙改口「我是说,欢迎回来。」


听到自己的声音,阅读中的人阖上了书本,然后抬起头来。

没有马上接话,深邃的蓝眼先是在他身上来回扫过几轮后,才开口。


「这次是特例,下次不许这样。」


「蛤?」呆了一下,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是指自己乱跑出去的事情「知道了。」


微微地点过头,消失大半天的人随即神色自若的吃起饭。

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这应该是不想解释的意思吧?

抓抓头,褚冥漾拉过椅子坐下来,然后偷偷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对方。

吃饭的动作很流畅,白色的衣物也没有透出绷带的痕迹…..看起来好像没有哪里受伤。

真的平安回来了。

确认过后,他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安心地吃起饭来。

吃着吃着,褚冥漾的脑袋忽然间闪过一个念头。


总觉得,这种打量的动作很眼熟……….?

刚刚少爷好像、也做了类似的事情?


但他会这么做,是因为担心。

可那个人呢?总不会也是担心吧?


严格来说宅邸很安全,除了去拿饭碰到猛兽外,他几乎没碰到危险、受过什么伤,而且自从有少爷跟着以后,更是多了张万能的保命符,一路上安全的可以…….


…………

……………………….等等好像能够串起来了。


原来最近会坚持要一起出去,就是担心他会受伤吗?那些举动其实是想要保护他吗?

除了冥玥、老妈之外,从来没有人在乎过自己身上多了几个伤口。


意识到这点之后,心跳顿时不受控制的开始加速。


—这些都只是推测、都只是推测,是没有证据的事情。


虽然知道大概八九不离十,但褚冥漾仍然这么告诉自己,只差没狠狠的拍打脸颊。


望了眼对桌的人,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液,随即埋头苦吃再也不敢抬头了。


将这些变化看在眼底的重柳族,微微地眯起眼。


他不明白这中间的转变是经历过什么思考,他只知道自己并不喜欢对方这种回避的举动。

没有太多犹豫挣扎,青年开口,直接了当的问出来


「在想什么?」


清清冷冷不带压迫的声音,却让人心头硬是狠狠一颤。




后记


天阿我好久没打这种恋爱剧了((远目

希望能够掌握的好那种节奏(担忧貌


断在这边是因为我要去忙了,但是后面都想完了OWO//


打着打着,字数就越来越多....孩子你千万不要步上家里的后尘((咬手帕

好害怕((乱滚乱滚


然后欢迎大家浮水OWO//阿希不咬人的WWW

重漾的粮还是很少,太太需要取暖阿呜呜呜呜呜,粮好少好想哭阿ORZZZ

一打开重漾TAG顿时各种痛......怎么这么少((望苍天



评论(20)
热度(9)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