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侍从-2(主重漾)

午安各位大大


这里是生侍从生的很欢乐的某幻WWW

((说好的慢更呢####


这系列字数比较少,一篇大概几两到三千字

所以万一一直po让人感觉刷屏的话,阿希先致歉一下orzzz((跪,真的挺不好意思的


会这么做是因为这个故事的起点比起家里,还要更低,是从培养感情开始打

所以如果用家里的打法,一篇一篇把每件事情完整讲完,阿希会很崩溃,真的((认真


所以才会使用一个画面一个画面拼凑成一篇文的方法。

但是这样子也造成了,发的时候必须要按照我这边的原档的篇数发,不然两章发在同一篇po文里,看起来会很奇怪。


所以就变成好像我一直在更这系列再刷屏的感觉了orzzz

总之,真的挺不好意思的((跪


那么


正文




侍从的工作比预想中还要简单非常多—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少爷个性的缘故。


那个人几乎不会要求什么,老实说撇开去取三餐的工作之外,褚冥漾完全处于游手好闲的状态。

每天起床,不是在大厅待命、就是在房间里待着,然后无所事事直到晚上睡觉……说到这里,他就不得不赞叹一下少爷的住所。


比起房间更像是另外一栋小房子。开门之后见到的是单人房的摆设没错,但其实左右两边的墙壁中间都有一个入口,里头连接着长廊,而墙壁上是一整排的木门,一直延伸出去也不知道尽头在哪里。


虽然不知道门后有什么,但如果活动空间那么大的话,也难怪宅邸的佣人会不知道还有一个人存在、觉得这些贵族神秘到跟传说没两样。


不过连日相处下来,少爷确实也很谜没错—比如现在。


来到大厅,首先见到桌上的空盘,在来是旁边厚重的书本,最后才是端坐在位阅读中的人。

要不是书有换过,褚冥漾机乎要以为那是一尊蜡像。


少爷可以像这样子一连坐上好几天,除了翻书吃饭洗澡之外,不说话也没有其它动作。


那个人待在那,活像是房间中的一个摆设、空气的一部份,

时间完全冻结,所有的一切全被凝滞在原位。


死寂渗透每个角落,让人连走路时都会忍不住放轻脚步,深怕发出一丝格格不入的噪音惊扰到这一切。


小心翼翼地靠过去、拿起餐盘后,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停留在桌前。

一分钟、两分钟,就在第三分钟快要过去时,看著书的人总算是抬起头了


「有事?」


既然对方都开口了,在继续犹豫下去也不太好—硬着头皮,褚冥漾开口「那个..请问真的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


虽然已经不会怕到想尖叫了,但还是会忍不住很紧张…….那种压迫感真的很难适应。


没有回答,苍蓝色的眼珠一瞬也不转地盯着自己,就像是准备要狩猎的猛兽。


握着盘子的手开始有些发颤—其实成为侍从的第二天,他就有问过少爷这个问题了,那时候得到的答覆是没有。

现在又问一次,不知道会不会被嫌烦?


就在他不安到想要跳起来大喊『对不起』时,那个人终于开口了。


「不好吗?」


「…….蛤?」下意识地发出困惑的单音节,褚冥漾抓抓头。


没前没后的句子让人摸不着头绪。

什么意思?


「这样子的生活不好吗?」放下手中的书本,少爷转过来面向这边。


一下子听到那么多字让他不习惯地呆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反映过来


「不是不好,只是…..什么都不用做就有饭可以吃,感觉很奇怪。」


在还是一般仆役的时候,因为种族的关系宅子里的大家对自己并不是很友善,但至少没有打骂也还算公平。

每天准时去劳作,然后中午享受成果—好好吃一顿。


有付出有回报,一切都是如此心安理得。

但成为侍从后,什么忙都不用帮,三餐还都可以吃到饱—这种不成比例的关系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先不提离开岗位造成的困扰,外头正在饥荒。

许多人即使很努力却还是没办法生存,一想到自己无所事事成这样,却还是能吃着别人辛苦的成果活下去…………盘子里的食物、镜子中的自己一夕之间都变的很恶心。


他不喜欢这样、非常非常不喜欢。

或许不能够跟总管一样有用,但应该也还是有能办到的事情。

想要做点什么的想法这几天一直在心里膨胀,最终促使自己站在这里。


面无表情地又看了一会,半晌少爷才说话「……先把餐具拿去送洗。」


这应该是要给自己事情做的意思吧?

应该是吧?


「谢谢….不对、是谢谢少爷。」微微弯下腰,行过礼后褚冥漾端着盘子迅速地退出去了。


他不确定自己的意思那个人到底听明白多少—但至少心里头不舒服的感觉总算有机会可以消散。

松一口气,大概就是这样子吧。









领着人深入左边的走廊,重柳青年沿途在门板上做记号。


「有标注的才可以进去。」


「….恩。」


怯弱的回答。

虽然住在一起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天,但他不是没有发现少年胆小、容易紧张的性格。

所以当那个人为了想要有所贡献,而鼓起勇气坚持地站在那里时,不可否认自己确实有感到意外。

没有多少人可以抗拒安逸,在纷乱的时代里,只有极少数的人会想去守住良知与处世原则。

而他的侍从,显然守住了。


停下脚步,青年推开门—瞬间房间内的灰尘全部一口气冲了出来。

褚冥漾赶紧闭上眼睛捂住鼻子,等到烟尘消散后才向前几步。


地板上积满厚厚的灰尘,蜘蛛网随处可见,不过房间里头并不昏暗,好几扇窗子开在接近屋顶的位置,维持住室内的空气流通,也让人看清楚架上的东西。


书,满满的书—这里似乎是一间有年纪的藏书室。


「把房间打扫干净,书本按照颜色归回原位。」交代完后,少爷走近书架,从上头抽出一本,抹去尘埃后靠着墙就读了起来。


「你不回去吗?」抱着一堆打扫工具的人一愣,忍不住出声劝阻—清扫时灰尘会乱飞,如果继续待在这到时肯定会灰头土脸。


……….啊!

该不会是怕他乱翻吧?


「我不会打开那些书的。」赶紧补上一句保证,褚冥漾说的很认真「所以少爷要不要先回去?留在这里衣服会脏掉喔。」


蓝色的眼睛略略地瞥了这边一下后,又转回去盯著书本了。

很好,看来意见不采用。


其实不会很意外。

他不是没有发现自己被盯的很紧。

隐隐约约、有点模糊,但多少感觉的到,在能够自理生活的前提下,那个人升自己为侍从是有目地的—很有可能和那晚发生的事情有所关联。


这种关联到底是好还是坏?


每次一想到这些问题鸡皮疙瘩就会冒出来—深呼吸,不想继续自己吓自己,褚冥漾打起精神,开始把注意力放在整理上。


至少,目前为止少爷对自己都很好—所以在发生坏事以前,他不愿意去断言什么。

他想试着去相信那个人。







对方完全投入后,他才抬起头来。

望着那个忙碌的身影,重柳族陷入思考。


刚开始的几天,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当初的决定。

人的好坏很难用一念之间的举动来衡量,只用一件事情作为判断的依据或许太过草率。


但是现在看来,褚冥漾确实拥有良知。

弱势的遭遇没有产生负面影响,反而培育出他能够体恤别人辛苦的性格。

怀抱着同理心、会拼命想要对世界有所贡献的人,不应该被杀死。

自己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即使只是打扫,也还是尽心尽力想做好的少年,此时正踮着脚吃力地想要将书摆回去,但碍于身高一直无法办到。


青年想了想,阖上手中的书。

他无声地从背后靠近,在对方被自己的气息吓一跳时,顺势将书抽出来、轻轻地放回架上。


他们靠得很近,彼此间的距离大概只剩下一个拳头。

看着完全被罩在影子里,满脸不知所措的侍从,重柳族先是对于矮小的身高不满地眯了下眼后,才开口


「之后我的房间也按照这样扫。」


黑色的眼睛毫不掩饰地瞪大、接着倒退几步撞上身后的书架。

几本放的比较外面的书直接往下砸在褚冥漾身上。

接下来整个藏书间都是哀嚎声。


早就先一步后退避开灾难的青年微微地挑起眉。


就这么看了一阵子后,抱着头哀哀叫的人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观赏了。

不好意思地干笑几声,少年弯下腰把东西捡起来「少爷你等一下,我很快就好。」


看着那人额头上的肿包,还有手上属于顶层的书本,他没有花太多时间就作出判断。


先是伸手将对方根本放不回去的书抱过来、一本本的放好后,青年自内袋翻出药、塞到对方手上。


扔下一句今天到此为止后,他转身离开。


「谢谢你。」


过没多久,背后传来这样子的一句话。

这次的声音中,听不见丝毫怯弱。




后记


重柳族态度的转变是对于漾漾人格的一种尊重。

既然已经觉得他不是那样子的人了,也就不会在用那种态度去看待。


让他打扫自己的卧房,是试探的一步,也给他一个被信任的机会。


最后就事,如果觉得进展太快的可以掐我了ORZZZ


然后我生完3应该继会开始更家里了WWWW


评论(2)
热度(13)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