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侍从-1(主重漾)

夜安各位大大


好久不见owo////我回来放文了www


首先,这篇的漾漾设定在17岁,还有......关于爱莉丝梦游仙境的童话故事年代大家就忽略吧xDDD


最后就是,重柳族的房间构造我下一章会补WWWW




那么





 正文








白色的光在地上描绘出长长的黑影。

赤裸着上身,站在窗台旁,借着晨光他检视着腹部的伤口。


蓝色的眼眸映照出深陷进肉里的刀痕—即使已经结上一层薄痂,也丝毫不减伤口的狰狞血腥。

即使日后痊愈,也势必会留下疤痕。

但是,很值得。


用这一刀,换取那些贵族的性命和重柳一族的荣誉。


随手拿过绷带,他熟稔的将伤处一圈圈缠的紧实,确认不会妨碍到动作后,才套上外衣。

然后青年走近桌椅拿起了稍早跟总管要来的卷轴—上面有宅邸所有佣人的详细资料。

拉开椅子坐下来,他一行行地检视着,不一会就在后半段捕捉到所需要的讯息。


褚冥漾,17岁,男,其余的资料皆是不详。


蓝色的眼睛忍不住眯起,一方面是为了不详两个字,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年纪。

那个时候按照体型,自己所判断的数值是介于10-12岁之间,结果却比预想中的还要大许多。


如果是这个岁数,不管是催眠还是药物要一次性达到永久失忆的效果,都是不可能的了。

那么,要杀死吗?


凝视着手中的羊皮纸,青年陷入了沉思。


从叔父手中接下袖中剑的同时,他也接过了守秘的义务—除了家族成员与协力者之外,刺客的一切是绝不可暴露的秘密。

一但被发现,如果无法抹去记忆,就只能将对方抹杀。


对此,自己不是没有准备。

『可能要杀死一两个无辜老百姓』,早在上任的那一天就有所觉悟了。


但褚冥漾的反应却是他始料未及的。

没有转身逃跑、或者大声呼喊,而是试图要帮忙。


青年预想过很多种可能,妇女、长者、小孩,各种善良的人,就是没设想过会对自己伸出援手的人。

因为在只求自保的年代,这是不太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而且,这名少年很显然营养不良,又是异族,在社会当中属于绝对的弱势。

而刺客的存在,正是为了要帮助这一群人。


该怎么处里?


想来想去,实在找不到一个理由说服自己动手、也不想这么做的人,松下支住头的右手,推开椅子起身。


走回窗边,风擦过青年的发际吹动了摊在桌上的羊皮纸,黄色的纸张翻滚几圈,过了边缘后直直墬人地板上的剪影。

黑色的影连接着同样漆黑的靴与裤,墨的颜色一路蔓延,止足于机乎要融进光里的白衣与银发。

柔软的发丝随着风飘散开来,倒映出湛蓝的天和翠绿森林的眼眸像是蓝色的镜湖,澄清并且平静无波。


他在思考。

站在光芒之下,秉持着良善思考心中计划的可行性。


过了不久,青年缓缓地闭上眼睛。

就这么做吧。














他醒来时先是感觉到痛。

按着脖子,撑起身体,甩甩头在摆脱混沌感的同时,褚冥漾也看清楚了周遭的环境。

过了几秒后,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见鬼了,这不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房间吗?


茫然的看着木制的家具,回想了半晌,他总算是忆起发生什么事。

貌似被打昏塞回房间里了—被疑似是宅邸主人的家伙。


说到这栋房子的拥有者,褚冥漾也只有依稀听说过对方拥有银发蓝眼的特征,其余的部份全都是谜。

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除了总管外没有佣人见过,是传说级的人物—可如果真是本人,为什么不走正门,反而是从窗户翻进来?


而且身上还带着那么严重的刀伤………糟糕不会是逃犯吧?

可是逃犯怎么会知道他房间在哪里?

总不会那么刚好随手选一间,胡乱一塞就中了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自己迷路迷的也太心酸………


正当脑袋抽筋打成一片的时候,忽然间有人敲了他的房门。


捉过毯子披在身上,褚冥漾蹦下床、拉开门—然后看见总管。

他整个人直接愣在原地


「少爷要升你当他的随身侍从,马上收拾好跟我来。」


如果刚刚是愣的话,现在就是完全傻住了。

他听见什么?侍从?







 

有个童话故事是这么说的。

从前从前,有一个女孩从兔子洞掉进异世界,在那边里碰见各种神奇的事情。

那时候听着听着觉得很梦幻,但实际上自己有了奇遇后………..褚冥漾抱着装满家当的布包,心里头没有兴奋只有忐忑不安。


首先,自己是男生,还有他也没踩进神么鬼洞,就只是路过了一个没关好的窗台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方向感真的很重要,一个错失人生方向真的就像失控的马车一样,爆冲出去就再也握不回缰绳了…….


 怎么办?

自己连基础的杂事都还没学好,直接去当少爷的随侍,一个做不好会不会直接就……..?

不过话说回来,这栋房子原来还有另外一位主人吗?

他一直以为,宅邸中的贵族只有一个。


 走在前面的总管熊熊停下脚步,褚冥漾差点反应不过来一头撞上去。

紧急刹住避免了和上司摔成一团的危机后,他才发现周围的环境不知不觉间变了。


路程并没有很久,但这条走廊却是从没见过的。


 往前几步,老总管轻叩深色的木门。


 「少爷,我把人带到了。」


 过了许久,门后才传出回应。


 「进来。」


 那是极为淡漠的语气。


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手就按上自己的肩膀,接着门被打了开来,下一秒他被推进去。

等到褚冥漾平衡好、回过身时,很刚好地目睹总管将门关上………这么一气呵成的动作是怎么回事?

少爷又不会吃人!!!!

……………应该不会吧?


本来就很不安的人顿时又更加凌乱了—要不是胆子太小不敢造次,说不定他会发出惊叫声。


「过来。」


背后忽然响起的声音,让他吓的浑身一颤、差点松手让布包掉在地上。


抖抖抖的转过身去后,等着自己的果不其然是极为冲击的画面—但不是恐怖,而是惊艳。


第一眼,他以为自己见到了一个精灵。


很白很白的皮肤、银色的短发,还有精致到像是画的五官,最后是熟悉感。

虽然穿着不一样,但褚冥漾很肯定自己见过这个人,就在昨天晚上。


 放下书本,起身走向这边,宅邸另外一位主人,在距离只剩下几步的时候停下,身高的差距一下子被放的很大—或许是察觉到自己拼命抬头的窘境,少爷的视线来回在他身上扫了几下后,随即就微微低下头,看着他的眼睛说话。


 「你的房间是右边第一间,左边的房间全都不可以进去。没有我的许可不可以随便离开这里。」


 「明白的话说是。」


 「痾、是的少爷。」冰冰冷冷、严肃的说话方式让他抱着行李的手直接收紧,差点没紧张到九十度鞠躬行礼。


 收到回应后,青年微微地点过头,然后……….就直接转过身回去继续看书了。


就这样?

没有其它吩咐?当随侍原来这么简单吗?


错愕地站在原位,超级简短的交谈搞的他很不知所措,直到对方一个眼神投射过来才回神吓的跑进房间里。


一关上房门,褚冥漾随即倚着门板滑坐在地。

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可怕的部份,但心脏却像是要跳出胸口。

主要是因为少爷给人一种很难以言喻的压迫感,虽然没有用喝斥的口吻说话,但在直面时候却会让人非常紧张、甚至有些害怕,而且回想起来,那个人的五官其实并不柔美,而是充满力量感。


 总之,感觉就是很严肃、不太好相处的人阿。

但至少,还算能好好说话。

那个人身上并没有现今贵族的残暴气息。


 抓抓头,深呼吸几口气又自我安抚了一下后,他才站起来环视房间。


陌生的环境加深了心里头的真实感。

这一切确确实实的都发生了。


从这一刻起,他成为了侍从。
那个人的侍从








后记


怕有太太看不懂这里说明一下

因为重柳族觉得杀死漾漾不太好,但是又不能让刺客得事情流传出去,所以就想出了升对方为侍从的方法。

一种随身监视的概念>wo


放在身边看着就可以确保风声不会走漏.....不知不觉又写回监视了((远目

一个顺着发展的结果ORZ


然后为了符合设定,这系列的漾漾会叫种柳族少爷((循着总管的叫法www

希望大家还能接受这种设定orz如果崩了请饶命(跪



评论
热度(10)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