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侍从-0(主重漾)

午安各位太太


对不起我又不专心了ORZZZZZZZZ阿阿阿阿阿阿阿超烦ORZZZZZZ


总之,我还是把随笔的那篇给加长修改变成这样了ORZ


我,还是 开 坑 了 (崩溃




食用注意:



*主重漾,没意外的话可能会有冰漾,其它CP未定(远目


*大概更很慢((被打


*参考刺客教条,但是不完全相同((远目


*年代背景、错字请忽略((逃



这系列单篇字数比起家里会短许多喔owo///






那么



正文




四周的景色带有种陈旧的色彩。

无论是刚运进来的家具还是绣着金边的地毯,甚至窗台边新生的绿芽,都缺失了鲜明感。



这栋房子弥漫着一股难言的病气,冰冷并且缺乏活力。

然而空气中却没有一丝霉味—相反的,非常干燥。



大量的光延着窗渗进来,穿透过玻璃在木制的走廊上烙出一个个规矩的金印。

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一身黑的两个人沉默地行走在长廊上。


皮制的靴子跨越过明暗,随着脚步浮空的烟尘飘动、在触及到长衣时失重的落下;流光沿着袖摆的银边滑动,最后消失在漆黑当中。



那是任何情况下,都绝不折光的深色。



银色的发微微地晃动,苍蓝眼眸中的神采是单调的灰白—看着叔父的背影,即将继任为刺客的他心中没有任何的激动或者狂喜。

就只有平静。


良好的训练让理性能够优先被置于任何情感之前。

距离上次的心情起伏到底有多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青年已经不记得了。


并不是因为痛苦而去遗忘,仅仅只是没有必要而已。

那些事情放在世界面前,所具备的意义渺小到宛如沙粒。

于是摒弃,就像他摒弃自身一样。


在一片静谧当中,外头忽然传来骚乱声。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青年脚下的步伐一顿。

这种宅邸的管理极其严谨,鲜少会有这么没纪律的喧闹声—所以一旦发生了,就格外的需要注意。


然而叔父似乎没有要处理的打算。

瞥了一眼前面的人,想了一下,他走近窗边。


看清楚骚乱的原因后,青年忍不住皱起眉


在一群准备要进入大厅的仆役当中,有一名身型矮小的少年被人团团围住,争执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然而单纯的纷争,还不足以让他簇起眉。

远比这些都还要麻烦的,是少年的发色。

那是像地狱污泥般的深黑色,不仅如此连露出来的手脚都偏向黄色。



异族吗?

宅邸为什么会雇用容易生事端的人?

他们的状况明明越低调越好,叔父这番举动到底是……


下头的喧哗声在一声惊呼后,瞬间全都消失。


青年冷冷地看着前庭的人们,在发现到窗台前的自己时,顿时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炸回原本的位子,忘记争执继续有条不序的排队前进。


相较于同僚,少年的反应就慢的可以。

愣在原地半晌后,才迟疑地抬起头。



那一瞬间他们对上了眼。

—竟然连眼睛都是乌黑的吗?

不仅是异族,还是非常罕见的类别。


看清楚他的样貌之后,底下的人似乎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夸张地从原位弹起来,少年急急忙忙的跟上队伍。


直到人完全消失在门口,青年才转过身来追上叔父的脚步。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个小小的插曲也会跟过往许多事情一样,被自己摒弃、遗忘掉。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夹带着水气与冷意的风拂过大地。


花叶轻颤,绿草弯腰,吹越过前庭后,抵达高塔的石墙,往上、一路往上,在家族旗帜飘起的同时他的帽沿也跟着被吹动。


站在宅邸的最高点,青年鸟瞰着一切。


在陷入黑暗的农村当中,有一栋灯火通明的华宅,即使人不在那里,他似乎也能听见酒杯撞击的轻脆声。

今年的收成并不好,饥荒蔓延比较偏僻的区域甚至传出人吃人的案例。

但是贵族们却是将粮食囤积起来,设宴挥霍浪费。

所以他们成为了目标。


在自由意志与生存的名义之下,他的刀将不会有所迟疑。


终结势在必行。

青年一跃而下,在翻滚的同时捉对时机松开身体、蹬墙,落入外围的树林。

轻盈的动作什至没有惊动到飞禽。


黑色的斗篷融入黑夜。


无声无息,没有痕迹没有杀意,除了袖中剑偶然一闪而过的森冷寒光外,什么都没有遗留下。


完全的不存在,那是任谁见到都会赞叹的不凡技术。

—特属于刺客的绝技。

他们是四大刺客家族之一的重柳,以绝不失手的名号立于巅峰。










伴随着闪雷暴雨落下。

强光照亮了半边的天空—托恶劣天气的福,他免于摸黑前进的风险。


要知道这栋宅邸的东西不是金边就是干脆纯银,要是撞到、哪里凹坏,他做工十辈子说不定都还不完阿。


抓着头,褚冥漾抱着换洗衣物走在长廊上,努力在都长的很像的门扉当中,辨认出自己的寝室。


看着刻划精细的木门,一瞬间他有些恍惚。

华美舒适的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姊姊失踪的那一晚,强盗闯进家里,一片混乱之中他被人贩子抓走,原本以为会被卖到奇怪的地方,住进馬廄—或者更惨,给那些贵族当靶子打….总之这一路上褚冥漾想了很多种可能。

毕竟他们一族的样貌很奇特,而在这个时代,奇特、引人注目就意味着悲惨。

原本都作好最坏的打算了,但结果却出人意料。


他被带到深山中的宅邸,而且房子的器物印有纹章,感觉是身份尊贵的人。

而跟自己一起被送过来的人,对于屋主似乎也很敬重。


受人尊敬、住在深山、身份尊贵,三者之间的关联,除了神秘之外好像还是只有神秘。


不过……如果在找不到房间,就换他今晚神秘地睡在走廊上了。


甩甩头停止思考这些事情,褚冥漾开始很认真的回想宅邸的地图。

向前,走过两扇木门后,经过敞开的窗……….


等等,敞开的?


下意识的转过头时,他看到了令自己永生难忘的一目。


一道闪雷划开云朵,半秒后天空传来咆哮,然后是稀哩哗啦的雨声。

接着趴的一声,黑色的手套按上了木制的窗框。



一个很沉的身影翻了进来。



随着动作冰冰凉凉的水珠飞溅在褚冥漾的脸上,但一时之间他还是没办法反应过来。

大脑是完全的一片空白。


湿透的布料渗出水,透亮的水珠沿着衣摆滑动,在到达极限后坠下,形成小小的水漥。

然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那些液体并不是澄清的,而是带有一丝丝血色。


受伤了吗?


当这种想法窜出来时,眼前的画面才开始变的切实—正当他挣扎着到底要尖叫跑掉、还是跑过去问需不需要帮忙时,闯进来的人忽然身型一晃。


他立刻就冲过去把人扶住,避免面朝下的悲剧发生。


意外的并没有感觉到什么重量感—虽然比自己高大许多,体重却异常的轻。


但这些都不是现在应该要关注的。


把人翻过来、按着对方的胸口,在感觉到呼吸中的沉重时,褚冥漾随即明白对方伤的很重。

因为衣服颜色的关系,所以刚刚并没有第一眼就发现靠近腹部的布料上全沾满鲜血。


「你没事吧?」一边检查伤势,他一边移动视线,在看到那张脸时忍不住愣掉。


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银色的短发、很白很白的皮肤,这两个好像是……..宅邸主人的特征?


下一秒,后颈传来一阵痛。


在失去意识前,褚冥漾看见了一双淡漠的苍蓝色眼睛。






后记




恩大抵还来说就是这样((继续去忙

快速生出的产物如果觉得读起来很不顺......请海涵阿太太们QAQQQQ


喜欢可以推推追追owo//



评论(6)
热度(17)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