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随笔-1((重漾

夜安,这里是要来忏悔的某幻



首先,先让我忏悔一下我做事情不专心生什么鬼东西出来阿阿阿阿阿阿


弄完就要去做事要专心要专心((重复一万一千次


其次,这是某次推别人声结果自己就先跳下去的产物orz

会不会生下去,未定((远目



简单来说,就是刺客教条背景的文


这边有一个家理的问卷大家填一下OWO//有些角色的出场想问问大家:

http://www.sojump.com/jq/8990673.aspx



那么


正文






四周的景色带有种陈旧的色彩。


无论是刚运进来的家具还是绣着金边的地毯,甚至窗台边新生的嫩芽,都少了一种鲜明感。


这个家弥漫着一股难言的病气,冰冷并且缺乏活力。


然而空气中却没有一丝霉味—相反的,这栋宅邸非常干燥。


大量的光延着窗渗进来,穿透过玻璃在木制的走廊上烙出一个个规矩的金印。

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皮制的黑靴静悄悄地穿梭在明暗之间。


一身黑衣的两个人,沉默地行走在长廊上。


烟尘随着步伐飘起,在触及到长衣时失重的落下;流光在绣摆的银边上滑动,最终消失在浓郁的黑色当中。


那是任何光照之下,都绝不折光的深黑色。


银色的发随着身型微微地晃动,苍蓝眼眸中的神采是单调的灰白—看着叔父的背影,即将继任为刺客的他心中没有任何的激动或者狂喜。

就只有平静。



良好的训练让自己能够优先将理性,放至于任何情绪前面。

距离上次的心情起伏到底有多久、到底是从神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青年已经不记得了。


并不是因为痛苦而去遗忘,仅仅只是没有必要而已。

那些事情放在世界面前,所具备的意义渺小到宛如沙粒。

于是摒弃,就像他摒弃自身一样。


在一片静谧当中,外头忽然传来骚乱声。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青年脚下的步伐一顿。

这棟宅邸的管理极其严谨,鲜少会有这么没纪律的喧闹声—换句话说,如果发生了的话,肯定就是不小的事情。


然而叔父似乎没有要处理的意思。

瞥了一眼前面的人,想了一下,他走近窗边。


青年一眼就发现了骚乱的中心,下一秒他忍不住皱起了眉。


在一群准备要进入大厅的仆役当中,有一名身型矮小的少年被人团团围住,争吵声就是从这里传来的。

但让自己簇眉的原因并不是这些—而是他的发色。


那是像地狱污泥般的深黑色,不仅如此连露出来的手脚都偏向黄色。


异族吗?

宅邸为什么会雇用容易生事端的人?

他们的状况明明越低调越好,叔父这番举动到底是……


下头的喧闹声在一声惊呼后,顿时全都消失。


青年冷冷地看着前庭的人们,在发现到窗台前的自己时,顿时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炸回原本的位子,忘记争执继续有条不序的排队前进。


相较于同僚,少年的反应就慢的可以。

愣在原地半晌后,才迟疑地抬起头。


那一瞬间他们对上了眼。


青年再一次地皱起眉—连眼睛都是乌黑色。

不仅是异族,还是很非常罕见的类别。


看清楚他的样貌之后,底下的人似乎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夸张地从原位弹起来,少年急急忙忙的跟上队伍。


直到人完全消失在门口,他才转过身来追上叔父的脚步。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段小小的插曲也会跟过往很多事情一样,被自己摒弃、遗忘掉。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后记


最后再贴一次表单:

http://www.sojump.com/jq/8990673.aspx


评论(10)
热度(6)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