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20上(式青篇)

夜安各位太太


这里是爆字希OWO//


式青篇是从以前的部分开始讲,意外的变的很長所以决定分开放OWO


((以免我会没耐心打完xDD


『这是一个成熟的变态』,虽然没啥责任感但是还有良知


大概是这种感觉吧OWO,如果又崩了那就砍我吧((递刀






那么




正文





他一直都是旁观者。

不向谁宣示效忠,也不会亲吻任何人的首领戒,用掌握在手中的情报游走于世界间的夹缝。


拥有自由,但是没有归属;具备能力,但是没有使命。

对于这个世界,他没有责任,仅仅只是独善其身而已。


式青并不会像大多数人一样,对这种漫无目标的生活感到忧虑。

他拥有宏观,明白世界自有一套走向与定数,过度的去干预操弄并不会有好的结果。

生命自会寻找到出口,不管黑与白如何激烈的碰撞撕扯,终会走向平衡。


所以哼着歌,他继续在灰色地带中找寻纯真干净的事物,以挖掘出各式美人为乐。

作为情报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光明正大跟夹缝世界中形形色色的人物来往,在交易当中饱览各种型态的美。


凄美、善良、单纯干净,又或者坚毅,贯彻信念活的炙热……而若论到坚毅强悍,褚冥玥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






那是一个下着暴雨的午后。


刚结束一场交易的他,从百货公司的下午茶餐厅走了出来—比起约在龙蛇混杂的酒吧,干净明亮的咖啡厅绝对更适合与美人约会。


何况只是简单的小买卖,并不需要有太多安全上的顾虑—但天气果然永远是需要去考量的层面。


站在大门口,望着灰蒙蒙的天和打在身上肯定会痛的猛烈雨势,式青没有太多挣扎的直接转过身,在落汤鸡跟败家之间理所当然选择了后者。


但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有人。

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站在几步外的距离,环着手盯着自己,但他却一点气息都没感觉到。

高手,而且还是超一流的。

这种情况下,能采取的动作似乎也只有一个了。


敞开双手,流着鼻血的情报贩子直接朝人扑过去「嗷嗷嗷大美人~~~」


超级感动!!!!不管是外貌还是身材就连瞪人的模样都是满分啊!!!!!!


现在回想起来,这真的无比找死的一个举动。

那天到底被揍的有多么惨烈他实在不太想去回忆,总之,等醒过来时已经在一栋民宅里了。


正确来说,应该是一间暗房—但却是高挂着灯,还放着白色方桌跟茶点,并且有一面墙是双面镜的巨大暗房。

手脚可以自由转动,身体目前除了被揍的地方很痛之外,没有其它中毒的反应,屁股底下的椅子也很舒服………蓝色的眼睛忍不住困惑的眯起。


从良好的待遇来看应该不是哪个被自己遗忘的大姊姊,那又是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种地方来?


坐在对面的人很快的就给出了答案。


「情报贩子式青,你在黑社会当中相当有名气,在白色世界也很吃的开,是活跃于夹缝的聪明人。」手指轻点着桌面,褚冥玥露出冷冽的笑容「但是没有明确的立场就代表谁都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攻击你,既不存在于那里,也不容于这边的世界,你当真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过这种日子?」


「被美女担心是我的荣幸,但如果不是聊这种话题我会更乐意奉陪。」底细被摸熟,式青也不紧张—靠着椅背放松的将头枕在双掌间,他有侍无恐的开天窗说亮话「你想谈什么交易?」


「我想请你来白陵担任情报员。」轻啜一口茶,黑色眼睛隔着温热的雾气锐利地扫过来「正确来说,是白陵未来的首领正式对你提出邀请。」


白陵?那个黑社会的统治者?

直接皱起眉,他收起了脸上的笑「就我所知里世界优秀的情报者,已经都在白陵名下了—你们并不缺乏情报提供者。」


「何况下任继承者的作风是出了名的霸悍,如果只是这样子的邀请,应该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吧,大美女。」眨眨眼睛,式青抛了一个媚眼给对方「很遗憾,即使是美女交易也还是需要拿出诚意的。这种神神秘密的差事,小的我实在没本事碰阿。」语落,他推开桌子就要起身。


没有制止对方的动作,褚冥玥只是好整以暇的环着手。


就在气氛很诡异的时候,整面墙壁忽然间亮起来。

突然的变故让式青停下脚步,身子瞬间绷了起来。


屋内的灯被打开了,过没多久一个睡眼惺忪的男孩子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拖着脚走了出来。


黑发黑眼,轮廓既不美也不帅气,跟可爱更是八竿着打不着边际,硬要说的话只能算是清秀。

是个平凡无奇的孩子,无庸置疑。


「这就是我们的诚意。」一直没有作声的人突然发话—起身,给了对方一个靠过来的眼神后,褚冥玥缓步走到玻璃前「你现在看到的,是白陵最大的秘密。」


他和我一样姓褚,是白陵然的表弟。简单来说就是个普通人,但是在不久的未来他将会成为白陵最大的弱点、最大的机密。」


「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我们需要一位足够优秀的人来负责他的事情。」侧过头,看着身旁的情报贩子,冥玥用很慎重的口吻讲话「这项任务目前暂定为终生任务,只要你接受,我们保证你未来在两个世界行走,绝对畅行无阻、不会有任何人敢打你的主意。」


「白陵到底有多恐怖,身为情报人的你肯定比谁都清楚。」


看着笨手笨脚料理着吐司的男孩子,式青很不解。

不管是所谓的任务还是机密一回事,感觉都离眼前的孩子非常遥远。

他还太小太过年轻,这些黑暗沉重的事情照理来说不应该会发生才对—虽然条件很诱人,但一切都太牵强。

他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理由,可以去相信眼前的孩子具有足以保障自己安全的价值。


式青张口,回绝的话已经来到了嘴边,但是褚冥玥更快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实际上我们的情报部门,早在几个礼拜前就收到消息—比申对你非常感兴趣。耶吕的行事作风一向低调凶残,即使是你也会尽量避免去跟他们沾上关系,所以这条重要的情报肯定没有掌握到吧。」


「现在,只要你一离开这里,我保证十分钟之内,就会换成是耶吕的人绑走你—在拒绝了我们的提议后,你有能力独自从他们手中逃脱吗?」


情况顿时陷入两难的危急。


而在他们谈话的期间,那个孩子竟然还没有搞定好早餐,现在正被煎蛋的平底锅烫的哇哇叫。

这绝对是式青人生当中最悲惨的时刻。


救命稻草不是大美女已经很难过了、连小美女或者美女都没有。

硬要算的话顶多是可爱的小朋友,只是笨成这样子光看就让人感到绝望阿。


至少跟自己談話的是個大美人。

 

在心底寬慰建設好一陣子後,他才聳聳肩無奈的回答

 

「你現在可以跟我說該做哪些事情了,大美女。」

 

褚冥玥勾起滿意的笑。

 

這就是最初。

那一天,在各種外力威脅下,他成為了白陵情報員,代號『獨角獸』。

隸屬於特別的單位,是白陵中唯一直接聽命於門外首領的情資人員。

 

那一年,褚冥漾正準備要升上國三,對於自身還有世界都還一無所知。

那時候的他們,並不曉得彼此的存在與背後的意義,什麼都,還不明白。







走在阴暗的小巷子里,式青反反覆覆在心里头念着刚刚得到的情报。

自从加入白陵后,他的日子可以说是过的更安逸了,吃的住的白陵然全都一手打包,为了兑现诺言甚至将自己的住所安排在褚家旁边。


而门外顾问交代的任务也不算太难,就只是在白与黑的世界,针对各种关键字去搜集情报而已—如果排除掉耶吕那一块,这项任务一般的情报员也能申任。


然而碰到了褚冥漾,不管是谁似乎都变的特别小心—大美女他还能理解,但白陵然……..

 

一边感叹世风日下小朋友行情高涨,式青一边转着钥匙朝住所前进。

结果一个出乎意料的人,正满脸踌躇地站在他家门口。


「痾……我是住在隔壁的邻居,你的信跑到我家了」抓着头,褚冥漾努力在脑中搜索合理的解释「大概是邮差不小心弄错了……….?」


不知所措、怯生生,就算是简单的交谈也都会感到紧张,感觉并不擅常人际关系。


虽然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作为后半辈子的赌注,式青一直都有在偷偷搜集对方的资料,而获得的消息不外乎就是很衰、很衰、超级衰。


对于褚冥漾这个人本身的个性,反而没什么人有印象—然而从说话方式来看,他并不认为这孩子是城府极深的坏人。

相反的,是个单纯的人,连把信扔在地上或者丢垃圾桶都会犹豫的那种。


接过东西,简单的道谢后,他随即表示路上已经订了外卖,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餐,借这个机会彼此认识、敦亲睦邻一下。

—他需要时间去确认,这个孩子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能让两位大人物如此处心积虑的维护。


只可惜对方回绝了自己,临走前还滴咕着万一害外送没办法来就不好了之类的话。


看着人消失在旁边的洋房后,式青才打开家门走了进去,过没多久电话响了—是餐馆打来的,说他们的外送人员刚刚发生了擦撞,短时间内应该是赶不过来了。


完全和男孩所说的相符。


情报人敏锐的直觉让他瞬间就明白,这一切绝不是巧合。

挂掉电话,握着手机,他走近窗边,隔着透明的玻璃,隐约可以看见一个人影穿梭在厨房里,正和晚饭奋斗着。


情报人敏锐的直觉让他瞬间就明白,这一切绝不是巧合。

挂掉电话,握着手机,他走近窗边,隔着透明的玻璃,隐约可以看见一个人影穿梭在厨房里,正和晚饭奋斗着。


褚冥玥的弟弟、白陵然的表弟,处心积虑的隐藏,怯弱的个性与奇怪的衰运,在加上刚刚的事情………….

蓝色的眼睛反射性地随着剪影移动,各种线索逐渐在脑中连成一线—很快的,式青得到了一个结论。


很可怕的结论。


如果事情和他臆测的一样,那么、这个孩子的处境就很危险,极度的危险。







在那之后,他用了各种奇怪的名义前去拜访褚家。

在门外首领的默许之下,他和那个人成为了朋友。


「式青大哥是做什么工作阿?」没了最初的尴尬,褚冥漾在他面前已经自在许多—自在到看见美人收藏册会翻白眼了。


将东西抱过来,给了对方一个『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后,他才回答「资料处理,所以可以在家工作—漾漾,你考试的成绩也出来了吧?准备好要填哪一所学校了吗?」


「我打算跟卫禹填同一所学校,Atlantis军式学院…….希望这次也可一起上去。」


式青抱着册子的手忍不住收紧。

这所学校在黑白世界都很有名,许多背景特别的人都会前往就读,重点是—


「喔喔喔喔如果小朋友上了务必要住校然后收留我!!!!就算住垃圾桶也没关系那所学校美人特多啊!!!!我老早就想潜进去了嗷嗷嗷嗷美人大美人—」


褚冥漾面无表情的一掌推开情绪激动扑过来的变态,刚刚在那种忐忑不安的感性在这一刻全都死光。

而原凶亢奋到连鼻血都飙出来了


「我先回去了.....式青大哥,你暂时都会住在这里吧?」直接将手上的鼻血擦在唐装上,那个人站起来,在转开门把前回过身这么问「痾、万一我真的上了也住校,回到家的话,应该还找的到你吧?我是说..你应该会在吧?」


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地不知所措、找不到词。

但两者间的原因并不相同,那个时候的紧张是因为陌生,而这时却是困窘。

除了卫禹之外,自己是对方唯一的朋友,这点式青是知道的。

这孩子其实一直都很孤单。


「当然~所以如果上了一定要带各种美人照给我阿小朋友—」


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看着紧闭的门扉,笑容逐渐从他脸上褪去。


刚刚褚说话的时候,空气隐约在震荡。

那是力量伏动的现象。

言灵的能力随着时间正在趋于成熟。


Atlantis吗……………在这种时候出现选择,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替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白陵的情报员独自坐在沙发上沉思。

尽管问题已经远远超越了工作的范围,还是忍不住的思量着。





后记


因为式青算是有眼光有见识的人,在变态的个性之下也想呈现这点,所以就这样生了owo


另外就是,大家放暑假了嘛XDDD?



喜欢可以推推热度、欢迎追踪留言XD




评论(15)
热度(21)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