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傳]長篇架空-那些家裡的事情(all漾)-19(戴洛篇)

午安各位大大


这里是瞎掰希OWO///


这篇的CP应该算是:戴漾、戴利,这样QWQ((一个哥爱大家的概念xDDD


戴洛资料好少ORZ难打到爆QWQ

主要是按照好哥哥、好人,但却是黑袍牌的好人去打的OWO


希望那种成人的感觉有出来QWQ


然后,跟上一篇的结尾不太一样,是戴洛视角但是有点沉重的风格QWQ



如果觉得很崩很苏请排队砍我吧((跪谢罪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18(利漾)的传送门:

蚂蚁:http://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8091&act=fiction_stage&stage=55279


因为放图一直被锁orz最后还是只放蚂蚁了QWQ


那么




正文










他曾有过选择的机会。

关于人生、关于生命意义、关于此生的爱。


他曾有过,那样子的机会。









军刀劈开空气。


斩断枪管、斩断手腕,银色的流光在人群中肆虐,一时之间血花四溅。


黑色的身影穿梭其中。

军鞋重踏过血漥,伴随着劲风的斩击让招架攻击的对手虎口发麻,武器直接脱手而出。


—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换作是谁都会冲过去补上最后一击。

但是戴洛选择跃过、冲往下一个目标。


然后是枪响。

距离耳朵只有几公分近的子弹,完美地命中失去武器的敌人。

无论是谁都会吓出一身冷汗,但舞着刀的人却只是这么说。


「你还是没有完全适应,偏了一公分。」


阿斯利安苦笑。

确实是偏了,但打在心窝这一点差距其实并不会影响结果。

只能说他的这个兄长,在某些时候还是非常严厉的。


耸耸肩,雾之守护者很快地打起精神,追上搭档的动作。


『席雷家的作战风格是什么?』

每当别人这么问起时,阿斯利安总是会下意识地回答: 席雷.戴洛。

这是个很让人困扰的答案,但只要看过那个人作战的方式,就会明白这种说法。


因为确实在也没有人,可以比戴洛更能代表席雷了。


身着黑色军装的人前冲,出招、勇敢的迎战敌人,在被架招后也不紧张—手腕灵活的一转,化力转向、逼的对方自己松手放弃武器。


没有可怕血腥的杀招或者吓唬敌人的狠招,每一次的出手都是那样子的刚好并且充满余裕。

戴洛的打架方式永远都是如此从容不迫,好像不管发生什么突发事故,都不会影响到他,看着看着就会有『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


就像是位强悍的军事家。

那个人继承了席雷家得天独厚的战争天赋,天生就是战场中的上位者。


从小兄长的出招风格就很稳健,而这种稳在年长后更带有一股成年人的气度。


不怕处于劣势,也不畏惧舍弃一些看起来很好的机会—多年来的拼杀早已经让他拥有足够的经验,能够冷静应对行动中的各种变数,并且预备好下一步、甚至是下下一步。


即使这刀被拦下来也没有关系,因为他总是能顺势转成横劈、甚至还有空间可以多补几脚,又或者搭配自己的行动让子弹代劳。


于是乎,一种应万变的战斗方式随着时间被淬炼出来了。

没有惊险紧张,只有余裕从容。

这就是戴洛,席雷家的下任家主。

他永远都有后手的哥哥。


「三秒后突破第一道屏障」冲在前面开路的人这么说完后,将军刀高举过肩,对着铁制的大门摆出挥剑起手式。


然后是,像爆炸一样的夸张效果。

到底是刀刃还是剑气将门打烂,在漫天的烟尘当中早已经不可考,巨大的轰隆声在前厅当中回响不止,就连雷鸣相较之下都被比了下去。


但是作为使作俑者,惊人的声响并不足以影响到他们的行动。


戴洛冲出烟雾。

刹那间所有的枪口都瞄准了他,银亮的子弹如同暴雨般顷泄而下,然而军刀的光芒更胜。


一瞬间刀被舞的像是朵绽开的花。


这还是人的动作吗?

看着断成两截的子弹大把大把叮叮当当的掉在红毯上,全场的枪手愕然—事态已经完全超出他们的预期

不,应该说是超越了人类能够理解的部分。


怎么可能有人能够用一把刀在这样子的集火中活下来?


但那个人就是做到了,浑身上下还一点擦伤都没有。

而现在,毫发无伤的怪物平举起刀,掂起脚准备要回击了。


白陵有新战力吗、这个人是谁、怎么可能………..

在美丽的刀身倒映出他们的脸庞前,诸多的疑问浮现在脑海里。

下一秒刀起刀落,失去头颅的躯体抽搐倒下。


这些疑问,终究还是只能成为悬问。


尸体在堆积,鲜血将红毯染成如墨般的深红。

铁锈味成为了空气的一部分,起初戴洛还能够分辨两者间的差距,但杀到后来渐渐地不再存有分别。

握着军刀的手没有颤抖,却是窜的更紧了。


他不是没有一口气杀过这么多人。


实际上作为骁勇善战的席雷家族一员,为了正义、为了世界秩序、为了平衡,死在他刀下的人绝对不少。

但他从来没有因为一个人杀死这么多人过,从来没有。

这种不成比例的牺牲对于戴洛来说,是陌生的。

但也仅仅只是陌生而已。


在阿斯利安打过来说需要支援的时候,他早就料想到会碰见这种清除型任务,所以必要的心理准备早就做了。


那么,胸口中躁动的情绪是什么?


「第二层屏障让我来吧。」闯过大厅后,阿利伸手拍上了他的肩膀「作为守护者,一直待在后面也太不像话了。」


随口应了声后,一直走在后头的胞弟一个箭步冲到了前面的位置。


刀刃的撞击声顿时不绝于耳,那是流畅并且富有节奏的声音。

—他这个弟弟,从小打起架来总是搞的跟跳舞一样。


但是好像有哪里不同了。

眯起眼仔细看了一会后,戴洛很快就发现到那种转变。

以往阿斯利安的进攻总是带有犹豫、存在着一个顿点,这和本身的性格有关—但如今动作间的迟疑消失了。

他的剑有种决意。


这不像是带伤的人会有的反应、也不像是弟弟原本的作风。

这是找到生命意义的人,才会有的风格。


察觉到这点后,心里头的那鼓噪动增强了。

深呼吸一口气,强压住所有的翻腾的情绪,戴洛跟上进度。






木门被推了开来,不大的声响在死寂的大宅里回荡着。


偌大的房间不存在多余的摆设,只有一张长桌与一个女人。

拥有淡金色长发的女性,坐在主位上喝着葡萄酒,面对他们一点胆怯的样子也没有。


「您应该已经知道我们来的目的了吧。」边说阿斯利安边往前站「我为白陵雾之守护者,席雷.阿斯利安,为了里世界的秩序,请将与安地尔.阿希斯的通联纪录、方式交出来—如果好好配合的话,我保证会让您有尊严的逝去。」


没有回答,宅邸的女主人将目光转向了站在旁边的人。


「白陵的守护者,什么时候有了第七个人?」


「我并非白陵的一员。」面对充满嘲讽的刺探,戴洛没有退缩—向前、站到了弟弟身边,迎着敌人冷锐的目光,他语气平稳「但却是席雷家的下任当主。」


一听到当主两个字,女人的脸色马上变的很难看。


「席雷想要插手里世界的战争吗?」


「只要是我弟弟跟他们首领的事情我都会插手。」


没有承认、但也不否认,收起军刀,戴洛缓步走向主位。


「我晓得你就是因为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才会留在这里。」


「既然如此不如将知道的部份交代出来,让自己和死去的人都有一个好的结局吧—至少在生命的最后,你们做了一件善事。」


停下动作,让距离停留在五步,戴洛凝视着对方,语气非常诚恳。


嗤笑了一声,被游说的那方昂起下巴毫不领情「你当真以为杀了那么多人的我们,还有良知、会在乎那一点善吗?」


「我只知道您对于生命仍有未解的疑问—不然为什么无所畏惧却不自尽、不对我们开枪?您明明就多藏了一把好枪,不是吗?」


女人没有说话了。

过了许久,她将整瓶葡萄酒倒在名贵的地毯上—那种样子,就像是在为谁饯行。


「东西在隔壁房间的抽屉里,密码是067790189。」


相视一眼,戴洛点点头,让弟弟先去搜查,自己随后拔出了军刀。


看着亮晃晃的刀尖,宅邸的女主人发出低笑声。


「当你们冲进来的时候,我真的以为白陵招募了新的守护者—那种不顾一切的模样实在不像局外人……明明和这一切无关却又为之拼命挥舞军刀的年轻当主,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守护者就是六个人,他的身边不会有你的位子。」


没有回答,戴洛只是沉住气将刀举高,在瞄好后利落的斩下。

直到头颅滚到地上后,鲜血才沿着切口喷出。

胸口中所有的躁动随着这一击消失了,凝视着尸体蓝色的眼睛无比平静。


是阿,他的身边不会有他的位子了。

即使在学院中曾经无比的亲近,但那也都已经是曾经了。


确实,在挥舞军刀的时候,一瞬间他真的产生了自己是守护者的错觉。

但阿利刀中的决意提醒了他。

『那个人已经不在属于自己,而是成为其它人的生命意义了。 』


会有这种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

曾经,他有选择成为守护者的机会、拥有不同的人生。

但是………………….


「戴洛、戴洛…..」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拿着仪器的阿斯利安表情充满困惑「在想什么这么入迷?」


「没事。」收敛起心神,摸了摸弟弟的头后他将军刀收起「东西确定是真货吗?」


「恩,刚刚有打开来过了,第一手资料已经回传给情报部门了,我想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好,那我叫部队撤回来—我等会还要有事情必须要回去处里,所以可能会跟着搭直升机先回去……..你知道的,最近的局势很不稳定。」


点点头后表示明白后,阿斯利安忽然站定,冲着他行了一个极为标准的军礼。


正在安排事情的戴洛愣在原地。


「哥,非常谢谢你的帮忙。作为雾之守护者,职责所在我一定会将东西平安送到。」


「我会,代你保护好他的。」


电话好像接通了,但是张着嘴他一个字都讲不出来。

默默地结束通话,看着认真做出承诺的弟弟,过了许久戴洛才呼出一口气。


「阿利,你真的长大了,军礼也行的很好了—虽然很想这么说,但还是偏了一点。」


「最完美的要像这样子才对。」挺起身,席雷的家主示范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军礼。


而两者之间的差异机乎微乎其微。


「哥你还真是……….」阿斯利安苦笑,一时半刻竟然找不到一句适合的话接在后头。

说是标准很魔鬼肯定是会被砍的,但要说天使他还真讲不出口。


他们就这样互相瞪着对方的军礼,最后一起松下身子哈哈大笑。


爱闯祸的小弟如今已经成长到可以对谁作出承诺了。

在感到欣慰的同时,总是护着他、作为哥哥的自己也用行动告诉他—你永远有一个目标可以去追逐。

永远都会有一个人站在你前面。

永远,都会有一个最保护你的哥哥在这里。









目送着人完全消失在走廊尽头后,戴洛才转身出发前往中庭。

黑色的直升机已经等在那了。


当主的继承仪式、伊穆洛造成的动荡等等诸多的课题还等着自己去解决—每一件都是天大的事情,不感到沉重是不可能的。

但是,并不会后悔。


曾经,他有机会摆脱这些事情跟责任,生命很单纯的只为另外一个生命而存在。

那是谁都会梦寐以求的生活。


但是自己并没有选择那条道路,而是走向更为坎坷的方向。

因为他有想要保护的家人、也有想要一直喜爱的人存在于心中。


所以,当席雷家需要有人继承时,他自愿承担:当白陵需要帮助时,他挺身为那个人而战。

唯有这么做才能够确保阿利的自由,才能让席雷在必要时刻成为白陵的坚定支援。

这些事情必须是由他去做才行。


戴洛乘上了直升机。

随着高度的攀升,地面上的一切都变的极为渺小。


即使是螺旋桨的噪音也无法阻止他听见风的声音。

辽阔世界很快地出现在视野当中。


是的,那个人的身边已经不会有他的位子了。

然而在名为世界的舞台上会有。

这一代的白陵家族将会有立场最坚定的盟友。


他将会以另外一种方式继续存在于那个人的生命当中。


闭上眼睛,戴洛勾起了笑。

换作是谁都会觉得苦涩的决定他却甘之如饴。


因为是明白的。

自己已经成功保护好所有他爱的人们了,作为好哥哥与不存在的守护者。


不会去纠结于很小很小的部份,在成长为大人后,对于爱戴洛拥有更为宽广的视野与领悟。

所以是笑,平平淡淡没有嫉妒与仇恨。


如果说,阿斯利安找到的是生命意义,那么自己所找到的,就是另外一种生命的从容态度


一如他的战斗方式,永远的从容不迫。


直升机驶向远方。

目标是,下一个让他运筹帷幄的沙场。






后记




总之就是这样(远目

觉得戴洛崩惨的可以杀我了orzzzzzzzzzzzzzzzzz







评论(9)
热度(26)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