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17(哈漾)

午安各位太太,这里是灵感希OWO


不知为何觉得手感很好哈哈

但是打出来的东西好崩ORZ

觉得漾漾有点崩了((远目


这篇没上一篇多,不是我不爱哈维恩QWQ而是照着剧情打就只有五千多ORZ


然后这篇有提到主线的战事喔OWO//


那么




正文












他在凌晨三点醒来。

即使没有使用闹钟,也一分不差的。


没有多花时间清醒,在睁开眼睛后哈维恩随即离开床铺、打开通讯器材。


萤幕上亮出两封通知,一封是档案传输完成、一封来自门外顾问。

点开首领信函,大略的阅读过目标与指示后,他着手开始分析最后一份线索。


由岚和雨带回来的照片已经被扫描完成,刚刚传送过来的就是备份档案。


几次的操作之下,全部的资料一口气被并列缩图显示。

放眼望去每一张图片都没有共通点,不管是彩度亮度,甚至拍摄的内容都迥然不同,上一张是战地、下一张就变成别墅庭园。


但这确实是线索。

有关于耶吕一党重要人物,安地尔.阿希斯行踪的线索。

所以,他必须找出来答案,无论如何。


审视着萤幕,哈维恩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比对、比对在比对。

照理来说,分析处理的工作不会交给守护者操刀—白陵的职责划分很严谨,作为首领的贴身护卫,他们平常除了护卫的工作外,并不会参与其他事务的运行。

而且像这种机密资料,外人组成的守护者尤其没有机会碰到。


然而,自从他们由独角兽那里获得情报、开始展开行动后,这类型的资料分析机乎全是交由他权全处理。


表面上照片是进了门外顾问,但实则是留在总部,连运送都使用了混淆视听的手法,可见那一位、褚冥玥在处理上有多么慎重。


这是理所当然的态度。

毕竟这场行动非常残酷,容不下一点错误。

这是白陵对于里世界统治权的存亡战。


看着照片上密密麻麻的红点,哈维恩眯起眼,考虑了半晌后决定打开另外一个资料夹,进行另外一轮的分析。

时间一分一秒在推进,不知不觉一个钟头过去了—而系统要跑完当前的进度至少还要十五分钟。

盯着亮晃晃的萤幕,在夜深人静的环境下他困倦的思绪不禁慢慢地飘远,回到最初。

 

所有的世界都存在着规则,一如生物圈按照法则运行。


人们依循规则建立秩序、稳定的社会,生物在最大道理下完成淘汰进化。

然而,既然有遵循规则生存的人,那么同样也会想挑战法则的人存在。


那即是耶吕。


如果白陵是里世界所有秩序、规则的象征,那么耶吕一党就是为了击溃这些而存在,跟他们同样悠久、古老的黑手党。

几百年下来,双方之间的争斗早已经达到了微妙的平衡

然而这种关系,在安地尔.阿希斯出现后被打破了。


这个异常狡诈的男人一出手,就直家族的核心。

白陵然,下一任的言灵能力继承者。

当时现任的首领尚在人世,所以维安重点还是在总部,他就是利用了这点—怎么办到、是否有额外动机,在还没抓到人前都不可考。

而这些也不是让自己想杀死他的原因。


真正让杀意无法被平复的是,出现在那个人身上的毒。

那种毒术的发明者,正是这个叫作安地尔的男人。


钻研毒的人有千百个、理由更是有千百种,但如果一切能够为白陵所用,那么他们就有存活的价值。

可是这个人没有。

没有仇恨没有理由,家族对他并无亏欠,然而他却一在与他们针锋相对,甚至加入耶吕一党、企图杀害首领。

所以,无论如何安地尔必须死。

他们好不容易让那个人拥有第二次的机会,绝对不容许在出任何差错。


哈维恩的思绪被萤幕的警示灯打断。

结果跑出来了,综合所有可能的迹象显示,对方大概逗留在东欧那一带。

东欧是吗?

拿出手机,在加密过后,他将结果汇报给门外顾问的连络人。










他们在将近五点钟的时候结束谈话。

白色侵蚀着东方的天空—崭新的一天很快就要到来。


正当哈维恩想要再回去补一下眠时,外头忽然传来敲门声。

这个时间?


握着刀,他小心翼翼地开启了房门,不知道为什么还没睡的雾之守护者站在外头,手上拿着一叠报纸。


他的表情是少见的忧虑。

总是笑着的人,难得地没有了笑容。


「这是式青刚刚拿给我的,你看一下头版的地方。」


接过东西后,他只看了一眼就立刻拿出手机。


「取消首领这两天所有的行程—对,所有的。」


另外一头顿时充满各种困惑、诧异的声音—需要首领亲自前去、或者接见的通常都是狠角色,这样子临时取消约定的举动非常失礼,也很难为人。


但是哈维恩的态度很坚决,说是强硬也不为过。


「不要让我在说第二次。」


通讯随即被切断了。

处理好所有的事情后,他才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

在这段期间内阿斯利安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因为被晾在旁边而感到不满,就只是静静地等待安排结束。

比起和他谈话,那个人的事情优先于一切。

在这方面,所有守护者的观点都是相同的。


「这件事情还有几个人知道?」


「昨晚的行动后,是由雨将资料送去门外顾问的—所以我想在这份报导出来之前,他是唯一已经掌握住消息的人。」回想起来阿利忍不住皱起眉「其他人应该跟我一样是刚刚才晓得。」


「恩…」想了一下,哈维恩才继续接下去「如果有需要的话,我的私人部队能提供必要的协助。」


面前的同僚顿时露出松一口气的表情「谢谢你。」


「学弟刻意连我们都隐瞒,大概是因为状况已经糟到一出手就会被拖下水的地步了….在这么动乱的时候,席雷与辛德森的第一要务为稳定动摇的秩序,所以实在没有能力出手救助,你愿意伸出援手真的是帮了大忙。」


对于这份道谢,哈维恩沉默以对—其实对方的来意绝不止通知那么简单,这点他在看到人的时候就猜想到了。

如果只是要传达消息并不需要特别过来一趟,肯定是有所请托才会亲自跑过来。

换作是以前的自己,肯定不会搭理—作为黑色的一方,白色世界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也不会有所感触。

但是那个人会。

所以他还是出手了,因为这是他所希望的。


「哈维恩。」


阿斯利安的叫唤拉回了他的思绪。


「既然这么大的忙都愿意帮了,那么你就好人做到底,在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吧。」


面前的雾之守护者收起了担忧的表情,突然绽开了灿烂的笑容。










时间来到早上六点。

对于自己没有果断把门摔在同僚脸上,端着一盘早餐走在长廊上的哈维恩感到无比懊悔。


帮我送饭给漾漾吧,这么说完后席雷家的次子不知道从哪变出东西一把就塞到他手上。

要不是因为这是要给首领吃的,他绝对会再碰到的那一瞬间反射性地把盘子往对方脸上砸过去,绝对。


如果是平常的话,送个早餐当然没有问题。

但偏偏就挑在今天这种时候。


哈维恩不明白。


将餐盘塞过来时,阿斯利安是笑,但却有不容拒绝的气势—如果只是想偷懒的话并不需要这样。

明明这种时候,首领需要的是能言善道、能够安慰他心情的人—而自己显然并不擅长这种事情。

他并不是合适的人选。


那又为什么执意要他过来?


轰隆隆的引擎声打破了晨间的宁静。

走进窗边,隔着玻璃哈维恩看见熟悉的蓝宝基尼被人从地下室开了出来,缓缓地朝总部门口移动,在铁门完全开启后停留了一阵子,才扬长而去。


能够驾驶那辆车的,只有一个人。

岚之守护者离开了,而关于原因他们现在都已经知道是为什么了。


想当然的,那个人应该也已经知道了。


爬上楼梯、转过一个弯后,沉色的木门随即出现在尽头,与往常不同,那一扇门今天并没有锁上,而是微微地开着。


推开门后第一个感觉到的是冷—暖气被关起来,落地窗全都敞开着。

冷风不停灌进来,将地板上的纸张吹的四散飞乱。


跨过『药厂惊传倒闭!?』的头条报纸,哈维恩将早餐放在最近的餐桌上。

先将窗户关起来,在开启了暖气后,他才迈开步伐往里头走,直到看见人影才停下。


整个房间中唯一还开着窗的地方、面对大门的阳台上站着一个人。

他的首领就站在那里,肩上披的是他们为他买的冬衣。


滚着蓬松白毛边的黑色长衣拖在地上,不时随着冷风而飘动;窗外的天空低的吓人,厚重云层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灰白的色调。


灰色的天、黑色的披肩,站在权力中心点的少年。

那个人是王,名符其实黑色的王。


看着那个背影,哈维恩从来没有那么深刻的感觉到一个人的变化。

他永远记得第一次见面时,褚冥漾看起来有多么怯弱、胆小。

那个背影让人觉得很静,规规矩矩不与人相争。


而现在,眼前的这个背影静的依旧,但却多了许多分沉重。

是的,沉重。


这个黑暗社会的王,没有意气风发,背影中只有难以言喻的沉重。


他很难克制住自己的心情。

这个人从来没有想过要与人争什么,他所作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与身边的人。

但时世终究还是将他逼到了这一步。


「哈维恩?」终于注意到有人闯进来,有些疲惫的人转过身来,朝自己笑了笑「你来了阿。」


他的脸色不是很好,但却还是有血色,也没有泪水。


想了想,他往前走了几步,直到肩并肩才停下—这不是平常彼此习惯的距离,但却是今天、这个时刻最需要的距离。


「入冬了,在继续待在外头会感冒的,请您进去吧。」


听着自己的劝阻,那个人却没有移动脚步,只是继续眺望着远方,过了一会紧抿的唇才松开。


「你也会像学长一样离开吗。」


「告诉我你付出了什么代价—这不是命令、至少在你拒绝回答以前,还不是。


声音中并没有颤抖、语气也很稳,但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那份难过。

他很悲伤,但没有失去理智,所有的情绪都还在控制之内。



哈维恩忽然明白,阿斯利安希望自己过来一趟的理由了。



像这样子清明理智的人,需要的不是漂亮的言语、温柔的安慰。

而是能够看的见、碰触的到,近在眼前最真实的承诺。


现在他们的首领,需要的是另一层面的保护。

那么,作为守护者的自己,怎么说?


垂下眼,他动手解开衬衫的扣子。

布满疤痕的结实躯体很快就暴露在褚冥漾面前。


黑色的眼睛在接触到胸前的X型疤痕时,忍不住吃惊地瞪大。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对方裸露身体,实际上在关系变的如此亲密后他已经见过很多次了。

但是这道疤痕是如此的巨大,要是有看过的话绝对很难忘记。

而且新生的皮肤还是肉色的,很明显是最近的伤口。


「我们一族在治疗外伤上小有成就—只要脏器没有被挖出来,一般的伤口不管在重几天内都能够治好。」


「作为拷问者,我早有绝悟会被寻仇—除了被砍杀之外,其实那时候还有其他被报复的方式,只是我选择了这种型式付出代价。」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够留在白陵,继续侍奉您。」


看着那个人变动的神情,哈维恩知道自己触动到了他的心灵。


「其它的方式应该会比较不痛吧…..」一边喃喃自语,年轻的首领一边伸出手轻轻抚摸疤痕。


整个是凹下去的,虽然已经结痂,但一摸就会发现到伤口的地方是陷在皮肤之下。很显然,当初受伤的时候下头的肉大概跟着被挖掉了。


「对我来说,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捉住胸前游移的手,在感觉到那种压抑的颤抖时,一股凉意也跟着传过来。

—即使有披着外套,室外的温度对于他来说还是太低了。


「我们进去吧。」说完,也不在管对方的意愿,哈维恩直接将人打横着抱起来,轻松到就像是一点重量也没有。


期间一点预想中的挣扎反抗都没有发生。

直到步出阳台后,那个人才终于有所动作。


抬起头、伸手环抱住自己的脖子—在很亲昵的窝在胸口的同时,凑近耳边悄悄地说话



「谢谢你。」



破碎的话语、沙哑的声音让那种镇定的表现一瞬间通通瓦解了。


没有哭泣,但还是会忍不住难过。

因为别离本来就是伤心的事情。


这么说完后,那个人将头埋进他的颈侧,像个王一样坚强努力地藏住所有的脆弱。


如果今天他们只是普通的情人、普通的上班族,哈维恩说不定会停下来用自己拙劣的语言安慰他。


然而他们不是。


稍微将人在抱过来一些,他放慢脚步,尽可能留多一点的时间给对方整理情绪。

这时候的他,只能用最无声、最有尊严的方式给予安慰和支持。

因为在他怀里的人是王。


白陵已经失去一名战力了,不管接下来和耶吕一党的战事会如何发展,在最初的起跑点上,他们就已经处于落后。

这种时候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留给软弱跟崩溃,因为这个世界的一切就是如此血腥残忍。


纵使他在想要抱紧他,将所知的一切安慰、温暖的话语通通给予出去,也绝对不行。

因为他是抱着王的守护者。

而现在,他的王需要的不是温暖,而是在腥风血雨中也能够存活的坚强武装。



这是极为生硬但却也极度深刻的爱情。

这是只存在于王和守护者之间的爱情。



许久之后,再度回想起来时,褚冥漾早已经忘却了那一顿早饭的滋味。

他唯一记得的只有一直努力找话题的云之守护者、不去搓破他武装的贴心下属,和藉由最平凡的交谈,一步步、耐心地陪着他摆脱难看微笑,帮助自己寻回笑容、寻回日常感觉的,那个最好最温柔的情人。


他们将会一直记得这些事情,一直。

作为王与守护者。




后记


这种黑执事的既视感是什么ORZ


总之就打成这样了((远目

下一次的哈样保证让哈维恩帅道掉渣xDD(怕一直卖帅会麻木而短暂改变路线的人xDD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下一篇应该会是阿斯利安OWO///((开头直接h不知道会不会....((好担心((咬手帕


喜欢可以推推追踪留言喔xDDD









评论(14)
热度(23)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