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15(all漾-第一部完)

首先,夜安各位太太owo//


这里是爆字希www

((刚刚发现漏行所以偷偷又补上了


这篇字数一万多,很久没更又是最后一篇就大赠送了xDD


如题,第一部的最后一篇,除了西漾跟哈样有点少之外,其它的都写进去了((这两个实在找不到点写,所以只好作罢


因为太多cp了,所以我认真觉得这篇很流水帐((远目


如果不喜欢的话请默默的按上一页吧ORZ




那么




正文



他心里头有一个终点。


好像很遥远,却又似触手可及。



非常的模糊,难以看清。



不明白,不理解,所以索性不予理会。


就这样顺其自然的走着,然而走着走着,终究还是来到了并肩的距离。


他们终究还是,一起走到了终点。








褚冥漾睁开眼睛。


首先是木色的天花板,挪动完四肢、爬起来后,才看到金色的光。


阳光穿透脚踝上的红宝石,打在白色的床单上,在形成影的同时也赋予了热度。



炙热到像是火光。


看着脚链上的宝石们,他不禁有些发愣—残留的睡意,让蒙胧的画面顿时更加蒙胧。


聚焦感觉就像是下个世纪的事情—如果闹钟没有响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是。


伸手拍掉恼人的铃声,过了整整一分钟后,他才惊觉—这好像是自己上任以来头一次,醒着关掉闹钟?


好像应该要有点感动、可是想着想着又默默觉得很废材?


………算了。


伸了伸懒腰,最后又瞥了一眼窗外的万里晴空后,白陵首领才起身离开床铺、开始例行的梳洗。



又是一个大晴天。


今天,又是全新的一天。



他忍不住勾起笑。








首领室其实有被改造过,跟摔倒王子还有五色鸡头的房间不同,是建案中的第二梯次。

而改建的原因也最为正常—为了方便。

前几任的首领似乎都有公私空间要完全分开的习惯,所以他刚上任的时候,总部里头存在着两间首领室,一间用于居住、一间用来办公见客。


而且划分的界线讲究到连房间的楼层都要不同……起初褚冥漾也没觉得这样有哪里不好。

产生厌恶感是在开始接触公文之后。


试想一下,当你改文件改到眼花,四肢虚浮外加头昏脑胀,只想直接倒下去的时候,还硬是要走一段不短的路才能回到房间好好躺着,这种历程每天都要来一次时,那么,不管是龟毛的区分还是楼梯绝对怎么看怎么面目可憎,说不定连作梦都会梦到在拆它们。


还是拿榔头砸的那种。


为了彻底摆脱这种煎熬、为了不要继续睡在走廊上,他只好拜托工匠在办公的首领室里划出一块区域,弄成简单的住所,用来当作房间。


大概七八坪左右,非常简陋,但便利到让人心满意足—从办公桌到床最多走二十步,在累眼睛在花都不会躺错,实在好到不行。


但也仅仅只有他很满意而已。

这种生活哈维恩曾经反对过,认为黑手党大老睡那么迷你的房间实在不太好,但在自己一个礼拜都是从床上,而不是从地板醒来之后,也就没有在阻止了。


只是迷你房间里头上到牙刷下到床垫,都被全面换成高级品而已。

那个人终究是舍不得他的。

没有说出口,但这种情感往往会在一些小动作之中不经意的流露出—其实大家都会这样呢。


只是关注的层面、表达的方式有所差异而已。


一把扭干毛巾、将脸擦干净后,褚冥漾快速的换上西装,接着拉开隔间的暗门。

然而不管是步伐还是目光在几秒后全都停住了。


窗户是打开的,而且地毯上有黑色的东西....花瓣?


长年被暗杀,让他对环境的变动有很高的敏锐度,一点点的改变都能够马上察觉。

他房间的窗户从来没有自己打开过,一次也没有。


因为到了晚上,重柳族总是会翻近来,将窗户关起来,替他守整晚的夜,直到天亮了才从门口离开。

要不是某一天夜里睡不着爬起来,他说不定到死都不会发现那个人一直在偷偷做着这种事。

那天他们还一起看星星看到早上...............扯远了。


所以说,窗户为什么会开着?


只有两种可能,第一,青年自己打开的,第二,入侵者挂掉他闯进来。

第二种地表上大概绝不成立,所以应该是重柳族自己开的没错。


只是…为什么要这么做?


捡起花瓣,怀抱着困惑,白陵首领走近窗边。

一望无际的黑色告诉了他答案。


嘴巴好像因为吃惊而忍不住打开、眼睛好像也跟着瞪大—肯定是很蠢很蠢的表情,可是与眼前壮阔的景色比起来,这些一下子都不重要了。


原本就已经大的很夸张的迷宫,又变更大了,一眼望去竟然看不到尽头―而花园的主角也不在是醉人的蓝色,而是张狂的黑。

黑色的玫瑰。

蓝色安全感消失了,那份迷网的感情随着暗恋一同逝去了,稳定却又狂妄的黑色彻底取而代之。


回过神后,他下意识地窜紧了手中的花瓣。

黑玫瑰的花语是什么?

昨天才抄写过,他的记忆不是最好,但还不至于忘记那么深刻的事情。


黑色的玫瑰,有着温柔真心、夸赞对方勇敢的意思。

『你是恶魔,且为我所拥有。 』

好像是这么说的。


恶魔吗?

休狄的属下也这么形容过自己。

不过,其实并不适合。

因为能够在一夜之间将不可能化为可能、完成奇迹的人,才真的是像魔一样阿。


像魔一样的男人。


眯起眼,在刺眼的阳光中寻找了一会,他很快就在花圃中某个角落发现到一切的始作俑者。

重柳族就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刚刚犯蠢的样子是不是全看都完了。


…..大概是吧。


一直在默默偷窥的青年,被发现后也没闪躲,就待在原地看向这边,尔后目光往下飘去。

跟着一起转动视线后,他这才发现摆在窗台上的玫瑰。


那是一朵红到发黑的玫瑰花,开的饱满,茎上的尖刺被干净的削去。

非常突兀的被放在那里,就像是有人故意放…………等等。


难不成就是为了这个、为了让他一起床就看见外面的花海,所以才把窗户打开来?

然后弄完这些后,在跑到下面找一个位置偷看他的反应?

………………..这该怎么说呢?用心良苦?还是真的很傲娇?


看着被精心处理过的花朵,白陵首领忍不着笑出声。


其实重柳族不只战斗力高强,其他方面也是各种顶尖阿。


脸颊有点热—觉得害羞,但并不会特别感到别扭或者难为情。

相反的,他很高兴。

心里头的那股暖意就跟脸上的笑一样,实在很难藏起来。


『谢谢你。 』

拿起花朵、放入前襟后,他轻轻地这么说。


那个强悍到有如神魔般的男人淡淡地笑了,似乎对于自己被触动到的神情感到非常满意。


这种样子平常几乎是见不到的,那张脸除了冰冷之外通常不会有任何情绪。

而现在,那种冷似乎化开了,露出下头属于人的温暖部分。


褚冥漾尽可能的将那种笑刻划在脑海里。

其实不管是玫瑰、还是什么,都没有这一瞬间来的深刻。

他的雨之守护者很强—说不定是白陵史上最强的,但是撇除那些变态的记录、天神般强悍的实力,关于这个人,除了上与下、保护与被保护的关系之外。


他还想要更多,属于他跟他之间、普通人才会拥有的平淡回忆。

例如被感动的瞬间、某一个深刻的表情—就像现在这样。


正当他考虑着要不要干脆把人叫上来一起吃早餐的时候,一直没有动静的门忽然被人敲响了。


「漾漾,起床了吗?」


是阿斯利安。


匆匆忙忙的说了一句我等等就回来后,褚冥漾连忙跑过去开门,站在外头的果不其然是雾之守护者。


「早安,睡的还好吗?」爽朗的笑容、蜜金色的眼睛,褐色的马尾一如既往稳稳地扎在脑后。


唯一不同的是服装。


愣了五六秒后,他才回过神来「………..阿利学长,你今天怎么没有穿军装?」


白陵并没有统一的制服,但因为常常需要出席正式场合,所以大家为了方便都会以西装当作日常服装,久了就变成好像是制服的存在了。

不过这边的大家并不包含阿斯利安。

因为出生军人世家,比起西装阿利似乎更加习惯军服,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穿着黑色军服走动,因为背景的关系也没有人对此说些什么。


但他今天却穿了西装,而且衬衫还是雾的代表色。


「大家约好在花园一起吃早餐,都准备好了」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阿斯利安偏头想了一下,接着伸出手、做出邀请的动作「雨之守护者知道我来接你,他等等也会去,所以我们直接过去没有关系。」


「其它的事情,到那边就知道了。」


「我可以先问是什么事吗?」顺从的将手搭上去,褚冥漾深深觉得踏上贼船也不过如此,一个比一个还神奇实在让人好害怕阿!!

现在是大家说好一起在今天给他惊喜吗?

全部一起上也太惊吓!!


「我还以为你会先问花园的部分—那个真的很厉害呢。」走在前面的人没有回头,但轻快的语调将愉快的心情表露无遗「在准备早餐的时候,我们还模拟了几种可能的作法,不过全被重柳族否认了。」


「似乎有用到他们一族秘术的样子—我来接你之前,冰炎跟休狄正在考虑要不要架设录影机,偷看是怎么弄的—在情报处理方面,他们两个其实挺像的。」


「你懂的。」讲到这,阿斯利安还偏过头来,暗示性地眨眨眼睛。


褚冥漾在同意也不为过的猛点头。

学长跟摔倒王子在刨根究柢这块真的无敌相似,这绝对是特务组的通病,有不懂的部分一定要搞到懂,没到手的资料死都要弄到。

标准的过劳死类型………..背后怎么有点凉?


他几乎是反射性的低下头,半秒后一股劲风擦着头皮过去。


学长!!!!!不要一大早从后面偷袭人会脑震荡脑震荡!!!


「如果被打一两下就挂了你也该重练了…还有,你说谁会过劳死?」虽然嘴上是不满的语气,但却还是友善的跟阿利打招呼。


算帐式的说法让褚冥漾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不敢讲话。


眯起红红的眼睛,冷哼一声,似乎不打算继续计较下去的岚之守护者,看向一旁的同僚「接下来由我带着他进去。」


「好,但是冰炎你也别太欺负漾漾,要留点空间给我们喔。」爽快的这么说完后,阿利握着他的那只手轻微地往前用力—那是向前走的示意。


到学长旁边去。


一瞬间其实很犹豫。

虽然他们的态度非常自然,但是这种好像抛下谁、谁跟谁更贴近的感觉,让人感觉不是很好。

所以他没有听话,而是选择站在原地,扬起头担心的看着那个人的背影。


「漾漾?」一直等不到动作,让阿斯利安忍不住转过身来、盈满困惑的蜜金色眼睛在与自己对视的瞬间,顿时融成为了蜜。


很甜,并且柔软的神采。


不用担心我」松开手,摸了摸他的头后,那个人笑开「冰炎是跟王子殿下一起过来的,他把气息隐藏起来所以你才会没发现,看,他就站在后面。」


褚冥漾快速的转过身,果不其然的看见摔倒王子环着手站在几步外的距离,脸上露骨的写着你们到底好了没。


要不是知道打不过,他肯定会困窘到冲上去抽那张脸一顿。

当背后灵很有趣吗!!!在的话就吱一声阿躲在那是在害羞什么!!!!!!


「总之,因为有协议的关系,所以不会有奇数的存在—而且能通过迷宫的只有冰炎,所以由他领路在前面带着你也比较安全,我跟休狄会跟在后面,讨论接下来的日程。」


「所以,真的不需要担心。」


「不过漾漾会那样想,我很高兴,真的。」


最后几句话阿斯利安是俯身、贴在他耳边讲的。

热气吹在皮肤上,在感觉到痒的同时,另外一股热度也直直冲上脑门。

他怎么会忘记学长是唯一可以通过迷宫的人阿阿阿阿阿怎么会—

真的是丢死人….都不晓得这么热到底是不是因为这样子了。


看着阿斯利安开心的笑脸—不是腹黑的那种,是真的蛮开心的样子,褚冥漾内心纵使有一千一万个想要掐死摔倒王子的念头、一千一万个想钻地心的冲动,当下似乎也都只能作罢了。


谁叫他们是他心里头最不能计较的那群人呢。

谁叫他们是让他光是看见笑,就能够感到幸福的那群人呢。


抹了抹脸,压下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后,白陵首领想了想,突然转过身来、大步走向自家的雷之守护者。


紧接着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捉过对方的手,就往回走。

那种拖着东西的感觉只出现一下下,就被脚步声取代了。


「王子殿下,过来这边。」

「不要一个人站在那里,过来跟我们一起走吧。」


他头也不回的这么说。

那个人很难得没冷哼没嘲讽,就只是保持着沉默,也没挣脱或者抵抗。


那是种默认,对于违和感。

他们一向都能够明白彼此的意思。

休狄总是比较难融入团体的气氛,那是本身的性格所导致,而这种时候往往需要一个人引导,或者是陪伴。


他会一直扮演好那个角色。

不放弃、也不会感到麻烦。

只要那个人不甩开他的手,他就会一直坚持下去。


褚冥漾很认真的这么想着。


直到将人带到中心后,他才松手。


向前几步,牵过学长的手后,他才回过头,望向身后的守护者。

跟预想中的不同,摔倒王子的脸臭归臭,但苍蓝色的眼眸整个都是明亮的。

就像是被点亮了一样。

而一旁的阿斯利安,心情是那样子的好。


又看了一会后,褚冥漾才转回来—同时间,红色的眼睛也很刚好地望过来,而其中一点不耐烦的影子也没有。

就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恋人的视线回到自己身上。


那种爱真的跟火爆的性格完全相反,温柔的可以。


他忍不住握紧了那个人的手。


学长用很霸气的力道回握了回来。


—那应该是没关系、还有别乱想的意思吧。



「大家一起出发吧。其他人还在等我们。」



当他这么说完后,三个人几乎是同时迈开步伐。


他是他们的首领。

他是他们的情人。


—那一刹那,真的是在深刻也不为过的感受到了。







大门被推了开来,金色的艳阳一下子就冲到眼前。


好半晌褚冥漾都只顾着眨眼—等到视线恢复的时候,也已经到了花园的入口。


跟玫瑰一起出现的还有金灿灿的头毛—亮到他差点把眼睛闭回去。


「漾~本大爷还以为你被接去天国了!!」


「漾漾!!!他们没有欺负你吧!!!!」随着声音出现的是准备要扑抱的乌鹫,不过才跨出一步就被学长的眼神吓阻在原地…….对小孩这么凶狠不太好吧?


「如果停下来的话会没完没了—还是你想拖到中午在吃早餐?」


「……….我们走吧。」


他们一鼓作气钻进了充满花香的通道。

西瑞跟乌鹫似乎走在中间,因为吵闹声蛮近的,阿斯利安跟摔倒王子压后,大概是怕漏人或者遇到什么事情,所以保险起见走在后面。


哈维恩呢?怎么没看到他?


「他去出任务了,等等会直接过来。」


「这样他进的来吗?」没记错的话这座迷宫只有两个人会走,而一个在里面等着另外一个正牵着自己—那谁去接黑鲁鲁?好兄弟吗?


「可以,他会直接从上面过来。」


上面?

褚冥漾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你是说哈维恩会搭直升机过来?」


「恩。」


如果是空降的话,应该就不会有迷路的问题了,只要给出座标要定位并不困难。

确定没问题后,他这才有心情静下来观察环境。


走在前面的学长肩膀擦过一朵开的比较出来的玫瑰,一些花瓣掉了下来,那种深到发黑的红在光照下似乎稍微变浅一些。


变成有点像是那个人发上的焰红色。


灿银的马尾在黑玫瑰的衬托之下,耀眼到足以媲美阳光。

他们就这样走着,慢慢地逼近迷宫中心。

环境不算清幽,甚至连安静都算不上—不远处的西瑞和乌鹫好像起了争执,隐隐约约还可以听见阿利劝架的声音。

明明吵吵闹闹的,但心情却出奇的平静—自从继任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那种心境有点奇怪,但却很舒服。


「记住这种平静祥和的感觉,这就是我们希望你之后的人生都能够拥有的感觉。」


领路的学长忽然抛出这样子的一句话。


祥和吗?

对于黑手党来说有可能吗?会不会太奢侈?


「为什么不可能。」

「有我们在,有什么事情会是不可能?」


这句话乍听之下超级无敌嚣张阿。

但是仔细一想,又不无道理—确实,大家都很厉害,无论什么风雨,在他们面前应该都不是问题。

可是….


「那学长也要答应我,不可以太勉强。」

「因为我也希望你们跟我在一起,可以拥有同样的感觉。」


猛然停下脚步,那个人转过身来。

漂亮的中性脸庞上有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褚,你胆子真的变大了,变的会讨价还价了。」


如果换作是以前的自己,肯定会被那人脸上仿佛能勾人魂魄的笑容给吓的半死,觉得肯定天要下红雨,有人要倒大楣了。

但那已经是曾经了。

现在的他,在笑容里只看到一种无可奈何的宠溺。


「因为我有一个很好的代导人、一群很厉害的守护者作为学习对象阿。」

「而且,如果是以彼此的幸福为价,学长肯定不会跟我杀价的,对吧。」


没有承认与否,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后,那个人随即又转回去继续走,但牵着他的手却加大了力道。


因为被说中了,所以觉得别扭吗学长?


「啰嗦!」


这一次沉稳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气急败坏。

乖乖跟着的白陵首领,忍不住轻笑出声。







重柳族在通道的终点等着他们。

在所有人都到了以后,才一起进入像是中庭的空间。

放置在正中间的是一张白色的长桌,上头摆满了食物,跟往常一样是一人一盘的西式餐点。

食物的气味与周围的花香混杂在一起,形成很放松的氛围。


张望了一下,褚冥漾很快的就找到自己的座位—首领通常都是坐主位,这次也不例外。

但是今天,主位前面却多了一个小花瓶。

里头插满了六朵玫瑰花。


那个数字刚好到就像是所有守护者同时向自己献花似的。


又端详了一阵子,正当他准备要入坐时,一只手很刚好的从旁边伸出来,替他拉开了椅子。


愣了一下,褚冥漾连忙转过头—在对上那双苍蓝色的眼睛时,一夕之间各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顿时涌了上来。

摔倒王子……该说王族果然教养很好吗?这么绅士根本把他当成女孩子了阿!!

吐槽归吐槽,当下他还是规规矩矩的道谢了。


收到感谢后,那个人只是略略的瞥了他一眼,就挑了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就像是连锁反应一样,原本还站着的大家纷纷入坐,很快的就有几个位置被空出来,分别是他右手边还有正对面的位置。

算上乌鹫和哈维恩,今天的长桌上总共有九个坐位,也就是……有客人?

会是谁?

谁能够在这种时候出席、并且还能坐在几乎和他对等的另外一个主位?


虽然很好奇,但阿斯利安已经作了保证,所以好像也没办法立刻问出什么—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似乎就只有吃饭聊天了。


在所有人都放松下来开始互相交谈,比较没人注意这边的时候,褚冥漾趁机比向面前的花瓶


「王子殿下也有送吗?」

默默吃着饭的人突然僵住。


看来是有了。


「窗台上的香草好像快要成熟了。」


放下手中的刀叉,休狄皱起了眉,像是不明白自已为何要突然说这些。


「等到成熟之后会弄成甜点,到时候在一起吃吧?」


「…….不要太甜」


见到自家守护者一脸嫌气的样子,白陵首领努力憋住笑。

就像是个挑食的小孩子。


「好,那加点酒进去?」


「可以。」语落,休狄像是在思考般地停了一会,然后才有点慢的问「……和你跑掉的那次,一样的时间?」


褚冥漾直接忽略掉跑掉两个字的点点头「恩,那需要我带相应的茶水过去吗?」


问句这次并没有得到回应。


直接翻了一个白眼,摔倒王子抬高了下巴,用不知道算是高傲还是不满的语气开口讲话。


「本王子的房间看起来有穷酸到连茶水都拿不出来吗?」


也不等他回嘴,接着又直接抛过来一样东西。

反射性的接住之后,他这才有机会低头查看。


那是一把墨绿色的钥匙

而绿,是雷的代表色。


「我房间有世界上最好的茶,以后直接自己进来。」交代完后,休狄又继续吃起早饭,不说话了。


褚冥漾颇有感触的凝视着手中沉甸甸的钥匙。

曾经,在他还懵懂无知的时候,有一个人也像这样子,将住所的钥匙交给了自己。

然而他并没有好好回应那份信任。


将东西慎重的收好之后,他切下贝果「我们这样好像老人茶聚会。」


真的只是无聊偷偷感慨一下。

因为不觉得会被搭理,所以使用的音量非常小,纯粹就只是说给自己听而已。

正在消灭三明治的人轻轻地哼了一声。


「是约会,不是聚会。」


半秒后,异常认真外加坚持的句子默默地飘了过来,还附送一个白眼。

他又再度深深地感觉到那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要对开完笑的话那么认真啊!!而且讲老人茶约会有比较好听吗!!没有吧?


休狄本来就是很龟毛的人,这点自己从以前就知道,但会在奇怪的地方卯起来执着,就是现在才知道的部分了。


正当他想要吐槽回去的时候,头顶上突然传来嗡嗡嗡的巨响。

风刮了起来,白色的桌巾跟着飘起。

直升机到了。


先是远方的一个小点,然后很快地黑色的螺旋桨遮蔽了最近的天空—在桌巾几乎要整个被掀起来之前,几条绳子被放了下来。

然后是两个黑色的身影。

抓着绳子快速的滑落,最先降到地上的是身着黑色劲装的哈维恩,在他解下扣环后,另外一个人也刚好抵达。


同样全黑的打扮,但曲线很明显是个女人。

褚冥漾忽然知道,对立主位是留给谁的了。


他几乎是立刻推开椅子、站起来。


「姐!!!!!!!!」

三并两步的跑过去,果不其然护目镜之下的面孔正是自己最熟悉的褚冥玥。

冥玥的皮肤比起上一次见到的时候似乎晒黑了一点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夏天的缘故,还是跑去什么奇怪的地方。


「姐,你跑去哪里?」帮忙提过装备,边走他忍不住边用抱怨的语气讲话「如果要去远一点的地方,至少说一声阿,不要一下子就消失好几个月… 」


「漾漾」打断他的碎碎念,看了一圈花园之后褚家女魔王眯起了漂亮的黑色眼睛「你跟他们在一起了?」


完全没有绕来绕去,直接就是一发直球—还好他没有喝茶,不然肯定会直接被呛死。

这么辛辣直白对心脏不好啊!!

不过话说回来,冥玥用的是他们。

难道她很早以前,就知道学长他们的事情了吗?


「….痾、对,昨天才在一起。」冒着冷汗,褚冥漾战战兢兢的回答「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你姐。」丢出一个唬烂的答案后,门外顾问的首领拉开了属于她的座椅。


在坐下之前,她气势很强的单手按在桌上。

原本放松的众人,顿时各个都打直腰版,大气也不敢喘,端正了神色目不斜视的坐好不动。

无声的压迫感蔓延开来。


这张餐桌上没有凡人。

哪一位不是一方人物?每个背景不是显赫就是特殊—他们毫无疑问是白陵史上最华丽的守护者阵容。


但他褚冥玥,才是保护褚冥漾最久的人。

有权有势、特殊的人满街都是,但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至亲,理世界就只有一个。


褚冥漾、白陵首领、她笨的要死唯一的弟弟。

所以不接受委屈、不求全、也不会妥协。


因为这就是唯一,唯一就是绝对不可以失去的东西。


她用很冷、很清,但是很坚定的声音说话。


「漾漾的决定我不会干涉。但是,只要让我抓到你们欺负他,不管他同不同意,我都会让你们惨到不能在惨。」


「你们很强,但是褚家也不是弱者,我们绝对不会看着自己人被欺负。」


「褚冥漾是我唯一的亲弟弟,所以,请你们务必要好好善待、珍惜他。」


明亮的黑眸扫视餐桌上的所有人。


「我要说的就只有这些了」


「我弟他就拜托你们了。」


撂完话后,也不管其他人什么反应,门外顾问的首领就自顾自坐下、吃起早餐了。


呆呆地看着姐姐,褚冥漾的感觉很复杂—这是他头一次听见冥玥拜托谁,虽然前面很凶狠,但是『拜托』两个字还是头一次听到。


很感动,虽然很凶很腹黑,但老姐真的是世界上最保护自己的人了。

但在觉得暖的同时,却又隐约感到一丝丝尴尬。

毕竟这种敌对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尖锐。


不过除了他以外,学长们似乎都没什么感觉。


冥玥坐下来之后,过没多久大家又恢复成本来的样子,聊天的继续聊天、吃饭的继续吃饭…自然淡定到活像是早就知道会有这种状况。


………

………….........


不对他们真的知道!!!


一眼扫过去,在发现到所有人都穿着衬衫西装的时候,褚冥漾一整个顿悟。

就是因为姐这个可怕的惊喜要回来所有大家才都乖巧的穿上正装啊!!


原来在大的晚宴都没有女魔头出场来的需要准备吗?

你们这群欺善怕恶的家伙!!!!!!!!!!!!!


正当白陵首领想要沉痛掩面的时候,突然间餐桌安静了下来。

然后,是椅子被推开的声音。


所有人一致的起身,紧戒地盯着天空。


愣愣地看着大家的反应,还来不及问怎么了,嗡嗡嗡的声音就告诉了他答案。

军绿色的直升机出现在上空。


重柳族抽出了消音枪,才刚坐下的哈维恩与摔倒王子同时间挡到了他的面前。

看大家的反应,这一次应该不是有所准备的惊喜,而是来路不明的访客了。


气氛一触即发。

在所有人都拔出家伙,准备要扑上去消灭威胁的时候,一条绳子被抛了下来。


过没几秒,身穿黑底蓝边唐装的人滑了下来。

没有扎起来的银色头发飘散在半空当中,颜色比起学长的更白、更亮。


那个身影他并不陌生。


「王子殿下等等!!!!」冲过去将手指卡进板机的缝隙,紧急制止住可能发生的惨案,在自家守护者不解的瞪视当中,白陵首领冲了出去。


「所有人放下武器,他不是敌人!!!!」


「褚?他是—」


学长后面的话全被接下来的动作给打断了。


「漾漾小朋友~」戴着独角兽勋章的男人整个挂在他身上「好久不见你长大了~」边说还边亲昵的蹭了蹭自己。


如果可以的话,褚冥漾现在很想做两个动作,一是回过身给背后的人一拳、二是快速的挖洞躲避脸黑一半的守护者们。


原本放下枪的重柳族,再度默默把枪举起来,然后用着杀人的目光看向这边,活像他劈腿偷吃还把小三带进家门似的

冤枉阿老大……….


「这是怎么回事?」虽然脸也很黑但理智线感觉还在的学长收起枪,劈头就问。


「这位是白陵情报部门的资深人员,代号独角兽的式青大哥,在我上任以前就被冥玥派去出长期任务,到……刚刚才结束的样子?」讲到后面连自己都不太确定白陵首领,转过头想把人抓出来「是这样没错吧,式青大哥………?」


「美人….好多大美人…..小朋友果然是绩优股,当初死缠着不放果然是正确的…」

就是一张色狼脸无误,完全没有任何资深的影子,眼睛乐到眯成一条线的人正半捂着脸,两条可疑的红色挂在白白净净的脸上碍眼的可以。


面无表情的盯着肩膀上的变态,几秒后,褚冥漾脸色无异的转回来,看向靠的最近的休狄.辛德森。


「王子殿下,你还是开枪毙了这个混蛋吧。」


对色马完全没有好感的守护者毫不犹豫地举起枪。


「等等!!!!」意识到继续无耻下去真的会被轰成渣后,式青一把跳开「我带来消息、是很重要的事情。」


这句话他是看着冥玥说的。

………….色马也知道学长他们唯一会忌惮的就只有老姐吗?

这条生物链原来有那么明显吗!


一直坐着看笑话的门外顾问首领微微地挑起眉,以一种绝对女王的姿态支着下巴想了一会后,才有点慢的接话。


「有什么事情吃完饭在来我房间说吧。」


在讲这句话的时候,黑色的眼睛若有似无的飘过来一下下。

是错觉吗?


冥玥的话简直就像免死金牌,得到豁免权的色马乐的直接转起圈圈「小朋友我没位子坐,你的大腿就借我充当一下坐位吧。」


「不准!!!」铁青着脸,没能扣下板机的摔倒王子死死瞪着式青,大有要把他炸成碎片的气势。


「如果要坐的话,还是小孩子的乌鹫应该会比较适合」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一只手以不容拒绝的力道,按上了色马的肩膀「我想您应该不会介意坐空出来的位置吧。」


阿斯利安是笑,但却是很黑很恐怖的笑。


还不知道要怕的式青好像还想挣扎反驳,不过在哈维恩冷着脸抽出小刀后,就噤声了。


乌鹫非常愉快的从椅子上跳下来,直接跑到旁边抓着他的衣摆,配合度高得让人惊叹。


至此,坐位的问题算是解决了。

将孩子抱到腿上,看着餐桌上波涛汹涌但还算和平的气氛,褚冥漾有点无奈的笑了一下。


归来的式青不知道能不能够跟大家相处。

带回来的情报也很令人在意。

这几个月冥玥到底去了哪里、哈维恩又为什么要特地去接她。

还有很多不能理解的部分,围绕在时局与周遭的人身上。


但是………..


总是会解决的。

所有的事物,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终点。

所以他们才会一起坐在这里。


曾经,他的心目中藏着一个最理想的结局。

而如今,抬起头来才发现,其实那最理想的结局一直都是处手可及。


从未改变、不曾远离,只需要勇敢一点的伸出手。


「漾漾,你很高兴吗?」怀里的孩子抓着他的衬衫,轻声地发问。


「不、不是」


「不开心吗?」


「也不是。」


「那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好而已。」有点不自在的抓抓头,看着打打闹闹的众人,白陵首领想了一下「大家像这样子聚在一起,感觉很不错。」


乌鹫看着他,金色的眼睛睁的大大的。


「是觉得,幸福吗?」


幸福吗?


「我想,是的。」


怀里的孩子绽开纯真的笑容

他也忍不住跟着笑开。


是的,这种满足到极点的快乐是幸福没错。




故事会继续下去,死亡的阴影与冰冷的子弹将会不断的穿插在笑与幸福当中。


但这绝对会是一个没有绝望存在的故事。


只要有他们在。


只要有他在。


深信守护者的首领、深爱首领的守护者。


白陵的每一天都是在相守中结束。


这里是他们归宿,最终拥抱彼此的地方。


这里,是他们永远的家。




那些家里的事情-第一部END




后记




天阿我写完了XDDD好感动ORZ

这是我第二部写完的作品耶((洒花


感谢一路陪伴的各位太太们owo////更文路上有你们不孤单QWQ



一开始真的是随便打打,没想到会生那么长ORZ


果然人就怕手贱阿呜呜((远目


然后这里要稍微谈一下第二部。


第二部主要是主线,并且我想要试着用攻的视角们写,不然老是用漾漾真的好卡好卡好卡好崩好崩好崩阿阿阿阿阿阿阿


我真的比较喜欢写攻视角哈哈


然后,时间点会在往后拉WWWW,他们的感情进度调也会一口气被我拉到很后面((远目


最后就是,百粉有一阵子了,刚好文告一个段落,想说来玩一下活动WWWW


我在想想要玩啥ww


喜欢可以推荐热度、欢迎追追留言owo///


谢谢大家一路看到这,阿希下台一鞠躬吃饭去((溜


评论(4)
热度(43)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