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14(重漾/冰漾)

各位好,这里是家里终于结束装潢的过敏希owo///


碎碎念先留后面,这边是食用需知

1.这里的漾漾设定在18岁

2.我方向键左跟右都坏了坏了坏了((是真的阿希可以拍给你们看,生文条件很崩溃,所以对于错字拜托就别太苛求了呜呜呜

3.我尽量让漾漾像男孩子,不要太多愁善感了ORZ希望有好一点QWQ



那么


正文



褚冥漾食指轻点着桌面,停留在搜索页面的小笔电进入待机画面。

静置在桌上的蓝玫瑰,花瓣边缘已经出现微微的枯黄,但遗留下来的艳色要提醒他发生过什么事还是足够的。


不,或许还是有些不足。

这一路上已经发生了太多事情。


呼出一口气,他掉头凝视窗外。不同于以往,那片心安的蓝色并没有长驻在那,出现在视野中的是无色无味的白色花海。


一阵错愕后,褚冥漾才回过神来—差点忘了,这里不是总部,而是门外顾问的据点。

大概是这几天的生活实在太没差别了,才会一时之间搞混。


虽然人已经不在白陵了,但每天摆在餐桌上的食物依旧出自于阿斯利安手中—不管是味道还是松饼上的糖粉拉可奥都一整个大辣辣,完全没有要掩饰的意思。


走在长廊要被暗杀的时候,偷袭者都会突然倒下去—秒速到好像重柳族人就在附近。


书桌上的文具用品这几天都会莫名奇妙的变成金色、出门前明明很杂乱的房间回去时又干净整齐到让人眼睛发直……跟砖头一样被折到几乎有棱角的棉被差点让褚冥漾以为自己在行军。


门外顾问应该没有客房服务吧?

所以,想来想去都只有哈维恩跟西瑞了。


其实就连休狄似乎都有偷偷来过。

桌上的药品,在加上偶尔从大门口一闪而过的玛莎拉蒂跑车就是最好的证明。


………大家到底知不知道他其实只是出来冷静三天,而不是准备要离家出走三年?


这种完全不放心的态度,让人莫名很哀伤—好歹他也十八岁了,在自家老姐的地盘活蹦乱跳的过三天绝对没问题阿!!!

对他有点信心好吗!!!


守护者们过度保护的行为,让褚冥漾各种哭笑不得。

没有默默刷存在感的大概只剩下学长了—不过这点有待商确。


因为这几天口袋里的手机安静异常,不管是简讯电话通通都没有。

这在平常不太可能发生。

虽然没有网路,但是白陵的立场很复杂,总是会有许多事情是必须经由首领的许可才能通过。

所以他通常会被满满的讯息与电话追着跑,但这两天萤幕一点通知也没有,整个风平浪静。


如果不是学长搞的鬼,他就把手机给生吃了……!!

拦截讯号偷偷解决什么的,对那个人来说绝对是小菜一碟,搞不好闭着眼睛都能办到。

不知道回去的时候,会不会连公文也都已经被改完了?

肯定会的吧。

因为学长他们,从以前开始最讨厌的就是自己熬夜工作了。


……

………总觉得,好像能够完全预测到呢,大家的动向。

不知不觉间,已经变的如此熟悉了吗?


勾起伤脑筋的微笑,小心的拿起花朵,褚冥漾轻嗅、闭上眼睛让香气浸透所有感官。

那是很淡,却又无比清晰的味道。

一如他们的情感。

做了那么多,却又不现身不连络,为的就是要给自己一个绝对清静的思考空间吧。

这点用心,真的不难想到。


所以说,到底有多久了?

凝视着湛蓝的花瓣,他的思绪到转。


接任白陵的时间算起来也快要三年了,那么认识学长、阿斯利安、休狄、重柳族、西瑞,大概已经四年了—哈维恩的话,是要继承首领前才认识的,所以大概是三年多一点点。


大致上都是三、四年这个数字。

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要说艰困也确实很艰困,从学生的身分跃居首领,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如果没有大家的支持与陪伴,他的价值观说不定已经彻底天翻地覆,乱成一团了。

是他们的存在让一切走在正轨上。

六个,一份也不能少的努力,才让一切得以继续。

因为有他们在,所以褚冥漾才会是褚冥漾。

而现在,一切都将改变。


我喜欢你。


四个字而已。

但是背后的坚持到底有多不容易,大概只有彼此才能够明白。


学长好几次差点死掉,重柳族一度没有音讯,阿利坠过谷、休狄被枪击、哈维恩重伤,就连西瑞也有差点失去双手的时候。


身为白陵守护者,面对攻击时他们是永远的先锋。

褚冥漾比谁都清楚,这一路上的嗑嗑碰碰全都是用命换来的。

但学长他们还是坚持住了。

明明放弃会比较轻松—只要递出辞呈、抛下包袱,转过身回到校园里,安稳的日子依旧会在那等着他们。

只要大家愿意,谈场简单没有那么复杂的恋爱绝对可以。


但他们终究还是留了下来。

哪都没去,待在随时会失去性命的白陵,陪着已经无法离开的自己。

甚至决定继续喜欢他。


背着光,褚冥漾偷偷抹了抹眼睛—明明知道房间里空荡荡的谁也不在,却还是下意识的这么做了。

泪水一滴滴的落下,是难过、是感动,亦是不堪。


在念书的时候,学长他们就已经对自己很好了,这几年更是变本加厉。

西瑞跟重柳族为了要防止暗杀,晚上几乎都没什么睡。

哈维恩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出身暗杀家族这种行动肯定也有份。


如果不是把出去兜风的时间节省下来,钻研食物,阿斯利安的厨艺不会突飞猛进。

看手下的反应,休狄为了救自己,大概也冒了很大的风险。

学长念起了医学,跟辞海差不多厚的原文书占据了那个人房间一半的书架。


这些还都只是他看见的,褚冥漾相信肯定还有其他更多,自己所不知道的付出被当成是秘密埋藏了起来。

他们从来不跟他说这些,大概是不想形成额外的压力、想让自己顺着心走吧。


为了他的事情,大家真的考虑很多、做出许多牺牲。

付出那么多后,阿斯利安跟哈维恩甚至说了没有答案也没关系。

那他呢?

在这三年之间又做了什么?

除了白陵首领之外,他还有努力成为谁吗?

没有吧。

只是一昧的逃避问题,放任学长他们的行为,不去考虑后续的问题。

明明是喜欢着,却总是鼓不起勇气抬不起头。


他真的是很软弱的人,会讨厌自己,会否定自身的存在,连自我鼓励都做不太到。

但现在,是该改变了。

为了自己、为了他们,不管是为了谁,他都该勇敢一点。

或许结局不会跟童话故事一样幸福快乐美满,但现在绝不是退缩的时候。

这一刻,他想要坚强的去正视自己。

第一次,他发自内心不想要继续这样下去。

想去面对。

作为被肯定的人,去面对。

去努力成为谁的谁,为他们做点什么。

作为他们心里头的褚冥漾。


不想在让自己或者谁失望,被鼓励与肯定后,站定,抬起头迎向所有人的目光。

因为那本来就是属于他的位置。


揉了揉眼睛,缓解涌现的情绪后,褚冥漾顺带看了眼时间。

还剩下一小时。

从据点到总部走路的话至少要二十分钟,加上打包收拾的时间……看来动作的快点了。

晃了下滑鼠,解除待机画面后,他搜寻了蓝玫瑰的花语。

简单看过之后,褚冥漾想了想,拿出笔记本,连同旁边其它的花语也一并抄写下来。

天晓得重柳族以后会不会改种其他的,保险起见现在先写起来准没错。

在阖上本子的同时也从椅子上弹起来。


接着是一阵乒乒乓乓的爆力打包,动静大到还一度引起门外顾问们敲门询问—还好他们很有礼貌不会直接闯进来,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裤子换一半扣子扣三颗忙着乱塞袜子的画面。


确定没遗漏任何衣物之后,褚冥漾这才抱持着愧疚的心情,离开一片临乱的房间。

不晓得冥玥出差回来看到客房变这样会不会来总部拆了自己?


缩了缩肩膀,甩甩头不敢想下去,背起后背包他加紧脚步。






穿过白色的花海,越过整齐的草坪,戴着最高权力戒的少年走在阳光下,面上是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

暗色系的宝石在金橙当中显露出原本深邃的颜色,如同深海般的慰蓝镶嵌在铁灰色的戒圈上,沉静地、以一种几乎是神秘的姿态,陪伴着它的每一位持有者走至尽头。


作为权力的象征,所见证的历史与黑暗远远超过任何生命。

而现在,它将要目睹一个全新的开端。


抹掉额头上的汗,褚冥漾眯起眼。

已经可以看见总部的轮廓了。


笑着与门卫打过招呼后,他走过铁门,正式踏入总部的范围。


大老远的,就可以看到两个人站在门口。

阳光在银色的长发上留下光晕,醒目到仿佛在燃烧的红色掺杂其中,而另外一边是,利落的短发,与太过白皙的皮肤。

那是白陵最强的两位守护者。


他们就站在那,不知道在谈论著什么—即使距离拉近了,听到的词句依旧很破碎。


小小声的交谈。

一瞬间画面好像回到了最初,当时被钟声吓醒的自己,所看到的也是这样子的景象。

小心翼翼、深怕惊扰到谁。

而那个时候的他,甚至连正视这份情感的勇气都没有,就只是单方面的逃避着。


褚冥漾轻轻地闭上眼睛。

忽然有点明白,学长所说的等那么久是什么意思了。

如果不是中毒、不是有卫禹这些契机的话,他说不定到死都不会想去解决这些事情。


即使在看不到结果的情况下,也一直被当作是珍宝在对待。

学长们的爱真的很温柔,真的。


再睁开眼时,那两个人已经结束谈话转向这边,面上是探询的神色。

他想了想,点点头。


虽然没有很明显,但学长隐约间松了一口气,脸上只差没露骨的写出还好…….闭关当然是要想破头,不然是去放假的吗!!


「我原本最坏的打算真的是那样。」勾起冷笑,即使告白了也没多出多少温情的人发言依旧如此没良心。


「在说没良心我就把那五叠公文绞碎让你重新来过。」语落是两声冷哼。


正当他很没下限的打算要屈服于恶势力,跪地喊我错了的时候,重柳族突然开口、说出意义不明的话语。


「请让给我。」


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向这边。


「由我开始,也该由我结束。」

「这一次,必须是我」


直到那个人皱起眉头,褚冥漾才意识到青年不是在跟自己讲话。

没有多说什么,红红的眼睛来回看了一下他们后,随即很干脆的收回来。


「我在里头等你们。」


这么说完后,学长就环着手走掉了。


直到门完成开启关上这一连串的动作后,褚冥漾才回过神来。

总觉得…..他们的默契是不是太好了?

为什么平平都在现场,每个字都听得懂凑在一起却完全不能够明白?


没有为他满脸的问号解答,青年只是走下台阶,直到距离剩下三步时才停下。

接着他动手解下蒙脸的黑布,没几下充满力量感的脸庞随即暴露在空气当中。


举起手,青年指向了他的前襟。

蓝玫瑰。


「明白它的意义了吗?」声音一如往常的清澈,但并不清冷。


褚冥漾忽然明白,所谓的开始是什么了。

那一天,在金色的阳光下,那个人将开的最盛的玫瑰送给了自己。

就好比将所有的心愿都托付出去一样。

那确实是一切的开始。


蓝玫瑰的花语是什么?

暗恋、珍贵稀有的情感又或者对恋人的深爱。


「已经都知道了。」看着重柳族,褚冥漾很认真「谢谢你的花,还有谢谢你坚持站在这里。」


「谢谢你没有放弃喜欢我」

「让你们等那么久真的很抱歉,我会结束这一切。」


没有说话,青年沉默的凝视着他。

过了许久,那个人才颤动双唇。


「……不会后悔吗?」

「接下来只会更危险。」


一直以来都非常坚定的人,难得露出了动摇的神色…或许这是他让学长先离开的理由之一?不想让其他人看到自己脆弱的样子?


其实这句话真的非常耳熟。

那个时候在花园里,他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只是这一次,他是回答的那一方。


被追杀是条很危险的不归路。

而现在,他要走的是另外一条不归路。

但也已经不想要回头了。


轻轻摇了摇头,褚冥漾绽开笑。


「这是我的选择。」


同样的答案。


重柳族蓝色的眼睛微微瞠大。

他想,自己的表情大概就跟那时候的青年一样,是让人折服的心甘情愿吧。

其实偶尔,像这样子鼓起勇气来,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看着守护者变动的吃惊神情,白陵首领加深了笑。


「我们进去吧,让学长等太久不好。」


又盯着自己一会后,重柳族才像是确信什么般的闭上眼睛,在睁开时已经见不到一丝惊讶了。


恢复成面无表情的雨之守护者,朝着他这一生的首领伸出手。


「走吧。」


褚冥漾毫不犹豫的握上去。


「一起。」


当他这么说完后,刹那间那个人笑了,很真切的笑着。


「好。」


接着,他们推开门,大步向前。


先一步进来的学长在里头等着,见到他们牵手出现也没露出任何的不悦或者不自在。


「阿斯利安希望我们在饭菜凉掉前到。」


那个人就只是很平静的这么说着—见到他满脸的不解时,才补上一句「他怕你紧张,所以才提议要边吃饭边说,而且饿着肚子说话不太好。」


也对。


大概是因为跟着人高腿长的人一起走,从门口到会议室其实不算短的路程没几下就到了,一整个快上好几倍。


看着眼前深色的大门,一时之间褚冥漾各种不习惯—以前没感觉,在全是浅色的门外顾问那待过之后,现在一回来看到深色的东西顿时各种不习惯。

感觉就像从白色空间掉到黑洞一样。


停在门口,学长转过身来。

「准备好了吗?」看了看重柳族后,焰红的瞳接着飘向他。


「恩。」


收到他们的回答后,那个人点头、转过身,作势就要推开大门。


「学长!!!!」褚冥漾一秒松手、扑过去制止对方的动作。


「做什么?」


「那个……..可以由我来做吗?」直视着已经眯起的红眼,他硬着头皮讲下去「必须是由我来才行,你们像平常一样就可以了。」


「这一次换我了。」


就跟重柳族一样,原本已经要开始烦躁的人,顿时失去所有情绪,连眼睛都因为惊讶而微微瞠大—但也仅仅是一下下而已。


呼出一口气,学长很难得的露出了淡笑「褚,你真的成长了。」

然后他听话的往后走,直到与青年并肩才停下。

他们交换了一个带笑的眼神。


学长,用这种口气讲话会显的很老的。


「……………褚,我不想要在这种时候扁你。」


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一如往常的薄怒语气。


是是。


摸摸鼻子,在感叹自己的胆子好像真的有变大颗的同时,褚冥漾收起笑、收起所有胡思乱想,专注在心口满溢的情感上。


这里会是最后,也会是开始。


一次深呼吸后,他推开酒红色的大门,大步走了进去,迎向所有目光。

学长与重柳族几乎是同时越过他,回到坐位上。

现在,是很完整的六个人的画面了。

环视着那一张张的面孔,在感觉心脏跳动的同时,褚冥漾也清楚体认到他们对自己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这六个人,撑起了他的世界。

白陵因为有他们才是白陵。

家因为有他们才是家。

褚冥漾因为有他们才会是褚冥漾。

他们成就了他。

现在,换他成就他们了。


于是他开口,将心里头的情感全数交付出去。


漫长的等待、无尽的付出、没有终点的暗恋

今天,一切都将在此终结。

这里、这一刻,会成为所有暗恋的终点。

而这亦是恋情的起点。

从今以后,他们将会成为他真正意义上的守护者。

这一代的白陵首领,将会拥有六位情人。

六位最忠实的守护者。

他们的家族将会是彼此真正的归属。


就从说出喜欢的这一刻,开始。



后记


方向键坏了真的很崩溃超崩溃呜呜呜


然后这篇没弃坑,只是我家在装潢和除霉,所以直到今天以前都很颠沛流离,而且祸不单行的感冒过敏,现在边咳边皮肤痒ORZZZ


我恨夏天、我恨紫外线过敏....!!!!!!


还有感谢看到标题还记得我搓进来的各位,在的话可以留个言或搓个热度让我知道你还在,这样也不枉费我艰苦生文了呜呜


最后就是,这篇是倒数第二篇了,在一篇第一部就完结,进入第二部,这系列预计写到然被救出来。

然后下一篇会有冥玥跟式青OWO///


那么,感谢鉴阅,欢迎热度留言www




























评论(15)
热度(31)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