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13(卫禹篇/冰漾)

夜安各位大大



这里是对于终于打到告白梗而感到欣慰的某幻((奔


终于,六个里面有一个先上了呜呜呜呜呜呜


八万字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才搞定一个阿阿阿阿阿阿阿



对不起对于进度的落后我默默的感到哀伤ORZ




那么




正文






他们将晚餐拿到房间里。


「怎么会突然跑过来?」将人带进来后,褚冥漾拖过桌椅,将茶水放到上头。


学校应该还没有放暑假才对,而且今天也不是假日。

该不会是翘课吧?


「董事几天前心血来潮,举办了为期三天的擂台赛,说留宿在学校里的人都要强制参加,所以我就跑出来了。」将包包放置在地板上,卫禹解着外套「而且我听你姐姐说你生病了,有点担心,就想利用这三天的时间过来看你,结果找是找到了但是进不来,身上也没带手机哈哈哈。」


「还好你有发现,不然我大概要睡路边了。」语落还俏皮地眨眨眼睛。


全天下大概只有幸运同学会用跑这种字眼—怎么想都是逃吧!!!

扇董事你真的存心要整死他们吗??

哪种擂台赛可以打三天啊!!!!而且全部人都要上是围殴吧!!!


另外,出国不带手机,该说是大胆还是……..?万一碰到人蛇集团怎么办?

难不成是抱着露宿街头客死异乡的觉悟去搭飞机的吗?

不对吧!!


总觉得槽点太多一时之间吐不完—算了。

甩甩头不再去想,拿起刀叉,褚冥样切起牛排—一刀下去整个赞叹。


完美的熟度,肉汁全部浓缩在里面,吃起来一点也不干涩,而且知道他对腥味敏感,上面还洒了些调味料。


超 好 吃!!!


阿利的手艺真的有越来越好的趋势,这盘完全不输专业厨师。


「对了,你是在哪里碰到冥玥的?」吃着吃着,褚冥样突然间想到这个问题。


连他都已经好几个月没看见那个人了,为什么卫禹会遇到?

总不会全天下就只有他看不到自己的姊姊吧?


「在你家附近喔」叉起一块牛肉,幸运同学满脸回想状「她说她回来拿东西。」


是什么东西不能用寄的,一定要亲自回去拿?

能让冥玥特地跑一趟,肯定很重要。

但他实在想不到家里头有哪样物品具有这种价值。

到底是……


「看来是没问题了。」


「什么?」熊熊的发言中断了褚冥漾的思考,盯着眼前的人,他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肯定很错愕。


「忘了吗?你姊姊跟我说你生病了」同样拥有黑色眼眸的人看向他盘子里剩不到一半的牛排「不过你的食欲很好,不像是生重病的人,所以我猜应该已经没问题了吧。」


卫禹的表情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原本真的有担心到。

褚冥样忽然感到很抱歉。

幸运同学飞过半个地球大老远跑来看自己,结果他却不专心的在想东想西。


「痾、对,有比较好了。」想了想,褚冥漾还是将中毒前后的发展大略的讲了一下。


听完后,卫禹沉默了很久、久到他都开始发毛后,才又开口。


「冥漾,下次这种事情,如果你在打算一个人承担的话,我真的会生气。」眯起眼,面前的人有点凶凶的叉起整块牛排「真的会很生气很生气喔。 」


你已经很生气了阿。


不好意思的抓抓头,白陵首领硬着头皮讲话「对不起,不会再这么做了。」


收到郑重的保证后,幸运同学好像满意许多,又问了几个问题后,脸色就几乎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这时候晚餐也吃的差不多了,只剩下饭后水果与点心。


看着桌上的优格,褚冥漾很想哭…..自从大厨换成阿斯利安之后,什么烤布丁、蛋糕阿那些充满着糖与鲜奶油的食物就几乎与他绝缘了。


每天准备的不是健康到不行,就是酸到让人想在死一次的东西。

他认真觉得那个人是在藉由点心公报私仇—如果自己在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说不定下次端出来的就会是厨余了。


正当他抱持着哀伤恭敬的心情,拿起汤匙、准备要进食无敌健康的优格时,卫禹突然间放下餐具。


「冥漾,你应该还有什么事情,想告诉我吧?」


有点认真的这么问。


「………….怎么发现的?」


幸运同学想了想,接着伸出手、在脸上比划几下「因为你的表情跟那个时候很像…就是白陵那次。」


「感觉都像是在害怕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办有点无助的样子.......放心没有很明显辣哈哈」注意到自己抹脸的动作,那个人爽朗的笑了笑「因为是好朋友,所以才看的出来吧。」


「所以,要说吗?」


面前的人小心翼翼地这么问—那种语气让人很熟悉,带着尊重与最为亲近的担心。

发生了这么多事后,还是一点改变也没有。

不管是离开学院前、还是后,卫禹对着自己讲话的表情、态度,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从来没有。


…………可恶鼻子有点酸。

大概是声音当中的关心让人觉得很温暖吧。


吸了吸鼻子,深呼吸后,褚冥样一口气将最近发生的事情都讲出来。

他甚至没有多余的理智来让自己的话有点条理,就只是一股脑的将所有烦闷抛出来。

就像这样子说完后,会比较不感到沉重一样。

就像说完后,能够知道该怎么办一样。


他很零散的说着,而那个人却也没有露出不耐的表情。

直到告一个段落以前都没有插话,就只是静静地听着。


「大概就是这些。」拿起桌上的茶杯,褚冥漾大口大口的灌水。

说出口后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慌乱。


这段期间卫禹都没有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房间内好半晌都只有时钟的滴答声。


在分针及将要走到第六圈时,那个人才结束动作、抬起头。

在视线对上的瞬间、他也很刚好的开口。


「你觉的学长他们的意思是……..?」


这么问其实有点多余,因为阿斯利安都讲的那么白了。

但就是想问问看,大概是人那种侥幸的心态在作祟吧。


「我想他们喜欢你,而且照你所说的话,全部人都是的样子。」大概也明白他在纠结逃避的人,没有露出『你在说废话吗」的表情,而是很认真的回答。


听到的瞬间不夸张眼前直接黑了一下。

…………….果然是这样子吗。

虽然之前就有推论出来,但………….自认为,跟从别人那里得到证实,感觉完全不一样。

那种不确定感在这一刻真的活生生被捏烂了。


幸运同学不会撒谎,所以学长们应该是真的喜欢他没错。


呼出一口气趴在桌上,环起手褚冥漾将头埋进去。

如果这一切可以只是场脑残的话,就好了。


卫禹还在旁边,他不应该将沮丧的心情表现的这么明显,这会让对方很尴尬。

明明是知道的。

但实在是…….


正当褚冥样像一坨烂泥瘫在桌上,思考着要怎么换掉话题将自己的状态胡扯过去时,理应比他更不自在的人却先开口了。


「冥漾,我想问你一些问题—不用起来没关西」


制止了他想要爬起来的动作,卫禹继续说下去「我想看不到脸,你应该会比较好回答……如果真的不想用说的,那就用点头或摇头吧。」


「那么,我开始了喔。」


这么说了却没有后续,等了许久后他才反应过来,那个人是在等着自己答应。

没有一丝强迫的尊重态度,让褚冥漾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就点头了


「首先,你能接对象是受男生吗?」


虽然平常不会直接想到,但没有特别讨厌的感觉。

何况如果喜欢的话,看着对方应该怎样都不会觉的恶心吧?

点头。


「在学校的时候,你常常跟我抱怨他们不听人讲话—那么,你讨厌他们了吗?」


讨厌………吗?

现在想起来,他们的确很我行我素。

学长很爱打人、阿斯利安黑的可怕、休狄各种鄙视傲娇、重柳族沉默的要死、西瑞让人摇头的个性、哈维恩没下限的作为…第一时间想到的几乎都是糟糕的地方呢。

但并不是这样子,他们其实都有很优秀的地方。

而且同样都对自己很好。

还是摇头。


「那你对谁有好感、喜欢其中的谁吗?」


趴着人浑身一僵,耳根逐渐泛起红,接着一句有点虚弱的可以跳过吗传来。

卫禹勾起笑。

果然。


「冥漾,我一直都在旁边看着,所以从头到尾的发展,多少知道一点。最开始的时候,你的目光只会停留在学长身上,可是在连你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时候,慢慢的也容纳进其他人。」


「那个时候,我就发现了其实你心里头不只存在着一个人。」


友人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这是说对了的象征。

已经很逼近了,只要在一点点。


「明明看见了却装作不明白、知道了却又说出不懂,不想抬头、不愿意面对,是因为害怕被讨厌吧,因为连你都讨厌这样子的自己…….冥漾,不是我要说,你从以前开始就太怯弱了。」


「你只是稍微衰了一点,并没有哪里比别人差,也没有比较糟糕—所以真的没关西,把头抬起来吧。」


不同于平常朝气十足的感觉,柔柔软软的声音,让人联想到烛光。

小小的、但却是可以放在掌心的温暖。


褚冥漾慢慢的爬起身。

而那个人就坐在那里,一如往常的笑着。


「一直都知道这些的我,看起来像是讨厌你的样子吗?」


「卫禹………..」


不再只是鼻酸,这一次他连眼眶都红了,整个超丢脸的哭出来。

而对于这些,幸运同学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再一次露出了让人印象深刻的笑容。


知道吗?

不管长多大、是首领还是谁,他跟他之间的一切,真的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卫生纸,褚冥漾疯狂的抹脸,好像这样就可以把流露出来的不堪与脆弱通通抹掉似的。

成为首领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

大概是因为一直忍着,在濒临极限时被搓到点的缘故吧。


「冥漾,我们是好朋友对吧?」


就在他整理着自己时,卫禹收回目光,很认真的问。

这是一个曾经的问题,彼此都很熟悉的。

那时候他怎么回答?


「恩,一直都是。」


「所以我想,只是朋友的我都能接受,那么对于这样子的你,学长们肯定没问题的,因为他们都是很认真的在喜欢—我想你多多少少有感觉到吧」收到他的点头后,幸运同学开始吃起优格「既然如此,你也应该要开始去肯定自己了。」


「咦?」


「在付出这么多后,也都没有逃避坚持着自己的感情,其实非常厉害—而冥漾你是被这么优秀的他们认可的人。所以不要在逃避讨厌这样子的自己,转而去好好面对吧。」


「既然都愿意走到这一天了,我想他们大概是真的做了所有心理准备,所以你就像刚刚面对我那样子,鼓起毕生勇气的抬头冲吧!!」语落,还很加油打气的挥舞着拳头—不要搞得像是要打魔王啊喂!!!


有点搞笑的模样,让褚冥漾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


卫禹绽开笑容。


结束这个话题之后,他们又聊了一些学校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心结解开的关西,哪个人差点被董事搞死、校门口又被炸掉几次—无论多么芝麻绿豆的大小事,他都可以笑的跟疯子一样。

这种舒坦的感觉真的很棒。


那一天,就跟过往相伴的每天一样,毫不意外的结束在欢笑声中。











隔天一大早,吃过早餐后卫禹就搭飞机赶回去了,虽然很想多待,但三天的时间扣掉在空中的实在剩没多少。

相约暑假再见后,褚冥漾将人送出白陵,回到房间时,两个意想不到的人站在那里。


过来收拾餐具的阿斯利安,和正在跟他交谈的学长。


几乎在自己出现的瞬间,那两个人就停下交谈,转过来看向这边,脸上是欲言又止的表情。


如果是之前的话,他肯定会随扯一个话题,将这种不自然的停顿带过去。

但是现在,已经不需要这么做了。


「我想去门外顾问那里住一个礼拜的时间,稍微调整一下—虽然接受了,但需要一点时间适应。」


「可以吗?」


岚与雾对看一眼,快速达成某些共识后,阿斯利安突然间伸出手,手掌朝上。


「漾漾,这个的话,应该可以先拿不用等那么久吧?」蜂蜜色的眼睛眨了眨。


大概五秒后褚冥漾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讲什么、惨叫一声后连忙冲到随身包旁边。


看着有些碎裂的饼干,小首领很有跪地的冲动。


「对不起……..」颤抖的将东西放到那只手上,他愧疚掩面—看到卫禹来太高兴了,都忘了这件事。


「没关西,心意最重要,对吧。」露出了要笑不要、有点暧昧的笑容后,阿斯利安拍了拍站在旁边不讲话的学长「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我想这次还是你来吧。」


「恩。」


在各种意味不明中,留着马尾的守护者很帅气地端着盘子走掉了。

留下红眼杀人兔一枚。


褚冥样觉得,阿斯利安肯定是故意先跑的。

那个人一定知道,他想做什么。


「他知道。」环着手,今天意外安静的人出声肯定自己的猜测。


红色眼眸中流转的目光依旧深沉。

不同的是,在面对那种神采时,他已经不会想要闪躲了。

卫禹说的没错,是该正视了。


「一个礼拜太长,最多三天。我们不能够忍受首领室空那么久。」


「………………..学长,我的人权呢?」好歹也是首领吧??为什么底下的人一个比一个还不听话!!!!


那种东西在我们喜欢上你的时候,就不存在了。」嗤笑一声,探手、做出讨取动作的同时那个人心情很好的勾起笑


「但是你有作为情人的权利。」


………..

……………………………

他好像听到血槽归零的声音。

面红耳赤的同时,褚冥漾咬牙将最后一包饼干掏出来,在交出去的瞬间忍不住低吼「为什么你们这些火星人可以面不改色说出这些话你们的害羞细胞是都死光了吗——」


「如果你跟我们一样,很早就意识到、又等了那么久的话,也能做到这样子的,褚」


意外的,没有嫌他啰唆,学长将东西收好后,蛮认真的这么说。

他看着他,面上没有紧张胆怯,只有一种稳稳的清明。


红色的眼眸中,是整片的明亮。


「我喜欢你。」


淡淡的吐出这几个字,没有特别激动或者害羞,只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透明感。

是的,透明。

一瞬间学长的身影让他觉很透明光亮,没有其它像是暴躁、烦闷的情绪,也不再有带着秘密的浓厚深沉,就只是很纯粹专注的,装填着对于自己的喜欢。

那个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确确实实的将所有付出去的情感,都寄托在里面了。


学长喜欢他。


闭上眼睛,褚冥漾呼出一口气。

一直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下了,他已经彻底明白。

在掌握住的一瞬间,不安终于完全消失殆尽了。


「这些,足够让你鼓起勇气了吗?」

非常够了。

在心里这么想,他同时睁开眼睛迎向那人明亮的目光。


「三天后的中午,我们在会议室等你,到时候所有人都会在。作好准备后,就自己过来—这一次,换你说了。」


学长讲到所有人的时候,态度非常自然,完全没有任何尴尬……其实就连阿斯利安也是。

他们似乎很早以前就知道彼此的存在。


幸运同学说的没有错,不管是什么状况或许都已经被预测到了。

连自己将要说出口的答案,大概都被猜到了吧。

其实,就算没有三天后的碰面,在这种彼此都明白的情况下,对接下来的发展应该也没差才对。

但是……….


「好。」

他还是想去。

因为,这是只有他才能告诉他们的事情。

就像那句话只有喜欢着自己的学长,才能说一样。


他也有很多话,只能对他们说。


那个人用笑来回答—银色的发随着动作轻微的晃动,额前焰色的红就跟他脸上的笑一样

让人感到非常炙热。




后记


天使卫禹、因为这种事情有罪恶感的漾漾、还有依然很干脆的学长and爱调戏人的阿利


总而言之,希望大家喜欢:")) (羞


喜欢可以追追、推荐、热度OWO//


评论(2)
热度(39)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