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12(卫禹篇/微西漾)

夜安各位太太


废话不多,先放上来,明天会好好修修www


那么


正文



当他们抱着厚厚的原文书离开书局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等在外头。


「西瑞?」褚冥漾忍不住错愕的惊呼「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原本都做好可能要在车子旁边等到天荒地老的觉悟了,没想到现在人自己出现了,而且看起来还蛮…………乖巧的?

是的,好像、真的、大概、可能,是乖巧…..吧?


不同于以往的张扬,虽然看起来还是很不良,但脸上却没有在挂着任何挑衅欠揍表情的杀手,环着手站在那里,在看到他们出来后,几个箭步冲过来、劈手将所有重物抱过去。


「大、大爷才不是担心你们才一路跟着!!」咕哝完后也不听人讲话,自己就先转头跑掉。


那个背影怎么看怎么僵硬。


「漾漾」拉拉他的衣摆,乌鹫憋笑憋到脸都扭曲了「他好像在…」


后头的话孩子没有讲出来,但褚冥漾完全知道他要讲什么、因为现在他脑海里也是那两个字。


哭笑不得的同时,小首领牵起孩子赶紧跟上,一阵小跑步后总算追到天地我独行的路行鸡。


其实比较有可能是那个人刻意放慢等他们,因为按照经验,这些人快起来时要跟上就和天方夜谭没两样。


大概是考虑到自己的状况,还有乌鹫也在吧。

不过也有可能是原文书实在太重了。


想了想,交代孩子不要乱跑后,褚冥漾向前走了几步,将彼此的距离拉近到肩并肩。


「西瑞」


「干、干麻?」大概是没想到会突然被喊,抱著书的人吓了一大跳。


一副惊慌失措还有点怕的样子。


「西瑞」压下嘴角浮动的笑意,褚冥漾忍不住又轻唤了一声。


「叫魂啊?」露出骂咧咧的表情,转过来、留着一头闪亮发型的杀手怒瞪着自己,但却也没真的一爪子挥过来。


如果在喊一次大概真的会被打吧。

不过两次,也够了。


耸耸肩,他识趣的开口「我没在生气了、所以你也不用这样,这种粗重的工作还是交给小弟来做吧。」伸出手,褚冥漾试图将东西拿回来,不过却被不赏脸的躲开。


「滚滚滚这点东西就算粗重,大爷我在道上还怎么混!!!身为很弱的仆人一号,就该乖乖服弱的牵紧仆人二号,跟随大爷平定江山、血洗江湖、追风逐雨、前进伟大的航道!!」


你以为高速公路是滑水道吗!!!!!还可以倒着往上之类的!!!


拉住不甘愿被定位成二号的孩子,褚冥漾揉了揉太阳穴,看着又变正常的人,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多事了。

早知道就让他继续误会下去,耳根子说不定还可以多清静一两天。


「漾~快点快点大爷想回去大口吃肉」


「…………来了。」


有些死目的坐上金色的改装车,在行人的注目之下,他们离开了市中心。


其实撇除可怕的外表,西瑞的车坐起来蛮舒服的—阿斯利安也说过,虽然被拆得面目全非,但这一台确实是世界排名前十的好车,开出去绝对人人称羡的那种。


然而落到鸡头手上,也只有人人闪躲的份了,还绝对没办法翻身。

可惜了一台好车,真的。


「漾~花是谁给你的?」


在他默默有点痛心的时候,开着车的人冷不防扔来一句。


「重柳族。」淡定、淡定,不管等等听见什么都要忍下来—现在时速是一百五十公里,就算要跳车也要等下个红灯。


经过一整天的轮番摧残后,现在想吓到他可没那么容易。

就算鸡头突然间说仆人跟大爷是一对的,漾我们奔向教堂吧也绝对没办法吓到他了。


「喔,好。」


「...就这样?」超级干脆的回答,让褚冥漾惊到用足以把脖子扭三圈的力道转过头。


面对着自己错愕的神情,金色的眼睛飘过来,目光中赤裸裸的写着大惊小怪几个字。


「恩,就这样,大爷我只是随口问问。」说完后就将视线转回去。


「………好喔。」愣了好几秒,他才回过神。


感觉太不真实了。

在提到花的时候,他真的以为西瑞跟其他人,都是………..

现在看来,或许是自己多心了。


后座传来规律的呼吸声。

一整天跑来跑去可能让乌鹫真的累了,才上车没多久就睡死。


睡意是会传染的,尤其是在这种风和日丽湿度适中,椅子又很舒服的环境。


打了一个哈欠,褚冥漾揉了揉眼睛,意识变的有些蒙胧。


「西瑞,我睡一下。」


那个人隐约好像嗯了一声。

车子稳稳向前,过没多久,他的呼吸也跟着平稳下来。

睡意袭来、梦在黑暗中扩张。





他们坐在翠绿的草地上,那一天风有点强,刮起了许多枯叶,四处都听的见呼啸声。

布满乌云的天空低的迫人,灰黑色的让人感到阴郁—如果是平常,褚冥漾绝对不会选在今天出来踏青。

但在过两天他就要离开学院了。

所以即使是这样糟糕的天气,也没有关系—说不定反而更贴近自己的心情。


「冥漾」

一直以来都陪着他的友人,就坐在那里,离他充满衰运按在草地上说不定都会出事的右手,只有几毫米的距离。


那个人总是这样,不提防、也不闪躲。

他们之间总是没有距离。


「嗯?」


「去到那边,要保重喔。」丝毫不觉这样讲好像在送终,卫禹眨了眨眼睛,接着笑了笑。


一如往常。


「对不起,这次没办法在跟过去了,家里还是希望我先完成学业。」露出抱歉的笑容,那个人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不过却被自己打断了。


回想起来,他的理智线肯定在听见对不起三个字的时候,就出现裂痕了。


「不用说对不起,那是我才要说的…….对不起让你陪我经历这些。」如果不是自己扛不住压力,忍不住跟他抱怨的话,这些沉重的事情卫禹是不用背负的「还有,谢谢你。」


「谢谢你,一直以来所做的一切。」

如果他的人生没有遇见这个人,肯定早就结束了。

如果只有一个人,肯定没办法走那么远的距离。

更不可能在知道这些后,还会愿意走下去。



卫禹突然间往后躺。

凝视着糟到不行的天空,他忽然咧嘴笑开—与平常淡然的微笑不同,那是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笑容。


「如果你什么都没说就这样休学,我会很生气的—冥漾,我们是好朋友对吧?」


「恩,一直都是。」


「那、帮我留一个职缺起来吧」爬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一贯的充满元气「这对首领来说不难吧。」


「等我毕了业,就去找你,然后我们再继续天天见面,当一辈子的好朋友当到死吧。」


这种话天真到就像是在开玩笑,如果换成其他人来说,自己肯定会敷衍的回答应和。

因为那些都不太可能成真。

但这个人是卫禹。


是在最糟糕的时候,都没有唱衰他的人。

一直以来都陪着自己的人。


「好。」


他很认真的点头答应了。


失重感让褚冥漾惊醒。

睁开眼,离地板很恐怖的只有五公分的距离—下一秒,他的后领被提起。


「死小鬼~拉小力一点!!撞下去害大爷没仆人就算在你头上!!!!」


你们两个真的半斤八两好吗…


看着车门外,抓着自己衣摆满脸无辜的小孩,外加上后头的鸡,前前后后想几次,大概推论出发生什么事的白陵首领无奈吐槽。


伸手拍掉后的鸡爪,褚冥漾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四十五了。


「阿斯利安大概准备好晚餐了,西瑞我们—」


「你们先过去,大爷我有点事要去找那家伙。」


「谁?」牵着孩子,他一整个困惑—沿途吵着要吃肉的人,在真的可以开饭时却又要先闪,任谁都会不解吧。


不自然的扒扒头,左右看了一会,半晌鸡头才开口「那个蜘蛛浑蛋…总之漾你们先过去,不用等大爷。」


语落,瞥了眼他的前襟,那个人就用逃跑般的速度溜走了。

而他的西装口袋里,致使至终都只有一样東西在那里。

蓝色的,许多人意有所指的。


望着人消失的方向,褚冥样沉默。

他真的一度以为西瑞跟其他人不一样,对自己是没有其它感情的。

但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是错的。

那种太过干脆、不说什么的态度,其实也是想保护他吧。

就像阿斯利安所说的那样。


「漾漾」


身旁的孩子唤回了他的心神。


睁着一双明亮的金眸,乌鹫歪头看着自己「不去吃饭吗?」


「抱歉,我们走吧。」


不再去想,他拉着他走进电梯,没一会就来到二楼。


往右、到底就是饭厅—闭着眼睛褚冥样也有把握走对,然而他的脚步并没有往预定的方向迈出。


而是向前、走近窗边。

隔着透明的玻璃,他看见了最为熟悉的身影,蛮远的、在铁门外。

就像说好似的,那个人也很刚好的抬起头。


接着,他挥起手。

隔了那么远的距离,他好像也还是能看见他脸上元气满满的笑容。


转过身、简单交代孩子几句后,褚冥漾冲下楼—用着最快的速度。

即使知道自己已经不适合这种爆发性的运动,脚却还是不听使唤。


脑子里只想着在快一点。

就跟那时后一样,他有好多话想跟他说。

有太多压在肩膀、塞在心里头的事情,他找不到一个对象可以讲。

而现在,唯一能够倾说的人,就在那里。


在推开大门的同时,连嘴巴都不在接受控制。


「卫禹!!!!!!!!!!!!!!!!!!」


梦境里头的人,站在那笑望着自己。

而那笑的弧度,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后记


这篇比较短,断在这是考量到后面的剧情ww

我并没有像前几篇一样打卫禹的视角,因为到底要不要生出卫禹x漾漾我还在想xDDDDDD


喜欢可以追追、欢迎搓热度、推荐xDDD

评论(2)
热度(27)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