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暗杀教室]长篇架空-Mr. & Mr. -2(业渚)

夜安各位大大


这里还是在试手感的某幻OWO//

明天更特传WWW


这篇是同样事件,渚的视角。

这系列的渚设定成比较纤细没自信,业则是比较自我中心、跩跩帅帅WWW


错字很多,请慎入ORZ


那么


正文







『为什么是他呢』


潮田渚凝视着地上的鲜血,不禁有些失神。

时间是下午四点半,即使赶回去大概也只来的及煮汤,没办法打扫。


简单的收拾掉尸体后,他奔上车、油门踩到底的狂飙,凭借着优秀的技术与冷静的反应,这样的高速并没有为成为阻碍。


对一般人而言极为困难的事情,他反而驾驭的很好。

但同样的,对大家来说非常简单的事情,却是死穴。


在距离社区还有十几公里时,潮田渚紧急刹车,将轿车弃置在路旁后,按照惯例的步行回家。


为了不让邻居起疑,这些都是必要的处理。

一想到那些三姑六婆,七叔八伯,他就有些头疼—敦亲睦邻是好,但过了就变成一种冗沉的负担。


闪闪躲躲不太礼貌,停下闲聊又太浪费间。

作为赤羽渚,到底该怎么作才好呢?

他实在不想丢那个人的脸,但在觉得困扰的同时却又毫无办法。

一边思考着到底该如何拿捏尺度,潮田转开门,在看见满屋子的狼藉时,忍不住叹了口气。


很想收,但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处理。


时间已经来到五点钟。


匆忙的上楼,藏匿好消音枪后,蓝色的眼眸在瞥见橱柜上的厚重灰尘时,忍不住闪过一丝挫败。


有时间的话,他肯定会好好打扫,然而作为组织的王牌杀手,如果请假的理由是『想好好整理房间』………他肯定会被同事们围剿的,还是最为气愤盖上布袋猛开枪的那种。


用有些哀伤的心情,潮田来到厨房,开始与柴米油盐奋战。


但首先得穿上围裙。

回过身,打开整理盒后,他不禁愣住。

惯用的米色围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粉红色花边—还是有点情色的款式

闭着眼睛都知道这是谁干的好事。


也只有那个人即使到了这个年纪,还是那么爱恶作剧。


抱持着无奈又好笑的心情,他还是换上了赤羽买的粉红花边围裙—如果不这么做的话,等到人回来了肯定又是一阵毒舌与混乱。

明明都认识这么久了,对于欺负自己业总是乐此不疲,而且随着关系的演进,这种行为竟然有发展成专利的趋势。

想到上次邻居拿他的身高做文章,却差点被站在旁边的赤羽剁手的画面,渚就忍不住的想笑。

就像是个怕人抢玩具的孩子。

真的是……..

带着笑,一边嘀咕着恶趣味,他边着手准备晚餐的食材。

蓝色的眼睛来来回回地在五花八门的瓶罐中,找寻与料理最契合的搭配。


当初听从业的话,一口气把所有调味料打包回来,完全是错误至极的决定。

如果早知道会演变成今日这种选择困难的局面,他肯定会只带盐糖酱油就好。

而且其实大半的香料,他都不知道该如何使用。


眼下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头痛的叹了一口气后,潮田渚认命的开始东调西凑,努力拼装出像样的味道—过程实验精神充沛到连他都觉得自己根本在调巫婆药。


试了几口,还不错,但知道内容物后敢喝的大概没几个—但那个人却总是很捧场的吃个精光。

他相信凭业的智商,在看到厨房垃圾桶里的外包装时,要推论出锅子里的东西有哪些是很简单的事情。

但他却还是选择喝下去。


这种无声的体贴与温柔有时候会让潮田很手足无措。

因为作为赤羽渚,他是失败的。


对普通人来说,非常困难的问题,潮田都有把握自己能够解决。

但相反的,极为简单的事情,对他而言却非常困难。


没办法整理家里、处理不好邻居的问题、甚至连锅像话的汤都端不出来。

他不是好的家庭煮夫跟情人。


『真的是糟透了。 』

这么想的时候,对于这个名号的愧疚感产生了。


当初到底为什么会答应业的求婚呢?为什么会在一起呢?

明明不在一起对彼此的安全比较好、那个人应该也可以找到更好的对象…..


『为什么是他呢?』


搅动着浓汤,垂下眼,潮田忍不住气馁的这么想。


钥匙转动的喀拉声中断了思绪,杀手的意识让他一秒就收拾好情绪。


潮田细数着身后的脚步声。

五、四、三、二、一,停下,那个位置是门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赤羽总是喜欢停在那看着自己,这点他是知道的。


做完最后的调整,潮田才转过去—有些疲倦的人果不其然的椅在门框上,金色的眼瞳中………满是自己的身影。

非常专一完整的凝视,就连目光都柔和的像是用彩盘调过一样。

他看着他,专心一意到就像是在凝视整个世界。


一瞬间呼吸似乎滞了一下。


赤羽回家了,那么作为他的情人,应该说些什么?


「欢迎回来。」


将锅子放置在长桌中间,他入坐,然而那个人却仍旧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表情看起来…….有些呆滞?


是太累了吗?还是有哪里不舒服?


「业?」潮田渚忍不住担忧的叫唤。


神采几乎是立刻就回到了那双金眸当中。

简简单单的动作,却表达了所有的牵挂与重视。

他对于他,永远是第一优先的。

感受到这些后,心里头顿时一片暖洋。

那是非常炙热的温度。


「我回来了,渚。」

拉开椅子,在坐下的同时那个人开口,用着情人与家人的身分,这么说着

尔后,他拿起碗筷,舀起了连自己都没有信心的浓汤,在几不可见的蹙眉后,还是很干脆的把东西喝完。


再一次,一如往常的这么做。

即使糟糕成这样,却也没有被嫌弃。


业对他的重视、包容、爱意、体贴、专注全都表现在一举一动里、体现在每一个眼神当中。

他看的见、感觉得到、清楚的明白,很深刻的认知著。

不管是多么脏乱的客厅、凄惨的晚餐,都没能影响到他对自己的喜欢。

那种爱,既不讲理又蛮横,充满着任性。

一点都不像个成年人,就固执独断这点来说,赤羽真的非常像小孩子。


但并不讨厌。

相反的这种不讲理带给了他力量。


端起汤,拥有杀手身分的潮田渚凝视着对面的另外一半,绽开笑容。

或许,作为赤羽渚,他还不是那么好,但也已经不想要放弃了。


『为什么是他呢?』

涌现在心底的勇气,似乎就足够回答了。

似乎。













最近的业,似乎有着烦恼。

专注的金眸当中参杂了一些潮田不太明白的情绪。


虽然对待自己的态度依旧日常邪恶,但眼底的烦躁他并没有漏看。

那个人心里藏着事情。


是什么呢?


翻著书本,他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上头。


「业,可以帮我把水拿过来吗?」


「谢谢你。」


接过东西后,他有礼的道谢,然而所见到的却完全超乎预期。

那个人的烦躁感突然窜升,虽然很快就强压下去,但潮田没有漏看。


为什么会这样?

前后的关西他一时之间对不太上。


不明白,然而时间还在走,人也都会继续的往前。

事态并没有停下来等待自己,而是飞速的变化着。


赤羽对他的爱意依旧,但是眼底的不耐也逐渐的在加剧。

感到疑惑的同时,不安也在扩散—他很害怕,这种未知让人不知所措。

对于那份烦躁,潮田渚一点头绪也没有。


然而,即使如此他还是什么都没有问。


每一天、每一次的笑,都更加努力。

他试图让自己接近完美的赤羽渚,不去搓破隐瞒的薄膜,就只是尽本份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就像那个人,总是默默的体贴着他一样。


暖金色的眼睛凝视着自己,里头流转着爱意与一丝丝烦躁。


对于这些,潮田渚都回以笑。

他在等待,等着那个人鼓起勇气告诉自己。

—这份耐心确实有参杂恐惧与逃避的成分。

但那又如何?


就是这么不想失去。

就是这么渴望着被完整注视。

他渴望着那个人的爱,所以无论如何都想坚持下去。


『为什么是他呢?』

因为那种眼神能够唤起所有本能的渴望。

能够











今天的天气非常恶劣,天空中的乌云厚重到仿佛要压上肩头。

结束狙击后,离开昏暗的荒野,他扛着枪,脚下的步伐越来越急。

那个人今天有场关键会议,得赶紧回去准备大餐庆祝才行。


是的,大餐。

赤羽业是绝不会失败的,所以提前庆祝准没错。

想到他脸上自信的笑容,潮田渚忍不住勾起笑。


从中学开始,他的情人就一直都是各种跩,成年后更是狂霸帅气各种乱来跩。

小孩子的教育真的很重要,即使歪了也绝对不能放弃,不然歪的太彻底就会像业这样子—小的时候祸害自己人,长大了动摇国家社会。


不过,撇除各种恶趣味,这种生活其实既充实又幸福。


天空突然划过一到闪电,过没多久豆大的雨滴落了下来,几秒后雷阵雨倾盆倒下。

根本没地方躲的潮田渚霎时间成了落汤鸡,然而他脑袋里却只有糟糕那个人肯定没带伞而且车会开很快等等垃圾想法。


将装备举在头上,他单手传着简讯,反覆构思几次后才发出去。

业很不喜欢被当成小孩子,所以潮田的用词一直都很小心,深怕老是忧虑的自己会刺激到对方高傲的自尊心。

雨还在下,但在磅礡似乎都浇不熄他对于那个人的挂记与担心。


从什么时候开始,赤羽业占据了自己所有的心思。



潮田渚用着一贯的高速赶回家,简单的将自己烘干后,他按照计画烤着牛排。

虽然很小心,但还是稍微过熟了—这是庆祝用的,搞砸成这样还是重烤吧。


正当他下定决心、端起盘子,要把东西往厨余桶倒的时候,希哩哗啦的雨声当中传来阵阵引擎声。


…….看来是没有机会重弄了阿。

叹气、无奈的将晚餐放回餐桌上,潮田渚穿上外套、提起双人伞,开门,用最快的速度走到那个人平常停车的位置。


在看到火红的法拉利没有哪里撞到受损时,他不禁松了一口气—看来路上并没有出什么意外。

然后是同样火红的身影。


转着方向盘的人,在见到自己时,金色的眼睛微微瞠大,目光中闪烁着惊喜。

就像是松下戒备的猫被人突然摸头了一样,带着满足与享受。

他忍不住漾开笑。


完全熄火后,过了一会,业才打开车门、挤进自己为他撑起的伞。

过程中潮田渚都很小心,没有让任何雨滴有空隙可以钻。


不同于自己先前的狼狈,那个人身上是干爽的一片。


他们并肩走在无风无雨的伞下,不远处的家点满昏黄温暖的光,湿冷的空气当中弥漫着草的清香。

笑意在金色的瞳中盛开,对于被挂记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即使没有镜子,潮田渚也能很肯定的说,那种笑意也同样存在于他的眼里。

他们心中一直存在着彼此。


『为什么是他呢?』

因为他是蛮横到会让自己惦记满心的人。

会让。







后记


试过后决定之后用业的视角来写...我发现我写业比较顺手阿呜呜呜呜ORZ


喜欢可以追追或者搓热度推荐OWO///

感谢鉴阅<o>







评论
热度(14)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