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暗杀教室]长篇架空-Mr. & Mr. -1(业渚)

夜安各位大大


我不要命的开坑了我竟然开了呜呜呜呜呜呜


总之,这篇是业渚,暗杀教室,电影史密斯任务设定


双方成人杀手确定,结局HE,大概有H


第一篇字数会比较少,因为我还在抓手感xDDDD



那么



正文






『为什么会选择他?』


麻木地装填一颗颗的子弹,赤羽业的思绪却完全不在上头,脑海里所浮现的也不是任务内容,而是蓝色的长发与粉色围裙。


纤细的腰肢上绑着漂亮的蝴蝶结,就像是精美的礼物,等待着人来拆封。


他总是会因为这种小巧却又鲜明的暗示,而失神地驻足在厨房门口。

而那个人每次都会恰好在这时候,端起热腾腾的锅子,带着笑转过身来。


「欢迎回来。」

温润如水的眼眸中一点诧异也没有,像是早就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存在。


食物的香气在空气中飘散开来,饭厅点满了白色的蜡烛,他的晚餐好好地摆在长桌上,而另外一头的饭后甜点正歪头看着自己。


温暖柔和的烛光点亮升温了那个人身上清冷的蓝,配着眼眸中的柔与使人舒心的微笑….


如果世界上真有美好的话,那么,现在的一切肯定就是了。


「业?」


他轻呼,表情是对于自己呆滞行为的不解与担忧。


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


松下环抱的手、离开支撑疲劳身体的柱子,赤羽向前、走近餐桌,在拉开椅子的同时,开口


用着与杀人时的粗暴截然不同的轻柔嗓音。


「我回来了,渚。」


随着他的话语蓝色的眼睛涌上笑意,而唇角亦然如此。

那种弧度当中承载着所有美好。


『为什么会选择他?』

透明、美丽、让人感到美好的微笑,似乎就足以作为回答了。

似乎。






同学、室友、同居、情人,恋人,最终变成家人。

一步步的,他们的关系随着时间向前迈进。

而那种美好的笑容,也逐渐变成他一个人的所有物。

他的。

一次、两次、三次,在新婚过后,那种微笑频繁的出现在他们的生活当中。

起初赤羽乐见,也享受着这种美好,但是慢慢的、好像哪里开始不对劲。


「业,可以帮我把茶水拿过来吗?」


他将东西递了过去,换得了一声含笑的道谢。

清清楚楚,无可挑剔,完美到多余又突兀。


于是他开始注意到,和笑容同样泛滥存在的,是众多无谓的礼仪。


谢谢、请、拜托,那个人的用词中总是带着尊敬,没有任何一丝逾矩,但也正因为这样,彼此之间的距离似乎永远都无法拉近。


「谢谢你。」

再一次,渚露出了透明的笑容,用着可爱的表情向自己道谢。

原本是很赏心悦目的画面,但现在的赤羽却怎么看都不顺眼。


那种笑,太透明了,简直就像层玻璃,将他与自己隔开,清楚的划分出界线。

明明关系是如此的贴近、明明就站在眼前,但距离却一直都存在着,无法消除,抹除不掉,碰触不了。


非常让人感到烦躁。

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应该说,非常讨厌。

这会激起他身上所有的征服欲。

想冲破、敲碎那层玻璃,彻底占据住那个人。

是他的。

想撕毁假面、跨越过安全距离,掌握主动权,以上位者的姿态站在渚的面前。

那个人是他的。


『为什么会选择他?』

因为那种笑能够唤起所有本能的美好。

能够。








窗户破碎的匡琅声打断赤羽业的思绪。

抓起枪,他一边伏着身体快速的移动,一边查看手表。

下午四点,距离晚餐时间还有两小时,扣掉可能的塞车、还有换洗的时间,他最多还有半小时可以用。

—足够了。


上膛,金色的眼睛眯起,凭借着冷风当中细碎声响和脑海中的地形图,几个呼吸的间隔过后,他朝着推测出来的方位举枪、扣下版机。


可怕的爆炸声响后脑浆喷溅在墙上,雪白之中一片刺眼的腥红昭告着行动的开始。


作为一等一的杀手,比起打中头部,瞄准心窝更能做到万无一失。

然而作为不曾失败的杀手,这种轰轰烈烈的一枪爆头,还是比较对他的味。


粗暴张扬到令人发指,是他一贯的暗杀风格。


格杀行动很顺利,一路上遇到的都是些杂碎。

游刃有余的折断手中的颈骨后,赤羽看着余下求饶的保镳门,认真觉得—如果是这种无力的小动物姿态,果然还是他家那只比较可爱。


像这种蛙脸大叔来做,实在让他恶心到想杀人。


举起枪,在扣下数次版机后,一切重归寂静。


轻轻呼出一口气,拿出手机简短的回报任务完成,在结束通讯的同时也收到一封讯息。


『晚餐吃牛排,回来时请帮我带一袋马铃薯。天候不佳,开车时请务必要小心。 』


又来了。

少了那种客套的语气,这封简讯绝对家常温馨到足以让刚结束任务的自己勾起笑。

但偏偏没有。


在烦躁感涌上心头时,赤羽同时皱起眉—补了妄想爬起来的家伙一枪后,他俐落的转身离开。


烦归烦,脸臭归臭,但脑袋里已经在转着绕去超市后,要怎么开才可以最快到家、回去后要干什么等诸多问题。


为什么选择他?

他又为什么选择自己?

为什么彼此之间要有一道围篱?


自己到底想知道什么,那个人又在想着些什么。

许多问题埋藏在心里—如果开口的话,或许就可以得到答案。

因为那个像小动物一样的老好人绝对不会反抗自己。


但是赤羽总是问不出口。

即使有可能会失去这些日常的美好,也应该冒险逼问出来才对,不上不下自己烦得要死的处境,比较像是赤坂那种白痴会做的事情。

这么不干脆一点都不像他


转着方向盘,在看到不远处灯火通明的洋房时,肩膀跟眉头就像是找到另外一个支撑点般,反射性的松了下来。


然后是水蓝色的身影。

撑着双人伞,那个人在他平常停车的位置乖巧的等着,眉眼中的担忧在看见自己时一扫而空。

尔后,潮田渚对于平安归来的他漾开了笑容。


一瞬间他有种弃械投降的感觉。

明明最讨厌他那样笑了,但不管多气都舍不得离开这种美好的日常。


说服自己肯定是太累了才会一点坚持都没有后,赤羽才打开车门、走近那个人早早撑起的伞—那一片安全地带里。

他完全不想知道后视镜当中,自己金色的眼睛现在看起来像是怎么回事。

肯定是一派温柔,肯定是。

因为在被担心、被挂记后,心里头暖得像是要化开。

烦躁感依旧存在,但面对着那张如水般柔和的笑颜,就像重拳砸在棉花上,让人无力没辙。


『为什么会选择他呢?』

因为他是美好到会让自己无可奈何的人。

会让。




后记


喜欢可以追追搓热度推荐OWO///

感谢鉴阅<o>


我终于还是跳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挣扎超久的ORZ







评论(11)
热度(34)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