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11(乌鹫篇)

早安各位大大


这里是等等要补眠的阿希owo//

不知不觉就变成乌鹫主角了((远目

这边应该不会有鸡头,然后这篇漾漾有威跟崩溃这样




那么


正文





「漾~大白天的你干嘛站着睡觉?」


你才在睡!!你全家都在睡觉!!!


抹了抹脸,褚冥漾开口,声音是连自己都摇头的沙哑虚弱「….没什么,对了西瑞这个给你们。」


扣掉手上的这些,包包里头还剩下两份…………很好他刚刚忘记把东西交给阿斯利安了。

明明是笨事,但自己却连一点激动的情绪都没有—更蠢的都已经发生完了,这点小事真的不算什么。

反正只要之后在拿过去………………等等!!

浑蛋这代表他今晚还要再去找阿利一次吗!!!??还要吗还要吗!!!!

哦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他要拿什么脸去见那个人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不知道三楼到二楼的距离黑猫宅急便有没有送…….?


「漾~你的脸在抽筋耶,需要本大爷帮你纾缓一下吗?」


语落戴着拳刃的手直接就要抓过来,内心一片挣扎纠葛的褚冥漾马上闪到旁边去「不用了、谢谢。」开玩笑那一爪下去秒变花脸!


「啧。」


没得手大爷你很遗憾是吧。


满头黑线的抓抓头,换了位置后,白陵首领的视线刚好对到一旁眼巴巴的孩子。


「乌鹫,这是你的份」将东西递过去后,他忍不住摸了摸那人的头「这段时间谢谢你担心我,已经没事了。」


「…………….谢谢」眨了眨眼睛,抿着唇许久、孩子才缓缓地道谢,声音听起来很含糊,不似以往的活泼。


褚冥漾皱起了眉—平常看到自己出现,这孩子总是非常高兴,大老远就撞过来,今天却异常的安静。


感觉无精打采的,不会是感冒了吧?


意识到这种可能性后,他蹲了下来、想要量看看体温有没有正常,没想到乌鹫的反应更快,手才抬起来一些就被他顺势一把牵过去「漾漾是特地出来找我们的吗?」


欢脱的语气就像刚刚的异常是场幻觉。


「算是吧」歪着头,任由孩子把玩自己的手,他想了想、决定先问出心里头另外一个困惑「你们两个来市中心要做什么?」


其实他比较想问的是,你们这对死对头怎么会凑在一块?

…..不会是达成共识要毁灭城镇吧。


「老二的任务目标逃到镇上来,大爷卖他个人情就接手,出来送那家伙归西—要出门的时候刚好碰见死小鬼,说什么想买书。」耸耸肩,嚼着饼干却还是咬字清晰的鸡头比了比旁边的孩子「大爷我佛心来着,就顺手带出来了。」


「刚刚才解决掉任务,现在正要去书店。」


超级无所谓的语气,就像在聊天气好不好—这对西瑞来说确实是小事没错。

但是…………..


「你带他去出任务?」深呼吸……….不行他觉得胸口的血气一整个脱缰翻涌「杀人任务?割头领钱的那种?」


后面几个字忍不住拔高了音调—如果不是怕事后被暗杀、不是因为知道西瑞.罗耶伊亚做事永远都少根神经,褚冥漾觉得自己真的会忍不住拔出掌心雷给他轰轰烈烈的正面一枪!


搞清处这孩子只有八岁啊!!!连辅导级都有问题直接跳限制级是赶投胎吗!!!!


「是他自己吵着要跟的,大、大爷我只是应观众要求!!」大概是他的表情真的很恐怖,天不怕地不怕的鸡头竟然后退了一步、难得露出了有些惊吓的神情「所以漾你…」


「西瑞。」平板到完全没有起伏的语气打断了辩解。


超级冻的声音让一大一小的两只立刻打直腰版,大气也不敢喘。

这种时候乖一点是聪明,绝对不是没种没胆。

绝对不是。


难得发怒的白陵首领是笑,但气场莫名很黑,背景写着风雨前的宁静。


「乌鹫还是小孩子,并非江湖中人,道上的腥风血雨,他不适合、也不该牵扯进去。」


「如果在有下次的话,我会请休狄炸掉你房间,在让阿利学长拆了地下室所有改装车,最后叫哈维恩每天晚上趁你睡觉的时候去偷剪你头毛,让你行走江湖脸上无光头上无彩—所以千万不要在犯了,知道吗?」


没有回答,五色鸡头瞪大了金色的眼睛,整个人僵在原地—也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怎样。

趁着这个空档,他将目光投向另外一人。


「至于你」伸出手,小首领按住孩子的头,接着五指收紧。


「阿阿阿阿阿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说过好几次不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他泄恨似的左扭右扭,就跟踩蟑螂一样「你还太小,那种死人任务不要跟过去,明明已经讲过了、为什么还是不听话呢?」


万一以后长歪成嗜血杀手怎么办?

白陵已经一大堆扭人脖子不眨眼的魔王了,不需要再来一个缩小版!!!


「我才—」


「恩?」继续用力。


「呜…」大概是真的有痛到,发出一声呜咽后,乌鹫开始吸起鼻子。


看了看已经开始眼泛泪花的孩子,褚冥漾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该哭该生气的应该是他吧,结果搞得自己跟坏蛋似的。

真的是………


「别哭了,我不该那么用力,对不起。」


「才没有哭」大力的吸了下鼻子,倔强的孩子背着他抹完脸后,才可怜兮兮的转回来「以后不会了,对不起…不要生气好不好」边说还边扯着自己的衣摆,一整个看起来超级无辜。


褚冥漾不是没有发现。

每次只要自己一生气,乌鹫就会摆出这种表情—都不知道是跟谁学坏的。

明明是知道的—这孩子只是在装可怜,根本没真心反省,下一次大概还是会做出同样的事情。

明明是知道的。

但看着这样子的乌鹫,却怎样都没办法在凶下去。

真的很无力,他总是拿这孩子没辄,只要对方露出稍微委屈可怜一点的表情,就会瞬间弃械投降,还自主检讨是不是太凶悍了。

……可恶为何会有种傻爸爸的既视感。

他明明还未婚啊!!!这种蠢爸爸的烦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心底默默的又叹了一口气后,小首领才强打起精神「算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赶快去书局吧,西—」


「他已经先走了。」


「咦?」回过身,还真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也跑太快!!!


「他趁漾漾你…….的时候先溜了,但是我记得车子停哪,所以没关系喔」大概是害怕又被捏头,乌鹫后退几步、站在比较安全的位置「我们自己去逛吧。」


看来也只能这样子了。


「走吧。」把人牵过来,褚冥漾看了看表—现在下午一点,时间还算充裕。

那么,去比较大间的店吧。







他们并肩走在大街上。

今天是平日,过了午餐时间路上的行人并不算太多,大多数人脚步都还很匆忙。四周虽然不至静悄悄的,但喧哗声比起假日要小了许多。


相较于大家的忙碌,闲闲没事还走很慢的他们,就显的有些突兀了。


牵着孩子开始长出茧的手,褚冥漾的思绪忍不住回到了那天。

那一天他也是像这样,牵着眼眶红红的他,慢慢地走、不同的是风景不再是漫天的烟硝,脚下的土地也没沾染上鲜血。

现在的一切,都很和平。


「乌鹫,你想买什么书呢?」


「想买关于生物医学、还有一些机械的….」四处张望、对于摊贩很好奇的孩子,在看到卖红豆饼的摊子时,不自觉的放慢了步伐「那个是什么?」


「红豆饼阿,你没吃过吗?」怪了这还蛮常见的,以前国小放学时都会看到很多阿伯阿嬷在卖,堪称儿童最佳小点心「里面有包馅、吃起来甜甜的,也有其他形状像是鲷鱼、飞碟阿……都没吃过吗?」


面前的人摇摇头,表情甚是茫然。


阿、该不会是因为乌鹫之前都住在小村庄里吧?

而且之后爸爸妈妈也过世了,没人带出去玩,这样子的话确实会不知道这些小东西。

看来之后要请大家多带他出门,不然变成没有童年的小孩可就不太好了。


「你等我一下喔。」想了想,褚冥漾跑到摊子前,在回来时手上已经多出了一个大纸袋。


四处看了一下,不远处刚好有座小公园。


「来,我们去那边坐着吃。」


「好」乖巧的点点头后,闻着饼香,乌鹫忍不住流口水「漾漾,这个好香!!!」


「恩阿,我点了综合,你慢慢吃看比较喜欢哪一个。」确定长椅上没什么怪东西后,他拉着孩子坐下,不远处传来其他小孩的嬉闹声「吃的时候要小心烫喔。」


「等等吃饱,想去玩在跟我说。」比了比前面的游乐设施,确定时间还够之后,褚冥漾摸着孩子的头这么说。


没想到吃着点心的人却摇了摇头。


「我想直接去书店。」


俐落的语气让他不禁有些错愕—这个年纪的小孩求知欲有那么强吗?


「真的不用吗?时间还够喔?」


还是摇头。


这下白陵首领真的纳闷了。

乌鹫的态度与其说是干脆不如说是急迫…….他很急?为什么?


「你真的不去跟其他小孩..痾」老妈以前都是怎么说的?好像是「…作朋友?」


「不打算加入他们吗?」


他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吃著东西的人没有马上回答。


放下手中的红豆饼、凝望着前面玩成一团,嘻嘻哈哈的孩子们,乌鹫沉默了半晌,才将视线掉转过来—金色的双眼平静如水,毫无起伏。

那是非常冷静、镇定的神情。


「我不想跟他们一样。」


「什么?」


「我不想当小孩子。」完全明了问题背后意义的人,用很认真的目光看向这边「所以、不去玩真的没有关西。」


一瞬间褚冥漾有些反应不能的哑然。

回过神后才意识到…….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叛逆期??

但也太早,一般来说应该要国中吧。


左思右想都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后,他决定开天窗说亮话的直接问—反正人就在旁边「当小孩不好吗?很多人长大后都还会想回去喔。」


记得有一首歌好像就叫做不想长大?


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好或不好,乌鹫只是将视线掉转开、眺望远方「我想要长高、变的强壮,让自己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甚至可以站在谁的前面 ; 想要去了解更多知识、接触更多事情,只有这样子,在面对的时候才能够判断,做出最好的选择….我…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不想再让那天的事情发生、不想再让漾漾碰见危险—所以努力前进,或许会失败、也可能徒劳无功,但还是想要试试看。」


「想要成为更好的人,就跟他们一样。」


「….其实很羡慕。」


乌鹫凑过来、探出手,用很轻柔的动作抚摸着他胸前的玫瑰。

没有看着自己,他用极为温润的目光凝视着花朵,就像是在对待某种珍贵的宝物。


「他们都能够站在你旁边,理所当然的、可是我就没有办法,你们总是说我太小了…」像是呢喃又像是抱怨,但同样都是用着羡慕的神情「真的很不想把你交给他们,很不想很不想。」


说着说着,孩子忽然整个人扑了过来,死命抱住他的腰肢。


「喜欢什么都不知道,却还是愿意带我走的漾漾、喜欢最关心我的漾漾、喜欢可以让我撒娇的漾漾、喜欢总是会牵好我的你,真的、真的最喜欢你了,如果可以在早点出生就好了….」


之后的话语,随着孩子将头埋起来的动作,逐渐变地模糊不清。

但是,非常足够了。

他想他明白了—为什么阿斯利安会愿意指导乌鹫、五色鸡头妥协的带出任务、摔倒王子励志性别扭呛声………好像全部都可以理解了。

如果是怀抱着这样子的决心,想要拒绝或者劝阻,真的都很困难。

其他人大概也是感受到这点,所以才会默默的出手帮助这孩子吧。


不过,看来当初灭村的事情还是给乌鹫造成很大的影响,让他变的超龄、急着想要成长。

这样不是说不好,只是…………


想了想,褚冥漾轻抚着孩子的头「我明白了,那我们等等就去书局。」他放柔了声音「只是,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


抬起头,眨着眼睛孩子用忐忑不安的表情注视着自己。


「不要太勉强好吗?想玩的时候就玩、想停的时候就停,觉得新奇就问,就像今天这样—不管是我还是其他人,都会陪着你的。」


愣愣地看着他,过没都久孩子绽开笑容「恩!」


那是非常纯真、没有杂质,让人松一口气的笑颜。

他笑的天真无邪,就跟其他同年龄的孩子一样。


「我们会在前面等你追上来—没问题的,乌鹫的话绝对办的到,我相信你可以。」轻拍了几下孩子的头,在气氛缓和下来后,褚冥漾话锋一转「另外,谢谢你的喜欢,可是阿….」


停下动作的五指稳稳按住、原本还笑眯眯的孩子一秒察觉到不对、本能的想挪开身体闪躲,然而却已经太迟了。


紧接着手指收紧。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痛痛痛痛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


「人数已经够多了不要在随便搅和进來增加我的烦恼阿混蛋!!!!!!!!!!!!!」


被摧残一整天后,白陵首领仅存不多的理智线,在惨叫声中应声断裂。

管他是那种喜欢,这种敏感时期白目地看着玫瑰花讲话,被掐爆真的只是刚好而已。

何况听着听着,真的莫名觉得舒压。


远方的孩子们被吓的集体跑开,但坐在长椅上的他们却丝毫不在意,依然继续单方面的打打闹闹。

因为他们的世界,最初就是这样。


简简单单的两个人。


伸手、握住,连系被牵起,成为彼此心中世界的支柱与牵挂。

尔后时光飞逝,事务变迁,现在的他们却也依然如此,不曾改变过。


那双手依旧仅仅交握。


他们仍然是彼此的牵挂—即使一个已经长歪变质、一个深信还可以凹、或者掐回来…总之,这些都不会影响到什么。

他永远都会牵好他的手,不论距离是肩并肩、前与后,都会好好握住。

这份情谊与连系将永不被撼动。



「不要生气…漾漾对不起..呜」


「……….算了,我们去买书吧。」


「走吧。」


那是属于他们之间相伴的永久承诺。





后记


喜欢可以推推追追OWO//欢迎留言XD


最近时常会头痛,默默的觉得有点困扰(滚




评论(2)
热度(28)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