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10下(利漾)

午安各位大大


这篇比较短喔OWO

因为只是收尾的下篇

这篇跟上篇不同,是漾漾的视角喔

之后是西瑞跟小乌了XD


((偷偷透露一下,会有幸运同学喔www




那么



正文






艳红的法拉利在公路上奔驰。

微风拂过褚明漾的脸颊,冰凉的感觉霎时间让他清醒不少。

阿利没有开很快,维持着不急不徐的速度前进着,比起有目的出游,更像是载着他兜风。


阳光的味道让人不知不觉间松懈下来,速度的风携着林叶的摩娑声,远方辽阔的蓝天当中群鸟优雅飞翔。

瞬间他们好像成为了自然的一部分,连呼吸都整个彻底贴附。

那是很安然自在的感觉,用更贴切的词来形容…..褚冥漾会说那是自由的感觉。

他忍不住舒服的闭上眼,绽开享受的笑容。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轻松了。


靠着椅背,半晌他才留意到身旁的视线。


「阿利学长,开车要专心喔。」转过去,果不其然褐色的眼睛一瞬也不转的盯着自己。


「抱歉抱歉。」露出了温和的微笑,即使被抓包也没有丝毫尴尬的人,驾轻就熟的操纵着方向盘「感觉很棒吧,漾漾」


带笑的眼冲着自己俏皮地眨了眨。


「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喜欢买敞篷车吗?」想了想地下室那一排壮观的收藏,褚明漾歪着头发问。


「恩,只有这种车型才可以享受风的气息。」爽快的回答,阿斯利安像是想到什么般笑了笑「不过我没想到你会来,如果提前知道的话,就会开………了。」


「咦?」


「没什么,漾漾要去哪里呢?」流畅的拐过一个弯,没有多作解释,雾之守护者随意的抛出问题「我想,你大老远跑到地下室,应该不会只是要拿情书给我吧。」


褚冥漾愣了三秒左右才回过神结巴的开口。


「阿、刚才路过信箱时,顺手就帮阿利学长拿过来了….请问要放在哪里?」有些手忙脚乱的把东西拿出来示意的晃了晃,即使没有镜子他也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脸颊困窘的热度。


他现在该死的对这方面的话题很敏感,超级。

明明晓得阿利知道不是他写的,但只要提到类似的事情,心脏就好像快要停止跳动。

总觉得,很紧张。


「前面的面板拉开,有一个抽屉,放在那里就可以了。」


「好。」听话的动作之后,出现在眼前的是其它几叠同样颜色的信纸—原来情书这种东西也有所谓的库存吗?


白陵小首领觉得见识又不小心增长了一些。


稍微挪个位置、把手上的这批塞进去后,他按耐不住心里头的好奇「阿利学长,这些都是从学院寄过来的吗?痾、我的意思是说,从休学后就一直都有收到吗?」


目测少说至少有七八捆,也不知别台车上有没有。

如果每辆上面是这个数量的话…………..虽然以前就知道阿斯利安很受女生欢迎,但到这种程度实在很惊人。

感觉人气隐约都高过学长了。


「部分是从家族寄过来的。毕竟席雷也是古老家族的一员,许多人都会想和我们联姻结盟—作为接班人,戴洛就很常被要求去相亲呢」想到哥哥胃痛的表情,阿斯利安不禁勾起笑「范围蛮广泛的,有学院也有校外,至于从什么时候开始….抱歉,我也不太清楚。」


「不知不觉间,就变成这样子了。」


大概是从你那张脸定型之后吧。

原本很想这样吐槽,但左右想了一下,褚冥漾发现事情说不定还真不只这样。

因为那个人的个性本来就很好,跟谁都可以相处,做事情也很俐落,如果不是能力上差了一点,其实阿利几乎跟学长一样,是全能型的。

而且还是温和版男女通杀型。


「都没想过要回信吗?」在意识到之前,已经脱口问了出来,觉得尴尬的同时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接下去「其中应该也有条件不错的吧?痾、俗话不是说有机会的话要好好把握住吗…」糟糕听起来就很像鬼话,这样随便干涉也不知道好不好。


完了,他不会成为第一个成功激怒阿斯利安的人吧?


然而这份担心是多余的。


开着车的人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那漾漾呢?有没有想过要谈恋爱?」


「虽然休学了但恋爱学分是一辈子必修的喔。」


语落还开玩笑的补了上这句。

褚冥漾几乎是同时间松了一口气—好险不是问有没有对象。

聊这么敏感的话题,他真的很怕又会听见什么奇怪的话……这次坐在车上除非不要命的跳车不然还真不知道能躲去哪里。

还好阿利的反应很正常,也没有转过来就盯着自己。

少了直面的压力真的好很多。


『就当作是闲聊吧。 』

他心安的这么想。


「其实没有…因为之前也不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所以没有考虑过。」将浑身的重量都放在椅子上,褚冥漾闭上眼睛「而且我这样大概也不太适合结婚吧,太危险了。」


不管是对于哪一方,有牵挂就意味能够被威胁。

这点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那漾漾现在可以好好考虑了,毕竟冰炎已经放话说要让你长命百岁了」不知为何也晓得那件事情的阿斯利安露出了温和的微笑,但看在诧异的小首领眼中只觉得惊悚「一个人终老会很孤单喔—真的会很孤单很孤单喔。」


…….那个重覆句为什么听起来莫名的有种要胁感?


张着嘴,看着身旁的守护者,他一整个呆愣。

来不及问为什么会知道,那个人就先自己开口了。


「其实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褐色的眼睛飘过来这边,被光照亮成另外一种

澄清的蜜色。


「蛤?」

…………….

……………………..他听到什么?


甩甩头,被炸到的褚冥漾不敢置信地伸手拍了拍脸颊。

刚刚对自己投下原子弹的人,注意到他的动作非常过分地发出了闷笑声。


但一时之间小首领也实在没有多余的心力去计较太多「我可以知道是谁吗?」


阿斯利安有喜欢的人了?

这个消息卖给班长不知道能抽多少?

价码不好再问问千冬岁有没有兴趣好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听到自己这么问的时候,那个人好像加深了脸上的笑容。


「在遇见你的那天认识的喔」打灯、变换车道,明明成年没多久开车技术却爆好的人,笑笑的继续炸他,动作自然到就像在扔手榴弹一样「是很可爱、会让人忍不住想保护的存在。」


「我父母都很满意,原本戴洛也有想抢,不过我先出手了,所以他只好作罢—如果能够彻底死心的话真的会很感谢的。」


「除此之外,拉可奥也很喜欢他喔。」


扣除掉兄弟内哄的部分,听起来算是个举家欢乐的对象?

至少家族方面很满意,这就算是很大的助力了。

不过到底是谁这么厉害?


「痾、那下次大家聚会的时候,阿利学长要不要把人带来,介绍给大家认识?」搔着头,褚冥漾试图让自己脸上露骨的好奇不要那么明显「这样万一有什么问题,白陵也比较好帮忙。」


「漾漾很想知道是谁吗」发出了轻笑声,顿了一下,那个人才继续「其实我也很想介绍给大家认识,只可惜我们还没有真的在一起。」


「咦?」用足以把脖子扭断的速度回过头,看着身旁的守护者,他一整个错愕。


什么意思?


是暗恋喔。」眨了眨眼睛,即使自爆成这样也没有丝毫尴尬,阿斯利安用比他还自在的态度这么说。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呢?」慢了好几拍,回过神后褚冥漾有些迟疑的开口。


阿斯利安的条件非常好,如果告白的话他不相信是世界上有哪个女生会拒绝。

和自己不同,他们都很优秀,是属于只要开口就能够得到的类型。

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那不光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漾漾,就像戴洛也曾经把目光放在他身上一样,那个人其实背负了许多份感情,不仅仅只有我而已。除此之外,他身上还有很重的责任」


「所以大家才会达成共识。不多说什么,让他自己去发现、察觉—我们希望这些事情不要造成多余的压力,毕竟那个人需要面对的已经够多了。」


「万一因此加重病情就不好了呢。」语落,蜜色的眼睛看了过来,饱含着笑意。


……………等等。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怎么觉得话题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大概是错觉吧,是错觉。

如果真的是关于自己的事情,人就旁边的情况下,阿斯利安的态度应该不会这么自然吧?

自我说服又肯定了一阵后,褚冥漾才吞吞吐吐的将话题接下去。


「如果他一直都没有发现呢?我是说…..如果那个人做不出选择的话、哦..会怎么样吗..」开口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语气一整个艰难,连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


总觉得心里头很不安,但却又不知道症结点在哪里。

就像他不清楚谈话的方像在哪一样。


「不会怎么样。只是维持着现在的关系而已—其实我们那时候讨论了各种可能的发展,没有答案真的不算是最糟的。没记错的话,其中一个假设,是那个人花光所有的钱买太空梭躲到火星去。」像是想到什么,阿斯利安轻笑「所以,真的没有关西,即使躲到外太空我们也还是有对策的。」


谜样的发言搭配上灿烂的笑容,让人忍不住胃犯起痛。

按着开始抽痛的腹部,小首领满头的黑线。

他一点都不想知道那个对策是什么,谢谢完全不必了,真的。


「只不过,我想他已经多少察觉到了呢。所以现在能做的大概就是等待吧—我们到了喔」


车子完全停了下来、褚冥漾才惊觉他们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抵达市中心了。

难不成刚刚开的是另外一条灵异快速道路吗?也太快!


「西瑞学弟和乌鹫在那,很快就会经过这里。我等等要去采买晚餐的食材,为了确保新鲜没办法等你们,漾漾你坐西瑞的车回去就可以了。」指着三点钟方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讲却都知道的阿斯利安拍了拍他的肩膀「休狄给你的药要准时吃、今天晚上有牛排,别玩的太晚喔。 」


褚冥漾有种被扒开看光光的感觉。


「……为什么都知道?」从刚刚开始就觉得很奇怪了。

哈维恩的脚链是不久前才拿到的,在那之前的事情应该没有记录才对。

到底是从哪边知道这些?


「因为我是你学长阿。」笑了笑,开启了车门,没有正面回应的人给了他一个很烂的答案。


褚冥漾深深觉得,回去一定要找飒弥亚.伊沐洛.巴瑟兰谈谈,即使会被种掉也要好好聊聊。

不要随便带坏其他人阿学长!!!!!!!!!!!!!!!


就在他下车、内心一片黑暗咆啸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声音。


「漾漾」叫住自己,像是刻意在等他反应过来的回过身后,才又继续说下去。


「会等很久吗?」

「会吗?」


虽然是在笑,但阿斯利安的眼神却很认真,是从未见过的专注。

他的表情还是一派温和,可是跟平常又不太一样,而是更加柔和、带有不知名情绪的。

很久之后,回想起来褚冥样才明白,原来那种情绪叫作温柔。


「阿利学—」


等他回过神,想要叫住人的时候,法拉利已经很张扬的开走了。

愣愣的站在原地,不远处好像传来西瑞的叫喊声,但听起来只觉得很模糊。


现在的褚冥漾,脑袋里像是有千万只蜜蜂在窜,嗡嗡作响成一片。

他没有那么笨,搭配着说辞,交叉比对一下,心里的臆测逐渐出现轮廓,越发真实。

不在是好像存在着这件事,而是很真切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他们在说的,一直都是同一个人。

不管是重柳族、休狄、还是学长又或者阿利,在谈论的都是同一件事情,所有人的秘密都是相同的。

而且,这些秘密,跟自己意识到的事情是一致的。


只是阿利的态度太自然,所以一时之间才没有发现这个话题一开始就不正常。

他竟然还跟他聊这么久、竟然还…………………..


褚冥漾觉得,如果自己是女生,说不定会捂着嘴蹲在地上放声尖叫。

只可惜他是男的,所以现在………..真的超想找面墙撞死自己算了。

怎么会忘了?

怎么能忘了?

他怎么会忘记席雷.阿斯利安就是满脸温和实际上内容物是纯黑色的超级腹黑阿阿阿阿阿阿阿该死他是哪跟筋接错了竟然会以为他们在纯聊天!!


那个人、就是可以云淡风轻的跟他聊这种事情还面不改色的纯腹黑阿阿阿阿阿为什么会没注意到………!!!!!!!!1

望天望地,就是不敢望自己,怕会忍不住自裁的小首领,掩着面非常沉痛哀伤。


人生,真的处处是陷阱,真的。




后记




漾漾你忘了饼干阿xDDDDDDDD


整个崩了,但是我打的蛮开心的XDDD


喜欢可以推荐热度、欢迎追追留言OWO//


阿阿对了问一下各位太太,蚂蚁跟晋江哪一个比较方便连?(还是都不方便?

有点想弄一个推文,看到几篇很不错的哈哈哈xDD



评论(5)
热度(40)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