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10上(利漾)

夜安各位大大


这里是要冲下篇的阿希OWO///

其实我真的蛮偏心阿利的哈哈哈哈哈

只有他跟学长的分成上下篇orz


((其实是因为一直打漾漾视角想换个口味哈哈XD


那么


正文









他们是不知不觉中走近的。

阿斯利安很想要这么说,但心里是明白的。

在这段模糊的过程当中,自己一直都是属于清明的一方。

发生、改变、接受,了解全部的事情,懂的每个变动的意义。


凝视着手上的戒指,他的思绪回到记忆中的夏日—那一天,校门口惊天动地的爆炸了。

与戴洛站在遥远的三楼,在翻滚的烟尘和冲天的烈焰当中,他隐约看见冰炎环着手走向前方、过没多久黑发的少年被单手拖了出来。

看来造成这场浩劫的元凶在这。


接着,一向有礼的学弟直接朝着新生脑袋灌下一拳—按那个气势,就算人不在现场,他也可以断言肯定肿包了。


「阿利,你怎么看?」兄长的声音中隐约透露出笑意,意有所指的这么问。


同时间,亚学弟二度出手,快狠准的巴上不知名新生的后脑勺。


看着抱头蹲地、不知道昏过去没有的少年,阿斯利安忍住嘴角的笑意。


「蛮有意思的。」


到底是怎么样子的人,可以让冰炎短时间内爆怒这么多次?

那个时候的自己,心里头充满着好奇。





他尝试过寻找,然而总是一无所获。

在入学当天某方面就造成轰动的学弟,似乎并不常出入社交场合—因为年级所选的课程差异太多,要碰到更是难上加难。

阿斯利安默默为此感到遗憾,这件事情也就暂且被搁置了,原本以为在繁忙的学业之下,会逐渐的淡忘,但他总是会听见。


人们总是在谈论那个少年。


起先,他的身边只存在着一位非常幸运的友人,两个人如影随形。

过没多久,情报家、医疗者、忍者家族,出现在周围,从一开始带有隔阂的谈话,逐渐变成自在的相处。


最后,杀手家族与各式各样的人们,也走向那位新生。

每一个面孔阿斯利安都喊的出名字,他们也都是他的友人。

这是彼此交友圈重叠的开始。





不再是零星的碎语,他开始完整的听见。

那个人今天不小心炸掉实验室,玻璃划破手腕还只顾着道歉。

军演的时候差点被走火杀死,吓的惨白却脾气很好的没掐死同组的西瑞。

明明老是被动手动脚,还是跟代导走的很近、亚学弟异常有耐心的指导枪击技术等等…….有很多很多。


友人们谈及少年似乎就永远有说不完的话,一句句都勾起阿斯利安心底最初的好奇。


褚冥漾、漾漾、仆人、可爱的小朋友、褚、低贱的人类、冥漾….那个人拥有许多不同的称呼。

那是完全融入他人生命的证明,不是生活中应该要面对,带有不情愿因素的。

而是非常自然的存在于其中,不可划分。


席地而坐,听着兄长讲述素昧平生学弟又一个辉煌事迹时,阿斯利安放松的扬起笑。

很精彩的校园生活,还真是非常活跃于他人的生活当中阿。

戴洛还在口沫横飞的说着,表情是如此的开心,和平常温和的样子截然不同。

放下暖手的茶杯,阿斯利安褐色的眼睛眺望美丽的校园。


那个人,说不定具有渗透别人生命的能力呢。

或许,是该主动拜访看看了。


他忍不住这么想。





然而世事总是出人预料。

当小学弟牵着拉可奥,哇哇大叫的在校园里爆冲时,阿斯利安承认自己错愕了。

还真是难忘的初遇阿。

只能说果真就如传闻中的一样,是个令人印象很难不深刻的存在吗?


想归想,他还是在第一时间冲过去,制止住自家狼犬的行为。


「你没事吧?」看着满身脏污、坐倒在地,状态惨烈的学弟,连阿斯利安自己都觉得问这句实在有点多余。


然而那个人却没有多说什么。


「…….谢谢。」喘了好几口,才有些慢的搭上他伸出去的手,体能明显不太好的学弟,在对到眼的瞬间,忽然愣住了。


「请问..你是阿斯利安吗?」


意外的,回过神后少年清楚的讲出自己的名字。

但是今天应该是他们头一次见面才对。


「是的,我名为席雷.阿斯利安,目前就读高中部三年C部,叫我阿利就好」虽然满怀疑问,但他脸上还是挂这最温和无害的笑容「请问你是从哪里听说过我的名字呢?」


「前几天看到它在学院里散步的时候,喵喵他们有说狗是你的。」比了比旁边的拉可奥,面前的人拍着身上的尘土,过没多久却又突然僵住、紧接着有些惊慌的开口「阿,不好意思,我叫做褚冥漾,是一年C班的学生。」


「阿利学长好。」


看着学弟腼腆的笑容,阿斯利安来回想了一下,很快的就明白刚才的不自然动作是怎么回事。

大概是因为忘记自我介绍而感到惊慌失措了吧。


仅仅只是因为这样,就可以吓到僵直吗?


那是种很微妙的感觉,搭配着对方单纯的笑容,顿时让人有种好傻好天真的错觉。

一时之间他敛不下嘴边的笑意。


带着笑他轻手轻脚的解下狼犬脖子上的牵绳「它是我的朋友,叫作拉可奥,平常都会在校园里自由活动,如果想找它的话呼唤名字就可以了。」看着手上的粉红色牵绳,褐色的眼睛也跟着染上笑意的眨了眨「拉可奥不是很喜欢被束缚,所以我想…..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才会乱跑的。」


「喔、原来如此…..」理解的点点头,过了约莫十秒,学弟才反应过来好像有哪里不对劲「那个不是我绑上去的。」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有两个女生觉得拉可奥很可爱,想带回去养所以帮她绑上去的,因为看它一直努力要把东西甩下来,所以我才想要帮忙解开,没想到…总之,就变成这样子了」


看了看身上破破烂烂的制服,面前的人感觉有些无奈。


「那两个学姊好像不知道拉可奥是阿利学长养的,我跟她们说过之后,就没事放弃了。」


「……………….原来如此。」盯着制服上好几处明显是利刃造成的伤口,过了许久,阿斯利安才扬起灿烂的笑容「我明白了。」


不知道? 放弃?没事?

虽然不及冰炎,但在学院当中,他有自信说自己的名声还算是响亮的。

根本是计画性的偷窃吧,而且应该有引发成冲突并非和平解决。

这个学弟太过善良了,连谎都不会说。


旁边的拉可奥忍不住发出害怕的嘶鸣声。


「嗯?」看了看脚边的狼犬,学弟突然间蹲了下去「有哪里痛吗?」


「刚刚那样拖着跑有扯到脖子吗?对不起你跑太快了我跟不太上……」


盯着正仔细检查拉可奥,满身伤的学弟,阿斯利安听着这些喃喃自语,一瞬间有些哭笑不得。


这世界上没几个人可以跑的比狗快、还有它是被吓到应该要包扎的是你阿。

…………..总觉得,本人比大家所形容的还要有趣百万倍呢。


「我可以叫你漾漾吗?」等到自己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有些唐突的问出口了。


「痾、可以。」半张脸都埋在狗毛里的学弟这么回答「阿利学长,晚点可以在帮它好好检查一下吗?」


「对不起,我有点事得先走了。」虽然是在跟他说话,但漆黑的眼珠却仍旧停留在拉可奥身上,表情满是担忧。


「不先包扎一下吗?」看着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自己身上的学弟,阿斯利安忍不住眯起褐色的眼睛。

虽然伤口结痂了,但在草地滚过不好好处理的话实在…………


「学长那边应该有药,我得先走了。」微微俯身,褚学弟非常有礼貌的道谢「今天非常谢谢阿利学长。」

语落,他离开了。


那个方向,是冰炎在学院当中的别墅。


静静站在那,直到人完全消失看不见踪迹后,阿斯利安才轻轻呼出一口气。

总觉得,心里头的感受有点复杂。

在看到他不经世事的反应时,会觉得有趣想捉弄,然而在见到他不顾自己、甚至被欺负的时候,又会有点烦躁。

不知道在亚学弟那边能不能得到妥善的照顾?


轻轻用鼻子顶了顶自己,拉可奥睁着眼睛、尾巴友善的摆动。

一瞬间那种担心的模样,真的跟那人的神态非常相似。


甩甩头,不在去想这些,阿斯利安蹲下来,将牵绳递到狼犬面前、让它嗅闻上头的味道。


「走吧。让我们去拜访她们,替学弟的伤送点回礼过去。」


完全明白自己思绪的伙伴,片刻后蹬脚冲出。

阿斯利安握着军刀、笑着跟上。


回想起来,那其实就是第一步。

他站到了他的身前,做出了类似守护的动作。

『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有必要为了尚未熟识的人这么做吗?』

这么问着自己时,心脏像是呼应般增强了跳动。

异样的感觉无声的回答问题。

他不语的独自笑了笑,心里头已是了然。


知道吗?

那个少年,真的很难让人不有好感。










如果可以拥有更多交集就好了。

总是会忍不住这么想,然而却苦无机会。


—直到冰炎敲响房门、提出指导请求。


阿斯利安无比爽快的答应了。

面前的人瞬间有些错愕,但很快就察觉不对的眯起眼。

红色的眼眸中有着赤裸裸的质问、非常明显的敌对意味。

没有生气或者回答,他只是假装不能理解的,笑着将门关上。

用答应请求的气势爽快的给对方一个闭门羹。

—现在谈这些,都还太早了阿。


「漾漾,我们开始吧。」当他再度见到那人时,已经是以体术指导的身分出现了。


当怯弱的少年白着脸靠过来时,阿斯利安忍住笑意。

真的什么都写在脸上,有如最澄清的水潭般让人能够一眼洞穿。


「放心,我不会像亚学弟一样那么粗暴的。」


学弟几乎是同时松了口气。


「但会比他更严格喔。」


刚吐出来的那一口气瞬间又呛回去了。


看吧,真的非常单纯干净,让人忍不住想要捉弄。


愉快的扬起笑,阿斯利安冲着满脸哀怨的人,摆出武术起手示。

来吧。

他在心里默默的这么说。


不管是现在还是那时候,都很清楚—这份指导其实是双向的。

更了解他、更明白自己,去确定心脏跳动的节奏当中,多出来的未知因素。

来吧。

他走近、握住机会,迎向相处的开端。






褚冥漾、褚、漾漾,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

在拥有自己的答案以前,阿斯利安就已经听过许多其他人的描述。


很笨,很多事情都非常没有天分。

—但是他很努力,不惜一切的想要帮上忙。

很软弱,很单纯

—但是愿意去勇敢,偶尔会小爆发


在经历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可以笑着说全部都对、全部都有。

但也,通通都不是。

那个人其实非常复杂,虽然个性全写在脸上,但似乎常常会搅和进奇怪的事情里。

就像这样。


「漾漾,下次不要再随便冲进去了。」抓过流着血的手腕、包扎,阿斯利安笑的灿烂恐怖「让他们打到死就可以了。」


脸上满是黑线的学弟抓了抓头「….知道了。」


不你完全不知道。

没有说出来,他只是垂着眼帘进行着动作,在打好最后一个结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其他细碎的伤痕。


上头的血已经干涸,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


一旁的狼犬忽然站起来,整只趴在学弟身上东闻西闻。


「那个、阿利学长…」在惊吓过后,那个人有些怯弱的开口「拉可奥是不是很喜欢闻味道? 最近碰到它好像都会跳到我身上闻来闻去…阿、不是讨厌或者觉得困扰,只是好奇,因为拉可奥好像不太会对其他人这么做。」


「总觉得……有点担心。」摸着狼犬松软的毛皮,学弟在被舔到脸的瞬间忍不住怕痒的后退几步。


「我想它大概只是特别喜欢漾漾吧。」悄悄的将自家宠物拖回来,用着最无害的笑容,阿斯利安向那个人道别,尔后快步闪身钻进树林。


蹲下来,他的背景是满满的黑色「闻可以、但是禁止舔跟趴…哀鸣对我是没有用的,你应该明白吧、拉可奥,我的朋友,只有这件事情是没得商量的」摸着瑟瑟发抖的狗儿,阿斯利安笑了笑「来吧,让我们去收拾他们吧。」


敛起无辜的表情,切换成恶犬模式,某方面也被感化了的狼犬嚎叫过后,果断冲出。

目标是学弟伤口上的奇异臭味。


阿斯利安不明白。

明明很单纯的人身上为什么总是会有奇怪的伤痕?没有仇家被没有背景又为什么会招惹追杀?


起初,他以为是亚学弟的关系。

后来慢慢的发现到不对,那种货真价实的杀意不会是眼红嫉妒所导致。

查觉到的瞬间,也了解到那个人其实很复杂,不如所见到的那样是跟平淡挂勾的存在。


『如果牵扯进去的话,说不定会死。 』

阿斯利安忍不住握上军刀,冰冷的感觉稍微舒缓了绷紧的神经。

不明白、但同时也是清明的,在拥有自己的答案过后,心脏的跳动恢复平稳。


那是认可、接受秘密的象征。


学弟很善良、被拉可奥吃豆腐还天真的在担心,被自己捉弄后也只顾着惊吓。

他脾气真的很好,说不定比自己还要来的好上许多。

但是,太好了。

变的容易受伤、变成任人欺负。

这不是阿斯利安所乐见的。

没有天份?没关西。

—他会教到他会,真的不行,那么他代他挥出军刀

太单纯没有察觉到被欺负?没关西。

—他会替他察觉,然后帮他一一揍回去。

所以,真的都没关系、真的。


接受、回答,从那一刻开始,阿斯利安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答案。

褚冥漾是什么样子的人?

是他想一直陪伴守候的人。


变质已然完成。


视野开始变的清明。

不再只是破碎或者闲谈时的耳语,他清楚方向拥有答案。

所以当他拨开树林,在那里看见冰炎、还有倒在地上的尸首时,脸上的笑意一丝都没有退去。


红色的眼睛扫来,里头没有任何的惊讶,像是早已经知道自己会出现一样—实际上,或许也真是如此。


是一样的吗?」红宝石般的眼直直地看向他「我们对于褚?」


阿斯利安知道对方在指什么。

目光中的质问,就跟当初在房门前所流露出来的一样。

那个时候的他,认为太早了,一切都还很蒙胧。


「是一样的。」向前迈出一步,阿斯利安爽快的这么说。


「确定好了吗?」


「恩」他含笑应声。


没神么好在犹豫的了。

他已经彻底清明了然。


那一晚,两个人谈了许多。

而在那之后,他们与后续加入的其他人,也谈了许多。

计画共同的目标,达成共识。

当然,那个人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对于他来说,时间尚未到来。

—在等等。








震动的手机打乱了阿斯利安的思绪。

在接起前他同时注意到时间,是该采买了。


『喂,阿利吗』戴洛的声音从另外一头传来『都处理好了。你要的情报与人手都齐了』


「谢了」拿起车钥匙,阿斯利安步出房门「下次见面在好好请你喝一杯。」


『喝就不必了,你把人带回来到是真的….自从漾漾休学后,已经好久没见了。 』


肯定是想念的神色,即使相隔遥远也可以很清楚的的看见。

但是阿………


「我会的。跟爸还有妈说,下次回去会带着媳妇,就是他们一直以来都很好奇的那位」


闷闷的苦笑声从另外一头传来。

沉默了半晌,兄长忽然用很认真的语气开口


『阿利』

『一定要把人带回来』

『就算用拐的也没关系,带回来,让他有第二个家。。 』


「恩,我知道」笑笑的这么说完之后,在瞥见敞篷车旁的人影时,阿斯利安忍不住露出惊讶的神色。


电话那一头的戴洛好像还想讲些什么,不过那都不重要了。

直接切断通话,他走向那人。


低垂着头,拥有黑发的人眨着同样漆黑的双眼,若有所思地盯着手上粉红色的信纸。

一大捆,像是情书之类的东西。


那是很复杂的神情,跟以往不同。

他不再用曾经单纯的目光,注视着这些带有深刻情感的物件。

而是另外一种,了然却又淡淡迷网的感觉。


一瞬间阿斯利安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笑了。


「漾漾,上车吧。」很绅士的替他开启车门,确定人坐稳之后,他才翻进驾驶座。


而这期间,学弟都没有说话。

不同于以往的坦荡,今天那个人心中怀抱着秘密,就跟曾经的他们一样。


或许,时间到了。


阿斯利安忍不住这么想。

蓝玫瑰仍旧静静地散发着幽香。




后记


有没有觉得玫瑰很阴魂不散XD

我把拉可奥打黑了((远目

希望这篇阿利的感觉有对((滚


喜欢可以热度、欢应推荐追追留言聊天XD






评论(16)
热度(37)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