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9(哈漾)

夜安各位大大


这里是有点卡的某幻

其实这篇生完很久了,只是怎样都很不顺很卡很想哭阿((咬手帕

所以一直没放上来((远目

今天终于宣告急救失败orzzzzzzzzzzzz((掩面

就这样吧((目死


以剧情来说,算是有点缓冲的一段((茶

后记有一小段莫名奇妙的文,也是这系列的,突然想到就一起发一发了((段子还打的比正文顺搞什么呜呜ORZ


那么


正文














扶着墙的手指收紧。

又喘了一会,直到气管的位置开始传来阵阵疼痛,褚冥漾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事情严重了。

他换不过气。

呼吸一直无法顺利的平复下来,在怎么努力都无法摆脱那种缺氧感。


学长好像说过,有毒素在他的气管里。

所以现在是发作中吗?

糟糕,他不会成为第一个死于跑步的白陵首领吧?


就在褚冥漾认真考虑这么丢脸的挂掉,会不会被冥玥鞭尸的时候,一只深色的手臂从后头探出来、按上他的肩膀。


「我应该已经告诉过您」帮忙顺气,那个人的声音很明显不太高兴「你的状况并没有所感觉到的那么良好。」


和缓的力道按压着他的身体,不晓得是针对穴道还是哪块肌肉,总之这种奇怪的手法非常有效,胸口的不适感没两下就被消除了。


「….谢谢你,哈维恩。」


按着只剩下一点点痛的胸膛,褚冥漾做好心理准备后才转过身去,果不其然背后的守护者眉头完全拧死,整个人还很惊悚的垄罩在低气压里。


………..等等,没记错的话,他的房间应该是在二楼才对,这个时间怎么会跑上来?

难道大家说好今天要一起到处乱跑嘛!!?


「因为昨晚您没有依约前来。」已经自动从他脸上读到疑问的人,用百分百责备的眼神看过来「所以我就来了。」


昨晚?

他们有什么约定?

回想半天小首领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但又很没种的不敢说其实已经不记得了。

开玩笑如果直说的话,等下会痛的就是自己的脸了,被一拳命中KO掉的那种痛。


「…现在正要过去了。」最后他也只能蒙着良心,开始睁眼说瞎话。


「您就老实说完全忘了吧。」环起手,面前的人勾起阴险的笑「反正即使是攸关性命的警告您也都没能放在心上,区区一个邀约被忘记算不了什么。 」


被酸到一时之间讲不出话来,张着嘴褚冥漾相信自己现在肯定百分百蠢脸。

其实他不太确定哈维恩到底是因为哪一个部分在生气,是不爽被放鸟、还是话被当耳边风?

………….或许都有吧。


「对不起,下次会记清楚的。」摸着后脑勺,他含糊的道歉,希望可以缓解对方的情绪。


望着自己没有说话,黑色眼睛的主人过了许久后才再度开口


「能保证不会在有下次吗。」


冷冷的声音,似是询问又仿佛在自言自语。

他们好像在说同一件事情,可是却又不太一样。

抬起头,看着表情阴沉的守护者,褚冥漾不解。


「哈维恩?」


「请跟我来吧。」


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观察到自己困惑的那个人,没有多作解释,反而率先转身迈开步伐。


默默的跟在后头,不明朗的情况让人有些紧张。

宣誓效忠后,哈维恩一直都是有问必答的状态,像这样保持缄默几乎从没发生过。

果然还是在不高兴吗?

等等试试看九十度鞠躬好了,不知道会不会好一点….


「不用考虑向我致歉的方法。」跟重柳族一样,即使背对也还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的人开口「做为侍奉者,我所想要听见的并不是这些。」


那么,你想听到什么?


褚冥漾还来不急这么问,前进的脚步就已然停止。

不同于典雅的祖母绿,纯黑色的门板出现在眼前。

哈维恩的房间到了。






里头比想像中的还要…………贫瘠?


不同于白金的高贵装潢,和首领室一样,房间采用大量的木头家具,但色调却是黑灰系列。


该有的生活用品通通都有,但除此之外的摆设一律不存在—非常干净俐落。

褚冥漾注意到,靠近墙壁的地方有好几个书架,上头摆满了砖块书—看来他的守护者们都对阅读非常有兴趣,不像自己老打电动。

默默惭愧了几秒后,他忍不住向前观看。


学长喜欢军火相关的书籍,摔倒王子会收集艺术品与神话故事,那么做着暗杀事业的哈维恩呢?


好像从来没听那个人谈过,他自己的私生活……虽然这样随便窥探好像不太好,甚至可以说是触犯隐私。


但他真的很想要知道。

最早向自己宣示效忠的那个人,在踏入白陵之前拥有过什么样子的生活,而在那之后一切又发生什么变化。

或许,透过这个房间,多少能够知道一些。


审视着架上书本的标题,不死心的来回看过几遍后,褚冥漾终于忍不住的沉默了。

如果人不是就在旁边,说不定他会沉痛掩面。

满满的财经书,无一例外全跟投资有关,连摆在旁边的资料夹,标题上也贴着股市日期或某某公司。

按照他对那人的了解,里面绝对不会是单纯的报纸资料剪影,十之八九是看过会被抹脖子的机密档案。


无论如何,还真是各方面的惊人阿,这种兴趣……

真的很难把赚钱狂人跟平常的形象联结起来。

呆站在原地许久,半晌他才调整完心态。


「哈维恩,痾…总之,有需要帮你调薪吗?」努力用不伤害自尊心的方式,褚冥漾小心翼翼地提问。


哈维恩并不像是物欲很多的人、虽然很上进,却也不会去刻意去追求过多的事物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在赚钱呢?不会真的是兴趣吧?

往糟糕的方面想,或许是被追债也说不定。

不过看房间内的家具材质,并不粗糙反而很精致,所以这些投资应该也都是有获利的吧?

 

「只是各人兴趣而已。」进到房间后,就直接放生、任由他随便看的人,环着手走过来。


还真的是见鬼的兴趣。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在成为守护者以前就有了,一直都保持着投资增值的习惯—我认为拥有稳定的经济基础,才能够好好组建家庭—不论是典礼还是婚后生活规划,金钱都是必须的。 」说出女人心目中理想好丈夫发言的黑鲁鲁很淡定,完全不觉得单身就在考虑这些事情很奇怪。


不过这么说起来,应该有非常久一段时间了吧?

不晓得存款簿上面的位数有几个零了。

就在褚冥漾想要问问看的时候,抬头的那瞬间,他的视线被旁边的流光吸引。


不同于其它空间的白光,哈维恩房间内采用黄色的灯,配着灰黑的环境应该要给人阴沉恐怖的感觉,然而并没有。


事实上昏黄的灯光非常适合他。


漆黑的长发随着动作在空中飘动,细碎的橙黄顺势流动,在几个时间点很刚好的停驻在深邃的五官上,与亚洲人不同,非常立体的轮廓有着刀锋般锐利的线条,和着深色的肌肤,形成另类的力量美感。

跟学长他们精致的外貌截然不同,是不同种类的好看。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搞暗杀的关系,站在黑暗中的哈维恩近看其实有种神秘感,带著成熟的味道和一些奇怪的…………吸引力?

为什么以前都没有发现呢?

那个人身上,其实存在着独特却又危险的吸引力。


「很适合你。」


「什么?」黑鲁鲁皱起眉,错愕的神情中有着满满的困惑,一脸完全不明白自己到底在说什么的样子。


事实上,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麻。

竟然不小心把内心话说出来,这已经不是用眼神死就可以交代过去的了。


「没什么,你当我嘴抽筋吧。」


眯起黑色的眼睛,哈维恩的目光转变成红外线等级,一整个狩猎前奏的样子给人很大的压迫感。


「不,没什么…………真的没啥辣」就在褚冥漾还想继续扯淡下去的时候,云之守护者的视线直接从刺人跃升成杀人,吓的小首领至少到退了八步,没办法只好屈服于淫威硬着头皮把话补完「只是觉得很适合你。五官跟肤色配在一起很好看,还有这个房间,也很有感觉…我很喜欢。 」


「觉得哈维恩你站在黑暗中的样子,还蛮有味道的,有一种吸引力………真的没什么辣」所以拜托不要在盯着他看,在看真的要掩面躲角落了。


听完胡言乱语般的赞美后,面前的人一点反应也没有,直接就僵住,万年的面瘫脸让人读不出一点东西。

…………应该不会把他当成是变态吧?


就在小首领有些不安的想着要不要自主澄清、绝无邪念只是纯欣赏的时候,守护者才终于像是回神般地眨了下眼睛。


像是要掩饰什么,他先是干咳一声后才有些不自然的开口。


「如果喜欢的话,等等我拿一副备份钥匙给您,欢迎您常来。」

「请过来这边,东西已经都调整好了。」


语落,就径自朝圆桌走去,虽然步伐一样稳健,但是那个背影怎么看都有些雀跃。


还说要给钥匙,看起来应该是很高兴的—对于被夸奖这件事。

察觉到这些之后,褚冥漾忍不住勾起淡淡的微笑。


虽然哈维恩站在黑暗中非常酷帅有型,但自己果然还是比较喜欢他流露出自然情感的模样。

没有杀人时的冰冷感,而是充满着人味。

暗杀者一族拥有的使命,促使他们早早就深陷进黑暗里,抛弃人性泯灭心绪只剩下忠诚,

虽然历代首领都很喜欢这种部下、这也是使命,但……褚冥漾并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

这不是他的希望。

他希望那个人维持现在的模样,有着自己的生活跟一点点打算,对于前进的道路有所期盼。

不用变成最强的剑与盾,一头冲出去大杀四方,而是只要能防身就好,将剩下的时间与生命留给其他的事物。

这个,才是他真正的希望。


清清冷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在把东西交给您之前,我想最后再确认一次。」走近房内唯一的桌椅,停下之后哈维恩表情异常认真的开口「真的不愿意用言灵与我签下随侍的誓约吗?」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吗?

无奈的叹了口气,抹了抹脸小首领闷闷的开口。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他把话讲的很直白,因为签下誓约让谁为自己死掉的事情………要这样还不如自己先咬舌交代掉比较好。

可以的话,他希望大家都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不知道是因为失望还是怎样,垂下眼帘,半晌哈维恩突然蹲了下去。


「那么,请收下这个。」虽然是这么说,但却已经捉住自己的脚裸动手在上面绑上东西。

一整个就是强迫收下不准拒绝的气势。


「这是啥?」被遮蔽住视线,褚冥漾晃了晃脑袋却还是徒劳无功,只感觉到有东西缠上来,金属的冰冷感顿时蔓延开来。


等到人退开来,他这才看清楚,那是一条脚链,细细的很别致,上头镶着好几颗像是红宝石的东西。

重点是,链子本身很亮,感觉是特殊材质做的跟一般饰品完全不同。


「我们一族审问目标的手法比较粗暴」拉过椅子让他坐下,准备茶水的黑鲁鲁边动作边说着很惊悚的事实「所以为了防止目标物死太快,会给他们戴上追踪状况的脚铐,万一出了什么状况才好及时收手。」


接过热茶,褚冥漾想了想「是地牢里黑黑的看起来很重的那个吗?」


「恩,我认为您肯定不会答应我的请求,可是继续放任下去实在过于危险,所以在您昏睡期间做了这个改良版追踪器,不管是潜水逃难电磁波干扰摔近百慕达都绝对可以稳定发出讯号,而且戴上去之后除了我以外绝对没有人能够帮您拆下来。」


「所以请不要尝试挣脱,没有用的。」微笑微笑在微笑,哈维恩一整个非常邪恶「为了不要在发生走廊上的危机,这种处里我判定是必要的,当然,如果下次呼吸困难您可以自行解决的话,就另当别论了,不过我想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 」


所以才会闷不吭声的直接硬戴上去吗!!

好你个哈维恩!!!!


「还有,这个追踪器上传的资料是所有守护者共享的,藉由通讯器我们可以获得第一手情报。」喝着热茶的人,又补了一句,淡定完成补刀成就。


也就是说,他以后的行踪、身体状态,都会在第一时间被上传给大家知道嘛!!!

脑袋已经很容易被人偷窥了,现在连身体都守不住了吗?

苍 天 不 仁 阿!!!!!


深呼吸在深呼吸,还是很想直接趴死的褚冥漾在最后一次平复不能后,果断的撞桌逃避现实。

正当觉得世间实在险恶,难以生存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摸了摸他的头。

指骨轻微的擦过皮肤,宽大的手掌给人安心的感觉。热度随着接触的地方传达过来,钻进心底跑上脸颊。


而这里,除了自己之外,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并没有马上抽手,在轻抚之后,改成像是把玩般的卷着他的发丝。


「你无法阻止我。」

「即使是您也无法。」


不是刚刚那种冰冰冷冷,没得商量的语气,而是低低的、略微沙哑的磁性声音。


「我可以理解您的心愿,所以能够忍受没有誓约,但这不代表我赞同这种牺牲的作法。不仅仅是作为守护者,我自身也希望能够长久的陪伴你。」


「所以请务必要好好的存活下去。」


「能够谅解,这种逾矩的作法吗?」


他静静的这么问,虽然看不到脸但隐约可以感觉的出来,语气背后的紧张。

不可能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毕竟是监控首领这么逾越的事情。

忐忑不安的语气就像是在害怕自己被讨厌似的。


伏在桌上,不作声,褚冥漾眨着黑色的眼睛。

其实是懂的。

就像自己希望他们好好的,不是因为害怕白陵会失去战力一样。

哈维恩大概也是如此希望着。


没有强迫他签下誓约,反而考虑他的心情去做这种打算—虽然没人权又变态了点,但算的上是很贴心了。

真的,真的很有人的味道,这种不安这种体贴。

或许,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

在逞凶斗狠的个性下,善良温暖的部分其实一直都被保留着。


「……….你不要一直跟着我就好。」侧过头,露出半张脸,褚冥漾有些无奈的这么说。


哈维恩整个人顿时松懈下来。


「是。」


看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从桌上爬起来的小首领觉得,可以从上头看出喜悦的自己,说不定视察的等级也默默的有往上提升?

就当作是被监控的补偿好了。


「对了,这个给你。」趁着谈话到一个段落,他赶紧将饼干从包包里掏出来「今天早上跟喵喵一起做的,想感谢大家,这阵子辛苦你们了。」


没有马上接过,面前的人转着黑色的眼珠,目光越过礼物、最后停留在自己的前襟。

这个动作非常眼熟、根本眼熟到爆,不久之前摔倒王子也这样看过。

而最后他是用逃走的方式离开的—现在、很巧的,在另外一个场景相同的动作又出现了。

更巧的是,哈维恩也是属于有秘密的那一方。

那个人也曾经想对自己说些什么,只是刚好被打断了。


「……………….你也想问花的事情吗?」褚冥漾现在已经很认真的在怀疑,其实这群人根本是冲着花才把他带回房间里的对吧。


「也?」


「恩阿,摔………休狄也问过,我刚才在他的房间里。」


所以才跑出来吗」很快就自行推里出事情经过的黑鲁鲁,一整个皱起眉「太危险了阿…」


其实不完全是因为这样,中间还发生了很多事情。

只是,有一种感觉告诉他,不要去纠正这种误解。

现在还先不要主动提起。

或许就像重柳族所说的,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直面这些事情。所以….虽然对于哈维恩有些抱歉,但关于玫瑰的事情,褚冥漾暂时并不想要回答。


因为,他心里面还没有答案。

并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面对这样棘手的事态。


于是他尝试着将话题牵引回正轨。


「那个,饼干……」


「恩。」接过东西后,还沉浸在思考之中的守护者看起来仍旧漫不经心。


「你知道西瑞在哪边吗?因为他最近时常跑出去,所以我想应该也不会在房间里头。」害怕对方等等一个转念又想继续问,褚冥漾抓紧机会赶紧将话题越扯越远。


「在出发去找您之前,我看见他和乌鹫往市中心去了。如果是这个时间点的话,阿斯利安正好要出去采买,现在应该正在前往地下室的路上,您可以请他顺路载您过去。」瞥了他一眼,莫名其妙对所有人行踪都超了解的哈维恩,将饼干好好的收进柜子里。


「谢谢。那么我先走了。」起身,小首领微微倾身道谢「谢谢你的招待和脚链…虽然有点不太习惯,但我想我会慢慢适应的。」


转了下脚裸,冰冰凉凉带有些许重量的感觉贴覆在身与心上,他想除了监控之外,这还是一种提醒。

提醒自己世界上还有一份这样子的牵挂存在—不可以在做那种决定,要好好的生存下去。

就像哈维恩所希冀的那样。


「我送您出去吧。」跟着站起来,点过头之后云之守护者率先走向门口,就跟来的时候一样,走在前头。


望着那个背影,褚冥漾偷偷的松了一口。

其实按照平常,听到他要出门,哈维恩肯定会说要开防弹车载他,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没有提。


「因为您并不希望我同行—至少现在,还不希望。」

「而我也认为,时间尚未到来。」


突然却不突兀的发言让褚冥漾僵在原地。


回过身、站在门边,那个人凝视着自己,黑色的眼眸直穿底心。

目光中满是了然。

不管是逃避、还是不安又或者茫然,一瞬间都好像都被理解了。

这一刻,褚冥漾很真切的感觉到,这个人、哈维恩真的真的非常了解自己。


「请不要这么恐慌,也不要感到有压力。」

「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只是心愿而已」

「不管多久,我们都会等的,所以您就继续顺其自然的寻找心中的答案就好。」

「即使没有答案,也没有关系,所以真的不需要害怕,好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语调太柔软了,那瞬间他竟然有种很想哭的感觉,眼眶忍不住酸酸的。


像是发现到自己的窘境,那个人伸出手、就像刚才在房间里头那样,摸了摸他的头。

宽大的手掌顿时将不安的感觉驱散了许多。

所以说,这个人真的太过于了解他了。


转过去偷偷抹了抹脸,确定脸上没有哪里怪怪的之后,褚冥漾抬起头,凝视着那双黑色、有如乌鸦羽翼般轻柔的眼睛。


「好。」

他很认真的这么说。

那个人笑了一下,不冰不冻,没有非常开心但还算愉快。

在看到那种笑的时候,褚冥漾确定了。

这一次,他们确实在讲同件事情。

自己所意识到的,跟被隐瞒的秘密,是同一个。




后记




首先感谢热度推荐,喜欢欢迎推推热度追追OWO////

然后我觉得我后面应该就会很顺的一直生了((远目

这篇真的超卡orz



小段子:




转瞬间天明。

清晨的冷风扬起沙尘,在拂过遍地腥红时掀起涟漪。

深沉的血潭漾起一圈圈的波纹,交织重叠使倒映的景色逐渐模糊。

就像他们所有人的情感一样,逐渐的失去边界不再有任何划分。

形成共同的目标转换成另外一种包容,最后连通成一片跳动的红。

他们与他的心将会永远串连,怀抱着共同的情感与相似的希望。


「走了。」银色的发与同样浑然亮眼的长枪直指前方。


而在他身后一字排开的人们,戴着相同戒指的手上握着不同的兵器。

他们有着共同的信念,在宣示之后肩负不同的职责,守护的同时更是捍卫。


「会顺利的。」

「要平安回来阿。」


站在他们身后的人,很认真的许下愿望,那是心的力量。

听着笑着感受着,尔后挥舞兵器,在呼吸停顿的瞬间,抓住节奏的顿步冲出。


他们迎战所有硝烟,无所畏惧有恃无恐。

而那个人就站在那里,凝视着一切,目光就跟他的心一样坚定不移。

稳定暖洋的力量流淌在所有人心中。


他们晓得这并非咒力,而是另外一股情感在作祟。

身前,是满世的杀伐,身后,是整世的牵挂。

于是,举起枪刃的人们安然的向前,踏平摧毁所有威胁。一如在继任时所宣示的那样捍卫、守护。

守护他们的世界,守护他们的首领。


在硝烟过后,那个人沐浴在晨光当中,带着微笑说:我们回家吧。

一瞬间不管是心还是世界都被点亮了。


重重的步伐踩过生命越过梦想,直至追逐的终点,在踏上归途的瞬间才恢复轻盈。


当呼吸松懈下来的瞬间,明白,这里已经是他们的归宿了。

是理应要誓死捍卫的家,是收藏包含所有心愿的地方。


在恢复平静的路途上,他们一如往常的为该轮到谁牵了而争执不休。

直到那个人率先牵过闹得最凶、受伤最重的同伴,一切才停止。


『我在这里,一直都在的。 』

他总是会苦笑着这么说。


不在一无所知,知晓了心意之后那个人明白,他们所想要牵起的不单只是纯粹的温度。

而是整个世界、整世的牵挂,与心所有的方向。


交握的双手之中拥有联系,感受到彼此存在的美好。

所以,尽管是这么说了,下次、下下次,都还是会一如既往的争吵下去。

因为,那是他们想守护的事物。

永远想拥有的连系。




评论(2)
热度(36)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