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8(休漾)

午安各位大大

这里是急着出门的阿希owo///


来不及看几个字,总之奉上摔倒王子


那么


正文




将他送出迷宫后,青年便离开了。


站在花园外头,褚冥漾有些失神。

胸前的玫瑰还在散发幽香—如果手机有网路的话,他说不定会立刻低头上谷哥查询,这种蓝色意味着什么。


可惜守护者们以安全为由,禁止自己连上网。

看来无论如何,都只能回房间后在做打算了。

耽误之急是将礼物送给大家。


抓抓头,站在草坪的小首领往大宅走去,没多久就碰见了理应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两个人。


「学长、王子殿下?」


他不禁错愕的瞪大眼—这两个人的房间都在三楼,怎么会同时跑下来?


对看一眼,拥有灿烂银发的守护者们快步走过来。


「没事吧?」


皱起眉,红红的眼睛像是扫描机一样上下打量自己,而一旁的休狄也做出类似的动作。


褚冥漾愣了一下,随即会意过来。


「没事,那个学长………还有王子殿下」习惯的喊出之后才想到旁边还有一个人,他紧急补上「有件事想请你们帮忙。」


「说吧。」在确定自己真的没哪里在喷血后,学长收回目光,环起手,但却没有露出等待的模样,像是已经知道会听见什么。


他打赌那个人肯定知道,因为他们就是为了这件事大老远跑下来的。


「这阵子,可不可以请你们帮忙多留意重柳族的状况?阿、不是外面那些,是我们这边的。」


害怕引发误会,小首领摇着手,一边紧张的看着自家守护者。

提出这种要求实在不太好,但他真的担心青年,总觉得就算情况很糟那个人肯定也不会麻烦自己。

他就是什么都想默默一肩扛下的人。


「这件事我会处理,休狄手边还有其它任务。」果不其然,学长一点惊讶的感觉都没有,瞥了一眼摔倒王子后他这么说。


没有否认,苍蓝色的眼珠沉默地看回去。

他们好像在交流什么,隐隐约约有那种感觉。


但太模糊了褚冥漾实在不敢贸然问出口,何况作为委托者问东问西,感觉不是很好「那就拜托学长了。」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门了,有点事要办。」

「休狄,褚就先交给你了。」


交待完后,那个人随即转身,朝着地下室走去,或许是在赶时间,过没多久黑色的蓝宝基尼就另外一边开出来,在他们面前华华丽丽地扬长而去。


超拉风、超威武,做为首领褚冥漾真的好想要一台,只可惜每当提出这种要求的时候,都会被守护者们坚决反对,有些甚至直接唾弃他的开车技术…. .明明一次车祸也没出过却还是被鄙视。

所以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属于自己的车,每次要出门都只能坐副驾驶座给别人载。

虽然大家的车都很酷帅有型,但他真的好想要自己也有一台,就算是租给他玩一下也没关西阿!!

天下有作首领作的那么憋屈的吗?有吗有吗有吗有吗有吗有吗?


「你想完了没?」


当他还沉浸在淡淡哀伤里的时候,有玛莎拉蒂开的摔倒王子没好气地打断自己。


「……..很明显吗?」现在连休狄都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吗?


摸了摸脸,小首领觉得淡淡的哀伤有进化成浓烈版的趋势。

不会全白陵看脸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吧?还有没有隐私啊?


「重柳族、阿斯利安、飒弥亚都看的出来,难到本王子就不能看出来吗。」冷哼一声,休狄眯起眼「你背包里装什么?」


…………….!!!

……………………糟糕他忘记把饼干交给学长了!!!


只好晚点再跑一趟了,希望那个人今天还会回来。


抢在摔倒王子的不耐烦指数升高前,褚冥漾赶紧开口「是饼干,要给大家的,也有王子殿下的份。」


「今天早上跟米可蕥一起做的,想要谢谢大家在这段期间的照顾。」他连忙将东西拿出来。


面前的人不发一语地盯着小巧的包装许久,而这种空白的反应让人非常紧张。

就在他想要把东西收回来的时候,沉默终于被打破了。


「来我房间。」


「啊?」


「你耳朵没掏干净嘛!!!」瞪了自己一眼后,休狄自顾自的转身进屋。


从后面看过去,他的脚步很急促,肩膀有些不自然的缩起—如果是以前的话,褚冥漾肯定会认为,这是因为对方把自己当成脏东西想要快点远离。


但现在,他只觉得摔倒王子大概是不想解释所以干脆先跑。

证据就是,当自己追上去的时候,并没有遭到任何驱赶。


其实,并不是只有休狄单方面更了解他而已。








他的守护者们都很有个性。

在确定接任后,宅邸许多地方都被彻底翻修过—尤其是房间的部分。

而这之中,改的最夸张的就属鸡头跟摔倒王子了。

只是一个是有品味的翻修,一个是...........恩。


总之,虽然知道这件事情,但褚冥漾实在没有机会进去参观。像今天这种对方自己提出的邀请,实在难能可贵。


当走在前面的休狄推开墨绿色的房门时,他忍不住好奇的四处打量。

整个天花板挑高,不仅如此还雕刻上许多纹路,连住子都有,和采用大量木头、走酒红风格的首领室不同,室内的家具大致上都是白色的,包裹着金边、非常有宫廷风。


说起来,摔倒王子好像还真的是某国未来的接班人呢。


墙壁上挂着许多幅画,细致的笔法像是在描述一个个故事,让褚冥漾忍不住走过去观看。


「辛德森家族十二条诫律的起源。」清冷的声音自背后响起,慢了几秒他才意识到那是指画的内容。


回过身,他首先见到的就是漂亮的白色茶壶,还有精致的碗盘与茶杯,最后是将一切准备好坐在高雅座椅上,等着自己的那人。


微微支柱下颚,面带一丝慵懒的人看着他,身后是华丽的殿堂,阳光点亮了整室高贵的金黄,爬满柱子与天花板的华美纹路,一夕之间仿佛都发着微光。

在那个瞬间,似乎就连空气都是高洁的。

微风绕过纱帘,吹动长袍的毛边,牵起发丝,在惊扰到蓝色眼睛的主人前止住了步伐,化为最富有诗意的衬托。

一切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构筑成美丽却又蕴含磅礡气势的景象。

如梦似幻的氛围真实细致到,就像………身后的那些画。


褚冥漾傻站在原地。

他从来没有像今天那么强烈的感觉到,那个人和大家是不一样的。

休狄.辛德森,确确实实的,是如假包换的王族。


「坐下。」可能是看他迟迟没有动作,蓝蓝的眼睛眯起,逐渐转为瞪视。


完全没有威严的小首领连忙魂归,小跑步的赶过去。


拉开感觉就很贵的椅子,看了看桌上的点心盘与热茶,褚冥漾立刻理解的将饼干倒了出来。


对面的摔倒王子脸色一下子好很多,貌似对于自己的识趣很满意。


哼哼,他可不是白白被凶两个月的!!

如果一对一相处那么长时间,还完全判断不出摔倒王子在想什么,那他就是真愚民了。


彼此心照不宣的午茶,在谁都没有说出口的情况下,进行着。

或许是因为画太美,亦或者是对于诫律有些好奇,褚冥漾喝了一口红茶后,率先问了出来


「王子殿下的国家,是什么样子?」


学长家是药厂、军火商,哈维恩搞暗杀,罗耶伊亚是杀手家族,席雷则专出佣兵与军人,那么休狄呢?


他还真没听那个人讲过。


原本以为上地理会读到,但后来休学,自主进修的部分也没念到那块。所以关于摔倒王子的身世,只从阿斯利安那边听过,知道是王储而已。


到底是怎样的环境可以将人培育成这样?

越发熟识之后,他实在是按耐不住心底的好奇。


放下茶杯,那个人果不其然对于自己浅薄的见识发出了冷哼「欧洲八成的海运都需要奇欧转手,我们和各国都签有海上协定。」


「是以商业活动为主的城市吗?」


似乎没想到他会继续问下去,休狄感觉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很详尽的回答了。


「奇欧以商立国,沿着海湾建立城市,居民大部分从事海上贸易,是世界上犯罪率最低、少数GDP值稳定成长的国家。社会福利运作流畅,人口成长率也在控制之下,在移民者眼中是第一的选择。」


简单来说,就是一切都兴兴向荣吗?


摔倒王子讲着这些话的时候,感觉非常骄傲,不仅回答的很详细,甚至连坐姿都改变了—其实不难明白。

如果像这样子的国家,是由自己的家族建立起来的话,任谁都会感到光荣。


虽然这份骄傲扭曲成奇怪的处事态度,但是他们对于国家的贡献无人能够否认,而且背后的牺牲也绝对很巨大。

不然,也不会有墙上那些世代流传的诫律了。


依海而建,有机会的话还真的很想去看看,感觉就是很美很漂亮。

只可惜他已经不能够轻易离开白陵了。


「本王子可以破例带你进去。」突兀的发言后,那个人像是想掩饰什么般的接上「如果康复的话!」


「……对不起我知道这样有点烦,但是真的有那么明显吗?」只是随便想想都可以知道?见鬼了!!


哼了一声,摔倒王子撇过头,明确表示没有回答意愿。


不过,刚才那么说是想激励自己赶快好起来吧?


「谢谢你。」微微倾身,他很诚心的道谢「如果不嫌弃的话,也欢迎王子殿下到我家作客,我妈看到你会很高兴的。」


苍蓝色的眼珠瞬间飘回来看向这边,那个人半边的嘴角微微扬起,似是对于被邀请感到很愉快。

很不明显,却又真实存在。


出乎预料的反应,让褚冥漾忍不住一阵错愕。

现在的休狄心情很好,几句话就可以达到这种效果就连阿利也办不到。

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影响力了?


就在他震惊的难以平复时,蓝色的眼珠一转,聚焦到了自己的前襟上。


「他跟你说了什么?」


因为那股视线实在太直白露骨,所以这次小首领只用半秒就完全理解了。


他在问玫瑰花的事情,而且说不定还很在意。

因为摔倒王子几乎从来不会主动跟别人搭话,除非是任务,又或者……….那件事情对他而言很重要,不然是绝不可能开金口去问的。


但他现在却这么做了。


「重柳族说,等我准备好,就去了解它的意义—王子殿下知道蓝玫瑰的花语吗?」


「…………………………………………不知道。」


不,你肯定知道,只是不想说而已。

就凭那个超长的停顿,褚冥漾相信自己绝对可以合理的这样怀疑。


「是不能说的事情吗?」


他忍不住困惑的问。

总觉得,很奇怪。

不管是谁,都好像在藏着神么,就连休狄也是。


「你连这种事情都想拿来问本王子吗?」眯起眼睛、环手,摔倒王子很明显变的不太高兴,刚才的好心情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问句被回以问句。


连到底是那种事情都不太清楚的白陵首领,在感觉到气氛的转变后,果断的放弃追问的打算「如果王子殿下不希望我知道,那就算了。」


因为这样而引起那个人的不快,是自己所不乐见的。

反正,连上网路后,总是会了解的吧?

…………….会吧?


坐在对面的王族沉默,没有说好或不好,只是眨着眼睛,像是在思考般的点着手指。

蓝色的眼眸中,流转着和学长很相似的深沉流光。


有好半晌,他们就这样子大眼瞪小眼,彼此都没有开口。

尴尬的气氛顿时蔓延开来。


正当褚冥漾想胡乱找一个借口逃走时,那个人、终于有了动作。

像是做出什么决定般,休狄结束思考的停下手指。


「没有不希望,也不想就这么算了。」

「本王子从没想过要放弃。」


话语中罕见地透露出强烈的执念。

那么,其实是想告诉他的吗?


就在摔倒王子子好像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忽然有人敲响了房门

发出了啧的声音,一夕之间那个人的愤怒指数,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攀升了五万个百分点。


被中断了谈话,让休狄很不爽,非常非常不爽,带有腾腾杀气的眼刀瞪向门口,大有把来访者炸成千万片的气势。

先是为门后的人默默捏了把冷汗后,同样也觉得可惜的褚冥漾,很自主的蹦起来去开门。


在这种时候还是不要介意奴性的问题,对人生安全比较好,真的。


当墨绿色的房门打开之后,出现在在外头的是一个女性,也是穿西装,但领带夹的形状跟摔倒王子的披风花纹一样。


看来,应该也是奇欧来的人。


似乎没想到会是他开门,面前的人先是错愕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恢复成高傲的神态。


「我来提交任务。」边说边扬起下巴。


她的手上提着黑色的罐子,款式就跟休狄塞给自己的药罐一模一样—原来那是任务成果吗?

可是学长明明说过,摔倒王子是拿自己家族的药品来给他用的。

有点,对不上?


「痾……..谢谢?」虽然满怀疑问,但眼下实在不好多问什么的褚冥漾,伸手、想要代为接过东西。


「我来提交任务。」

连抬一下手都没有,奇欧的使者跳针般地重覆这句话,绿色的眼珠中赤裸裸的写着对于他的不屑。

其实精神洁癖才是你们国家人民最大的共同特征吧!!!!

就在小首领有些眼神死的时候,一只手从旁边探了出来,接过黑色的铁罐。


「退下。」


冷冷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摔倒王子,接过东西之后,立即就下了驱逐令。


然而,女性的使者并没有马上走掉,反而露出了踌躇的神色—但也仅仅只是几秒钟而已,很快的她就像是下定决心般,用一种极为坚毅的表情开口「殿下,请不要在做—」


她没有机会把话讲完。


用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休狄出手、抓住了使者的咽喉,把之后的话语通通掐灭「低贱的下人想忤逆本王子吗。」


应该是疑问的语句却没有任何的起伏,这一刻的王子殿下毫无感情,冰冷的可怕。

尔后手指逐渐收紧,杀意汇聚。

被掐住的使者整张脸涨红,感觉很痛苦。

他是真的打算要处理掉这个女人,完完全全没有犹豫。


「不要对女生这么粗暴……….拜托不要」意识到这点后褚冥漾赶紧冲过去,拉住了那人的衣角,但刺骨的杀意让他忍不住害怕的缩了一下,最后讲出来的话语竟然变成像是在哀求。


没有说话,冻结的苍蓝眼珠死死瞪着不听话的使者。

危险的力道依然在持续着。


就在他打算要不顾一切的扑过去制止时,摔倒王子终于停下动作、松手了。


「滚开,不要在让本王子见到你。」这么说完之后,也不管跌坐在地的下人是死是活,那个人随即转身离开。


「去坐着等。」

在经过自己旁边时,好像留下了这样子有温度的话。

差很多的态度让他熊熊没有反应过来,呆在原地直到激烈的咳嗽声唤回所有注意力。


免于一死的奇欧女性,正在大口大口的呼吸,脸色还是很不好的样子。


有些伤脑筋的抓了抓头,最后小首领还是决定出手帮忙「妳没事吧?」

毕竟就这样把人晾在那,实在有点缺德。

而且,她好像是因为药的事情才被王子殿下骂的…….总觉得,好像是自己间接害了对方。


有些狼狈的人还是没有搭理他,径自的顺完气后,很有骨气的站起身


「蛊惑人心的低贱恶魔离殿下远一点!!」


愤怒的这么骂完之后,奇欧女性头也不回的退走了。


愣愣地站在原地,褚冥漾一时之间有些无所适从。

蛊惑人心?恶魔?

远离摔倒王子?

他吗?


总觉得,好像该吐槽,可是却又什么都讲不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点像恶魔,但最近跟休狄变的亲近确实是不争的事实。

原本以为只是更了解,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但是刚刚那种差异的态度,让褚冥漾有点不安。


好像比自己所想的,还要更为亲近?

他们之间。


「不是让你坐着等吗?」


就在他有些彷徨的时候,那个先一步跑进去里面的人走了出来,看到自己还站着眉头瞬间皱起来。


休狄的手上提着一个白色的罐子,跟刚刚的茶具组有点相似,感觉是私人用的。

是因为考量到他包包里放了一堆不可压的饼干,所以才特地换成这种手提的瓶子吗?


「三点在喝,半小时之内不要吃任何东西。」将东西递了过来,意外贴心的人如此叮咛。


看了看手中的药物,小首领犹豫了半秒决定问问看。


「萃取药物会很麻烦吗?」黑色的眼睛定定的望着那人,一瞬也不转。


其实他比较想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用了比较迂回的方式。

褚冥漾相信那个人绝对听的明白,自己到底在问些什么。

因为那个人是休狄.辛德森。

而这种惯有的模糊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没有现在的你麻烦。」果不其然,完全知道他在指什么的人,翻了一个白眼后,这么回答。


没有逃避、但却也没有直面问题。


正当小首领想抗议被唬弄的时候,那个人想想又补了几句。


「在麻烦都会去做。一定都会去,不可能让你就这样算了。」

「本王子从没想过要放你走。」


一直绷着的冰块脸霎时间好像有点松动,变的比较柔和,凝视着自己的苍蓝眼珠很深邃,一眼望去竟然看不到尽头。

太过有温度的话语让褚冥漾四肢顿时僵硬,心脏硬生生的卡了几秒才继续跳。


「今天谢谢王子殿下的招待!!!!!!!!!!!」


扔下这句话后,他很丢脸的落荒而逃了。


埋着头冲出房间,硬是跑了好一段距离之后才停下。

还好,那个人没有追上来—应该说幸好他没有阻止自己跑走。


他相信凭休狄的身手这种事情不难,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


喘着气,在扶着墙壁的同时,褚冥漾很刚好的看见了,只剩下一个背影小点的女性使者正要离开白陵。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生会为了药的事情被骂。

也不明白自己跟休狄之间,什么时候变成这样。


但是按着疯狂跳动的心脏,他好像有点懂了。

自己为什么要逃走,到底又蛊惑了什么。

似乎都,多少有点知道了。






后记


车是学长他们自己的喔((笑,并不是白陵的资产((远目

漾样你在不知道就换我剁手眼神死了,真的ORZ


希望大家不会觉得阿摔太崩哈哈


喜欢可以推推案热度,欢迎追追留言OWO//





评论(6)
热度(28)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