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6下(冰漾)

夜安各位大大


这里是暴肝希((飘远

觉得最近手感还不错一直狂生((远目

希望看完这篇会觉得学长有帅到XD







满满的书架,一眼看过去至少有十座以上,简直就像小型图书馆。

……..虽然知道学长很爱看书,但这个数量怎么看都很不对劲。

再次确定自己没错跑到资料室后,他才放轻脚步的走进去。


里头很安静,不像是有人的迹象。

也不在这里吗?


四处晃晃找找的同时,褚冥漾注意到了书架上的藏书种类,与记忆中的不太相同。

那个人什么时候开始读起医学书了?

他记得学长虽然出生药厂,但对于武器一向比较有兴趣。

可是现在房间里一半的书架都摆着生物医学。

 

抬头,凝视着那些原文书籍,他发现有好几本封面都卷了起来,明显经过频繁翻阅。

其中最皱的一本书吸引了他的目光。

深绿色书衣、优美的草写标题,样样都神似伊多推荐给他的毒物学。


等到把东西取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还真的一模一样。

虽然版本旧了一些,但确实是同一个作者所撰写的没错。


不大的书上遍布密密麻麻的学长牌虫字—书本的角落有着折痕,像是某种记号。


顺着翻阅之后,熟悉的字眼跳了出来。


“马尼芝拉”


“泷之粟”、”茄花雪”、”洛秋丹”……每一个名词都是那样熟悉。

全部都是他身上病症的来源。

一瞬间,白陵首领拿著书本的双手有些颤抖。

他觉得自己好像在不经意间,发现了那个人的秘密。


然而这份颤抖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稳稳的握住。

厚实的胸膛贴上了他的背脊,一丝丝银发伴随着吐息垂落在颈侧。


「洛秋丹,潜伏在你的肝脏,达到数值之后会破坏基础功能,目前还有27%的空间。」


「茄雪花,依附在气管壁上,起先只是容易喘、拖久会造成呼吸困难,现在处于初部阶段。」


「泷之粟,顺着血管壁流通,会聚集在末梢造成坏死。」


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人,就这样握着他的手,一个记号一个记号翻过去,还顺带报上这些毒素在他体内的位置、含量有多少。

褚冥漾很清楚,站在后头的学长是看不见虫字内容的。

那个人根本已经把他的状况彻底刻划在脑袋里了。


这些毒物知识要短时间吸收是不可能的。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种事情的?


「从知道你继承了部分言灵能力后,就有在准备了。」

原来是那么早以前吗?

学长你能未卜先知?


「…..如果都问完的话,该轮到我了。」没有因为脑残动怒,轻抽回书本、放回架上,那个人突然握紧他的手,猛地将他押在书架上。


激烈的动作拉回了褚冥漾的注意力,从感动与震惊当中回过神后,等着他的是有些羞耻的事态。

他被自家学长从后面死死压着。

应该说从被环抱开始,他们的姿势就一直贴进的很暧昧,现在更是赤裸裸的羞人。


然而这份害臊的心情没有持续多久,很快的就被打散了。


「褚,在你眼里看来,我们这群守护者是什么?」很近、非常近,那个人每说一个字呼出来的气就缠上耳朵一次,搔痒的直让人忍不住缩肩。


如果是平常的话,肯定会下意识的回答非人。

但碍于学长的语气非常认真、认真到好像只要一脑残,就会被直接种到书堆里,害他一时之间全身僵直,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敢乱想。


「我是很认真没有错,你乱想也确实会被种掉没有错。」

「所以最好给我认真回答—我们和你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比较明确的问句终于让小首领反应过来。

说实话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说是学长学弟?

应该没有那么疏远。

好朋友?

第一时间会想到的就只有幸运同学。

那么,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很亲近,甚至可以为此付出生命,但跟好朋友的无话不谈又有些不太一样。


想了半天,褚冥漾才挤出一个比较接近的答案「…..家人。」


「我觉得,学长你们是我的家人。」


小心翼翼的答覆过后,迎接他的是长长地沉默。

哈啰?

掉线了吗?


就在他以为那个人大概是不满意这个答案的时后,冷冷的声音传来,不咸不淡的语气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你所谓的家人,是这么简单就可以随便抛下的吗?」


现在,白陵首领很确定自家守护者在生气,而且是最为暴怒的那种。


「我……..」不等他回答,一个力道强制地将他的身体转了过来。

按着他的手腕,那个人气势很强的俯瞰着自己。

红色眼睛非常深沉,深到他有些无法明白,其中流转的神采到底意味着什么。


「褚,你到底还想不想活下去?」

「回答我!」


虽然是问句却非常咄咄逼人,仿佛只要一摇头就会被凶狠的喀擦掉。

事实上,从刚才到现在,学长一直给他一种很强势的感觉…痾,虽然他这个人气场一直以来都很强。

但就是不一样。

现在的学长清楚的释放出不可以忤逆他的讯息,在多理由都不行。


但就算是这样,也还是没办法解决的。


「我只问你想不想谁管你有没有办法。」不耐烦的啧了一声,那个人凑过来、将距离拉的更近,在鼻尖几乎贴着鼻尖的情况下,褚冥漾顿时觉得心跳又漏了好几拍。


学长,你这样真的让人压力山大啊!!!!


「最后一次,回答我的问题。」整个无视掉他内心呐喊的人,依然故我的继续逼问着。


「…………想。」

但从来没有人能撑过来。

伊多也说变成这样要恢复已经很难了。

不管怎么看,放着不管就是最好的方式。

硬是去处理,只会连累白陵的财务、耗干大家的精力而已。

所以这样子就—学长你干嘛???!!


肌肤相触的冰凉感瞬间吓掉他脑袋里所有的想法。

相较于他的惊恐,自主将额头抵上来的人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在绝对无法逃离的距离下,那个人紧紧盯着他、炽热的视线像是要穿透底心。

「我不管这些。

「怎样会比较好,其它事都可以放你去做决定,但就只有这件事情我不准许」

「如果全世界都说你活不下去,那么你就不要在去相信这个世界—放弃去听和看,专心的去否定。」


「只相信我。」


「褚,你只要相信我就够了。我说你可以活到一百岁,那么你就可以。」


「………….学长,你这样太霸道了。」


不论是说出口的话、还是整个人都太过分强势了。

就好像、就好像……..真的有办法解决这件事一样。

到底是哪来这种信心的?


「就凭我从没失败过。」

语落,学长突然冲着他露出了一个非常帅气的笑—并非冷笑,而是超级嚣张狂妄的那种。


如果今天换成是五色鸡头这么做,他肯定会满脑子想着神经病。

但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学长、是跟万能天神差不了多少的学长。

一瞬间褚冥漾觉得心里的某些地方松动了。


或许,他真的有可能得救也说不定。


松开手上的钳制,那个人后退到像是公事包的皮箱旁边。


地板上原本是没有东西的。

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


没有回答,学长只是径自地缓缓蹲下来。


「不会在这里结束的。」


将双手按在印有伊沐洛徽章的箱子上,他突然这么说。


「我认为我们办的到,那么你呢褚?你怎么说?」


将曾经的话语再次说出口,抬起头、那个人用至今从未见过的坚定面容注视着自己。

空气在震荡,但那些现在都不重要。

他明白学长想要做什么了。


「你觉得我办的到吗?」

「愿意,再相信我一次吗?」


又是那种轻轻的询问,但不同于以往。

他已经完全感受到这份声音背后蕴含的所有坚持了。


意识到的时后,身体已经先蹲了下去。

模仿着那个人的动作,褚冥漾也将手按了上去。


真的真的没有什么好在犹豫了。

曾经,连他自己都放弃自己,觉得一切都结束了。

但那个人没有。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学长从来没有放弃过,一次也没有。

永远一无反顾的牵着他往前走。

所以没什么好在怀疑的了。


「如果是学长的话,一定可以做到。」

「我相信你。」


强烈的尖啸声席卷整个空间。

当言灵完成的瞬间,皮箱似乎闪烁了一下。


用很快的动作解开上头的锁扣,学长脸上是少有的急迫。

在箱子完全开启的同时,他呼出长长一口气。


「比我想的还要成功。」

「褚,快过来看看。」


在那个人侧过身、让出空位后,他才看清楚箱子的内容物。

小小的玻璃罐整齐的被固定在里面,上头贴着各式各样的标签,对应著作用的毒物。

瓶子里头装满粉末,重点是,那些粉末很神奇的在发亮。

柔柔淡淡的白光,非常的漂亮。


「在那之后,我回去见了父亲。请他利用毒素会互相结合的特性,做出这种吸附性粉末,只要按照顺序吃下去,顺利的话就能够完全清除身体里的病源了。」整个人都松懈下来的学长,边拉领带边向他解释。


「但其中几个吸附率实在太低…」说到这里时红色的眼睛飘了过来「所以就借用了言灵的力量来提升成功率。」


「只是我没想到效果会那么好。」看着整箱亮晃晃的药,漂亮的中性脸孔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褚冥漾现在整张脸都在烧。

他当然知道自家学长在笑什么。

言灵会因为使用者的意志而有不同的效果,这种百分百的成功率摆明了他就是超级无敌相信学长阿阿阿阿阿阿阿!!!!!!!!相信到都能开外挂掀翻世界定律了阿阿阿阿阿!!!

重点是,如果那个人不要一脸坏笑的话,说不定他还不会那么想钻个洞种掉自己,真的。

在本人面前承认这种事情真的超让人不知所措。

将整张脸埋进手掌,连耳根都红透了的小首领,自主冷静了大概十几分钟后,才弱弱的开口「学长,谢谢你。」


谢谢你致使致终都没有放弃我。


「要说谢谢的话,等等在宴会上跟大家说吧。」

「你能够醒过来、继续存活下去,并不是我一个人努力的成果。」


什么意思?


愣了一下,褚冥漾随即惊讶地弹了起来。

已经换好衣服的岚之守护者,环着手,开口、将他所不知道的一切全说了出来


「阿斯利安负责照顾与保护,重柳去出解毒相关的任务,休狄萃取家族药物辅助治疗,哈维恩拷问相关人物获取情报,西瑞….他也自己找了九澜来看你。 」


「而我负责总结,将他们的努力跟伊多的纪录结合、制成你现在所看到的成品—这是大家都同意的分配,也是我们之间的共识。」


「所以下次你敢乱来的话,会有六个人联手把你拆了塞进白陵厕所的水管…褚你怎么又哭了?


撂着狠话的人皱起了眉头。

在这样下去肯定又会被巴的,但他实在没有办法一点感觉都没有。

揉着眼睛,很丑的吸着鼻子,扁着嘴巴他一句话都不敢说。

如果开口,讲出来的肯定就只有谢谢。

因为现在满脑子真的就只有这两个字。


「那就给我用你所有的脑细胞记清楚—不准在做这种事情了!!」抓住自己乱揉眼睛得手,将手帕塞给他后,还是很凶的那个人伸手、用力的弹了他的额头。


「痛!!!」


「不要老是哭,好不容易活下来了就该多把时间拿来笑才对。」


原本想笑也都被打哭了阿学长!!!!


冷哼一声,也不管他的头上有没被弹出一个洞,提着皮箱那个人就往门口走去。

脸上还挂着两泡泪的小首领赶紧跟了上去。

看这个方向,应该是要往饭厅………..时间也确实差不多该吃晚餐。


一前一后的两个人走在长廊上。

稍微整理过不在那么狼狈后,褚冥漾想了想,决定还是开口。

因为实在是有点在意。

总觉得如果不趁那个人心情还不错的时候问,之后可能就在也没机会了。


「对了学长,关于那个问题的答案….你是不是不满意?」


是不太满意。」提着皮箱的人非常爽快的回答了,不到半秒却又补了一句「不过就结果来说,也很接近。」


啥就结果来说?

痾总而言之,果然还是学长学弟的关西吗?


「没有那么疏远!!」红眼狠狠地瞪过来,吓的他脚步一阵哆唢「还要再更亲近一点。」


「我所期望的是那样子的关系,褚。」


比家人的关系还要来的亲近?

那是什么?

…………………….不会是他所想的、那个吧?


然而,他也没有机会在向那个人求证了

因为饭厅到了。


后记


其实前几篇主要还是在写他们各自的感情状态((笑

顺便找找适合的方式


生到这边六个都基本有一篇了,大家比较喜欢哪一篇呢owo?

我个人比较喜欢重柳跟哈维恩哈哈哈哈((远目

但是每个都这样写故事讲不下去(吐写


那么,喜欢可以搓热度、欢迎留言追追OWO////











评论(9)
热度(50)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