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6上(冰漾)

午安各位大大


有点悲剧的分成两篇((远目

光回想就五千多了阿呜呜

不过下篇大概三千搞定吧我想((远目


那么


正文





这个世界不会因为白陵首领倒下而自动停止运转。

各种阴谋诡计趁机蜂拥而出、冲破现有防卫,却又在即将突破底线时,被稳稳的掐灭。

在最好的时机狠狠出手是白陵守护者们一贯的风格。

在近一步?门都没有。


反对党掀起的些许波澜,在守护者与门外顾问的的努力之下,全都成了儿戏。

一切被压在台面下处理,妥妥的、没出私毫纰漏。

确保在大的风雨都不会惊扰到他们急需静养的首领,是白陵上上下下共同的认知与尽力格守的义务。


而这份用心并没有白费,那个人如愿地得到最好的环境,虽然仍就找不到消除余毒、解除慢性中毒的方法,但在恒柏力之星的强力发挥之下,病情逐渐稳定下来。


无风无雨日子持续了整整两个月。

终于,在伊多的点头之下,褚冥漾得到恢复正常生活的许可。


—天晓得在推开卧房大门时,他有多紧张。

先是在门口探头探脑确定没什么埋伏之后,才敢小心翼翼地跨出房门。


站在长廊中央,小首领捂着脑袋警戒了半晌,直到手臂传来阵阵酸痛后才愣愣地解除备战姿态。


奇怪?他以为那个人应该会恶鬼样的站在外面等着巴他才对…….等等期待被揍的自己怎么感觉有点M?


乱七八糟的想了一会后,褚冥漾才终于回到现实—回到这个学长并没有出现的现实。


现在是白天,光线非常充足,所以他很确信整条走廊真的只有自己没错。

四周静悄悄的,金色的阳光穿透玻璃洒落在大理石上,如果是平常的话,肯定会觉得很美。


但现在却只觉的诡异。

伊多说,恢复作息的事情目前只有学长知道,所以他一直以为今天就是自己的忌日—之前躺床没被扁是碍于一拳揍死不好凌迟之类的。


谁知道会连个鬼影都没见到。


不过仔细想起来,好像除了被惊醒的那次之外,就在也没看过那个人了。

出任务了?

可是两个月也太久………不会半路过劳昏倒卡在医院里吧?


想了一会,发现怎样都不合理的小首领,抓了抓头决定还是自主去找找比较安心。


迈出步伐,褚冥漾出发前往岚之守护者的卧室。

皮鞋轻扣地面,而他的思绪也随着规律的节奏越发飘远。








什么叫校园风云人物?

进到Atlantis的第一天自己可总算是见识到了。


那一天是开学日,当他拿着入学指示无比茫然的站在校门口,时不时还会被撞一下的时后,前方的人群忽然传来阵阵骚动、过没多久就像红海一样自动分成两边。


褚冥漾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的景像。


顶着一头灿烂的银发,额前飘着一搓醒目的红,美的像精灵却一身黑的男生就这样环着手大辣辣的站在路中央瞪着他。

四周满是各种真情告白的呐喊,但他听不太清楚,唯一感觉到的就只有头皮发麻。


那种眼神很利很可怕,褚冥样觉得自己活像是被扫把对准的小强,只要稍稍动一下就会立马被劈成两半。


那个漂亮男生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么凶残。

而接下来的发展,证明他是正确的。


疑似后援会的组织呐喊的越来越大声,站在门口的角度甚至可以看见有人举起了塑胶牌子,上面贴着冰炎我爱你几个大字。

长的像精灵的男生眯起眼睛,额头青筋抽动了几下—放下一直以来环着的手,他突然转过身。

定住、抽兵器、上膛、开火,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到他一口气还没换完,子弹就已经纷飞出去。

火光瞬间蔓延开来。


所有爱慕声一夕之间全变成哀怨声。


握着新生说明,他就这样傻站在那里,在轰隆隆的炮火声中发着呆,周围全是逃窜的人群。

其实这一切是梦对吧,什么火光四射吓不倒他的真的哈哈哈….


「哈你个头!!!」不等他捏捏看脸颊,整个脑袋就先一步炸开剧痛。

那个不知道么时候结束无差别开火的男生,神奇的出现在只有几步的地方。


「要不是你一直在校门口磨磨蹭蹭我需要跑下来接你嘛!!」


抱着头蹲在地上痛死痛活的褚冥漾,听到的就是这样子怒气腾腾的一句话。

原来是因为担心所以才跑过来的吗?

下意识的,他抬起头,爆炸的热浪很刚好的卷过来。

银色的发向后散开,白色的面孔倒映着金橙色的火光,宝石般的红眸就像是要滴出鲜血。


真的真的超像夜叉鬼,如果放上登场音乐,都可以配上经典的统治世界台词了。


啪的一声他的脑袋又被砸了。


「不要脑残!!!!」

「听好,我是你的代导学长,飒弥亚.伊沐洛.巴瑟兰—如果记不住就叫冰炎或学长,知道吗。」


很美的厉鬼说着最后三个字时,语气完全是冻结的。

这么凶残的人是他的代导学长?一出现就把一票女学炸到天边去的家伙?


妈妈,其实你真的应该准备尸体袋而不是便当袋的。


『死定了。 』

望着威风凛凛,背景满是火光的学长,他只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然而,接下来一年内发生的事情,证明了这种论调是错误的。




后来他才知道,开学那天的意外是常态,如果那个人大辣辣的出现在公众场合,被包围就是肯定的。

学长受到的关注一直都很高,作为药厂龙头与军火女王的小孩,除了身世显赫之外长得又好看,据说还是学校特务组的榜首,所以追求者一直都是可以绕地球好几圈的状态。


和衰运缠身的自己比起来,真的天差地远。


「冥漾,回魂阿?」朝他挥了挥手,坐在对面的幸运同学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卫禹你在写啥?」回过神后褚冥漾才发现到自家好友面前放了一本笔记本,上头很多框线侧边还有时间。


「课表阿,我们学校跟大学一样可以自主选课,你不会不知道吧?」转着笔,幸运同学歪着头好天真的这么问「明天就要送出申请了喔,今天大家都在做最后调整呢。」


他还该死的真不知道有这回事。

要命连那些课在干嘛都还不知道阿!!!!!!!!!!!!!!!!

有些手忙脚乱的抽出惯用小本时,学长稍早塞给他的笔记本一不小心也跟着掉了出来。


不看还好一看眼睛都直了。

敞开的页面上钉着一张选课单,和自己手中的这张如出一辙。上头的空白处被标注了许多小字,仔细地说明课堂内容与老师的教法。

把单子掀开,下头的白纸整齐的画着两张课表,第一章注明了是学长高一的课表,第二张是他推荐、帮忙规划的选课表。


超整齐、详尽,而且全都是用工整的繁体字写的。

褚冥漾不知道,为什么身为外国人的学长会那么刚好的有一本全中文的选课大全…如果说这些都是为了他特别准备的话……可恶鼻子酸起来了。


他一直觉得,对于学长这种天身自带镁光灯的人来说,抽到像自己这样子的衰鬼学弟肯定是件很丢脸的事情。


或许还会觉得他很讨人厌。

但现在看来,有这种想法的说不定只有自己而已。


「这应该是前几天写的,因为铅笔字放那么久页面不会那么干净。」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幸运同学,看了眼笔记本上的内容后,轻轻地搭上了他的肩膀。


「你有一个好学长呢,冥漾」


抹了抹眼睛,他附和的点了点头。


『或许,那个人并没有自己所想像的那么可怕。 』










「学长……我还是不太会使用枪枝。」下下礼拜要考试了你可不可以帮我恶补?


红红的眼睛睨了他一眼,啧了声后斜靠在沙发上的人坐起身,朝他扔出一串钥匙。


这是啥?

满分之钥吗?


「褚我现在很累不想扁你」没有立刻巴过来,绑着头发的学长整个人都懒懒的「这是别墅的钥匙,你放学后就自己开门进来吧。地下二楼有靶场,金色的那把是电梯钥匙。」


「我会在里头等你—学校老师的教法对于,像你这样的初心者来说可能太快了…」后头的话很小声,比较像是在喃喃自语。


看着手上整串的钥匙,褚冥漾发楞在发楞。

在学院当中学长的私人别墅就只有一栋,就是现在他脚踩的这间。

把这么重要的钥匙交给自己真的好吗?

虽然笨归笨,但他不是没有发现,学校里头其实也存在着许多针对的视线。

那个人的处境其实并没有大家所想像的那么光鲜亮丽。

就不怕他将钥匙交给其他人吗?


「你会这么做吗?」

「褚,你会吗?」

很轻很轻的问句,和平常咄咄逼人的感觉不太一样,也并非决断的语调,这一次是真的在询问。

询问他可不可以信任。

那双美丽的红眸紧揪着他,让人产生一种眼睛的主人正在忐忑不安的错觉。


他会这么做吗?

把钥匙交给别人让他们去害学长?


「不会。」

他想他死都不会这么做的。


「那就把东西收好,别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知道吗。」


「好。」

乖巧的点点头,而那个人似乎心情很好的笑了笑—和冷笑不同,是有温度的那种。

褚冥样永远记得,整个下午自己都因为学长偶然露出来的帅气笑容,而脸红的像颗番茄。


学长是最凶恶的人,同时也是对自己最好的人。

从来没有人愿意那么相信他,所以绝对不会去尝试背叛或者伤害。

明明是这么想。

那一天却还是犯错了。








那一天,他知道了伊沐洛家听取心声的能力,其实具备着选择权。

并不是像学长所说的那样无差别窃听。

而且现在想想,其实很奇怪—除了他以外,学长从来没有回过其他人的脑内心声,一次都没有。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只窃听他一个人?


当他这么质问那个人时,得到的却只有现在很累不想谈这个、他的程度还不够如此云云。


很愤怒,真的真的很愤怒。

因为非常相信跟依赖,所以发觉到被蒙骗时就已经很受伤了,之后得到的回应却又烂透了。


「那要什么时候才够?我死掉的时候吗?」


「褚!!!!!!!!」


扔下这样子的气话,他跑掉了。

后头好像传来喊声但也已经不想管了。


如果时间能够倒转,褚冥漾一定会选择在这边就按下暂停键、把后头的事情通通一刀剪掉,顺便在呼那个不懂事的自己一巴掌。

只可惜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好的事情。

所以那个时候的他,还是气鼓鼓的跑进了给学生赚外快的任务大厅、不顾一切的接下学长不准他碰的黑手党任务。


那是一个保护任务,协助委托者避开当地黑手党的拦截将货物平安运出小岛。

没什么特别的,只要注意躲藏就好,如果遇到交火他的射击成绩也很优秀。

『没问题的,做给他们看吧。 』

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然而当第一把枪瞄准他时,褚冥漾才发觉自己根本没有准备好。

任务内容或许很简单,但对上的黑手党却是出了名的凶残,根本没有谈判空间,碰面子弹直接就往脸上招呼。


虽然课业很优秀,但在面临生死关头时,他才发现自己其实根本没有下手杀人的决心。

正是因为明白这点,所以学长才不让他接这个任务吧?


或许真的会死在这里也说不定。

就跟那时后的气话一样。


当他这么想的时候,一阵扫射强势地打乱对方开火的节奏,重火力的炮击逼得黑手党一时之间只能抱头鼠窜。


「你真的很想死是吗!!」啪的一声他的后脑被砸了,熟悉的红眼就这样出现在眼前「褚你竟然敢乱来!!!!!」


「学、学长….」虽然气势熊熊的恶鬼很可怕,但让他更害怕的不是这个。

而是那个人左肩很靠近心窝的部分正在出血。


「强制介入交火线就是这种结果,没有变成马蜂窝已经很不错了,不用太大惊小怪。」

这种时后还有心情安慰人?应该先止血吧?

就在他想要扑过去做紧急处里的时候,一直凝视着他的人忽然转过身去、抽出银白色的长枪,动作就跟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快狠准。


看着黑色的背影,他忽然有种很害怕的感觉。

血还在流,红通通的洒满整个地板。

这一切,会在这里结束吗?

 

「不会在这里结束的。」挡在他身前的人侧过头,语气平稳淡然,仿佛处于劣势的不是他们。


「我认为我们办的到,那么你呢褚?你怎么说?」

「你觉得我办的到吗?」

「愿意,再相信我一次吗?」

跟那个时候一样,轻轻的、不带有压迫感的语气。

但这一次问的是,愿不愿意再度赋予信任。

都这个时候,还在想着这种事情吗?

如果这种事情优于性命的话他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


「如果是学长的话,一定可以做到。」

「我相信你。」


那个人笑了,顿步之后随即很嚣张的冲出去迎敌。

现在想想,第一次使用言灵的力量,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吧。

还好有成功,不然自己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没有言灵帮忙的话,学长肯定撑不到援兵赶来。

所有说,能够继承到这种力量真是太好了。


在那之后,那个人被送进了病房,昏迷了非长久一段时间。


褚冥样还记的,当他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有多么紧张害怕。

要不是阿斯利安推着他走进病房,大概还会在外头站上好几个小时吧。


「别杵在那里,过来。」

跟记忆中一样漂亮的人,凶凶的这么说着,声音有着藏不住的虚弱。


瞬间他很没出息的哭了出来。

好好的一个人会变成这样,褚冥漾觉得自己真的要负很大的责任。

是他的莽撞跟软弱害学长差点死掉的。


「哭什么哭」搓了搓他的额头,红红的眼睛很煞风景的翻了一个白眼。


「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所以有什么好哭的?」嘴上虽然说着没有丝毫温情的话语,却还是用很轻柔的动作摸了摸他的头。


没有骂他,也没有说些难听的话。

那个人一开口说的就只有不要哭了,关于伤口的事只字不提。


他就这样哭了一阵子,直到学长不耐烦的威胁要揍他才停止。


「除了哭之外,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红红的眼睛看着他,亮亮的非常漂亮。


「学长,欢迎回来。」


拉过椅子坐下,他哑着声音将这句藏了好几个月的话说出口。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聚集在病房外的人散去了,留给了他们一个相当安静的谈话空间。


那个人说,因为他还不太会控制言灵的能力,所以才会接受褚冥玥的委托,帮忙监听他的心声。

对于欺骗的行为他感到很抱歉。


—其实真正要说对不起的,是他才对。

不管是学长、还是冥玥都只是希望他不要搅和进太危险的事情,至少在能够判断以前都不要牵扯进去。

是自己没有明白这份苦心,拖累了他们。


学长你知道吗?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碰见了夜叉,这辈子大概十死无生了。

但最凶恶的人其实是最好的人。

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了。


「学长,谢谢你没有讨厌我。」

谢谢你在发生这么多事情之后,依然愿意当我的学长。

依然愿意摸着我的头说别哭了,真的真的,非常感谢。


当他无比认真的这么说着、想着的时候,那个将一切全听进去的人忽然间不太自然的别过头看向窗外,耳根还很可疑的泛红。


「……………..学长,你是在害羞吗?」


「去死吧!!!!!!!!!!!」


还好后来阿斯利安有机警的出现制止了学长的暴行。

如果在晚来几步,说不定真的就那样被掐死,没有之后的事情了。


学长不会一起休学变成他的守护者、他也不会担心的站在这里。

看着深红色的岚之守护者房门,结束回想的褚冥漾笑了笑,伸手推开木门。




后记


这部分有穿插一点第一人称,因为是学长跟漾样的对话觉得放第一人称感觉会比较对


希望大家不会觉得很奇怪((掩面逃

关于学院的设定没有谈很多,因为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算是为了下篇所以才特地把上篇写那么长吧((笑


因为关于学长残暴之外的个性想用事件表达,所以就变长了orz


喜欢可以搓热度、欢迎追追owo//

















评论(12)
热度(41)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