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23


夜安各位大大

还是晚了二十几分钟ORZ


这篇字数比较少,主要是写过渡期,所以不太可能有太多字((远目


然后我终于把刺青梗放进去了((洒花

*错字慎入


那么

正文







五通猿开头,十二通伏见猿比谷,最后八通是混蛋猿比谷,语音留言完美的呈现所谓的暴怒演进史。

想起出门前小家伙指高气昂的吩咐,在对比一下越来越粗暴的发言…….狂奔中的伏见头很痛。

喔他真的死定了。


跳起、支手翻过最后一座屋顶之后,稳稳的落在家门前。

整栋房子灯火通明,而现在已经已经凌晨四点了……看来真的怨念很深没睡的在等自己。

万一被问起来要怎么蒙混过去,沿途大致上已经想好了,现在就只剩下鼓起勇气面对了

跑了一个小时连大气都没喘的伏见,整里了仪容、紧张的咽下唾液,深呼吸好几次后才小心地向前,轻轻推开熟悉的大门。


在里头等着的,是仿佛黑帮老大附体的八田,连让他做心里准备的距离都没有留下,整个人无比逼进的正坐在玄关,黑着脸冒着腾腾的杀气。


手上理应无害的汤勺,莫名超有即视感—要不是知道时间不对,伏见肯定会百分百断言那绝不是勺子而是足以敲扁人脑袋的球棒。


这谁阿。


碰的一声将门甩上,青着脸到退一步,吸血鬼起了想转身远离案发现场的念头。

肯定是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里面那个修罗鬼跟老是被欺负着玩的小家伙绝对不是同一个,绝对不是。


下一秒,让伏见吓到摔回去的门,自动从内部打开了。

心中一把熊熊怒火在烧的鬼,挥舞着汤勺冲出,威武霸气的登场。


「混帐敢摔老子门你干脆死在外面算了!!!!!!!!」头上还绑着领巾、连围裙都没脱,散发可怕杀气的八田美咲光着脚,直接两手掐向目标的衣领。


被抓住的伏见不管是脑袋还是耳朵都痛的发胀—他打赌小家伙肯定气到忘记自己听力很好这件事。

啧,早知道就应该先买付耳塞在过来。

才刚这么想完,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像是觉得自己威胁力还不够似的,八田不知道哪来的第三只手生出另外一股力气,竟然将比他高十一公分的伏见微微扯离地面。


「伏见猿比古,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嗯?你说说看我们家晚餐时间是几点?」金色的眼睛眯起,总是充满活力的语调忽然拉平转冷,冻的吸血鬼浑身起鸡皮疙瘩。


面对巨人族都没这么恐怖,真的。

说不定转身回剧院在战两百场存活的机率都还高一些。


「打过去也不接、简讯也没回搞人间蒸发……..你到底知不知道这样做我有多担心阿!!!!!!!啊?啊?说话啊!!!看家庭煮夫炸毛很爽很好玩吗!!!浑蛋!!!!」陷入狂怒状态的小家伙泄恨般死死曳着伏见的衣领,完全不去管其实是自己的原因才会害人没办法回嘴的。


「美咲我—」

三秒后,跟虚弱嗓音一起响起的是清晰的撕裂声—其实并没有同步进化成坚强鬼布料的衬衫,终于在暴力拉扯下发出壮烈成仁的哀嚎。

脆弱的扣子瞬间被扯开,伏见颈部白皙的肌肤顿时暴露在空气当中。

刺眼的疤痕霎时间出现在八田的视野。

那是一道鲜红色的刺青,上头有着很深的痕迹—深到连皮肤都凹进去,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挖掉下面的肉。

为神么会这样?


几乎是下一秒,一直任凭他摇来摇去都没有挣扎的人,突然像只猫般灵巧地挣脱束缚,轻松简单到就像刚刚都是困好玩的。

落地之后伏见立即拉上大衣的链子,还很有鬼的把领子竖起来整个包紧紧。

有问题、超级有问题。


「猿比古你—」

正当嗅到阴谋味道的小家伙蹙起眉,想问些什么的时候,大门三度打开来了。


「一直待在外面可是会感冒的喔,两个大半夜不睡觉的小朋友。」打着哈欠,穿着卡通睡衣,戴着可笑毛帽的亚伯特睡眼惺忪的出现在后头。


「有什么事情先进来在说吧,站在外面的话,不管是特地喝咖啡不睡觉的八田君、还是搭夜车赶回来的伏见君,都会变成白费功夫,一切的努力全都没有意义了喔。 」


「他可是整个晚上都嚷着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可以作证。」指了指头带领巾的小家伙,俏皮地对另外一名房客眨着眼,一切的始作俑者笑的很无害。


伏见窜紧拳,小刀移至袖口。

他真的超想刮花亚伯特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


「闭嘴!!」从鼻孔里挤出哼声,被爆料的孩子整个人都不好了,愤愤地瞪了伏见一眼,想一想连门口的房东也一并迁怒地瞪过去,撞开人,气呼呼的八田大步走进客厅,留下两个男人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过没多久厨房随即传来锅碗瓢盆的乒乓声。


「投降,我什么事情都没做阿!!」面对着已经掏出小刀的人,亚伯特非常有危机意识的率先举高双手「你忍心对一个年迈的大叔动粗吗!!」


「安心吧」转着刀,伏见额头青筋跳动「我会很细致的把你剁碎到连美咲都找不到的。」


「况且先下药的人还扮白脸不觉得很无耻嘛!!!」


什么跟什么动粗不行细的就可以吗!!

等等下药?


重点先错一轮后才拉回注意力的大叔,很快的就推理出事情的前因后果「所以…伏见君其实是因为这样睡过头吗?」


啧了一声,被搓中伤疤的人脸色更黑了「废话说完就赶紧去死吧,浑蛋。」


还真的是这样。

亚伯特打赌那句浑蛋肯定有参杂他刚刚被八田骂的怨气。


就在情况莫名其妙变的危及时,厨房适时的传来了咆哮声。


「猿比古还不给老子滚进来!!!!」


「…………他在叫你喔,不赶快过去的话这次真的会被扭断脖子的。」看着仿佛整个人都垄罩在乌云下的同盟,其实他还蛮同情的。

八田平常没什么脾气,就算炸了也很快就会恢复—所以像现在这样很坚持的在赌气,就会变的非常难处理。


也明白这点的伏见狠狠地瞪了亚伯特一眼后,随即收起小刀,进屋去了。


目送着人影消失在转角处,房东才跟着进去,锁完门后,没有搅和的跑进还亮着灯的厨房跟客厅,而是选择直接转回自己的房间。


他想,还是留给年轻人一点属于他们的空间吧。








「快 给 本 大 爷 吃 下 去。」将字句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人,磅的一声将碗公放到自己所有怒气的来源面前「声音那么虚弱肯定又没好好吃饭了吧!!」


一些粥溅了出来,不过没有人在意。

看着碗里载浮载沉的蔬菜与碎肉,伏见挑眉。

看来说好的全肉餐约定显然是跟着理智一起进了厨余桶。

不过现在都不想计较这些了,只要美咲没有开口问他事情,就算端出长蛆的垃圾说不定都能够避着眼睛点头接受。

其实还是很忐忑不安的。


在心里头耸耸肩,伏见认命的拿起汤匙听话的吃了起来,然而一旁环起手生着闷气的人却直感到诧异。

有没有搞错?那个伏见猿比古什么时候变这么听话了?

原本还预计一顿威逼利诱是免不了的,但现在看来不仅汤勺很可惜的派不上用场,冰箱里的那堆肉说不定也可以跟着剁一剁包水饺分送给邻居了。


不会是发烧了吧?

意识到不对劲的小家伙忍不住凑过去、伸手按在那人的额头—很好一样的死人温度。

还是被掉包了?这只是山寨?

伸出另外一只手拉了拉那张天怒人怨的帅脸,在确定松弛感和弹性完全没有变动的同时,严重被影响进食的伏见也忍不住的开口「美咲你做什么?」


盯着刚吃下花椰菜的人许久,八田才很慎重的开口「猿比古,你这趟出门有没有撞到脑子?」


「………………….你快去洗澡睡觉吧。」感觉到小家伙肯定又误会什么后,伏见顿时更种心累,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逃避问题的人决定继续坚定的进食。


但是看在八田眼里只觉得完了猿比古真的坏光了。

到底发生什么让这家伙一夕之间脱胎换骨成另外一个人?


饭厅顿时陷入短暂的沉默,各怀思绪的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没有开口。

当粥剩不到四分之一时,一直歪着头思考的八田,突然改变了动作,像是得出了结论。


转正身子,金色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浑身僵硬的吸血鬼「呐,猿比古,回答我发生什么事让你变成这样,跟帮我偷打邻居那只老爱乱吠的狗你选一个。」


快速的将剩下的米饭扫干净,苍蓝的眼珠子瞥了身旁的人一眼「…………….哪一边。」


「啊?」


啧了一声,端起碗、自动自发将东西拿到水槽的人发出不耐烦的单音节「我说,是左边还是右边的邻居?」


「…………..两边都要。」


「好。」将东西放下后,伏见俐落的跳上窗台、翻出,几个步伐之后随即融入夜色失去踪迹,整个身手好到八田都想起立鼓掌。

过没多久还真的传来嗷呜呜的声音。


之后,换成另外一边。


当他把碗洗完的时候,完成打狗大业的吸血鬼才又在度翻进屋内。


「弄好就去睡觉吧。」语落随即转身冲上楼,快到像是多耽搁一秒就会被吃掉似的。


看着伏见有些狼狈的背影,八田深深的觉得,问题很大。

这家伙在躲他,超明显。宁可拉下脸真的跑去打狗都不愿意说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几天前的自己,说不定早就追过去直接逼问了。

但在决定要好好观察之后,渐渐的一些事情变的能够明白了。


大概是跟他有关的事情吧。

八田没有看漏,在问哪边前伏见还忐忑不安的偷偷瞥了他一眼,那个模样就像是偷跑去做坏事的孩子,心里藏着秘密却又不敢说似的。

而自己身上的秘密,就只有一件了。

下意识的,他摸了摸颈侧的伤疤。

凝望着人消失的方向,八田美咲难得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当他洗漱好时,伏见已经先一步的爬上床铺了。


金色的阳光已经完全升起、严重影响到他们的补眠大业。

想了想,走过去将窗帘完全拉上,八田接着才用最快的速度将头发擦干。

长头发的坏处就在这里,通常弄完睡意大概也全消了—不过还好,今天他是真的累了。

两个眼皮就跟打鼓一样狂跳,哈欠更像连珠炮般从没停过………在确定人平安没事之后,不可否认自己真的完全松懈下来。


总而言之,能够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猿比谷我关灯了喔」

「………….恩」


随着啪的一声,室内顿时陷入一片昏暗,但因为外头的天气太好,所以隐约还是有点亮度。


躺在属于自己的下铺,八田看着上头的木板、听着那人匀称节奏的呼吸声,安静地闭上眼睛


就在他以为今天会就这样结束的时候,一直保持缄默的人自己开口了。


「……….美咲,你不打算继续问下去吗?」


沉沉的声音,感觉是把头埋在被子里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正觉得很不安、很害怕吗?


「今天就算了」睁开眼睛,八田边想着那人现在究竟是什么表情,一边回答「但我确实有很多问题想问你。」


死一般的沉默顿时蔓延开来,但很快的就被打破。


「可是就像刚刚一样,会给你选的。」


「我还有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小狗小猫想要修理、对街音乐放很大声的阿婆也需要处里,另外还有很多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杂事,不怕没有选项。」


「会准备很多很多空间让你可以一直选择下去,而我也会锲而不舍的问下去………………因为那终究是我该知道的事情阿猿、那终究是我该知道的事情。」


「所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现是不行的。」


「但我可以保证,追着你的东西一直都保持在安全距离内,不会紧迫到像是要被吃掉似的。所以安心休息吧、没事的,猿比古。」


八田的声音就跟往常一样,笑笑的充满着温暖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被亚伯特感染,他的语气意外的有些像是在哄小孩子。


真的是很朦胧的话句,但跟他相处那么久的自己,又怎么会听不出其中的安慰与谅解?

没有强逼他,那个人选择等他自己准备好。

等他,自己选择要回答他什么。

整个人缩在棉被里的伏见忍不住蜷起了身子。


他不知到美咲到底又是从哪里看出来,自己压力很大被这个问题逼的很焦虑不安—伏见真的不知道又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他只知道自己听着听着鼻子就这样不受控制的酸了起来。

现在只庆幸还好自己选择睡上铺。

不然这么软弱丢人的模样要是暴露了,下次帮忙打狗时大概会故意失手让自己干脆被咬死。


艰难的吞吐了一会,待翻涌的情绪稍稍平复后,半晌伏见才用沙哑的嗓音开口说出谢谢。


他不晓得美咲有没有听见,只知道过没多久,下铺传来一声带着笑意的晚安。


那是很让人心安的声音。

闭上眼,伏见觉得肩膀上的压迫似乎不再那么沉重了

这一觉,说不定可以好眠呢。

他勾起淡淡的笑。






后记


在纠结要不要写游乐园跟剪发((滚

然后不知不觉,这孩子要十万了((掩面

幸好只剩下最后两个环节要写((远目


喜欢可以追追推荐留言OWO///


先去睡了各位晚安OWO//



评论(14)
热度(12)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