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5(西漾)

夜安各位大大

又是一个深夜呢((远目


终究还是没赶上十二点大限orz迟了一个小时QWQ


这篇有重柳、王子殿下、乌鹫跟西瑞出场喔OWO///

((九澜稍稍插花



那么


正文







「滚滚滚滚滚滚!!!!!」锐利的拳刃一把扫开挡在大门口的警卫、粗鲁的踹开门,顶着闪亮发型的杀手冲撞进大宅里。


等着他的是两个妖道角大叔,满脸的胡渣看的就让人手很痒。


「罗耶伊亚家的脏小鬼,念在你们也曾经是这一方的,于此警告你停下、否则凯恩家不会在继续留情。」

「跟白陵的首领牵扯在一起,不会有好下场的。」


不屑的啐了声,西瑞‧罗耶伊亚无敌台的踩上铺着红地毯的台阶,写着你娘卡好的花衬衫在半空中威武的飘阿飘「本大爷又没暗恋你留啥鬼情?长的一张欠刮脸还不速速自己归案让大爷我训训!!!」


语落,不等对方回答就直接一个箭步冲出去,包裹着利刃的双手停都没停的朝着那张脸就是一顿海扁。


更正,应该是两张脸。


顺顺的一脚后踢过去,把自以为有机可趁的蠢货踹翻,灵敏的翻了一个身,他稳稳的落地,还顺势补了两刀送倒楣鬼们下地狱。


又是一个帅气的登场。

只可惜跟往常一样,没人可以为他喝采。


金色的眼睛冷冷地瞥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没有多做停留,杀手继续前进、目标是—首领室。


他一路进逼、来一个杀三个,踹一道门顺势附送一整组桌椅。


华美的大宅今天出奇的喧闹。

乒乒乓乓好不热闹,到处都充斥着叫喊声。

象征着庆典的红色覆盖住一切,不管是对立的黑与白还是尊贵的银与金,全都被深深地染红,没能逃过。

死亡一视同仁的降临在他们身上。

这是终焉的庆典,没人能躲过这一劫。

血洗整个宅邸的人像是没有感觉到疲劳般,精力充沛的继续往前冲刺。

在看见雕花木门的瞬间,西瑞整个眼睛一亮。


按照他精准的判断,这种气魄的装潢里面肯定有好打的!!!!


揍豆腐渣揍到有些不耐烦的人立马加速蹦到门前,抬脚、万年如一的给他轰轰烈烈踹下去。


管它后面有什么埋伏,气势上先输了他老大爷就是浑身不对劲,只要一不对劲就会更想舒展筋骨把妖道角当流星打、小BOSS当跳跳球拍,大BOSS..…大BOSS还没想好。

总之,就是杀过去把脖子当抹布扭扭扭准没错,恩。


这次连招呼都没有,迎接着西瑞的是集火射击与要命的RPG。


「来来来来就是要这样子不然本大爷要无聊死了!!!」甩开拳刃的杀手兴奋的在枪林弹雨中冲刺「有大只的应该要早点拿出来啊!!!藏到最后你们良心何在、江湖上最讲道义的—」


「道你个头!!!!」


熟悉的吐槽句让西瑞顿了一下。

捕捉到这个空挡,凯恩家的人一拥而上、半秒后被暴发出来的力量一鼓作气的全掀翻在地上。


「本大爷最讨厌有人打断我说话了。」掐着长了狗胆的保镳,稳稳地把人提起来,金色的眼睛危险的眯起「而且,不要用那么像漾的语气跟我讲话。」


「由你们来说,本大爷恶心的都快要吐了。」


喀擦一声后,失去生命的躯体无力的落下。

跨过满地的小罗啰、随脚把几个不知死活还想爬起来的家伙踩回去,磨着刀,杀手笑笑地走向打着哆嗦的中年人。


整个人发着抖,吓的连嘴唇都发白,却还是不放弃、挣扎着想要爬窗逃走—这是凯恩家史上最丢人、最没骨气的一天。

抛弃部下自己逃亡,江湖最卑劣的万年人渣莫过于这种。

但为什么这样子的首领却还是有人愿意追随、甚至可以吃好睡好不用担心暗杀?

为什么漾明明比他们都还要好上几百万倍,却还是老有人想害他呢?


「呐、配合把毒酒放到会场的是你们吧」踢了踢碗如惊弓之鸟的目标,西瑞语气慵懒的这么问「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本大爷耐心有限你最好赶快招喔」刀片威胁的划过中年人的颈部、冷飕飕的感觉让首领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白陵的首领本来就该死!!!!」像是想到什么回忆,原先失去血色的面颊染上了愤怒的色泽,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凯恩当家不知到哪来的勇气,直视着金色的眼睛,他忘了退却「我们已经被束缚的够久了,要不是前代白陵那些该死的规定,我的妻子女儿也不会被表世界那些自以为是的家族抓走!!!」


「那原本就是我们的自由,他们到底凭什么—」


又是一个搞不清楚冤有头债有主的妖道角。


「好辣本大爷听腻你们想击鼓声冤的心情了」挖了挖耳朵,完全懒的在听下去,西瑞举起了手,拳刃平滑的刀面上倒映出再次吓白的首领面容「我才不管这些。」


「漾就是漾,是本大爷的仆人,无论哪个死人骨头做过些什么缺德事都不干他的事情、他人很好欺负不该死。」


「所以动他的你们一定得死。」就在他要一把将刀刃贯穿目标胸膛时,手机忽然大响,男儿当自强雄壮威武浩浩荡荡地响遍整间首领室。


像是听到什么警铃,西瑞立刻停下动作、转而将手覆盖在凯恩当家嘴上,长长的刀峰割破脸颊,刺进耳朵。

点点腥红慢慢地渗出。


「狗贼!!!如果敢发出声音,十大酷刑伺候!!」抢在人痛的叫出声以前,狠狠地扔下威胁,其实连刑罚名字都喊不出来的杀手接起了电话。


「漾~找本大爷什么事?啊?我在我家阿,老头子临时把我叫回去出任务,现在结束了在跟狗玩……晚餐当然要准备大爷我的份啊!!漾你这负心汉竟然想—死小鬼快把手机还给漾!!!!」电话那头传来小孩子的嘻笑声,一阵吵吵闹闹过后才又恢复到原本的声音。

「受伤?本大爷行走江湖一把刀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躺平了!!那种戏份当然要留给跑龙套的….好好好,会快点回去的….晚餐一定要帮把我留好!!大爷我速速解决保证到了饭菜还是热的!!!」


通话到这边结束,心情好很多的西瑞愉快地挂掉电话。

连喊痛都忘记,凯恩家的首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晚饭、受伤、人在哪、抢话讲。

多么家常的对话阿,平凡到太让人难以想像。就算妻儿健在,他们之间也从未有过像这样子平淡的日常关心。

而现在却从站在世界颠峰的顶端者们口中讲出来…….自己真的没在作梦吧?


「都听到了吧」收起爪子、蹲下来「大爷我是偷溜出来收拾你们这群渣渣的,所以抬杠就到这边。」


不给他多余的机会发问,这一次拳刃没有停顿地贯穿了胸膛。


「就说漾是很好的人了,你,笨笨。」


最后他只来的及听见这句话。

或许重来一次的话,自己就不会帮助安地尔、不会站在耶吕那里。

如果知道他其实是不同的,说不定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然而,在也没有那个机会了。


随手将尸体扔出窗台、尔后跟着跳下去,碰的好大一声后,一尸一人在地上砸出巨大的坑洞。

尘土飞扬的画面让幸存的保全不断后退、直至撞上台阶后才跌坐在地的停下。


紧接着烟雾散去,死状凄惨的首领尸体曝露出来,跟着出现的还有起先闯入宅邸的杀手少年。


裤裆好像有些湿湿的,如果是平常的话肯定会觉得很丢人,但是现在……保全只祈求奇怪的杀手最好瞎了没看到自己。


「喂,那边那个尿失禁的大叔。」从六楼跳下来却毫发无伤的人,瞥了眼地上的尸首,金色的眼珠转过来揪着他。


「心情好留你一条命,回去告诉那些家伙—下次杀人前先想清楚在动手,因为大爷我一定会反杀回去。」


「拿多少钱来买都没用,敢动西瑞‧罗耶伊亚的仆人,就要有整家族通通被一缸酿掉的心里准备!!!」


虽然用的词很古怪,人也闪亮高调的很诡异,但是少年的表情很认真,认真到仿佛只要自己左右晃一下脑袋就会被当作垃圾收拾掉。


他完全没有那个勇气说不。

点头如捣蒜的保全,就这样目送着杀手风尘仆仆的来又匆匆忙忙的离去。


而完全不晓得自己一通电话,可能不小心害某些人就这样被秒掉的白陵首领,此时正追着小孩满屋子跑。


「乌鹫!!!快把你手上的东西放下!!!」


「才不要呢」转过头扮了一个鬼脸,手持热兵器的孩子没有露出丝毫吃重的表情「这样坏人来了我就不能保护漾漾了。」


「….我才不需要你的保护。」跑的气喘呼呼却始终追不上,让褚冥漾很是挫败。

重点是这孩子还是有武装的阿!!!

到底是自己的体力变差了、还是他变强了?

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吗?


看着落后的人,一直跑给人追的孩子担心的停下脚步、最后甚至掉头,自己凑过去。


「没事的。」好声好气的这么说,收到一发瞪视的乌鹫摆出最无辜的表情「阿斯利安说我学的很快,是天才喔。」


「他还说我已经比漾漾厉害了,所以这种小枪真的就跟玩具没两样、你看我连王子殿下的招式都偷学会了」语落,虽然才能极高但还分不出事情轻重孩子举起枪,直接就要秀一发。


「住手…..!!」楮冥漾整个人扑过去,却还是晚了一步。


「漾~本大爷—」


被命中的地方轰轰烈烈的爆炸了。

对,真的嚣张地炸开了,完完全全正港的王子牌爆破技能。

但最惊悚的不是这个、绝对不是这些

而是好死不死在这个瞬间推开门走进来,几根头毛很衰尾被炸到的杀手,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磨着爪子


「呵呵呵呵呵小子你胆子很大嘛,真是勇气可嘉、勇气可嘉,,,嘉你妹!!!」


闯祸的孩子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抓着衣摆顺着躲到大人身后。


褚冥漾深深觉得,他要死也肯定是被自己人害死的。

就像今天这样。


把门摔回去,深呼吸一口气杀手一个顿步就要冲出去。


「死小孩看爷捏暴你的屁胆子!!!!!!!!」最自豪的闪亮头毛遭到殃及,西瑞理智线一秒断掉,是可忍台客管你妈忍不忍先揍下去在说!!!!


然而他的复仇举动只跨出去一步就结束了。


才回到原位不到一秒的首领室大门碰一声被一掌巴开,直接霸气的砸上鸡头将人扫到一边去。


出现在门后的是听见枪响赶过来的重柳青年,慢了几秒休狄才跟着出现,没有多去管被拍中的西瑞是扁是圆,两对蓝色的眼睛警戒地打量着房间,仿佛只要一有不对就会扑上去先攻击在说。


过了好几秒迟钝的白陵首领才意识到,自家的守护者大概误会了。


「那个,没有入侵者。是乌鹫他想要给我看他练习的成果所以就….」面对着下属们刺人的目光,褚冥漾越说越小声「这孩子不是故意的,拜托不要太过责备他..」


「浑蛋!!!!!」没等他们回答,从地上跳起来,鼻梁红红的杀手骂了一声率先朝推门的青年冲过去、拳刃瞬间挥出—


然后被两根指头稳稳夹住。


「明白。」只用两根手指搞定杀手的重柳超级无敌淡定,好像这种事对他来说跟夹菜没两样「下次,去到靶场在开火。」这句话是对着首领身后的孩子说的。


语落,被夹住的刀刃整个碎裂,一片片落在地上。


直接发挥两指神功捏烂别人武器,表达大老远跑过来其实很累别耍他的青年,在目瞪口呆的视线当中,大摇大摆的转身离开了。

没有人敢拦他,连西瑞都不敢。


他不是敌人真是太好了。


「哼。」首先回过神的是实力次高的休狄,打量着门框边的暴炸焦痕,他发出冷哼。


「想用本王子的招数你还早的很。」


「很快就会追上的。」一直躲着的孩子,在确认危机过去后才再度跳了出来,盯着老爱用鼻孔看人的家伙,他不服气地顶回去。


「等你超越了在说吧,矮子。」


你竟然跟一个小孩互呛你竟然跟一个小孩互呛你竟然跟一个小孩互呛!!!!

还有长的比小朋友高很骄傲嘛!!!!!


褚冥漾觉得头很痛。

看着一大一小对杠的两只,他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两个小鬼…..大朋友小朋友不是这样当的啊喂!!

王子殿下你鄙视人的英明神武到哪去了!这样下去都要变成幼稚王了阿阿阿阿!!!!!!!!!!!!!


「漾~本大爷的饭呢」似乎懒得在继续纠结在头毛上,越过同僚杀手整个人挂在仆人身上,粗鲁的举动稍稍将崩溃的首领拉回现实。


随着他的动作扑鼻的血腥味蔓延开来。


「在厨房里……..西瑞你刚刚杀了人?」


「你终于要变成忠狗了吗漾~叫几声来听听」有些意外的看了身旁的人一眼,金色的眼睛眯了眯。


「并不会变成狗。」觉得被整桶黑线打到的褚冥漾,捂完脸后试图振作起来「还有,你真的是被叫回家吗?」


前几天才碰过面的九澜,亲口跟他说最近罗耶伊亚家生意不太好没什么大任务。

既然如此,鸡头身上的血味又是哪来的?


似乎没想过会被质问,西瑞整个人愣住了。

皱起眉,就在他想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后,有些熟龄的女声响起。

这不是谢谢在联络吗?!


到底是谁被设定成这种来电铃声阿!!!


比起接电话,五色鸡头选择先泄恨的啧了一声。

…….到底是谁打过来真的越来越好奇了。


「漾漾~那个鼻孔王叫你。」甩开快要喷火的王子殿下,跑回来的孩子一把抱住还想要说些什么的白陵首领,仰着头表情好天真好无邪「他说该吃药了,叫你过去他那边」说完,金色的眼睛有意无意地飘向杵在一旁的人。


铃声还在响,而断了武器的杀手私毫没有要接的意思。


直觉的,褚冥漾觉得这两只是在帮忙支开自己………….西瑞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不对,应该说,他们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走了走了,在不走会被炸到屁股开花喔。」应该要被揍到开花的孩子推着比他高好几个头的人,努力地向前。


即使查觉到不情愿也还是在用力的推。

超级无敌坚持要赶他走。

看来无论如何,似乎都容不得自己在追问下去了呢。


无奈的叹了口气,觉得比起满身毒,老是犯的头痛才更需要处里的善良首领开口「西瑞」


「干、干嘛」突然被喊到名字的人,不自然地僵硬了一下。


「去接电话,我不会偷听的。让江湖兄弟等太久小心被笑话」想了想,已经走到休狄身旁的人接过铁罐、没有马上转开喝下「还有,要记得回家吃饭。如果饭菜放到馊掉我可就不陪你吃了。」


「要平安回来阿。」


比起叮咛更像是嘱咐,和平常不太一样的话语却同样饱含着忧心。

应该已经发现、知道自己是被骗着的,却还是选择站在他身边。

所以说,会觉得傻成这样子的仆人是恶仆的家伙,真的都是脑袋需要被他开一个洞变成死脑残的渣渣阿。


心里头那一点点忐忑不安好像消失了。

就像是偷做坏事的孩子被宽容的原谅、安抚的摸过头一样。


「本大爷是谁,妖道角怎么可能伤的到我」恢复正常的守护者摆了摆手,拿出阴魂不散仍旧在响的手机,他步出门外。


最后的画面似乎是鬼王子掏出枪准备要跟死小孩火拼、而仆人紧张的要冲过去制止他们。


尔后,华丽的门扉关上,所有的光亮全被阻隔在里头。


接起手机,不意外的听见另外一头的惨叫声「喂老三…你管本大爷刚刚在干嘛!!!到是你,漾在没好,大爷我就不帮你了—你也不用在来看他,自己下放边疆一边凉快去!!」


长长的走廊静悄悄的,让另外一头刺耳的笑更加大声烦人。


「好了好了垃圾话不要那么多,要屁快放有屎就拉—快说这次到底要杀哪个倒楣鬼,你才肯过来医他?」


走在黑漆漆、没有光亮的路上,失去武器的杀手没有丝毫的退缩害怕。

他的步伐很稳,心里头的目标非常明确。

致使致终,都只有一个目标需要自己去完成。


「啊?你说我在急什么?」


「有人在等开饭大爷我能不急吗!!」


电话那头又传来打趣的轻笑声。

而这一次,调侃的成份居多。


夜转深,讲着手机的杀手消失在长廊的另外一头。

夹杂着粗话的杀戮今天也会继续。

直到目地达成以前,绝不停止。


西瑞‧罗耶伊亚,瞒着上面、拉拢左右、贿骆兄弟,杀遍南北,乱七八糟却还是会乖乖赶回去吃饭的古怪行为,明天、大后天,也都还是会继续着。



「漾~本大爷回来了」


「你又跑去哪里…当我没问。总之,快点过来吧。」


他用自己的方式,达成自己的愿望。


延续这种小小日常的愿望。




后记


觉得生的文有越来越暴字的趋势orz


这篇不是最好的,但是大概只能这样了所以就放上来。


然后其实这系列有两种笔法在进行,没有被用到的有阿利、休狄,所以这两个之后戏份会比较多

因为我并不想一次性的把所有人的故事都曝光,所以决定这样弄OWO


然后冲过去的顺序是按照实力的喔owo,因为重柳的实力最高安排他冲最快((笑


之后就是学长了,结束学长之后,第一章的主线就算完结,进入感情培养的傻白甜。

希望最后可以走到我希望的那样子((远目


那么喜欢可以推荐、欢迎按追追,留言讨论特传OWO///






评论(21)
热度(34)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