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4(哈漾)

夜安各位,真的是非常晚的时候((远目


迟来的这篇((合掌

不好意思因为我在等新书出来、而且也想了一下

最后还是决定在这系列里放入主线了((远目

果然我还是产不出单纯的傻白甜ORZ


*错字有点多

因为现在的状况没办法好好检查,等之后有时间会在弄


那么


正文






与葛兰多一样,他们一族是随侍的家族。

从一世开始便陪伴在白陵身边,栖息于瓦利亚之中、数十年来始终如一的为之挥舞小刀、扫荡所有潜伏于暗处的威胁。


替黑夜的王清理出所需要的道路是他们的职责。

哈维恩以自身的家族任务为傲,对于将来要服膺的白陵首领更是打从心底感到认可。


白陵然,不管是力量还是谋略都无可挑剔,史上呼声最高的继承者—能够做为他的下属,无庸置疑是最高的荣誉。

所有人都觉得非常幸运、就连哈维恩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好像就是有哪里不对劲。


明明不管是力量、还是对于义务的认知,都是最为优秀的人选,可就总是让人感觉欠缺点东西。


『缺少的那一部分,到底是什么?』

抱持这种困惑,他持续的锻炼自己,希望藉由实力与思考深度的提升来获得答案。

但时间似乎不打算给予他这个机会。

在毫无心理准备下,那一天突如其来的降临了。


白陵然失踪了。

这个消息在里世界掀起涛天巨浪、尤其是对于他们一族来说更是晴天霹雳。


究责、追踪如火如荼的展开,可是无论他们怎么找、翻遍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依然还是找不到那个存在感强大的男人。

完全消失,仿佛从没存在过、彻彻底底不见了。

许多人猜测,或许他们未来的首领已经不着痕迹的遭到抹杀。

—如果真是如此,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实力坚强到令人发指。


然而,已经最糟的局面其实还不是最烂的。

当现任首领就像讲好般同时辞世时,族里好几个长辈惊的差点跟着一起去了。

动荡的时局顿时更加混乱,各种黑与白的势力鼓噪着企图要挣脱身上的束缚。

覆灭似乎就在倾刻之间。


怎么办?

他们到底该怎么办?

继承人失踪、首领又过世,身为侍奉家族的他们今后又该何去何从?

白陵就到此为止了吗?里世界最究极的秩序,最终还是倒下了吗?


茫然、焦虑、不解,恐慌逐渐的在侍奉家族之间散波传染,各种荒唐的主意浮动着想要窜起。

这一切哈维恩看在眼里焦急在心里,虽然表面上依旧面无表情,但天晓得他有多么不知所措。


然而纵使他有千万个急迫,也都只是枉然,因为问题并不是出在他们身上,而是无法提名出下任继承者的白陵。

这个古老家族对于继任者的要求并不是普通的高,而是超极高。

才能、谋略、果断都是基本要求,更重要的是言灵能力—这种足以确保家族立于不败之巅的强大力量才是关键。


唯一的继承者失踪后,在这么艰难的时势下,要重新培养出满足所有条件之人,绝对是痴人说梦话。


这也是大部分侍奉者感到担忧的原因。

他们需要能够凝聚家族之人,而这个动荡不安、宛如脱缰野马的世界更是迫切的需要。

立刻、马上、刻不容缓、十万火急。

但在这个时候,情况却陷入了胶着。


为了继承人的事情同盟间互相争吵、冲突越演越烈,战火一触即发。


『真的都结束了吗?』

就在哈维恩这么想的时候,那个人、出现了。


由名声显赫的褚冥玥带着,踏进了象征着最高权力的首领会议室。


『我是白陵的后补继承人。 』

从未听闻过的少年,用着怯弱的声音这么说着。

连直视身为侍奉者的他们都不敢,与强大的然不同,少年完全没有一名首领该有的气势。

如果哈维恩没有看错的话,他藏在主桌下的双脚甚至有些颤抖。

连面对着人群都会紧张,要怎么带领白陵解决混乱的局面?

哈维恩不解、他相信所有侍奉者都很困惑。


就像是要证明自己的猜测一样,下秒坐在对面的某家族成员嗤笑了一声、开口了

『就凭你?别说笑—』


『我可以的。 』

一直低垂着头的少年,强势的截断了之后的话语。


抬起头、那张憔悴但是坚定的面容暴露在空气当中,明亮有神的黑色眼睛霎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少年顿时成为了这场会议的焦点。


『你怎么能够如此确定?』


似乎还是有点紧张的人,吞吐一会,深呼吸一次后才在次开口。


『因为我说可以,就会可以。 』


随着他的动作空气开始震荡。

这种现象哈维恩很熟悉,早在他年幼的时候就曾经经历过。

这是言灵开始发动的征兆。


但是,和白陵然如同刀刃般霸悍的力量不同。

少年的言灵就与他的人,软软又飘忽飘忽的—是很模糊的感觉。

但是该有的效力却又一样都不少。

『非常独特强大。 』

哈维恩最后做出了这样子的评语。


原本还有窃窃私语声的主桌,在言灵的力量开始发动后,逐渐趋于平静。


所有人紧盯着少年,那些目光中留转着许多情绪—担忧、不安、害怕。

而他并没有回避,通通将一切收尽眼底。


『没问题的,因为我就是下任的白陵首领。 』放在膝盖上的手收紧、鼓起勇气面对一切的少年,努力的抬头挺胸,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有气势一些。


空气的震荡越发剧烈,被牵引的力量还在增强。

哈维恩看着不知道在对他们说没问题还是在对自己说的人,忍不住皱起眉。

用了这么强的力量,他到底想做什么?


『我的名字叫作褚冥漾,是拥有言灵力量的人,也是你们可以相信的人。 』


『只要我在这里,白陵就不会消失也不会倒下。所以不需要担心、你们只要继续尽自己的职责,搜索然就可以了。 』


『拜托你们了。 』

语落,名为褚冥漾的少年起身、弯下了腰。

未来的白陵首领就这样鞠躬了,像是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

清啸声响起、震荡停止,言灵完成。


哈维恩至今仍然找不到任何一个词句足以形容当时的心情。

事实上连最后到底是怎么散场的,沉浸在震惊中的他也都不知道。

那个看起来软弱无比的少年用言灵将自己与侍奉家族、白陵绑在一起。

这意味着他一辈子都无法在离开里世界了。

哈维恩不懂,真真切切的不懂。

如果只是为了要稳定家族,明明只要将反对者除去就可以了,犯不着用这种将自己完全陪进去的笨方法。

而且,为什么他们会完全不知道白陵其实还有这一位候补的存在?


满怀着疑问,他找上了牵引自家弟弟走进权力风暴的褚冥玥、那个跟月光一样森冷的女人。


「我弟弟不喜欢杀人,所以才会使用这种方法。」环着手,漂亮的黑瞳冷冷地扫视着眼前的人


「恕我无礼的问一句—请问他这么做,真的是为了那位吗?」哈维恩很紧张,深恐踏错一步,自己就会消失在地表上。

不用怀疑,褚家的女魔头在里世界中真的就是这么可怕。


「一直纠结在继承人的事情上,是无法找到然的,我们两个都是这么认为。」眯起眼,顿了一会后冥玥才在度开口「虽然是时势所逼,但是出来继承首领的位置是漾漾本人的意思—不然我是绝不可能让他出现在这里的。」


「比起自己的未来,他更担心表哥的安危,那个家伙就是这种笨蛋。」语落,还附上冷哼声。


笨蛋吗?白陵未来的首领?

一直正襟危坐的哈维恩忍不住有些呆愣。

形容的未免有些太毫不留情、但却好像又非常………贴切?

这不是里世界的人会做出的选择,反而更像是表世界的善良居民—还是最与世无争的那类会做的事情。

面对着这样一个单纯天真的人,一向处事俐落的哈维恩发现自己居然有些不知所措。

理智上告诉他,这种人并不适合待在那个位子。

但是心里又隐约感觉到,自己可以在少年身上得到答案。

白陵然所欠缺的东西,或许就在他身上。


「如果真的那么困惑,自己去看看不就好了?」


冷冷的声音拉回他飘远的思绪。

什么意思?


褚冥玥黑色的眼睛看着自己,里头似乎有着狡猾的计谋「并没有人强迫你们一定要待在瓦利亚。漾漾继任首领之后,会拿到守护者戒指,你的暗杀技术可以有效的保护他避免贴身攻击—我弟除了说话之外的力量都很弱。」


说到这个地步,哈维恩已经明白了。

意思是允许他去抢一枚戒指过来,自己就近观察。

首领的随侍,这是莫大的荣耀,族里到现在都没有关于这方面的纪录。

在戒慎惶恐的情绪当中,不太明白的雀跃参杂在其中。

或许对于能够接近那位,他比自己所想的还要来的期待许多。


「要做就好好做,万一敢背叛的话我会让你痛不欲生、死到不想超生。无时无刻都给我记清楚,那个人、褚冥漾是我唯一的亲弟弟。」


恐怖的话语伴随着凛然的杀气。

面对年轻的门外顾问首领,哈维恩单膝跪下。


「是。」


于是,他的守护者生涯开始了。









他与首领的直接对话比预想中的还要更快到来。

那是一次村庄型保护任务,目的是协助当地居民撤离交火区域。


「不要这样子。」当他要赏一个屡劝不听的死小孩八掌时,那个人、抓住了他的手。


「痾……..交给我试试看好吗?」


「……..请不要浪费太多时间在这里,我们必须快点前进。」完全不像是首领会说出的询问语句,让哈维恩在心里摇摇头。


冲着他点点头,褚冥漾走到小男孩面前,蹲了下来。


「这个给你,边吃边跟着我们走好吗?」从裤子里抓出一把花花绿绿的糖果,他递向小男孩。


摇了摇头,仍在啜泣的孩子开口「我要找爸爸妈妈…」


他们来的路上就已经看见两具尸体,不管是五官还是发色都与眼前的人非常相似—哈维恩可以断言那就是小孩的双亲。

而这也是让他很不耐烦的原因。

在这种非常时刻执着于已经不在的人,只会耽误到他们的行程、甚至是彼此的性命。


按耐住揍人的冲动,哈维恩屏息等待着。

他到是要看看最不擅长处世的首领要怎么解决这件事。


果然,褚冥样困扰的抓抓头,露出了没辄的表情,就在哈维恩以为他会站起来拜托自己一棒敲昏这个死孩子的时候,那个他以为没戏唱的人,收起了糖果,双手按在了孩子的肩上,不管是表情还是语气都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一直等着人来找你、或者老是想要依靠别人是不行的。如果真的很想在见到他们,就跟着我们走,吃饱伤口都包扎完、恢复力气后,自己去找他们。如果到时后你力量不够,我会请这些大哥哥帮你的。」想了想,褚冥漾有些不好意思的比了比站在一旁的守护者。


「你不是一个人,现在有我们在这里,所以、站起来好吗?」收起了搭肩的动作,他向拥有金色双眼的孩子伸出了手。


看着眼前的人,一直在哭的人忽然间眼泪掉的更凶了。

但他不在只是放任泪水落下。

用身上的布料抹了抹脸,太过用力将整张脸擦红的孩子,点点头、吸了吸鼻子后,握住了褚冥漾的手。


「………..好。」

还是带着哭腔,但是却不再让人感到脆弱。


代表邪恶的白陵首领松下了一口气,牵着孩子朝着原订计画的西边走去。


哈维恩默默的跟在他们后面。


「我叫作乌鹫。」情绪似乎稳定一点的孩子歪着头,自动自发的从大人口袋里偷拿出一颗糖,看着火红的夕阳,金色的眼睛眨阿眨。


奇怪?

能够好好活着看见太阳原来是这么美好的事情吗。

为什么以前从没发现呢。


「你的名字很好,所以更应该要好好长大。」摸了摸他的头,那个将他从恐惧感中带离出来的人,想了想才开口「我叫作褚冥漾,你可以叫我漾漾。」


短暂的交谈之后,是长长的沉默,他们就这样继续走着,直到狼烟远去、插着白陵旗帜的木屋出现在视野当中。


看着不远处的房子,一夕之间长大许多的乌鹫平静地开口


「大哥哥其实你骗了我,爸爸妈妈早就死掉了对不对。」


在度抓了抓头,满脸写着『糟糕被发现了』的人咬了咬牙,三秒后像是下定决心般的朝着自己蹲下来、合起掌。


「对不起骗了你。如果我说…痾..总之,做为补偿的话,你愿不愿意让骗子当你的家人呢?」

「我知道这种要求有点奇怪感觉也不太划算,但是..」


乌鹫看着将自己救出来的人,低垂着头碎念着各种不好意思的话语。

一瞬间他忽然整个人都轻松了,连窃笑的心情都有了。


「可以阿」拉着那个人,他往前跑了几步「因为笨笨的漾漾很可爱。」


「而且,我也最喜欢这样子的漾漾了。」


在错愕的目光之中,孩子笑着这么说。


「…那就,请多多指教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好起来,但是看起来是没问题了。

放心许多的褚冥漾继续牵着孩子往前走、然而走没几步后他就发现到不对劲。

后头的脚步声停止了。


「哈维恩?」转过头,那个不知道神么时后停下步伐的云守,正站在不远处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容我提醒您,如果将他带回白陵的话,这个孩子很有可能会碰触到里世界的黑暗。」


「在他能够自己决定以前,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冰冰冷冷的语气并没有让褚冥漾退却,维持着一贯的温和,他这么回答。


「…你无法保护所有人的。」


「或许吧」耸耸肩,并没有否认这点,当上白陵首领的少年眼中的神采依旧明亮、就和最初的时候一样「但是到我死之前,都不会放弃这件事情。」


「每天早上我都会用言灵的力量祈求大家平安,直到在也没办法之前,都会这么做的。」


背对着光的人深陷近一片黑暗里,明明是绝对没有光线的角度却神奇的让人感觉到刺眼。

很亮,真的太过明亮。

凝视着那个人,哈维恩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他想他明白了。

白陵然到底缺乏什么、而自己又在找寻什么。

虽然很强、具备了所有能力,但是那个人的眼里,就只有家族。

所以他走不进别人心底。

但是褚冥漾不同,那双漆黑的眼瞳里倒映着全部人的身影。

对于那个人来说,他们就是他的全世界。

所以,自己才会去抢过戒指,站在这里。


「如果这就是你的愿望,我会替你实现。」


「在这一路上作为盾与剑,这条命任您使用,绝无二言。」


认清自己道路的守护者,在次的单膝跪下,这一次不再是因为恐惧或者敬畏。

而是发自内心想要这么做。

不在只是因为使命所以追随,都不是这些。

就像那个人也不是因为家族才每日替他们祝祷一样。

那个人是白陵的首领,更是他哈维恩心目中唯一的存在。

他将会是他的守护者,永远追随,不论谁都无法撼动他的忠诚。


「你先起来在说。」头痛的看着地上的人,褚冥漾认真的考虑万一事情走向变的跟电视剧一样,不答应就不起来自己该怎么做。


这种时候别乱跪阿混蛋!!!


一旁的乌鹫已经开始好奇的围着他们打转了。


那一天,是结束在赶来的岚之守护者愤怒的吼声当中。

直到现在,哈维恩仍就会想,要是自己当时强硬点,逼迫首领使用言灵许下随侍的誓约,那么这一切又会是什么样子?


那个人,是不是就有机会不会倒下了?


凄厉的哀嚎声将他拉回现实。

满脸是血的囚犯剧烈的挣扎着,身体蜷曲到仿佛下一刻骨头就会错位崩解。

哈维恩眯起眼,抓着头发将人举腾空了起来。


「最后一次机会,耶吕一党到底在哪里?」

很冷很冷的声音回荡在地牢哩,让人忍不住浑身起鸡皮疙瘩。


那是白陵首领从未见过的云之守护者,非常残忍又极其暴虐。

然而这才是外人所知,哈维恩真正的样貌。


「………………….」

回答他的是肮脏的口水与愤怒的瞪视。


没有在多作交谈,守护者俐落的扭断囚犯的颈骨—甚至连握上喉咙都没有,直接就用很大的力道毁去存在。


「下一个」

抹了下脸,没有在意脏污的人,淡淡的这么说着。

于是,下一位替死鬼被拖了进来。

拷问会继续下去,雨之守护者带回来的人非常多,杀十个不够就杀五十个,一直杀到有人肯讲出来为止。


他不介意自己会有多脏、双手会沾上多少血污。

因为在允诺作为剑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好了。


如果说,替黑夜的王清理出所需要的道路是他们一族的职责。

那么,替那个人整顿出能够生存的世界,就是他的任务。

哈维恩赋予自己的任务。

谁都无法阻止他继续下去。


于是,作为剑与盾的守护者,向前、狠狠地划开了所有阴谋。

一如既往,不退缩不妥协,没有第二句话


他将会永远站在那个人的身前,替他挡去所有灾厄。

无怨无悔,直到身躯四散生命逝去,都将以此为荣。

不為白陵,而是以能够做为他的守护者为荣。


那是哈维恩心里永远的骄傲。




后记


希望大家能够接受这样子的哈维恩

有点忠犬设定((茶


最后就是剩下最难抓的西瑞与学长了((远目

希望我能够处理好,有种到学长会暴字的头痛预感((掩面


喜欢可以按热度推推或追踪OWO///

欢迎留言OWO///

















评论(11)
热度(34)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