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22


午安各位大大


有点急着要出门所以先放上来

等我有空点在改一下QWQ


这篇虐完之后就使傻白甜了XDDDD


*觉得OOC请小心


那么


正文






褪去肮脏的衣物,扭开冷水,他将身子全全浸泡在刺骨的冷意当中。

唯有这样才能让酸痛的感觉淡去、使注意力更加集中。


基本的沐浴动作缓缓地进行着,而所有的事情也逐渐在他脑中串连成完整的片段。

细微的资料在推理中一步步地被延伸出来。


绿族在英国有研究基地,而且他们显然用了其它方法将八田运出海外,避开日本赤青两组的耳目。

在来就是记忆的部分。

….先把他的意愿放一边来看,问题也还是存在的。

那就是,如果起因是物质丧失的话,记忆到底该怎么恢复?

按造资料来看,那个人血液里的特殊物质已经稀薄到,连他这个感官敏锐的吸血鬼都无从察觉了—百分百非常非常接近极限数字。


说不定只要在来一个意外就会彻底崩盘。


要靠八田自己的身体再造显然是不可能的,借助其它方法是肯定的。

而亚伯特,可能掌握着最为关键的这个部分。

他有自信说那个人肯定还藏着些神么。

因为实在是太奇怪了。

到底要不要恢复,明明是八田的事情却跑来询问他—对于说话老爱用敬语,信奉人权的家伙来说,这种无视个人意愿的抉择方式………..除非他的智商换成美咲的,不然要没查觉到不对实在太难了。

不、说不定就算换了也还是可以靠奇怪的第六感发现点什么。


会产生这么不合逻辑的状况,也只存在着一种解释。


那就是恢复记忆的方法确实存在。但要使用这个方法,亚伯特需要自己的帮忙。

如果配合音乐厅的事情来想的话,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他们需要透过揍人的方式来完成这个方法。


下意识的,伏见举起受伤的右手,尝试的握了几下后疼痛的感觉蔓延开来。

没有发出任何吃痛声,他只是皱起眉垂下手、放任冷凉的水继续冲击着身体。


曾经,他很厌恶这种赤族最爱用的粗暴方式。

只会用拳头打打杀杀搞的好像同伴爱跟暴力就能让一切妥妥的,实在是很让人火大。

但现在却恨不得能马上好起来,冲出去、像个无脑的家伙,痛痛快快地打一架。


灭族?失去感染力?

很可怜很严重,但那又怎样?

这些都不是伏见所在乎的。

从来就不是那么伟大的人,对自己的冀望也没有那么远大。

不管是一百年前、还是一百年后,想做的一直都只是八田美咲身边的小混混而已。

想要的也就只有这个。

陪着他一起胡闹、一起吃饭,在背对背的时后感觉的到彼此的心跳与紧密的信任,面对面的时能够从对方眼瞳中看见自己的倒影。

一辈子如此就足够了

谁的世界、甚至整个日本被毁灭都无所谓,只要两个人的小小世界依然存在着,就行了。


『最后,做出决定。 』

像魔一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而这次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如果那个人愿意的话,他会跟着亚伯特走,不论哪里都会闯进去,帮他取回所有与这世界的联系。


是的,只要八田愿意的话。

他终究还是办不到,没办法选择。

无法好好独自背负起这种残忍。


关掉水,探手、勾住摆在一旁的烈酒,伏见动作粗暴的拔开木塞,透明的液体灌入喉咙,激烈的味道刺激着深埋的情感。


酒精催化着一切。

一百年来所有隐忍在心里的苦楚与现实中的沉重顷刻间被彻底引爆,发酵生成连锁反应,所有的痛苦与疲惫一夕之间就像洪水般淹没了他。

已经残破不堪的厚重理智逐层斑驳、落下,那个一直以来,极力隐藏的丑露自我暴露在空气当中。

但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心力去阻止了。


其实不要想起来比较好的。

其实拿这种事去问神么都不知道的八田很恶劣,这不是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可以做出决定的事情。

亚伯特正是因为明白这点,所以才会要认识八田的自己帮忙选择。

如果真的跑去问的话,那个乐天的家伙肯定会说好,明明根本不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也会蠢毙了点着头。


因为他会从自己的脸上看见答案。


那个家伙、总是能够在这种时候很准确的发现到他真正的想法。

肯定会被发现的,其实自己并不希望他忘掉任何事情的心情。

因为那个人是、他从来没有成功骗过一次的八田美咲阿。

而明知道这点,还故意拿问题去问美咲的自己,非常恶心。


仰头,伏见猛然饮下剩余的酒。

一鼓作气、毫不犹豫,就像慢醉一刻都不能够在忍受似的。


他在逃避、他想逃避。

可是现实总是让他避无可避。

心里没有任何一点苦是说笑的,苦死了。

好不容易人找到了可是却失忆了、发现寻回办法的同时也明白不可以这么作的理由。

消化理解过后等着自己的是残酷的二选一。

美咲的痛苦他是能够理解的,但是他的痛苦呢?

见鬼的谁又能够明白。

忙了这么多年到头来会不会是一场空还要他自己选?

这种鸟气今天不醉,伏见深恐自己会崩溃的冲出大楼见人就打。

他没有室长那种强烈的理智,也没有心怀大义的胸怀,所以无法作出公正的选择。

伏见有私心,小小的很微弱的私心。

他希望自己所喜欢的那个人记得他们之间种种的一切,是爱也好是恨也罢。

是糟糕或者难过,亦或者美好,神么都好。

拜托、不要忘记。

即使很痛苦,也请不要舍弃掉。

不要让他一个人独自记得这些事情。

请不要抛下他,不要这么做。


那个一直以来都很坚强,面对着流言蜚与嘲弄嘻笑,都很淡然,仿佛谁都无法影响撼动的伏见猿比古,在浴室内红了眼眶。

这个时候的他,比起英明神武的前青族三把手,更像是个茫然无助的孩子。


许许多多杂乱无章的想法像烟火一样在脑里东炸一个西爆一个,纷纷扰扰到最高境界。

心里的请求声越来越大,到底是向着谁说连自己都不太明白了。

或许,他真的醉了。


将一切全都怪罪到烈酒上,无视『有时喝醉也是需要心情的』这个道理,拖着沉重的身躯,伏见缓步离开浴室。


简单套好衣服之后,没有处理湿漉的头发,他直直倒在床铺上,柔软舒服的触感仿佛一只手牵引着他进入梦乡。


—阿阿、这酒,效果也太好了吧。

在陷入黑暗之前,也只来得即这么想。


疲惫不堪,心怀烦恼的吸血鬼在酒精的帮助下,终于得以暂且抛开一切,沉沉地入睡了。









他做了梦。

—那是关于另外一个选择的梦。


在他们依旧属于人类社会的时期,他与那个人曾经共有过一个小小的世界。

虽然日子很平淡,没有刺激没有冒险,但至少那双金褐色的眼睛中只有自己。


『猿比古,你好厉害』

『走我们去那里!!!!!』

『呐、猿—』


我们、猿,不是共同的称呼就是亲昵的字眼。

那个时候的他们拥有对方,心与心的距离无限的贴近。

独占的岁月让人非常满足,那是他为数不多,最为美好的回忆之一。


是的,回忆。


在饮下赤族族长—周防尊鲜血的那一刻开始,伏见隐约听见了破碎声。

当时以为是错觉,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那是共有世界开始崩塌的声音。


到底是从哪一步开始出错的?


从中心,手臂贴着手臂的距离,慢慢拉远到最为边缘的位置。

他们的世界不仅开始龟裂,更是逐渐不在相交重叠。


『尊哥好厉害!!!!』

『草薙哥,教我调酒好吗?感觉学会的话会很帅气!!』

『十束哥—』


越来越远。

被取代、失去了原本的立足之地。


失去了促使他愿意成为鬼最最最重要的理由。


原本以为拥有不死之后,能够和他一直一直,过着两个人的生活,走不到终点,没有尽头的幸福生活下去。

『就算到最后无法站在身边,那人心中也会有一个位子是属于自己的。 』

真的是这样认为的。


『镰本,转角新开了一间烧肉店,走!!!!我们一起去!!!!!』


然而,等到的却是一个越来越边缘,神么都不是的结果。


伏见猿比谷,你到底在自以为神么?

当他这么问着自己时,那一刻,世界终于彻底碎尽了。


美梦刹那间成为深渊噩梦。

更可怕的是,他死不了、醒不过来。


就在最痛苦挣扎的时候,青族的王、宗像礼司找上了他。

『我缺一个暗器高手。 』

那个男人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优雅微笑,和语气截然相反的冰冷视线隔着透明的镜片,冷冷地打量着自己。


不带有任何情感的目光,如果是赤族那群家伙、美咲的话肯定会觉得非常不顺眼。

但伏见并不讨厌,甚至觉得,这正是现在的自己最为欠缺的。

绝对理智,绝对冷静。

是时候该抛下所有冲动了。


醒过来吧。

他对着自己这么说。


『你确定要这么做?我可是赤族喔。 』


男人轻笑,像是听见什么有趣的事。没有正面回应他的问题,反而答非所问『饮下我的血,你存活的机会连0.5%都不到。 』


『那么,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同样的问句被反用回来,却没有人觉得奇怪或者不满。

两个理应敌对的吸血鬼之间,不存在着任何敌意,只有各怀鬼胎的沉默。


宗像早在开口的时候,就知道伏见肯定会答应。

而伏见在理睬青王问题时,便暴露了自己对于跳槽的兴趣。

一个伸手、一个有意愿要握住。

短短的问答之间其实发生了很多事。即使没有明确说出是或否,他们彼此也都已经了解到对方的思路。


聪明人之间的对话永远是点到为止的。


『0.5%,足够了。 』

面对着醒不过来的风险,他很淡然。


眼前的王露出了笑容。


『喝下去,然后肩负起你的责任。等你醒过来,我有很多工作等着分配给你呢,伏见君。 』


『….请不要让我连环境都还没适应就开始加班。 』

说的好像一定不会死,肯定能够相容似的。


那个时候的他,在心中翻着白眼,接过鲜血、饮下。

用就算死了也无所谓的心态,迎接着身体的剧痛。


要杀死吸血鬼只有两种方法:将身体里所有血液放干,或者喂食他族鲜血。

不同氏族的血液并不相容,冒然喝下的话后果几乎等同死亡。

只有极少部分的人,能够同时兼容两者,而那便是双血持有者。

整个吸血鬼世界中也只有两个人,无庸置疑得天独厚的存在。


伏见并不觉得自己有那么特别。

所以不管是0.5还是0.01,其实都是一样的。

只要能够让他离开变成废墟的世界、从梦中彻彻底底醒过来就行了。

无论什么方法是死是活都没关西。

即便结果是最糟的,对于他来说也是种解脱。


然而这个世界好像就是不打算停止戏弄他。


竟然该死的醒了,0.5%的机率还真给自己中了。

从床铺上爬起来,伏见实在很难言喻那种心情。


『周防已经知道你转来青族了。 』一旁喝着茶的王这么说,语气不咸不淡『但是八田鸦,我想还是由你亲自去跟他说明吧。 』


『毕竟你们以前是朋友阿。 』


『……………………….」

阴险的混蛋,猎邻居人头还敢谈情义。

明明这个才是最难处理的,不然你早就一并讲讲了不是吗。

看着把烫手山芋扔给自己的族长,一瞬间他真有想暴口粗的冲动。


想归想,奈何打不过、斗也斗不过对方,深呼吸三次,伏见只好认命的接受眼前的事实。


一个愤怒又不解的八田美咲,正等着自己去面对。

光想就头痛到想再倒回去。


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在离开床铺、踏上冰冷磁砖的那瞬间,对立的道路确定了。

再次相见时,已经是怒目相视的状态。


『猿比谷!!!!!!!到底是为神么!!!!!!!!!!』


当那个人提着衣领质问自己时,凝视那双漂亮的金褐色眼睛,他在其中看见了深深的困惑。


无助的困惑。


为神么呢?

先移开视线的你真的不明白吗?

那么,即使我解释了,你也会无法在理解了吧。


将心理的答案隐藏起来,嘲讽的话语脱口而出。


『浑蛋!!!!!!!!!!我要杀死你这叛徒!!!!!!!!!!!!』


彼此的关西顿时降到了谷底,他们之间似乎走到了尽头。


然而孽缘如果有那么容易断裂就不叫孽缘了。


一年、五年、十年、二十年。

时间对于他们的肉体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但对于心智的影响依旧是存在的。

过了青涩的少年阶段,不成熟的心智逐渐褪去,他们彼此都在事务中洗链的更加成熟,身上也开始肩负越来越多的责任。


『伏见桑,这部分—』

『八田哥,我们现在—』


这种成长藉由最简单的称呼直接的展现出来。不在是接受保护的那一方,他与那个人都稳稳的前进、开始站在了最前端的位置。

终于,他们再次碰头了,以两族三把手的身分。


背负着各自的责任、怀抱着种种私怨的对峙展开了。

每当他们碰头开打的时候,那个人往往会张嘴、露出很想问些神么的模样。


最初的愤怒被漫长的生命消磨,曾经企图掩藏的一切渐渐地暴露出来,懂得独立思考之后,金褐色眼中的困惑终于压过遭到背叛的激烈情绪。


虽然嘴里依然喊着混帐,但是后面所接的已经不在是去死,而是为什么了。


而伏见永远都只是一刀将所有问题劈退,用尖锐的刃代替所有回答。

他知道自己欠他一个解释。


说了又能怎么样呢?

或许能够理解他比较适合理智的青族,但是那个人能够明白,实比起赤与青,自己一直以来所追求的都只有他吗?

能够明白那种让他发狂的执着吗?

可以理解不惜喝下异血,只为了要逃离崩毁世界的自己吗?

美咲可以理解,这种深刻到病态的爱慕吗?


无法相信、觉得不会被理解。

所以拒绝回答、放弃解释,舍弃掉曾经的温情,无视和解的机会,在面对时选择拿起武器。

不仅仅只是要对战,更是要保护那个不会被理解的自己。

对于他来说,这份心意如果遭到否定,将会是比死还要痛苦万倍的事情。

只要没有说出来、就不算真的失去。

那么这样子,他就能继续自欺欺人的维持着安全距离。


于是,寄托着深刻情感的刀锋狠狠地砍向了主人所执着的对象。


如果绿族没有捣乱的话,这一切说不定会就这样继续下去,直到他们其中一个人倒下为止。


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情的话,伏见说不定永远不会为此感到后悔,永远也不会对于当初离开他的背后感到自责。


然而都已经太迟了,当真正全盘失去的时候,才明白所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明不明白已经都无所谓了,只要那个人好好的回来,让他在度陪伴在身侧就足够了。

曾经,当世界崩毁的时候他只知道要软弱地逃跑,不会坚持也不懂的要重建。

这一次不会在这样子、不想在失去了。

不管倒塌几次都不会在离开了。


所以完整的回来好吗?

神么都不要忘记,完完整整,百分之百的。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所以能不能够成全,这个小小的愿望呢?


没有人回话,能够给出答案的人并不在这里。

问句在梦境中延烧,在燃尽一切前,震动声响起。


躺在床上的伏见瞬间惊醒过来。

捂着发胀的脑袋,他在黑暗中摸索着声音的来源,也就是手机的位置。


当他终于将东西捞进手中时,电话也刚好挂断。

点开萤幕之后是满满的未接,全部来自同一个号码。一整排的红色提醒一直延伸到不知道第几页。


完全不敢往下滑动,伏见想了想点开通知,决定直接看总数。

一百多通未接、两位数的语音留言跟简讯瞬间击飞他脑里残留的宿醉感。


瞄了眼时间,半夜三点钟。

在离开家门前八田最后说了些什么?


『总之,无论如何都要赶回家阿,今天的火锅肉多到撑死你!!!!!!』


这种时间吃宵夜都嫌晚了。

要死。

那家伙打那么多通电话肯定没睡的在等他阿阿阿阿阿阿!!!


意识到自己完蛋了的伏见,捂着脸,不管什么烦恼还是苦楚这一刻全都在九霄云外。


现在的他,只想回去给在酒里面放安眠药害他睡死的混帐致命一击。

没把亚伯特揍到变成烂伯特他绝对死不瞑目

























评论(4)
热度(15)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