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21

夜安这里是又晚来的某幻ORZ


觉得发这篇的时候命运多舛,不是头痛就是lofter不让登orzz

总之还是顺利出来了((洒花


首先,这篇没有血腥

第二是这篇是个转折,自创角的戏份有点多这样


那么


正文







“血液分析研究”,最后同时也是最为关键的阶段。


实验的过程很简单,仅仅只是抽血并且观察身体跟意识的状态,尔后进入各别分析阶段。


画面中的手术台已经不见了,出现在房内正中央的是一张椅子,八田坐在上面,眼神依旧木然,手脚被皮铐绑着,两个研究人员前前后后的检查着他的状态。


同样束缚的场景却又有哪里不对劲。

快转的录像被稍微调慢了些,很快的一些部分被伏见定格,放大。


墙壁的颜色改变了—很明显的更换过房间,同时上头的研究人员也没有参与之前的解剖,身高差太多。

几个细部的调整让他有些困惑,血腥的阶段过去之后,僵滞的脑袋开始恢复运转。


站在绿族的立场来看,这并不合理。

如果是要抽血的话,待在原本的房间同样也可以办到,实在没有必要特地搬迁。而且让没有参与前两阶段的人员单独进行作业,用意是什么?


唐突的情况在画面中的人开口之后,好像出现了突破点。


「看来没有遗留下什么问题,很完美的再生了,真是太好了。」虽然带着口罩,但声音明显的松一口气,不同于其它人所展现出来的冷酷,捡查着八田身体状况的研究员,话语中带有着温度。


「奥斯顿别废话了,赶快开始吧。」一旁拿着抽血工具的同僚不耐烦的催促着。


「知道了。」


「首先,因为实验的需要,你的声带已经完全恢复了。接下来我们会对你提问,如果想不起来的话就摇头,相反的如果知道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好好配合,顺利的话很快就会结束的。」将纪录版上的基本事项勾填好之后,名为奥斯顿的研究员弯下身子,让自己与对方平视,直视着那双死沉的眼睛,他语调和缓的这么说着。


「结束之后,我们会让你进入深沉睡眠—放心我不会像他们那样…...对待你的?是真的会很好睡喔。」


「所以请在忍耐一下好吗?」


坐在椅子上的人依旧没什么反应,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轻轻地点了下头。

微弱的回答似乎让研究人员很高兴,绿色的眼睛仿佛在笑的弯了一下。


熟悉到不行的说话方式让伏见忍不住的取消快转。

这种仿佛在哄小孩一样的讲话方式,他来英国的第二天就听过了。

原来,是在这时候认识的吗?


抽血的过程很快,虽然很粗暴汲取的量也不少,但比起前面的实验真的算是非常非常温柔了。


将东西收拾完毕之后,随即进入观察的阶段。


「那么,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八田张嘴,却发不出一个完整的声音,太久没有说话,虽然记得方式但是身体却像没有上油的机械般,难以顺利的完成指令,不管是舌头还是唇角的每一块肌肉都僵硬的可怕。


尝试了几次,却都很不顺利,不是用力的方式不对就是咬到舌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负责抽血的绿族成员越来越不耐烦,脸上的表情也越发难看。


或许是感觉到气氛的转变,坐在椅子上的人也跟着逐渐紧绷起来。


就像越转越紧的弦一样,终于,在他不知道第几次失败的时候,那份烦躁感彻彻底底被引爆了。


「叫你回答一个问题是要多久时间!!!!!!!!!!!!不躺在手术台上就什么用处都没有了吗?」语落,研究员高举起手,冲动的就想要直接扇人巴掌。


八田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被铐住的双手猛然窜紧。


奥斯顿紧急的制止了他。


「不要这样。」皱起眉,看着同僚他沉默了半晌才又开口「规定上我们不可以对实验体做出无意义的攻击行为。」


「………….那种事情根本没人在意」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人,绿族成员冷哼了一声,虽然不满却还是卖面子的收手了。


气氛依旧不太愉快,但也算暂时缓和了下来。


而争执的中心,坐在椅子上的人始终都没有放弃尝试,就算在最为剑拔弩张的那一刻,他的嘴也都还张着。


从来没有一个实验体是这样子的。


大部分的人面临着这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状况,都会选择放弃—不管迫使这个实验体坚持下去的是对于被行刑的恐惧、还是其它神么的,至少这都证明他还是有感觉、是活着的。


而这是好现象。


想了想,从最细微的地方观察到希望的奥斯顿蹲了下来,直视着那双金褐色的眼睛,绿色的瞳孔企图在其中找到些什么。


过没多久,他伸手搭上如柴般的肩膀、捏一捏「别紧张,这里我说的算,他在凶也没办法对你怎么样。」奥斯顿压低并且放缓了自己的声音,希望能够起到安抚的效果「没关西,慢慢来。如果真的不行的话,就跟着我说吧。」


「喂奥斯顿你这样是伪造数据!」


「我这是在帮你解脱—按照他的情况要在今天内好好说话是绝不可能的。就算是扇八掌打一整天也不会进步多少,倒不如趁还在前几次抽血副作用还不明显的期间先让他练习、恢复语言能力。这样你也不用一整天待在这、他也可以顺利的协助我们完成今天的项目。」


「何况前几次有哪一个实验体是答不出来的?我帮不帮他结果都一样哪来伪造?」


非常有道理的一番话,瞬间堵住同僚的嘴巴。


「反正你就是仗着王不敢动你才敢这样乱来吧...。」


「我刚刚观察了一下你的嘴型,你记得基本发音对吧?」没有去理会身后人抱怨的嘟囔声,与对待同族犀利理智的态度截然相反,奥斯顿面对着八田时意外的很有耐心。


被铐住的人松下了身子、踌躇了一会再次点点头—不在是残烛般的幅度,这一次动作明显大了许多。


「太好了,这样你学着我的嘴型讲讲看,仔细看喔」比了比嘴巴,他用比较夸张的模样发出了一个音节「我会用比较大的动作,这样你会好学一点—不用想着要讲的很标准,你只要看着、模仿,想着『至少要用这个姿势发出声音』就可以了」


「那么先从名字开始吧。」

「八」

「八」

「............八」


当第一个可以辨识的声音顺利出现的时候,不管是萤幕外、还是里头的人,刹那间都有惊喜的感觉。


好的开始往往是成功的一半。


一个字之后,紧接着二三四,原本可能耗费一天都无法完成的事情,在一次次耐心的引导下,很轻易的就完成了。

其实真的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困难,不管是八田还是其他实验体所需要的都只是一点点自信跟耐心而已。

只是不在被视为人的他们,已经很难得到这些了。


「.........八... ...田美.....咲」

「......八田......美......咲」

「......八田......美咲」

「八田美咲」


在无数次喃喃自语般的练习之后,萤幕上的人终于能够一口气的讲出来了。

生硬的语调中,似乎带着一丝丝挑战成功的喜悦。


一直看着的伏见瞬间有种鼻酸的感觉。

困顿的处境没有改善、还是不知道副作用是指什么,最糟的情况也都还没发生。

明明是这样。

却深深的感到松了一口气。

事情可能没有自己所想像的那么糟糕,八田他还没有放弃。

那个人或许只是需要在这样的生活中,看见一点点亮光而已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事实摆在眼前 - 奥斯顿拉了美咲一把,无庸置疑的。

很不是滋味的啧了一声,伏见将注意力拉回到萤幕上。


「做的很好那么下一题是:请问你属于哪个氏族?」


「继续跟着我说喔。」

「保持下去。」

「安娜的音是这样念。」

「加油,剩两题就可以睡觉了!」


問答仍舊在繼續,脾氣不好的綠族早就跑到一旁休息去了,而腳痠的研究員乾脆坐在冷冰冰的地板上陪著八田。


「这样就可以了,你等会,我纪录下时间。」成功完成最后一道问题时,已经过去四个小时多「比我想像中的快了许多,八田君很努力呢。」


「这是水你赶快喝吧,喝完才可以睡觉喔。」同样没有休息的奥斯顿比起自己优先将资源让给了八田,小心的将水喂了进去,虽然没有收到神么感谢的话语却也丝毫不介意。


当水壶完全喝空时,态度不好的研究员也刚好走了过来,手上拿着针头与药物。


看到他的举动,休息中的八田手脚又在度窜紧,即使只是透过镜头也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那种防备与敌意。


批准的对同僚点点头后,奥斯顿接着转身、轻轻拍了拍椅子上的人「别紧张,看一看周围吧,这里已经不是手术室了。我们并没有要对你做神么,只是遵守最初的约定要让你好好睡一下,直到下次抽血在让你醒过来。」


「睡着的话失去物质的不适感就会降低了。」绿色的眼睛像是想到时么的稍为垂了一下、但很快的又恢复明亮。


「……………………………」盯着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研究员,八田没有说话,但是当针头刺进体内的时候,却也没有反抗。


药效发挥的很快,椅子上的人过没多久随即陷入沉睡。


然而画面并没有像其它阶段一样,结束时就中断。而是继续录影,并且定格在奥斯顿身上。


「谢谢。」看着同僚将人放进玻璃保温箱,拥有绿色眼睛的研究员无声的这么说着。


直到他离开房间后,影像才终止。


就好像,被观察记录的不是只有八田,还有奥斯顿本身一样。

其实如果仔细回想一下,并不难发现到这个阶段的影像很有问题。

比起前几个实验聚焦实验体,这个房间的镜头很明显的被放宽视野,连研究员的一举一动都录的非常清楚,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被详尽的记录下来。


显而易见的怀疑。

- 看来绿之王并不信任自己的手下呢。

也难怪,因为担心实验体对环境感到害怕,而特地换房间的研究员,在理智的绿族之中确实是异类。

如果族里出现了这样子格外不同的存在,想放心都很困难吧。


嘲讽似的冷笑了一下,伏见在度按下快转。


在接下来的纪录之中,八田重覆着醒醒睡睡,但是一样的循环中却有着不一样的转变。


除了说话越来越流利之外,面对着眼前的人他慢慢的不在那么紧张害怕了,起初回答奥斯顿问题时的犹豫踌躇也逐渐消失。


而这都是因为他慢慢,开始相信了。

相信有奥斯顿在,研究员不会对自己动粗、觉得即使回答了问题,那些答案也不会被用来让可怕的事情发生。


「那个人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虽然就像丝线一样细,但是八田对于这个观点的信任正在确实的产生。


这点就连看着的伏见都可以感受到。虽然不甘心但这真的不容易,作为流浪者的他是能够明白的—要独排众议的在这种冷漠环境下维持着自己的价值观,每天面对着同伴的不屑与排挤,仍旧愿意去尝试、坚持到底是多么不简单。

而且,愿意耗费时间帮助实验体的研究员,奥斯顿是整个绿族中的第一个,同时也是唯一一个。

所以真的是能够明白的,因为他们的处境实在太过于相似了。


但是却又不太一样。

与自己不同,奥斯顿和八田是毫无相关的两个人。

为神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那双绿色的眼睛到底在那个人身上看到了些神么?



实验在困惑之中继续着。

在一次次的鼓励跟陪伴中,八田的精神状况越发好转,那双眸子与最初的死气沉沉相比,虽然依旧晦暗但已经多了许多生气。

但这并不能阻止该来的事情发生。


就算奥斯顿已经倾尽全力,所有实验体应该要面对的事情,八田美咲终究还是没能逃掉。



「我在问一次,你所属的赤族是?」

「八田君你想久一点没关西,我可以等的。」



答案依旧是摇头。

而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按照流程如果三次都答不出来的话,就是真的完全丧失了。


写着纪录板,一直都很有活力的奥斯顿顷刻间沉默了。绿色的眸子一瞬间似乎闪过一抹悲哀的神色。


吸血鬼拥有的特殊物质,具有储存记忆的能力。

大量抽取血液中的物质,所带来的后果之一就是失忆。

而渐进式的失忆,意味着身体的在造功能正走向极限数值—还剩多久的时间?没人可以说清楚。


但是倒数计时确实已经开始了。


先是氏族,在来是族长,紧接着是身边的亲友,最后是,自己的名字。


「请问你的名字?」


坐在椅子上的人摇了摇头。


「你的名字是?」


还是摇头。


「告诉我你的名字是神么!!!!!!!!」


突如其来的暴吼让八田吓了一跳,金褐色的眸子眨了眨,困惑、茫然、委屈留转在其中。


「奥斯顿」一直从旁监视着的研究员,捏住同僚因为激动而颤抖的双肩「我们不可以对实验体做出无意义的行为」终于等到机会可以用对方的话回击的绿族成员显的有些幸灾乐祸「叫你不要把时间花在这种东西上,看,这不全是白费工吗」


恶狠狠的瞪着身旁的人,愤怒的一把挥开肩上的手,奥斯顿深呼吸三次,才得以压抑住情绪的勉强开口「抱歉,我们继续吧」


一个个问题扔出去,然而得到的答案全都是让人绝望的否定摇头。


就跟所有走到这一步的实验体一样,虽然精神状况转好了,但八田终究还是无法从遗忘自己的命运中逃离出来。


这种只差一步的希望让奥斯顿很沮丧,非常非常的。


跟只经历过一次的实验体不同,这种全盘的失败他有过很多次。而无法成功完成、拉不起来的救助,对于奥斯顿来说是一种折磨。


镜头中,可以很明显的看见他的肩膀紧缩,仿佛在承受隐忍着巨大的痛苦。


其实比起被动接受结果的人,一直走在前面引导的奥斯顿比谁都更需要坚定的信念,不然的话,他是说不出那些话也走不下去的。


然而这一切的付出终究还是徒劳无功。


这些,伏见是明白的,所以深深的沉默。

因为他也曾经经历过类似的失败。


「可以开始最后的阶段了。」不在出言讽刺,拿起纪录板研究员一事归一事「没有实验体在完全丧失记忆力后,还能够撑过最后一关。」


「你觉得他办的到吗?」


带笑的语气让奥斯顿更加心灰意冷,咬紧牙,实在不愿意在当事人面前讲出答案,沉默了半晌之后他从牙缝中把话挤出来「……….时间到了,让他睡吧。」


「呵」成功打击到这个意志力坚强的男人,让绿族成员心情非常愉悦「我去准备一下。」语落,他转身走向了角落的医疗车。


事情就发生在这一瞬间。


他会注意到衣角被抓住,是在有些沉重的想捂起脸的时候。


「......八田君?」


那个致使至终都没有反抗的人,现在却反常的抓着实验袍的一角。他的双手依旧死死被绑在椅子上,要不是自己靠的太近、穿的又是轻飘飘的实验袍,八田是绝对抓不到他的。


奥斯顿很讶异,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震惊。

而他的情绪在听到接下来的话语时,转变成一种更为震撼的东西。


「帮帮我」


「帮帮我」


声音就跟抓着的力道一样虚弱,但同时却也非常的清楚。


那个他以为没救了的人,对着他说出了两次帮我。



八田美咲正在向自己求救。



意识到这件事情之后,奥斯顿的身形一颤,整个人忽然松懈下来。

不管是出自于对于最后实验痛苦的逃避、还是有所遗憾想要继续挣扎,原因都没关西了。

只要没有舍弃自己,就算忘了自己是谁又怎么样?那不代表他就该失去活着的希望。

事主的八田都没有放弃了他又有神么好沮丧的?


「……………..」伸出手,拉下口罩,那张与亚伯特相同的脸孔暴露在空气当中,名为奥斯顿的研究员蹲了下来、就像最初的那样。


直视着流下害怕泪水的脸庞,他露出了很笨很痴呆,却又让人感觉到温暖的笑容。


没有说话,奥斯顿只是将手覆在八田紧捉衣摆的那只手上,尔后紧紧握住。


盈满泪水的金褐色眼睛睁的大大的。

不知不觉间,他松下了抓着衣摆的手。


这代表着神么?

没有人知道,或许连他们自己也无法说清楚。

但是有些东西确确实实的被传达到了。


在绿族拿着针头转回来的时候,他们又恢复成相安无事的样子。

但是伏见知道,所有的一切已经不在相同。


实验到这里结束了。


没有第三阶段的最后一关,影片最后的结尾是—全身是血的亚伯特、同时也叫做奥斯顿的研究员,背着八田从地下道爬出来,抵达那座公园。


没有放弃自己的八田,终于让研究员下定决心不顾一切的带着他逃走。

究竟是谁带给谁希望,谁在谁身上看见光亮已经模糊到无法分辨了。

不管如何,他们都各自做出了选择。

或许会后悔,会痛苦,但是至少他们都鼓起勇气跨出第一步了。

而现在,该是轮到他了。


退出光碟,拿起沙发冰箱里最后一瓶烈酒,伏见走向浴室。


后记

到这边实验剧情总算交代完毕了,有哪里怪怪的麻烦在跟我讲((跪

因为我打这边的时后头痛到炸((痛苦掩面

喜欢可以热度追追,那么我先去休息了((倒


评论(13)
热度(19)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