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3(休漾)

夜安各位大大,这里是又提早来放的某幻OWO//


因为出于各种原因决定把中毒篇的设定打一下。


简单来说就是一群人去宴会,漾漾中毒倒下,原本以为没怎样但其实很严重。


目前虽然烈毒在守护者的努力下已经解开人也醒来,但是其它毒素仍留在体内。漾漾有慢性中毒的问题还需要解决。


大致上就是这样owo///


*错字很多、人物大概ooc,请慎入谢谢xDD
*这篇有伊多、哈维恩和西瑞喔((三者都是all漾状态,请小心食用


那么


正文







结束与岚之守护者的谈话,伊多.葛兰多疲惫的推开房门,在看到里头的人时,愣了一下。


黑色毛边大衣、倒梳的银色头发。


「休狄王子?」难道总部里留着银发的人都说好今天来找他吗?


不知道用神么方法闯进房间的人转过身、脸上的神态高傲依旧,但却隐约带了些不耐。


完全没有入侵者的自觉,反客为主的王子殿下环着手看着满脸疲惫的医生劈头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也是来问这件事情的吗?

虽然早就料想到协助之后,肯定会被秋后算帐,但连这位都来了,伊多心理是不可能没有任何一点意外感的。


漾漾大概也没有想到还有这位吧?


苦笑了一下,越过眼神越发不耐烦的人,走到餐桌放下包包后,他才开口


「……..王子殿下请先入坐吧。我去泡杯茶」抢在耐心负值的守护者彻底发难之前,挂上非常非常专业的微笑、与白陵一样同属古老家族的医者,一反平日不争世事的模样,端正出本该要有的架子,用着和缓却没有丝毫留情的语调警告着「这件事情一时半刻是说不完的、所以还请您做好长谈的心理准备。不然的话,还是先请回吧。」


语落,他随即转身着手热茶。

下秒身后传来椅子被暴力拖开的乒乓声、还附带一声冻到极点的冷哼。


「低贱的种族最好给本王子交待清楚,否则之后也不用说话了。」绝对冰冷、绝对冰冷、还是绝对冰冷,除了这四个字之外在也找不到别的了。


看着杯中淡褐色的茶水,伊多忍不住在心底叹气—这已经是今天第四个对着自己摆出拷问姿态的人了。

他由衷的希望到四这个数字就结束,不然迎接朝阳是肯定的。


将热茶放到桌上、坐下,面对脾气是远近驰名糟透了的雷之守护者,伊多依旧冷静沉稳,私毫不受威胁。

维持着不急不徐的步调,他拿出包包里头的资料。


那是一份统计表。


皱着眉头将东西接过去,休狄扫了几眼后很快的就发现其中的端倪「死因统计表?」


「是的,」点着头,他边伸手在纸上比划了一下、帮助对方理解上头的内容「这是白陵一族历代首领的死因统计表、是极机密的资料请不要轻易的泄露出去。 」


「本王子有那么愚蠢嘛!!」


没有理会守护者愤怒的瞪视,知晓一切的人继续说着「葛兰多作为白陵的医疗辅助家族已经有非常悠久的时间,自二世出生以来便是如此。所以关于首领的健康,我们有非常详尽的资料。」


「他杀、自杀、毒杀,是历代首领死亡的主因,自然死亡的只有屈指可数的两人—而其中,大部分的自杀都起因于中毒所产生的幻觉。」


「所以严格说起来,白陵大部分的首领,都死于毒杀。」


「哼」一听到毒这个字休狄就像踩到钉子一样,被刺的浑身上下都不对劲,心里头的烦躁感也跟着猛然窜升「说重点!!」


「……….」没有立即开口,褐色的眼睛直直盯着他。


房间内顿时充斥着暴风雨前的宁静。

就在焦虑的王子殿下打算要抽枪逼供的时候,沉默良久的人终于说话了「空气、水、饮食,这些都是活下去所必须的,但同时,也全都是可以被下毒的。」


「被下毒的,不是只有宴会中的酒而已。」


上一秒还充满愤怒的蓝眼,这一刻却盛满错愕。伸向武器的手僵在半空、几秒后才收回。

聪明如他当然明白,这句话意味着神么。


「没有任何一任的首领可以幸免于这种无死角的毒杀,这点我们一族也已经见证了非常多次。」语落,伊多垂下眼帘。


虽然已经讲过三次,但每次提起时总是需要时间做准备。

大概是因为,在他眼里那个人距离这种宿命般的事情,实在是太过遥远了。

就算已经成为首领,却还是觉得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

因为漾漾始终是那个、从小就爱跟在自己身后的漾漾,没有改变过。

他还是喊他伊多哥而不是医生。


所以当那个人苦笑着、双手合十的拜托他帮忙隐瞒时,才会没办法拒绝吧。

因为是那孩子发自内心的请求阿。


「饮食、水,甚至是空气,只要围绕在首领身边的一切全都是目标,用的剂量不会太多,但全是人体难以排除、或者会组合生变化的类型—历代的首领九成七都死于这种慢性中毒。」


「而很遗憾的这类型的毒素,并没有完全化解的方法。即使当下可以解开少许维持清醒,也还是会残留部分在体内,不断的累积直到在也无法清醒,这种循环才会终止。 」


休狄忍不住握紧了桌上的茶杯,表情阴沉的可怕。他现在真的是名符其实的雷之守护者,整个人怒气满满蓄势待发到仿佛下一秒会劈死宅邸里所有人一样。


作出这种卑劣行为的低贱家伙实在都应该处死。

全部、一个都不要留下的通通炸死。


啪机一声,王子殿下的茶杯宣告阵亡。


「就算将宅邸所有的佣人都辞退,在重新筛选调查也没有用—因为希望白陵彻底消失的人永远只会多不会少。而这是作为理世界中,绝对不可撼动的存在所必须永久承受的。」看着四溢的茶水,伊多默默的掏出手帕开始自主清理「不管是中毒、还是白陵的立场,都不是能够被解决的事情。」


「所以漾漾才会希望我帮忙隐瞒病情,因为他并不希望你们在这件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他不是第一个作出这种决定的首领,事实上历代的白陵首领都会选择隐瞒自己的病情。一方面是因为这只是延迟时间的徒劳无功、另外一方面则是……抑制这种慢性毒素需要长期服用大量的高级药物,而聚集这些药品会大大削弱白陵的战力。不管是金钱还是人手长久下来都会陷入困境。」


「而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里世界需要白陵来维持边界、划分出不可逾越的界线,就像表世界有辛德森、席雷跟伊穆洛家一样。」


闭上眼,伊多发自内心的感到沉痛。

现实冰冷的残酷,但为了维持现有的和平,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正视着眼前的古老贵族,隶属于邪恶家族的医疗者抬起头挺着胸膛,语气是难得的强悍「或许比起阳光下的正派家族,白陵跟夜晚的世界永远是难以启齿的存在,但是这个世界能有现今和平的日常,如此低贱的我们绝对功不可没—尤其是身为首领的漾漾。


「他还很年轻、作出这样子的选择非常不容易。漾漾他…是真的做好牺牲的觉悟才来拜托我的。所以希望身为守护者的你们,可以尊重这个决定。」凝视着面部已经完全只剩下愤怒的人,他的语调转诚恳,希望可以藉由真挚的话语打动对方—虽然大概不会有神么成效。


「「低贱的庸医少命令本王子!!!!!!!!!!!」 」


果然。

半秒之后的暴吼声彻底摧毁他渺小的希望。

揉着发疼的耳朵,在椅子被泄恨踹倒的碰撞声中,伊多再度叹气了。


漾漾,我真的尽力了,会失败当初屈服于暴力、点头让这群家伙当守护者的你也要负很大的责任阿。

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不可以全怪罪到我头上,因为你也有错。

允许这样子看重首领生命的我们,待在白陵的、是你阿。


「王子殿下」叫住怒气冲冲的人,他决定赌一把看看「只有历代辛德森家主才可以食用的药草—恒柏利之星、如果是那个的话,或许可以有效的延缓漾漾的病情。」


得到的回答是一声冷哼和让门框裂开的巨大摔门声。


「………………………………………………」看在终于结束了的份上,他决定不去计较房间的损失。


不管有没有答应,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虽然明白这一切都只是在拖延,但他终究还是希望,那孩子能够在多喊自己几声伊多哥。


长吁一口气,正当他准备要动手整里一片狼藉的房间时,才关没几秒的房门猛的被人踹开、紧接着脆弱的门框气势磅礡的轰然倒下。


「爱笑神经病的老哥,本大爷的仆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葛兰多的大当家,请务必配合—虽然我从不对医疗者动用武力,但是为了我所侍奉之主,绝对是可以破例的。」


「……………………..」看着一左一右冲撞进房里的晴与云,也就是今日的五、六号,好几天没睡的伊多仿佛看见太阳在跟自己招手。


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或许等漾漾终于可以下床的时候,就换他躺床医治自己的肝脏了?

阿阿、就算打死他也绝对不会在帮忙了阿。


可怜的医生暗自在心中沉痛的发誓着。








隔音良好的地下室传来可怕的轰隆声—由此可见待在里头的人,有多么暴力了。


如果说首领室内的木制窗台,是雨守的位子、那么白陵地下室的靶场,绝对是雷之守护者的地盘。


「休狄,继续这样破坏下去的话,学弟会很困扰的。」即使已经带着耳罩,声音还是大到阿斯利安要捂住耳朵才敢靠近。


说困扰实在太客气,直接晕过去不想醒过来或许还贴切点。打量着周遭的断垣残壁,他可以断言这里报废是肯定的。


望着被轰到连形状都不存在的假人,阿斯利安永远也不晓得对方是怎么办到的,明明用的是一般枪枝到底是如何打出火箭筒般的效果?


没有理睬他,站在场中的人继续暴力的开着枪,用着不把这里全拆光本王子死都不停的气势轰轰烈烈的破坏着。


就在第三靶场即将全灭的垮下来、阿斯利安打算要冲过去制止的时候,雷之守护者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周围顿时只剩下石块碎裂的声音。

摘下耳机,瞥了眼一旁的人,休狄语气不太好的开口「那个愚民在做神么?」


「………..学弟刚吃完东西,我交班给重柳的时候他正在看书。」褐色的眼睛因为诧异而微微睁大,愣了几秒后才回过神来。


他听见了神么?


「休狄你……这是在关心漾漾吗?」


「「本王子才不会担心那个贱民!!!!!!!!!!!!!」」


不,你绝对担心了,而且按照音量判断还是非常担心。

没有因为被吼而心怀不快,雾之守护者看着用僵硬动作卸掉弹夹的友人,忍不住在心底窃笑。


「哼,你跑到这来找本王子有神么事?」迁怒的把枪枝扔回架上,瞪着笑盈盈的阿利,休狄非常有冲动一巴掌往那张可恨的笑脸扇过去。


「原本是想要提醒王子殿下换班的时间到了,不过现在看来….休狄你其实一直都有在注意时间吧。」不然也不会那么巧,在只剩十分钟的时候自主收起武器。


「闭嘴!!!!!!!!!!!!!!!!!!!!!!!!!!!!!!!!!」如果说之前还是警告的瞪视,那么现在完全就是割脖子的杀人目光了。


抢在化身成厉鬼的友人冲过来前,阿斯利安机警的脚底抹油往上冲。

当然,一路上都是窃笑着的。






忿忿的踹开首领室的大门,心情恶劣的王子殿下先是狠狠瞪了一眼惊吓到把书本摔出去的人后,才转过头跟雨之守护者点点头打招呼。


「……………..」视线来回在两者之间飘移了一会,三秒后果断无视首领请求的目光、眉毛大概抬高了0.01厘米的重柳族翻下窗台,爽快的离开了。


房间内只剩下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拖过一张椅子、坐下,守护者依旧没有说话,整个人还惊悚的就像朵打着雷的乌云般,散发着沉重的压迫感。


「…………….王子殿下心情不好吗?」酝酿了十五秒后,褚冥漾终于鼓起毕生勇气的发问了。


不然在这样下去绝对会心脏病发自己先暴毙阿!!


「……………..」大概这辈子都只会执行瞪视动作的双眼紧揪着他,半秒后一个沉重的铁罐砸在病床桌上。


「贱民,喝下去。」没有回答问题,休狄用着可以砸昏人后脑勺的冰冷语气这么说。


「这是啥?」望着黑漆漆、而且还是摔倒王子扔出来的罐子,说实在没有一点好奇是骗人的。


然而,好奇心是可以杀一只猫的、何况是连猫都打不过的笨首领。


在把东西拿起来东摸西摸一遍后,迫于床边人越发可怕的视线,褚冥漾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将罐子打开了。


迎接他的是冒着黑色泡泡的液体,而且不晓得到底有多浓稠,一眼看下去完全见不到底。


会死。喝下去肯定会被毒死,完全无庸置疑的一定会吧!!!!


立马将东西盖上,皱着一张脸,躺在床上的首领四十五度欠身,埋着头双手笔直向前的将东西递出去「……………..那个、王子殿下,你直接给我一个痛快吧。」用这种方式实在太残忍了,原来已经讨厌到希望他死的惨一点了吗?


冷眼看着好像自主误会了神么的人,休狄一反常态的没有谩骂,也没有嫌脏、很诡异的默默将东西接过去。


几乎是在褚冥漾松了一口气、抬起头的那个瞬间,黑色的罐子被半秒扭开塞进他嘴里、剩下的半秒很过份的全留给暴吼。


「愚民叫你喝就喝少挑战本王子的耐心!!!!!!!!」


语落还泄恨似的转了转罐子,额头青筋不断抽动的王子殿下深呼吸在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些。用着最后的理智还有对于低贱愚民微薄的在意,他总算是在对方没有呛死只有半死的情况下,粗暴的把东西喂完了。


「…………这个到底是神么?」呛的满眼泪花的人,看着将东西收起来的守护者,有些委屈的这么问。


虽然味道没有想像中那么糟糕,但被这样灌还是很惊悚阿。

他刚刚都看见阿嬷在挥手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他好像…在罐子的底部看见了辛德森家族的徽章?


「让你死慢一点的东西。」白了褚冥漾一眼后,休狄径自抽出手帕将沾到手上的药品擦拭干净。


原来那个是药吗?

等等、如果在加上底部徽章的话………这该不会是王子殿下从家里带来的东西吧?


意识到这种可能性之后,黑色的眼睛吃惊地瞪大。连喉咙跟鼻子的不适都彻底忘记,白陵首领陷入了深深的震惊。


要不是人就在旁边的话,其实他还蛮想尖叫的。


不管是对方竟然会帮助自己、还是做到这种程度又或者其它,都是他从没想过的。


褚冥漾一直以为那个人比谁都要厌恶他的存在。

但现在看来,事实好像并非如此—至少这次,休狄帮了自己。


不过如果是药品的话一开始讲清楚不就好了!!!!!!!!!!!!


想一想满肚子怨气好像又回来了,忽然又能够好好面对眼前的人了。


「谢谢你。」对着早就不管他,自主拿出宝石开始雕刻的守护者,他慎重的道谢。


「哼。」那个人用熟悉的高傲音节这么回答。


交谈结束,房间内顿时静了下来,没有人说话。

病床旁的人专心雕着手上的东西,倚着床头的首领在度拿起书本,继续念了起来。


午后的金色阳光洒落在地毯上,空气中的烟尘缓慢地翻滚着。在这样寂静的空间中,两个理应无法共存的人,放松的同处一室。

在善意释放之后,有些东西已经不相同、悄悄地被改变了。


「…….王子殿下,这一题你会吗?」


「愚民就是愚民!!!!!!!!」


虽然是这样说着,还是劈手把书本抢过来,在纸张上写下最详尽的解题方程式。

而小首领也已经从最初的胆战心经变成凑过去观看。


他们之间的距离从今以后也会越发的拉近。


那个起初因为担心友人被黑色家族蒙骗,才加入白陵的守护者,尔今也慢慢的在这个家族、在首领身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子。


首领室的午后时光依旧会继续下去。

—当然,是附带着药罐的。


后记

希望这个结尾大家会满意((被打

觉得收尾有点仓促,但是为了不要变成流水帐决定收在这了ORZ

下一篇真的就不知道会是啥了,不过冰漾肯定是压轴,因为我需要一点时间来思考要怎么让学长技压群雄XD

喜欢可以热度搓推荐、欢迎留言追追XDDDDD


评论(15)
热度(40)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