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20

夜安各位大大,这里是迟到幻ORZ


我们家在过年的时候都会做萝卜糕,前几天忙到没时间把文生完

((一弄就弄出快两百条的萝卜糕差点没断手orz


这篇在打的时候说实在有点卡,之后可能会在修一下((远目


最后就是我终究没虐的很大力,真的((跪


那么


正文






看着最后一句话,伏见不解。


决定?

神么事情的?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满满沉默的空白。


皱起眉,他有些困惑的关闭档案,点开第一个资料夹。


“肉体能力基础测试”

影片档跳出来,按照数字编号,一到六百。


来了。

紧张的咽了口唾液,伏见点开档案一。


被固定在明亮手术台上的正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人。

眼睛被蒙起、喉咙的地方裹着一条染血的白布,不仅如此红褐色的发更是被完全剔除。


小麦色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几个地方明显的被笔画出范围与记号,手部肩颈与……头部。


围绕在一旁的研究员身边各有一套刀具,除了基本的一些外有许多样式都是没有见过的,大概是绿族的特殊道具。


「开始清除。」语落是整齐划一的动作,一致到简直就像是一支手术台军队。


刀子们落下,躺在平台上的八田愤怒的挣扎,被固定的四肢因为激烈的举动流出了鲜血,老是傻笑的嘴角扯的老大,似是在怒吼神么,然而却一个字都没有被传达出来。


伏见很快的就注意到,问题出自于喉咙上的布条。随着八田的动作红色的液体涌出、不断的加深成更加浓郁的红黑。

声带被切断了吗?


不自觉的,放在大腿上的手收紧了。

实验仍旧在继续,巨大的痛苦随着时间的流逝碾压一切的降临。


无声的挣扎、不放弃的试图逃离,都没能阻止抽蓄的纤维出现在画面当中。原本只有小小一片的赤红逐渐的扩展、最后连接在一起,而范围正是最初被笔框下的。


那个研究员,最一开始说了些神么?

“开始清除”

所谓的清除,原来指的是剥皮吗?


血色的肌肉因为强烈的疼痛而不自主的抽动,八田本人更是难受的不断地想蜷起身体。


「清除完毕。开始实验,先从一般状态开始,逐一递加疼痛与压力,脑部观察同时准备。」


「是。」


「请问需要配合药物进行吗?」


领头的研究员睨了一眼发问的人,没好气的回答「没这个必要,赤族拥有很强的生命力,痛不死的。他没那么容易就这样死去。」


「快开始吧。」


站在头部的研究员点点头,放下了手术刀、改换成…..锯子。

伏见整颗心都紧张的提了起来—他忽然有非常糟糕的预感。

下一秒仿佛要验证他的猜想般,那把锯子夹带着让人背脊发凉的冷风、毫不犹豫的朝着那人劈过去。


单纯的挣扎已经无法宣泄心中的恐惧。

痛到僵直,八田没被困住的指头深深抠进坚硬的手术台里。


就像是在切解冻肉一样,刀子来来回回的拖移着,发出难听的声音鲜血滴落,齿状的锋将单薄的皮肤与肉块撕扯成肉屑、直到露出了下头森白的东西才停止。


放下锯子,拿起了几乎有他指头那么粗的感应器,研究员毫不手软得将东西装载进类似钉枪的器具、然后,极为熟稔的对着伤口开始作业。


喀擦。

喀擦。

喀擦。

喀擦。

四发感应器完美的钉在目标的头上。尔后仪器电线被麻力的接上,在哔声中完成连线。


虽然有手术台缓冲,但在钉枪强大的作用力之下,八田的颈部向内弯曲呈现极不自然的角度,插着感应器的伤口更是流汤流水。


换成是一般人早就死透了,可是萤幕上不停颤动的躯体明明白白的告诉伏见,那个人还活着。


不死在这时候简直就是可怕的诅咒。


「脑部前置作业完成。」


「很好。先从比较不需要修复的电测试开始。」导管很快的被迅速组装出来,而这次由领头的研究人员亲自操刀。


随手将电击黏上,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他开始倒数「3、2、1」


颤动的身体顿时被定住在半空中。

失去表皮保护的肌肉清楚的在镜头下收缩、接触电击的部位冒出阵阵白烟。


「继续加强电流。纪录好肌肉收缩的时间,如果发生呼吸停止的状况先不要喂血,以观察优先—这次的实验体很耐用不用担心后续问题,专注于作业就可以了。」


「准备好的话第二次,3、2、1」


「继续!!!纪录从呼吸停止到第二次开始的时间!!快!!!!!!!!!!」


原本安静的解剖室充斥着各式各样的叫喊声。

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但是伏见整个人完全凌乱。

而这种混乱在他看见实验猛然暂停,原因却是八田暴露出来的肌肉已经严重烧伤到电极无法黏住时,终于猛烈的暴发了。


这算神么?到底算神么?

凭神么?


看着那群拿着刷子随意将人血涂抹于伤口上的研究人员,他第一次这么想要扭断谁的脖子。


焦黑的伤口正在快速的愈合,但似乎是因为血量不够,皮肤并没有长齐只有肌肉勉强恢复好。


而那个起初愤怒挣扎的人,已经痛到无力在做抵抗,只能从脸上的表情与身上的血痕看出他曾经为自己的生存努力奋战过。


当苍蓝的眼珠在扫视到裹眼布时,忍不住痛苦的闭上。

美咲哭了、一向最乐天最大辣辣又很能忍痛,只有在十束哥沉眠时才落下眼泪的那个人,哭到厚重的绷带都完全湿透了。

害怕?还是因为痛苦?

他忍不住向着萤幕伸出手、然而指尖传来的坚硬触感并没有帮助到神么、就连浮现在心里的那句话都没能打散。


“如果可以死掉,就不会那么痛了。”


「恢复完成之后准备分区加压,测试断裂最大数值。分别纪录轻、中、重度的极限数字。」


才刚恢复好的纤维,在度的被摧毁。研究员不断的加大压力,只有在肌肉出现过度拉长、断裂的现象时候,才会停下加压操作纪录数值。


几条之后换成几束、然后在接在力的连成整片,一区区的赤红被分批扯断,当眼目所及的范围全被破坏的时候,八田同时失去了颤抖的能力了。


肌肉功能完全损毁,无庸置疑。

他已经连挣扎都办不到了,再怎么拼命的想动身体也不会有所反应了。


「还有意识吗。」看着渗出泪水的绷带,研究人员有些意外「真是太好了,如果还有意识的话代表能量还没有被耗尽。说不定,可以试试将下一回的研究提前在今天完成了呢。」


「先帮他再生,等等我们来试试看不同痛觉指数下,肌肉的收缩与复原能力。」


「痛觉处理的部分就交给你了,这部分是你最爱的对吧。」为首的解剖者拍了拍对面人的肩膀,后者拉下口罩,露出一个与常人无异的微笑。


「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就像是在说天气很好得语调,没神么特别的。

但正是因为这样才更让人毛骨悚然。


语落,男人解下包裹着眼睛的布条,绕过无法复原的颈部顺着痕迹一圈圈的抽起。


几秒后盈满恐惧的金褐色眼睛出现在镜头前。面对着陌生的一切八田早已丧失锐气,这时候的他就只是个孩子—没有力量保护自己,躺在沾板上的孩子。


「你的眼睛很美,所以更应该好好看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恐惧能够加深痛觉。等等我会把你的眼皮缝起来—不要尝试着闭眼,这样弄到一半我还要回头处理很麻烦。」


语落,拿起针线,伸出一只手按住对方的头部,直接无视那对眼睛中流转的愤怒与惊恐,研究人员镇定的开始作业。

将眼皮往上拉起固定,针线熟练的起起落落,哼着歌的人仔细的缝着,躺在平台上的人却已恐惧的无法复加。

他看着细针朝着自己搓过来,很近、非常近,就在眼球的上方,尖头在钻过皮肤之后,贴着圆滚的眼珠滑过去、在另外一边穿出。

紧接着粗线磨过伤口,带来让人脚底发凉的触感。

有东西在他的眼皮上钻洞,进进出出引来全身的鸡皮疙瘩。相较于肌肉断裂的痛敢这真的不算神么,但他却一直忍不住的想要尖叫。


不管是对于可能会失去赖以维生的视觉、还是针的冰冷感都让他怕到不行。


「闲着也是闲着,跟你聊聊接下来的事情好了。」

「等一下我会剥下你的指甲,但是为了指数我不能痛快的剪下他们。」


「我会用撕的。用利剪钳制住往上用力,一层层、一片片的撕过去,直到下面的青色的甲床露出来为止才会换下一根手指。青色的甲床会不定时的抽痛,这是正常的现象,就算昏了也会抽到你醒来,很能帮助指数上升跟实验进行。」


「接着会在上面涂上辣油,等你习惯之后,在—」


伏见按下了暂停键。

画面定格在连闭上眼逃避一切现实权利都丧失的人身上。

那双金褐色的眼睛中已经神么都没有剩下了。随着实验员冷血的话语原本温暖的人逐渐被绝望残忍的杀死。


而这只是未完的档案一。

躺在那的是八田美咲,自己最熟悉的人。但是如今熟悉的人却流雾出自己无比陌生的神情。

跟与身为叛徒的他对峙时截然不同,名为憎恨的情绪出现在那人身上。


“这都是过去的事情,现在美咲安安稳稳的在家里好好待着。”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他试图这样安慰自己,却引发更多的、明为恐慌的情绪。

八田确实还活着,但是很可能也已经………


“最后,作出决定。”

说明档最后的话语在一次浮现在伏见脑海里,然而最初的不解已经渐渐消失了。

他好像,有点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用百分之六十的看不下去、四十的逃避心态,他按下了快转键。

飞速拨放下,画面开始重叠,形成清楚的连续影片、一个完整演进史了。


六百个影片高速播放着,伏见努力忽视旁边的研究人员,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到八田身上。


但是,太难了。不管在怎么专心,总是会被溅出的鲜血打断。

所有的肉体能力测验都是从剥皮开始,最初的部分剥除在到全身,这中间绿族的手法越发粗暴。

一开始还会仔细的用刀具割除,但到后来甚至出现了撕扯剥除。

当高处的摄影镜头终于也沾上血迹时,一张完整的人皮出现在伏见面前。

那张人皮有着熟悉的小麦色。


酸涩的感觉涌上喉咙,很想吐、真的很想吐。

一瞬间几乎丧失了继续看下去的勇气,很丢人的完全不敢抬头,但是不行。

如果不看完的话,一切就没有意义了。

伸出颤抖的手,遮住血淋淋的身躯,他强迫自己注视着连脸皮都已经完全失去的那个人。

逼着自己与那双充满蹭恨的眼睛对视。


最初的愤怒、害怕已经被全然的憎恨取代,现在的八田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只剩下疯狂的憎恨。


一般状态的测试结束之后,接着都会是痛觉指数的测试,而这段往往是凌虐的开始。为了指数的上升,他们神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如果习惯了就在加深。

如果昏过去也没关西继续,总是会痛醒的。

如果自杀的话就喂血在复活,在不死的前提之下,结果都会是一样的。


逃不掉的。没有死角没有出口,被世界遗忘被死亡舍弃。


「可以进行第二阶段了,恭喜你从一阶毕业啰。」总是负责指数上升的研究员用着最一开始的微笑这么说着。


放下手术刀、拿起钻子,冰冷的铁器沿着失去皮肤保护的脸颊往上滑动,直到眼睛周围才停下。


「你的眼睛真的很美,太美了。」


「所以我想,最后的毕业礼物还是留在这个部位好了。不然我会有点遗憾的。」


语落,钻子落下,插进那对金褐色的眼睛里。

直到影片结束前挂着微笑的研究员都没有停下动作,不断扭转着手中的利器搅烂着下面的眼球。


而全身肌肉断尽的八田连抽蓄都不会了。


第一阶段的测试到这边结束了。

接下来是再生测试。

光看名字就绝对比这六百个档还要凶残。


忍着翻涌的酸涩感,伏见点开新的资料夹,想了想决定这次直接按下快转键。

事实证明他是对。


指节被一截截剁掉然后喂血再生,之后是手腕,然后一路往上…..

当四肢耳朵都被切除之后,改换成体内。


当那个人被从中间剖开、第一个脏器被取出体外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的吐了出来。

望着血淋淋的肝脏伏见整张脸都皱了起来—然而还没有完。

一边切除一变喂血,维持着最低的生命迹象,连麻醉都没有绿族继续活体摘除器官,分别取出保存、喂血、接着再生,之后在继续实验,并且同时观察再生次数对血液中特殊物质的直接影响。


不断被肢解、不停的再生,简直就像母体一样。

他们试图从他身上挖掘出任何有用的东西,神么都不放过,只要是器官一律全部摘下来保存,就连组织都用刮除的方式收集。


看着肺脏,伏见忍不住的干呕。胃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了,要不是刚刚喝的血液已经被拿去修复伤口,现在肯定也跟着出现在垃圾桶了。


而没有东西的岂止只有他的胃?

还有八田。

那个一直以来都独自面对着这种痛苦的人,在眼球被摘除两次之后,再生出来的眸子已经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了。


不管是憎恨还是痛苦,全都没有了,麻木空洞,一眼望去直穿底部。

那个样子很令人害怕,远比正在发生的实验还要让人感到心惊。


要不是身体还会因为痛觉而自主的抽搐,伏见几乎以为躺在那里的人已经完全死透了。

那种无机质的眼神实在不像是活人。


自己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降临在他身上了。

吸血鬼的不死让那个人活了下来,但同时也在另外一个方面,彻彻底底的杀死了他。


意识到这件事情后,他浑身发冷,抓着大腿的手用力窜紧,连鲜血涌出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楚。


如果八田、八田他……

八田他想起这一切的话,会怎么样?


萤幕上的人身体在次被剖开,这次被取出的是小肠,拉扯的过程很痛苦,然而他却连挣扎都放弃了。

明明肌肉都已经长出来,却已经不在挣扎、没有求生意志了。


那双眼睛明明白白的道尽了一切。

那一刻伏见猿比古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所熟知的八田美咲,已经死在手术台上面了。

完全死去了。


如果想起来的话、会像那样子吗?

现在的八田,会在一次死去吗?

会吗?

肯定会吧。

会在一次露出空洞的眼神,而这次不在有屏幕阻隔,他会赤裸裸的直面着那个人。

—那个又在一次死去的人。


“最后,作出决定。

作出决定吧。


至此,他完全明白了。

那句话到底在说神么,而自己又面对着神么问题。


如果恢复记忆的话,现在的八田会被杀死的,会变回萤幕里的模样。

而自己有办法改变他吗?

办的到吗?


伏见在心里无声的问着,而萤幕中的实验仍就在继续。

还有、第三阶段。


後記


其实实验的部分没有很多,因为洋洋洒洒的用一大堆字描述过程,我自己看到最后会有点空虚(?


所以就大概弄一下这样orz觉得被水到的可以杀我了orz


希望之后从八田的角度回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可以好好的描写那种从挣扎转死的过程((笑


那么,喜欢可以按追追热度,感谢鉴阅跟等待((远目





评论(21)
热度(12)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