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2(重漾)

午安这里式等等要去忙其它事情的某幻owo//


这篇的注意事项要记得先去-1的前言看一下喔ww

然后就是因为下礼拜可能没时间放,所以先扔上来


这篇是说好的重漾

这篇是说好的重漾

这篇是说好的重漾


很重要所以说三次,这个系列是由各个不同的cp凑起来的系列,一开始在解释事情跟他们自身背景,所以会很明显的划分每集cp,之后就不会了((大概


如果有看前一篇得话应该就会发现有一些地方不太相同,先说一下这是梗不是设定错误((合掌


最号就是ooc严重、错字蛮多的((远目


那么

正文





那个人在沉睡,难以清醒的。


当他超乎预料的冲出去、饮下那杯酒的时候,是有判断出来的。


“不会有大碍。”


然而现实并非如此。


当医师告诉他们,今晚是关键期时,所有人都很错愕。


包括了他。


加重的毒性混合上体内所累积、难以排除的部分,变成了最棘手的状态。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知道被隐瞒的真相—原来那个总是被他们欺负着玩、却又傻到不会还手的首领,在每一次倒下中都越来越虚弱。


从来没有完全康复过、一次都没有。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会完全痊愈的伤痕。


这个道理,即便是在由他们为他撑起的世界中,也依然相同。








首领室的窗户一直都没有更换成气魄的落地窗,为了这件事晴之守护者闹了非常久,只要一踏进来必喊本大爷的仆人怎么可以住在这么寒酸的地方。


『要住,当然就是要面向着阳光、追逐着夕阳啊!!』


很热血的建议,但褚冥漾永远都是苦笑着应付过去。而负责总部装潢的装修师更是擦着汗胃痛的摸鱼混过去。


从来没有人敢动房间内那个木制的小窗台,从来没有—就连入侵者都会努力避开那一个区域,宁可从正门口攻击。


因为,那是属于白陵雨之守护者的位子。


是,死神的座位。


而今晚,银发的死神心情出奇的差,散发的冷气似乎连空气都要冻结。


面无表情的人看着窗外的星空—前几天、就在同一个房间,躺在那里的人才跟自己一起看过这片星星。


没有多余的言语交流,就只是静静地陪伴在彼此身边。


或许他只是笨笨的不知道该讲神么,但这种无声的陪伴正是他所想要的。


那个时候,在自己要离开前,担心衣着单薄的他会感冒,虽然怕的要死但那个人却依然鼓起勇气,硬是塞给他好几件外套。


『下次在一起看吧。 』


怯弱的动作配上腼腆的笑容、有些微弱的声音。


—明明是这么说的。


现在却不知道能不能在有这个机会了。






收回视线,将紧绷的身子完全椅在窗框上,青年侧过头凝望着年轻首领苍白的面容,一如最一开始监视时那样。


不同的是,那双淡漠的蓝色眼睛不在有敌意。


如冰般充满肃杀的眼神,也已经在不在冻人。



到底是从哪时候开始?


原本的立场悄悄地改变了。



他们一族是中立的一方,维持着理世界的秩序。监视着黑暗将所有事情导向正轨。


他将以自己的身分和与之相对的家族责任为傲。


应该是这样子才对。


然而,在接下了监视白陵可能的下任继承者任务时,所有的一切发生了改变。




古老家族的继承者后补应该是神么样子?


狡诈、凶残、深不可测的城府。就算不是如此,也该会是标准的纨裤子弟。



抱持着这样的心理准备,他潜近了Atlantis学院。


结果见到的却是一个不折不扣弱到跟普通人没两样的路人甲。


错愕、不解、怀疑。


满怀诸多疑问,他继续执行着任务,告诉自己随着时间的拉长那个人肯定会现出卑劣的真面目。


结果半年过去,褚冥漾所做的、算的上是有心计的事情就只有偷偷把自己的学长出卖给色眯眯的医疗人员而已。


而且最后的结果还是以被满学院追着打来收尾。



看着那个抱着头乱喊学长我错了的人,青年真的很困惑很困惑。


这样….愚蠢的人,真的会是古老白陵的继承人之一吗?


『是不是有哪里、出错了?』




监视的日子没有太大的风雨,一切都很平静。目标仍然是当初见到的那个样子,既单蠢又弱的让人直摇头。


然而青年发现了,单纯的人其实有着……错综复杂的人际关西?


可以跟正派的军事家族友好、亦可以跟杀手一族勾肩搭背﹔能跟优秀的医疗者出门逛街,却又能跟恋尸狂同桌吃饭—虽然好像不是自愿的。


那些不可能会聚在一起、原本不会有交集的人,渐渐的以少年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团体,自然而然就像早就说好般。


这是很诡义的事情,但最诡异的是,自己竟然一点意外的感觉都没有。


因为看见了。




当带着眼镜的情报军事家为了重伤的哥哥沮丧低落的时候,虽然很手足无措、却还是拼命的想挤出点东西安慰人。


而前一个晚上,他才因为拖累带着自己的学长而自责的哭了整晚,情绪其实比同伴还要低落。


当莽莽撞撞的杀手为了刺激闯进即将引爆的危险建筑时,露出惊恐的表情,整个人吓的苍白连脚步都有些虚浮,却还是死命的追过去。


他的背部在滴血,伤痕很深皮开肉绽,在拖久一点或许就会失去意识,但他却好像没感觉到严重性一样,仍就义无反顾的冲过去试图把人拉走。


难得可以出国度假的时候,逛着街买的不是自己的东西,而是要给友人的猫咪发夹、一脸要吐出来的表情帮忙收集散落的内脏…



很多很多,都是些平淡的小事情,但却细细的、完整地刻画出褚冥漾这个人。

青年看的出来,他很用心的在对待眼前的事物。珍惜着生命努力的活着,虽然弱的可以,却也没有放弃自己。

他与那些残暴的黑手党是完全不同的,懂的生命美好有着珍惜的事物。

这样子的人,应该不会被族里列为追杀对象、不适合成为继成人吧?



『或许,真的出错了吧。 』

凝视着那张笑的很傻的脸,他是这么想的。

然而,世界好像就是容不下这样一个善良却出身肮脏的人。




先查觉到不对的,是他与那位。

暗杀、毒杀,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围绕着那个人打转。起先只有几起,那位拥有特殊发色的特务依然能轻松挡下。

但一夕之间频率忽然窜高。

就像是全世界的人都发现到这里有个很好一巴掌拍死的笨蛋一样。

来不及调查发生神么事,面对着骤然转为凶险的局面,青年明白如果自己不出手的话,这个监视任务很有可能在几天、或者几个小时后,就会永远结束。



出手,是违背家族的中立与荣耀。

但神么都不做的话,自己见过的、最温和无害的黑手党就会被人行刑式处决掉。

更糟糕的是,他将会是这场死亡的见证人。




结果等青年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出手扭断了入侵者的脖子。

不想、也不愿意看到那种情景。

这不是那么善良单纯的人应该得到的下场。

看着地上的尸体,蓝色的眼睛中没有太多的情绪。



『这一切,可能真的都是错的。 』

他冷冷的,这么想。









他们第一次面对面的接触,是在褚冥漾沿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找到他开始。


「你伤的好重。」那个神么都不知道的人,睁着明亮干净的眼眸担忧的看着自己。


「不用你多事,离开这里。」心里第一时间的错愕退去之后,他用着一贯淡漠的语气回绝对方的关心。


气氛顿时陷入尴尬。


这么硬的钉子砸在脸上一般人早就摸摸鼻子走了—实际上褚冥漾也确实有想这么做。


但是看着地上一大片的血红还有青年身上的弹孔,实在又非常担心—万一转过身人就刚好葛屁了他会良心不安阿!!!


站在原地踌躇半晌,直到对方一个冰冷的视线瞪过来,他才咽了下口水、抖着脚往前走。


坐在地上的人霎时间全身紧绷了起来,本来就带有敌意的视线现在更是充满警戒。


想做神么?


正当青年想着自己是不是中计被蒙骗、要不要先出手的时候,他的任务目标终于停了下来,刚好站在安全距离的边缘。


「那个……….这个是我朋友自己调配的特殊药膏,对外伤很有效的,你拿去用吧。」


「不需要。」


「……….我把东西放在这里,这个药膏一天要擦三次。」第二次被回绝褚冥漾似乎有了些许免疫力,虽然尴尬但是却没有前一次那么惊吓了。


「不要吃刺激的食物,也不要乱来扯开伤口,还有少碰水。」径自说完,语落少年起身退回原本的位置。


「希望你能够快点好起来。」


留下一个担忧的眼神后,才不放心的转身离去。


「………..」


青年很确定,那个人绝对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也就是说,他之于他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值得吗?对于一个陌生人这么关心?甚至把从不离身的特殊药物拿出来?

虽然早已经知道这个人非常没有防备、天真到一个费解的地步,但实际感受到的时候……

只能说那是一种自己从未体会过的复杂感觉。

沉默的用小刀将子弹挑出,沾满鲜血的弹头落到了药罐旁边、看着那罐干干净净保存良好的药物,他忽然有一丝丝庆幸。

还好他不知道自己身上中的两枪,是要来杀他的杀手开的。不然青年有预感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只有留下一罐药那么简单。



瞪着东西许久,终究还是伸出手、扭开了罐子。

而在那之后,他又重复了许多次这个动作。

一次两次三次,随着接触的次数越来越多,青年越发觉的,这个人真的不适合成为黑手党、不应该被族里列为观察对象。


怕得要死却还是想塞药给自己、不想碰太危险的事情可是又忍不住担心的问到底发生神么事。


最后的怀疑随着相处的次数慢慢的消散了,观察到的一切也从感觉转换成确信。

褚冥漾真的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虽然继承了白陵的一些言灵之力,但就是一个在路上看到有人流血会白着脸跑去关心的普通人。




『他是善良的人。 』


斩下狙击枪枪管,小刀用着对方难以反应的速度沿着漆黑的武器向上,最后划破喉咙。

大量的鲜血喷溅在高楼布满灰尘的地板上、几秒后失去生命的躯体无力的倒下。


干掉杀手的青年,看着对面大楼正在跟朋友一起写作业的人,脸上依旧没神么表情,但那双眼睛已不再透露出敌意。


他会继续执行任务,并且自主加班做着额外的工作。

直到族里召回他以前,都将继续如此。


是这样决定的。


但不久之后道来的消息,击碎了所有的一切。




青年看见在收到表哥失踪消息后,那个人难过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没有给他整里情绪的时间,紧接着白陵的现任首领逝世。

在风暴之中,褚冥漾被推了出去,坐上了最高位、那个自己最不希望他当上的职位。


几天之后,代表守护者与掌权者身分的戒指被送了过来。


那个一夕之间憔悴许多、在也笑不出来的人,将戒指放在腿上,看着餐桌上散落的照片,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神么。

那些是他在学院中的留影,曾经快乐过的痕迹。

是的,已经是曾经了,很快的他就得被迫离开这里。

尔后,温热的泪水落下、模糊了相片上的笑容。

那一夜房里的啜泣声很轻、很细小,仿佛风一吹就会消散。

那是他见过的,最为脆弱的褚冥漾。

站在阴影处,一直默默看着一切的青年,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纸张。

『果然,有神么出错了。 』






戒指很快的就发送出去了—应该说是,迅速被被拿光了。

最先出手的是那名特务,一个巴头外加一记瞪眼后,代表岚的指环轻松入手、然后是晴跟云、接着是雾和雷。


剩下的一枚雨之戒指,静静的放在盒子里。


看着落单的指环,少年有些苦恼,但或许是最近烦心的事情太多,有些自暴自弃的人索性不在闷想,起身、准备好浴巾之后直接走进了浴室。


在水声响起几秒后,青年才翻过窗子、无声的侵入室内。

握着那张族里下达的追杀令、看着指环他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世界是错误的。


不应该被杀死的人,即将要被他们一族的荣誉毁灭。

善良的人被时势逼着走进黑暗,成为了最为邪恶的存在。

然而事情真的是那样吗?

该站在哪边?

决断的时间已然到来。




就在这个沉重的时候,忘了拿衣服的人围着一条浴巾打开门、错愕之后有些尴尬的看着自己,满脸写着要死现在该怎么办。

「呃…….有神么事情吗?」


一瞬间那种怯生生的模样与当初拿药给自己的少年重叠了起来。


望着变的苍白、少了些精神,多出了很多黑眼圈的人许久,青年鬼使神差的收起了族里的追杀令,拿起了桌面上的戒指。


在目瞪口呆的视线中将东西收好、面对着一脸问号很想发问的人,实在不想解释神么的他,学起那个特务,用着杀人的可怕目光瞪过去。


效果非常好,倒退一步在一步,褚冥漾惊吓在惊吓,原本要问的全都扔进马桶里忘的一干二净。


「去洗你的澡,别感冒了。」抓住这个空档,翻身跳下窗户,青年扔下这句话后离开了。




知道吗?

这一切真的都是错的。不管是族里的荣誉还是对古老首领的看法、又或者这个世界对于力量的觊觎。

那个人的善良并没有任何改变,一切的痛苦来自于踏近错的世界。

这一切,真的全部都是错的。






他的思绪被开门声打断。


淡淡的将视线移到入口,知道换班时间到了的青年没有过多惊讶的看着银发红眼的特务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厚厚的牛皮纸袋。


「如果要完全解开褚身体里面的毒素,需要这些曾经下毒者的协助。资料都在这里,两天内把上面的人跟东西弄到手,办的到吗?」认真的表情配上谨慎的语气,只要一碰上首领的事情,这个只比自己稍微弱一些的青年永远都是最慎重的。


「可以。」强悍的实力,让他有自信就算目标在地球的另外一头也可以在时间内把人带过来。


就在岚之守护者还想针对细节叮咛的时候,不知道何时褪下星星的天空传来钟声。


「我总有一天一定会把那群敲钟的家伙给剁了。」恐怖发言之后,年轻的特务一个箭步冲向床畔,伸手、将被惊醒的人拍回去。


「在睡一下,你昨晚喝的酒太烈宿醉还没解。」压低着声音,对着面色苍白的人他放柔了语气。


如果不是亲耳听见,青年绝对不会相信这跟刚才放话说要剁人的家伙是同一个人。


确定床上的人乖乖地躺好之后,红眼的特务才在度回身,与自己谈起任务。


时间有限,的加紧脚步。


虽然已经用了很轻的音量,但这中间仍然惊扰到了休息的首领—看着他们,努力眯起的黑眼之中,有着担忧、不安和害怕。


青年忍不住放下眼前的交谈,别过头、直直盯着那人—



『已经没事了,安心吧。 』



他无声的这么说着。

而那个人闭上眼、用安稳的熟睡回应他。

那是一种无声的信任,他们彼此之间才存有的。


只要他还在这里,一切就会没事的。


安心的继续做你自己吧。


在这个错误的世界里,做你想做的,那个褚冥漾。

他会继续看着,守着,直到最后一刻。


不在是中立的那一方,他是他的雨之守护者,早在最一开始的犹豫动摇时,就已经决定好了。


所以,没事的、安心吧。

我会一直都在的。



后记


觉得用重柳的角度去写好困难((吐血

一直很纠结最后一句的我要不要改成其它的((毕竟是第三人称,后来还是决定这样用了

希望会有微弱的霸气感(?


重柳的故事比起阿利可能没那么欢乐

因为我觉得压在他身上得责任是很重的,所已用了比较灰暗的语调去写这样ww


总之,希望大家能接受这样的重柳,如果ooc太严重请排队杀我吧((跪


喜欢可以按追追或热度owo///欢迎留言\\\OWO///


评论(17)
热度(55)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