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长篇架空-那些家里的事情(all漾)-1

夜安各位大大,这里是开坑幻


简单来说是家教设定的特传同人

会以漾漾中毒为主线去写,也有可能会参杂一些其他的东西

有点像是单篇文集结的长篇


食用注意事项:


*家教守护者设定有

*漾漾只具备了言灵能力

*人物可能会崩,渣笔谢谢

*每篇cp不同,但是cp感很微弱((远目

*BL,请慎入

*错字很多orz

*其它想到在补上


这篇会利漾喔



那么


正文



|


他是被钟声惊醒的。


下意识挣扎地爬起床、不到半秒就被冷冰冰的手拍回去。


「在睡一下,你昨晚喝的酒太烈宿醉还没解。」与体温相似,同样让人发凉的嗓音压低着声音这么说着。


他知道这已经是那个人所能发出的最柔和语气了。


尔后是细碎的交谈、迅速的,音量极小的。

褚冥漾认得这些声音。


在宿醉的头痛与睡意再度袭来之前,他眯起眼,果不其然的看见两个模糊的身影在窗边低头交谈。

银色的长发与蓝色的眼睛,他最强的两个守护者。

注意道他的视线,一身黑衣的青年别过头,脸上依旧面无表情。


『已经没事了,安心吧。 』透过唇型,无声的讯息传静静地被传达。


然后?没有然后了。

闭上眼睛,他进入了梦乡。









虽然只是回笼觉,但他还是很幸运的做了梦。


那是他还在就读Atlantis军事学院,对于谜一般的家族事业仍就一无所知的时候。

无忧无虑大概就是那段时光最好的形容词


在才华洋溢的朋友中,自己有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位子,不是很起眼但也不会被谁遗忘。

每天都在打闹与欢笑声度过,有很难过却也有更多开心的事情。

就在他真的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时,画面一转。


白陵。

这两个字刹那间将日常撕的支离破碎,未知的事物一下子暴冲到眼前。


古老的黑手党,现任首领逝世。

原本拥有继承权、个性也非常腹黑适合这个位子的表哥突然失踪。

拥有些许家族天赋的自己瞬间被推上浪尖。

没有选择的机会跟准备的时间,就像赶鸭子上架般,在毫无心理准备下,他坐上了那个位子。



一夕之间,无名小卒成为了古老家族的首领。

荣华富贵整天吃吃喝喝?

抱歉都没有,这是一个三天一暗杀五天一围杀,保险金额是全族中最高额的苦位子。



活了十几年才发现从来没认识过自己的家,是神么样子的感觉?

肩膀上忽然多来的那些责任,又该怎么办?

会不会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自己真的办的到吗?


在艰难的时局下,簇拥着他的是众多地疑问与不安,原本以为会就此陷入水生火热宛如股票跌停的悲惨生活,但到最后、其实也并没有所想的那么糟糕。


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一帆风顺?

他明白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身边那群义不容辞留下来帮助自己的友人。

能够认识他们,真的是太好了。


大抵来说这个充斥过往的梦,是一个美梦。

但,并不是现在的生活有哪里不好,相反的有大家的陪伴与支持,他过的很幸福。


只是,有那么些时候,今非昔比还是会让人忍不住的落寞。

他很难解释清楚这种感觉,不过也还好他不在需要去想了。

因为时间到了。







睁开眼睛,这一次是自然醒的。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褐色的马尾与黑色的西装。

背对着的那个人很快的就查觉到身后的动静、快速的转过身来,阿斯利安用一如往常的温和微笑迎接着他「漾漾,午安,你错过早餐了喔。 」


「下次不可以在做这种事了,大家都很担心呢。」


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看起来心情不错,可是背后好像有黑黑影子的雾之守护者用着告诫的口吻这么说着。

他注意到了这句话并非疑问而是断句。


查觉到了那份不快,思索了一下褚冥漾摆出最最最无辜的表情,开口


「阿利学长,没事的,那种毒不会有神么大碍—而且宴会中完全不喝酒的话,对主办家族也不太好意思。」


没有大碍是昧着良心说的,这样不礼貌更是蒙着眼讲出来的。

他不是没有想过会中招,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强烈。

酒里面有毒,意料之中。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都喝到有抗性了。

但是用烈酒掩盖、下更强的毒,倒是新手法。他们临行前并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消息。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们没有打起来就好,人都平安回来就行了。


「……….」褐色的眼直盯着床上面色苍白的人,直到对方双手都爬满鸡皮疙瘩才收回视线。


明显的心虚。

他们的首领果然还是一样,非常的不擅于谎言。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阿斯利安有些无奈的低声咕哝着「比起看你躺在这、我宁可跟其他人一起不好意思的开枪暴掉他们脑袋阿。」


「总之,下次不可以在这样了。不然我会跟其他人商量,大家一起协力关漾漾禁闭喔,让外面的人绝对碰不到你。」附上百分百认真的表情与超专业腹黑笑容,语落他站起身,不给、也不想听任何的解释跟商量,扔下一句我去拿点吃的后,就径自离开房间了。


对于保护那个人阿斯利安是绝对不会有半分妥协的。


走在长长的走廊上,他努力尝试平复心中的怒气,但却忍不住越想越愤怒。

因为礼仪所以自己跑去喝毒酒,这种谎话全天下大概也就只有他们首领说的出来吧。

又怎么会不晓得呢?

在那种情况下,其实是不希望他们冒然出手吧。


关于那个家族,他们事先就有接到风声,知道近期内会兵戎相向。

只是当天到场才收到门外顾问的紧急通知,告知他们会场内可能已经有安排好的暗杀活动。


一个近期会翻脸成为对手的家族,在会场内可能已经部署好暗杀。

面对这样子的情况,六位守护者一致的赞成将行动提前、当场歼灭敌人。


可是他们的首领似乎不这么想。不仅擅自冲出他们的阵型,还跑去喝那么烈的毒酒,逼的他们只能先退回优先将他带走。

阿斯利安不相信那个人不知道自己的酒品有多差劲。

而且像这种宴会场合肯定都会下毒,明明是知道的、却为了要阻止他们而做出饮毒这种事情。


即使用这么拙劣的方法,也不希望他们在没有计画的情况下动手。

就那么,不相信他们的力量吗?


而这,真得是自己愤怒的原因吗?


说实在的,他的心情很五味杂成,有失望有愤怒,脑袋里一片乱糟糟的。浑浑噩噩的将清粥准备好,端起盘子、在转身的时候,他不意外的看见了另外一位守护者。


「别想那么复杂,白痴的脑袋没有那么有深度。」

「他只是不相信他自己而已。」


那个直到学弟解毒前都寸步不离守在他床边的人,正环着手皱着眉看着自己。

红宝石般的双眼一如既往的深沉。


银白色的发在一片静默之中无声的闪烁着光芒。


「……」言灵的力量会受到使用着的心境影响,如果摇摆不定的话失败的机率很高,阿斯利安是知道的。


只是、就算是这样……..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不希望他用这么激烈的方式阻止我们。」在度叹了一口气—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二次了。


「人的生命是没有第二次的。万一他在也醒不过来怎么办?」


讲出来后,心里那股愤怒似乎稍稍的平息一点。

这或许才是让他那么不愉快的原因。


转过身,从橱柜拿下一瓶红酒,连带拿下了两个杯子。

他相信需要喝点酒安抚情绪的不是只有他一个。

眼前这个一脸镇定的同事,在当下可是差点把场子掀开来阿。


「因为那个笨蛋只想的到这种方式」嗤笑了一声,默默地接过红酒,啜饮一口,冰炎话锋一转「如果他今天是会随随便便就放手让我们去杀人的家伙,你还会在这里吗」


「我想我会立刻打包行李走人。」


下意识的这么回答后,阿斯利安一愣。

随即露出释怀的笑容。他可不是迟钝的首领,对方话中的意思一点就通。

是的,人的生命是没有第二次的,不管是他们、还是漾漾,又或者那天差点下手杀死的家族成员们,都只一次的机会。


所以在没有确定的情况下,撤走其实才是最好的选择。漾漾正是明白生命的珍贵所以才不惜用这种方式也要阻止他们。


是自己被私心蒙蔽了双眼,才看不见应该看见的事物。

比起那个人的闪失,在当下他更偏向牺牲其他人而已。

爱是自私的,无论如何,何时何地,都是如此。


仰头,一口饮尽杯中的残酒,像是看出他在想神么的冰炎笑了笑,冷冷的「让那个家伙多死几次就会怕了,放心我会在他还剩一口气的时后把人救回来了」


「想在我眼皮底下死掉,没那么容易!」


「恩,有神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会帮你的。」看了看对方脸上足以冻死八方的邪恶笑容,阿斯利安一边喝掉红酒,一边在心底替那个人默哀。


跟自己微薄的怒气比起来,亚学弟才是真的气坏了。

看来漾漾这次没那么容易可以交代过去了。

不过就算那个人躺在床上向他求饶,这次阿斯利安也铁了心不管他,坚定的帮助冰炎了。


因为,说到只有一次的话,他跟他们之间的一切才是绝无仅有的。

对于阿斯利安来说,这个才是最珍贵的。


「我先去帮漾漾送饭了,在不过去的话稀饭会凉掉的。」


「恩。去吧,在不吃点东西的话那个白痴又要倒下去了。」


短暂的交谈就到这边结束了。


在度回到长廊,他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


心里的那股怒气在明白那个人的苦心后,逐渐平息了下来。


轻敲了房门、五秒后才推开,不意外地看见皱着一张脸的那人。


「阿利学长,你去好久…」我肚子都饿到要穿出一个孔了!!


「不好意思,中途遇到了亚学弟聊了一下」欣赏了一下漾漾宛如被雷劈到瞬间石化般的表情,他才将东西放在床头的矮柜。


抢在那个人之前先行捧起碗、拿起汤匙舀起一口熬的恰到好处的粥,在吹凉之后阿斯利安用眼神示意对方过来。


「我可以自己吃..」


「可是我不想让你自己吃」依然笑着的人用难得强势的语气打断他「刚刚亚学弟问我要不要一起帮忙你的毒性训练…..真糟糕到底要不要参加呢。」


「如果一直都这么不听话的话,还是参加好了。」


「拜托不要」一秒凑过去用宛如哥急拉吃遍天下的气势,惊吓到极点的首领一口吃下稀饭。


喂食(恐吓?)成功让阿斯利安忍不住露出满意的笑容。


房间内好一阵都只剩下稀稀疏疏的吃饭声。

在吞下最后一口粥食后,褚冥漾才睁着一双大大的黑眼,有些胆怯的开口「所以,阿利学长还会去….帮忙毒性训练吗?」


有些意外的抬起眉,他没想到自己一时的玩笑话被当真了。

不过这样也好,就让他小小地恶作剧一下吧。

如果这样子就能够让那个人少冲动一点的话,阿斯利安不介意撒点小谎。


「很遗憾的,我还是会去帮忙。因为漾漾你实在太不乖了。如果你每次到外面都像刚刚一样听话,我才会考虑不去。」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知道自己乱来的小家伙低垂着头,很温顺的认错。

椅在床头的身体还很有诚意的弯了下来。


看到他这样子实在也不忍心继续骂下去,伸出手、揉乱那头乌黑的发,他半是无奈半是告诫的开口「我知道你是不想要有人受伤,很珍惜生命不希望莽撞的行动酿下祸果。」


「但我们其实也是有绝对不可退让的理由的。」

「在我们心中,也是有想要守护、希望他平平安安的珍稀之人存在。」

「总之,下次不要再拿自己的性命去碰运气了。」轻弹了一下似懂非懂的学弟额头,看着那个人有些迷茫的眼神与泛红的双颊,阿斯利安心情转好的笑了笑。


虽然可能听不太懂,但是他相信那个人感觉的到自己的心意。

因为他的身体很诚实地表现出害臊。


想着想着一个有些坏的主意、慢慢的浮现出来。


放下碗盘,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出一只手、擦过漾漾耳际的发丝,按在了旁边的墙上。


用流行用语来说的话,这是个单手臂咚的姿势。

微微倾身,褐发的雾之守护者用绝对别想逃开的气势看着床上的人。


褚冥漾觉得很莫名其妙。

不管整个脸都在燃烧的自己、还是突然间展现强势气焰的学长,都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很奇怪、气氛很奇怪。

为神么会觉得这么害羞?!


自己唯一能做的好像就只有像只可怜的小动物一样,睁着无辜的眼睛可怜西西的往床头缩。


褐色的瞳一瞬也不转的直直看着他。极近距离下阿斯利安的面容清晰的让人、让人实在是难以招架……..天阿谁来救救他。

现在好像不止脸颊整个身体都在发烫了。


「……..学长,怎么了吗?」颤抖的开口,用连自己都摇头的蚊子声。


回答他的,是更贴近的距离。

俯身,那个人凑到耳边,在他心跳即将破表、一口起梗在喉咙的时候,才很邪恶的开口。


「漾漾,其实我刚才是骗你的。」

「蛤?」


一时之间他有些颜面神经失控。耳朵被热气弄的痒爆了、心里头的害羞还没有完全退去这下又惊的不行。


「亚学弟其实只说要让你死到怕,没有说要干神么」


这有差嘛!!!!!!!!!!你们到底都讨论了神么啊!!!!


「不过如果他需要帮忙的话,我还是会帮他的。毕竟你这次真的太乱来了。」不等他发作,也不管人现在是害羞还是炸毛,就像最初的动作一样,雾之守护者彻底无视他的反应退开,回到坐位上。


但是比起一开始带着黑气的皮笑肉不笑,可以感觉的出来他的心情已经彻底转好。


「阿利学长,能不能请你阻止学长…」


「很久没看到了,所以忍不住的压过去,果然漾漾红着脸的样子是最可爱的。」


还在烦恼人生安全的褚冥漾愣住,然后潮红爬上了他的耳根。


端起盘子,说出意味不明发言的阿斯利安笑的很灿烂「好好休息,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跟亚吧。」


抢在首领回过神拉住他以前,致使致终黑的很彻底的守护者离开了房间。


在那之后,首领室似乎传出来小小的哀嚎声。

不过没有人去问发生了神么事,所有人都是心照不宣笑笑的走过去。



后记


下一篇是重漾((远目


那么我先去吃饭了感谢食用,喜欢可以收藏或者留言

这系列大概周四会更WWW


评论(12)
热度(63)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