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18

夜安这里是拖很久的某幻OWO//


天阿真是暴冷的,大家要多注意保暖喔QWQ

((我真的是在被窝里把这篇生出来的


然后觉得有点怠惰,为了鞭策自己决定这篇都固定礼拜五更了

如果没更的话欢迎催催这样((鞠躬


等等要去生特传文WWWW


那么

正文







「啊?」环着手偏着头想了一会,八田才开口、断断续续的数着曾经听过的那几个理由「他好像脾气不太好又粗心,但是在小地方却又意外细心—还有,他很喜欢被他凝视,而且两个一见面就打架。」


「这些是他说过的,喜欢那个人的理由。」露出得意的笑容,对于自己的记忆力小家伙感到自豪。


「...............................」亚伯特沉默,深深的沉默。


现在的他,需要好好组织一下脑袋里的东西。槽点太多了一时之间实在不知道该从哪里讲起,如果现在张嘴的话肯定会像吐一样一口气暴发出来的,肯定绝对会

 

神么叫喜欢的理由?老天这怎么厅都像是分手的理由吧?

而且那串怎么想都是形容词不是名词啊?根本是喜欢对象的十个特征吧?


更重要的是,这个描述既视感逆天的强。

脾气不好、粗心却又细心,自己就认识一个,而那个人现在正站在他面前,一脸傻气的看着他。


而被喜欢的那个人,应该是伏见吧……….?


毕竟八田会打架的对象也就只有他了—这两个家伙第一次见面就抓着领子吵半天亚伯特可没有忘记。


而对视...刚刚让他躲进房间不敢出来的画面就更不用提了。


所以,总结来说、现在是两个单恋的人在互相单恋对方吗?


综合许多可疑的迹象,想来想去亚伯特越来越觉得事情可能真的是这样。

在疑似真相大白的同时,大叔伯也感觉到沉痛。

因为八田熟的人也就只有他跟伏见阿阿阿阿阿阿!!!!!!

自己到底为神么要陪小家伙胡扯那么久?早该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猜到才对阿。

神么鬼引导话题走向,搞了半天被牵着鼻子走的始终是自己阿。


不会是被喊痴呆伯喊久了真的变痴呆了吧?不然为神么没有马上想到呢?


默默的在心底崩溃一番后,亚伯决定要展现出中年人坚强的心性,鞭策自己振作起来面对。


「痴呆伯?你在发神么呆?怎么不说话?」晃了晃手,还是没反应。


不要再说痴呆了啊!!!!!!!!!!!!!!!!!!!!!!!!!!!!


八田一句无心的话差点把人打回重生点。

拳头窜紧又松下,亚伯特努力压制住想暴打人的冲动。


他也很想说点神么阿!

问题是,该说神么才好呢?鼓励八田去告白?还是干脆告诉他伏见说的那个人可能就是他?

这样做真的,好吗?


不是由小家伙自己去发现,而是自己作弊般的告诉他答案。

这样子的话,八田真的能够好好回应对方的感情吗?

他们感情的重量,会是一样的吗?


何况—


经过几番衡量,亚伯特开口了、但这次却不在是指引,而是问题。


「那么八田君,我想问问你对于他的喜欢,又了解多少呢?」


总是答的很快地小家伙整个愣住。


果然。

这孩子情商真的是未开化等级阿。


叹了一口气,他继续说下去「这就是问题所在阿。」


「你阿,其实并不明白他在想神么吧。正是因为不懂,所以才会在这烦恼。」


八田张了张嘴,却始终吐不出一个字。

他很想反驳亚伯特的话,很想很想,因为他觉得自己对伏见并不是一无所知。


他只是不知道在伏见心理,自己到底算神么。

只是不知道他为神么会做出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行为。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喜欢那个人—会比自己喜欢他、还要喜欢吗?

会吗?


只是、只是,心里有好多个只是很牵强的在否定着。

然而正是这种不甘心的牵强,证明了亚伯特的话,是正确的。


其实八田美咲并不懂伏见猿比古在想神么,所以才会独自在烦恼中挣扎着。


「………………….那你说,这样到底该怎么办」意识到这件事情后,八田沮丧的趴回桌上。

感觉就跟输掉游戏后,才发现没存档一样糟糕。

事情好像又回到原点。


叉起太阳蛋,亚伯特咽下口中的食物,看了看桌子对面的小家伙,忍不住摇了摇头「老是这样没干劲,不想站起来的桌面寄生虫可不是我认识的八田君。 」


「不懂的话就努力去明白阿,直到清楚前都不要放弃。」


很简单的话,最直线的道理,但对于现在的八田来说,却有着如雷贯耳般的效果。

从桌面上爬起来,他很认真的听着。


「会说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证明你心理的情感没有强烈到足以让你做出选择,既然如此,不如先别急着做决定—反正选择一二三不会跑掉。在可以很肯定的说出答案以前,就把时间用在了解他吧。」


「去明白他到底有多喜欢那个人,从心意中看见他最初的面貌,换位去想,让自己体会到感情背后的深意。只有这样子,八田君才能够真正的跟他站在同样地高度。了解他的喜欢,同时也才能够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又在哪个程度。」


「就是、去搞懂他喜欢那个人的心情吗?」


「用你的说法,大概是这样没错」喝掉最后一口咖啡,亚伯特看着总算有点升级的孩子,觉得今天肯定功德圆满了。


虽然很慢,但确实是往良好方面去理解的。


他终究还是没有将事情说出来。


因为这并不是他的感情。

作为一个旁观者、局外人,他不该插手替他们任何一方做出决定。

或许讲出来可以抄捷径,但亚伯特并不觉得这种没有体会跟深刻理解的感情,会持续多久。


未开化的八田还需要很多的成长。

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他一些建议,并且点破当前局面的盲点,在悄悄地将他不良的心态转换过来。


是的,不良。


动手把碗盘叠整齐,亚伯特愉快的将桌上散落的纸一张张地排好,接着在探过身子,伸手、笑笑地将小家伙长长的发的乱七八糟「八田君,千万不可以把这份心意当作是烦恼来看待喔。」


「因为能够喜欢上、心理能够存在着一个人,就是件很幸福的事情阿」


没好气地一把拍掉那只烦人的手,理着头发的八田看着笑的很白痴但眼神却很认真的房东,半晌才重重的点头。


「绝不会这么做的。」


这是一份承诺,也是一份很简单的珍惜。

珍惜着感情的可贵,并且承诺守护这份重要。


亚伯特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他知道他明白了,虽然讲不出来,但小家伙已经了解自己的意思了。

这样子,真的很好。


「咚!!!!!」八点钟,代表上班时间到的钟敲响饭厅、打断了两个人的交谈。

一听到这个声音,八田顿时紧张起来「喂!!!你要迟到了,还不赶快—」


「别紧张。我今天放假、明天休假,后天大概才会上班,大概吧—别这样看我,出差是很累人的阿。」打断他的话,伸了伸懒腰,槌着肩膀,亚伯特没精神的打着哈欠。


恩,吃饱饭后果然会特别想睡阿。


「翻译的事情,我会在请秘书处里。今天客厅就让给你吧!我待在房间就好—专心思考的话,一个人的空间是最棒的喔。」


「………….」怒瞪着光明正大翘班的人,八田大有拿叉子戳他鼻孔的冲动。

客厅让给你?根本是想去房间睡觉吧!!!!!

讲的这么好听真的是在逼人戳破他。


「要好好想清楚不可以在睡着了知道吗?八田君?」


「滚滚滚!!!!!!!!!!!!!!!!!!!!!」

觉得理智线开始龟裂的小家伙,连追问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自己偷睡觉都懒了,直接开启怒气把人轰走。


伴随着轻笑声,门把转动、关上。

这下子,真的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忽然有点不太习惯呢。


起身,替自己到了一杯水,看着透明的液体,八田躁动的心情慢慢地平缓下来。

澄清的液体就跟这份感情一样,很纯,很干净。

但如果仔细凝视的话,是可以在这份清澈中看见很多不同意思的。


当烦躁感如同潮水般退去时,他与那个人相处的点点滴滴便慢慢地浮现。

虽然不多,但却都是很真贵的,对于他来说。

仔细的回想着,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开始或多或少的看见了。


他一定会好好弄明白的。

猿比古的喜欢、他的心情,还有自己的感情,都会一个不漏地好好感受的。

如果全部都了解了,肯定就能够知道自己会为他做到神么程度了。

到时候,神么一二三闭着眼睛都能够说出来吧。

等着瞧吧,不会就这样子被打败的!!


一如往常的早晨,不平常的心愿,默默的在心底被重重许下。

那是属于八田美咲的开始。















事情比他所想的要来地顺利。

—至少,节奏很稳定的向前。


下车、脚一踏上地面,一个女人马上就朝他走了过来,像是早就在那久候多时般。

伏见立即就认出来,那是一个被催眠的人类。


在交给他黑的发红的纸张与一只手表后,女人便快步离去。

从头到尾,一句交谈都没有。


冷静的看着手上的东西,他决定先从纸张着手

那是一张邀请卡,上面用烫金的优雅字体写着:


「独一无二的舞台已经就绪,在我展现诚意的同时也希望你不吝啬的释出等值的能力。」


「三十分钟后、手表指针绕行一圈时,如果你能站着参与谢幕的话—朋友,你会知道所有你想知道的一切。」


「最后的最后,请务必记得,谢幕需要所有演员的参与—活着的演员。」


意思是,不能杀掉只能制服吗?


很麻烦的条件,比起杀人制伏往往要难多了。

但是最让他感觉到麻烦的,不是这个,而是.........刚刚那个被催眠的女性。


伏见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看过她,眼熟的可怕。


然而,现在想这些都已经迟了。

他有太多想知道的事情。

只能继续向前了。


拿出表、戴在手上,除了原本12的位置变成了1/30外,这只表还是静止的。

计时型,而且还是感应式。


眯着眼睛,盯着不远处歌剧院的大门,没意外的话在通过那里、走进去的一瞬间表就会开始启动。


旁边的售票厅挂出了停止售票的牌子,但剧院大门并没有锁上,反而敞开,无数的人走进里面,却一个人都没有走出来。


很诡异的画面。

但是伏见前进的步伐依旧稳健。

苍蓝的眼中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有些许的烦躁流转其中。

冷静的就像要进去的,并不是自己。

好像他这条命,不是自己的一样。


「哔哔!!」

在跨入门扉后,不是电子的手表发出奇怪的声音。

计时开始。


在大厅迎接他的是数十位人类,其中还参杂着其他种族的家伙。

所有人无一不是被催眠的,他们手上各自拿着武器,有刀也有枪。


他们的眼睛全都散发着仇恨的萤绿光芒。


随手从服务台抽走一张剧院的导览地图,伏见想都没想直冲旁边的小道。

所有追兵蜂拥而上,宛如嗅闻到鲜血的食人鱼紧追不放。


在奔跑中,他争取时间启动身体里的那两股血液—这需要一点时间。

光凭蓝色是肯定无法脱身的,除了稳定,还需要暴发性的能力。

因为他在追赶的人群中,看见了巨人族,虽然只是小孩子但可怕的怪力被抓到绝对只有粉碎的下场。


对于有陷阱,伏见是不意外的—没有任何代价的情报才会让他犹豫不安。

唯一感到意外的,就是对方在催眠上的造诣出乎意料的高。


吸血鬼是有共通能力的,而催眠正是其中一个。

催眠普通人、帮住进食是每个吸血鬼都会具备的谋生能力。但很少人会在这方面下苦功。


因为这是一个不能够防身的能力。容易被迫解、而且对于同族的吸血鬼来说,催眠是无效的。

像这样子能够对其他异族起到作用,是非常罕见的。可以称的上是异类的能力。

但,这样子的催眠强度,到底有多少?


正当伏见整理思绪的时候,一颗妖兽的头颅出现在他身侧。

尖锐的爪子划破西装、血液随着匕首溅出。

咕咚声后首先追上的妖兽被直直的钉在墙上,绿色的光消失在他身上。

恢复意识的妖发出尖锐的惨豪。

没有多加理会背部的伤口,眼睛已经完全变成异色的伏见掉转身子,反向冲出。

果然跟自己猜想的一样,为了要成功催眠异族,能力的稳定性跟控制性都大幅下降。


只要让他们受到伤,就可以解除催眠状态。


银蓝与焰红色在狭窄的通道中与鲜血交织成地狱般的画面。


追赶的人被反杀的措手不急,停顿的一瞬间匕首没有留情的穿透过他们的身体。

无辜的巨人族孩子被四把带着焰红力量的匕首钉在墙上,四肢全然的固定。


恢复意识的人们哭喊,问为什么、呼唤母亲的全部都有。

而这些都成为了这出戏剧转瞬急逝的一小部分。

成为了他私爱的牺牲品。


时间才过了八分钟。


抹掉脸上的鲜血,伏见拐出弯道、出现在另一处的走廊上,随着他出现的是两把疾飞的小刀。


飞溅的血花染红洁白的墙,在另外一端手持武器的两个人类瞬间倒地、尔后空缺被迅速的补上。


海人跟狼族踩过同伴一前一后的冲了过来。

他们的速度很快,连续几把小刀全都落空。


正当他警戒地对付眼前敌人的时候,守物族的小小人从视线的死角中钻出,质量一点都不没缩小的槌子落在他的左肩上。

骨头碎裂的声音随着吃痛的哼声一同响起。


狼与海人扑上,散发恶臭的尖锐牙齿离伏见的颈部只剩不到五公分的距离。

他闭上眼睛,看在敌人眼里就像是顺应死亡命运般。

然而当在度睁开时,银蓝色已经完全消失了,灼红取代了一切。在极近的距离下,他的手比起尖牙抢先一步穿过狼族毛茸茸的身躯,避开心脏后没有停下、直直握住了海人的三叉几。


连人带着武器,两个异族被暴力的甩飞砸上了墙。

温热的鲜血如柱般的喷出,腾飞在半空、落下,将西装与雪白的通道染成沉重的红黑。


偷袭的守物族小小人拍动着透明的翅膀,僵住不敢行动。

这一刻,双血持有者的可怕透过最直接的残暴彻底现露出来。


看着他眼中闪烁不定的萤绿光芒,伏见知道这是受控者正在激烈反抗的现像。

本能的感觉到死亡吗?

现在才知道不死比死亡更可怕,已经太迟了阿。


仅存的右手用不自然的动作理了理那个人替他调整过的领带,垂着左手,薄薄的纯勾起一个冷冷的弧度。


不用捡查他也知道右手的筋大概伤的不清,可能在乱来一两次就会断裂了。之后要恢复到现在的状况,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这样子之后就可以有很充足的理由,不洗碗了。

没神么不好的,真的。

如果是为了他的话,都是值得的。


一巴掌拍飞守物族,单手甩出匕首,恢复成异色双眼的吸血鬼向着涌出的人们笑了笑。

依旧是冷冷的,让人发毛战栗的笑容。


「还有十二分钟,好好坚持住吧杂鱼们。」

「我还需要你们活着陪我谢幕。」





当第五十八个人被钉在墙上的时候,伏见身上已经没有能够称的上是完好的地方了。

手表很恰好的走到了1/30。


结束了。


只差个几秒就要轰中他头颅的猎枪被放下,还站着的人们默默的退去,留下满屋子的伤者与全身是血的吸血鬼。


光芒从苍蓝的眼珠中褪去,满满的疲惫感袭来。

使用血液的力量会让他们获得超凡的力量,但与之相对的,那也是超凡的负荷。


背上抓伤,左肩骨碎裂,右手筋断裂、大鬼腿上的血洞、脸颊上的擦伤,头部出血与其他大大小小的骨折…….细数着身上的伤痕,伏见疲倦的椅着墙坐下。


多余的血水渗出衣物、在地板和墙上留下血痕。

空间里好一段时间都只存在着粗重的喘息与伤者细碎的哀嚎声。


扣扣。

皮鞋扣响地面,最初见到的女性出现在通道中,神不知鬼不觉,就这样忽然的出现。

而这次,她手拿着一张纸卡与一张光碟。

非常老旧的款式。


『我带来他的消息。 』


声硬的语气平直的叙述着。

睁着染血的眼睛,伏见趁这个机会仔细端详起她的面貌。


『首先,我为我无理的要求致上最高的歉意,在真正缔结同盟前我必须要了解你是否有足够的力量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而结果并没有让我失望。 』


『没有人死亡,但一律重伤。非常出色的演出。希望在最终幕时,你能够像今天一样骁勇善战。 』


『这是你应得的,里面有所有你想知道的事情,关于八田美咲的一切全都在光碟中。 』


『跟着她走吧,我已经为你准备好换洗的干净衣物了—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请务必要接受。 』


接过光碟,没有因为赞美而动摇,伏见看着干净的牒面心理是震惊的。

他发现自己见过这个女人。

就在他们住的地方,附近有家杂货店,这女的就是里头的老板娘。

意识到这件事情后,一个可怕的设想在脑中出现。


为神么美咲可以大辣辣的走在街上而不被查觉?

为神么追查者没有办法查觉到他的存在?

因为,那一区没有除了保护者以外的人类存在阿。


如果这个人,可以将他们所在的那一区人类,全都完成深度催眠的话,要藏匿一个人是非常简单的。


而且凭他的催眠能力,这种事情并不难办到。

不可能的情况在异类的能力下成真了。

伏见到抽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他们一开始就跟全裸没两样。

虽然这间接证明了他对美咲并没有恶意,甚至可以说是非常保护。
但还是非常的让人反感。


他的这一个新盟友,看来比自己所想的,还要可怕恶心许多。


後記

八田需要去明白伏见的想法,只有这样子他才能够让自己的喜欢不在紧紧只是喜欢。

他的感情需要深度,不能够在那么孩子气((我是这样觉得ww

所以才有前面那段Orz


然后终于进主线了((洒花

好了我要去吃饭了超饿的,鼓起百万分的勇气出门!!!


喜欢可以搓个热度追踪一下www

欢迎留言owo,身边都没有猿美同好好难过((目死








评论(8)
热度(15)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