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15、16

夜安各位大大


这里是来更文的某幻


这篇一篇当两篇用吧

原本想切开来后来想说干脆并一起,比较有整体感www


*渣文渗入


*错字浮云




那么


正文











「那是神么意思?」分开听都能懂,但是凑在一起后却完全不能明白的字眼们让八田很焦躁—听起来就是很严重的事情阿。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嘛,所谓的吸血鬼氏族聚在一起,并不单只是为了要玩家庭游戏而已。」赶在暴跳如雷的小家伙弹起来揍人前,伏见非常识时务的自动开始解说。


 


「氏族会提供保护跟稳定的食物来源,在所属的氏族领地内活动,不会被教廷猎杀,而且其它种族也会礼让三分…简单来说就是干神么都非常方便,好像有万能通行证一样。」


 


「反之,如果一个吸血鬼脱离了所属氏族沦为流浪者,就很容易会被找麻烦—不管是猎人还是其它吸血鬼都会优先猎杀他,其它种族闲着没事干的话也会找他麻烦,用人类的话来形容大概就是过街老鼠的存在。」


 


「大概就是这样子。」语落,身为过街老鼠一员的伏见端起碗,一口气喝完剩下的粥—当然满满的燕麦全被他虑掉留下了。


 


「「神么叫作『大概就是这样子』啊!!!!!!!!!!!!浑蛋根本就严重到暴阿!!!」」要不是粥是他煮的,八田肯定会一掌把碗拍掉扯着这个仿佛全身紧张感都死光的男人彻底发难。


 


搞毛阿根本就是人人喊杀的处境这家伙在那淡定个屁!!!!!!!


 


「一点办法都没有吗?不能回去吗?回去应该会比较好过吧、至少能够安心过生活不用担心被杀之类的?」褐色的眉紧皱在一起,小家伙很认真的在思考、要不要硬拖着人回去好好来个土下坐道歉请求收留。


 


「没有那个必要。」拿起桌上已经有些凉掉的黑咖啡,伏见轻轻搅散了上头的泡沫「我是绝对不可能会回去的。」


 


坚决的语气让八田愣了一下。


虽然讨厌的东西很多,但像这样子、直接了断的拒绝某件事情还是第一次。


 


意识到伏见的离开,隐藏在背后的原因可能很不单纯,他犹豫了一下,才小心的开口「…..是他们欺负你了吗??还是他们对你做了神么糟糕的事情?」


 

这家伙,以为我是被排挤吗?


沉默的盯着那颗小脑袋半晌,伏见终究是忍住把它剖开看看里面倒底有没东西的冲动。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已经是整个早上不知道第几次的心累了。



「不是对我,而是对他。」



 「谁?」


「我最爱的那个人。」


讲出这句话的人脸都不红一下。


但是听着的人却连脖子都红透了。


「他们瞒着我偷偷欺负了他,所以我一气之下甩手不干出走了。我的人只有我能欺负,敢碰的都去死吧,就算是族长也绝对不饶恕。」


黑咖啡的口感非常顺口,苦涩的味道配着那个人红着脸、抖着嘴想指着他大喊破廉耻的表情—阿阿、实在是最棒的组合了。


 


「…..别随随便便就说出那么让人害羞的话阿。」一口气干下果汁,这才觉得好一咪咪的八田,终于、能够、顺利的,从牙缝中把话挤出来了。


 


猿比古的作法说实在是偏激了点,但不可否认确实也帅到不行。


为了喜欢的人不惜跟整族人翻脸,光想就觉得非常有男子气概呢。


 


虽然是个让人伤透脑筋的家伙。


但作为他的恋人,肯定会很幸福吧


 


八田忽然又想到了刚刚的吻、还有他说的很危险。


既然有了那么喜欢的对象,又为神么要对自己做那种事情呢?


明明就是超级无敌专情的家伙阿。


猿,你到底在想神么?


 


总觉得该问问,不然这样意义不明的举动多来几次他的心脏真的会停掉。


然而话到嘴边却变了调。


 


「呐,猿比古….吸血鬼..你们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子阿?」将沙拉大口大口的塞进嘴里,八田暗自为自己问出来的话感到吃惊。


 


回避了。因为心底忽然涌现的那种恐惧。


他发现,原来自己害怕知道问题的答案。


害怕问出口后,他不会在温柔的凝视自己、不在有贴心的小动作,不在有那些…..莫名其妙的行为。


第一次,八田美咲发现伏见猿比古的存在,对于自己来说、可能是极为特别的。


 


……..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想要见识看看吗?」放下杯子,享用完丰盛早餐的吸血鬼心情非常好—苍蓝的眼珠子转向一旁,朝着有些呆愣的小家伙,他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我们的世界。 」


 


「昨晚下订的西装是跟妖精买的,那些家伙现在为了抢生意也连通了网路。本来是想等东西寄过来,不过既然你想了解,我们去英国分店领也是可以的。」


 


「虽然妖精族狡诈归狡诈,但是对于交易一向很保密,所以带你去也无仿。怎么样?对于参观妖精的店有兴趣吗,美咲?」


 


「我要去!!!!!!!!!!!!!!!!!!!」秒速把饭扒完,觉得自己现在叫哈利美咲的小家伙瞬间扫光剩下的饭菜,然后秒速站起来,开心到连伏见碗底的麦片小山都可以视而不见了。


 


「我要一个礼拜只有肉的三餐。」


 


「成交!!!」从没这么爽快过。


 


「很好,那我在玄关等你。」


知道自己有了筹码的吸血鬼,决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耍一次大爷。


 


 


 










等八田收拾好跟国小校外教学一样,蹦下楼的时候伏见已经双手插在口袋里倚着墙在假寐了。


 


望着那个人乐的背景仿佛都开着小花似的,伏见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却始终没有多说神么。


 


他就只是惯例地朝着八田伸出一只手,而后者顺从地把手搭上去,然后是、紧紧的相握。


 


自从上次的电话事件后,这个动作就默默的变成他们每次一起出门时的特定步骤了。


 


一开始伏见还会找各式各样的理由,但到后来实在是牵强的连他自己都感到心虚。



那一天,他一如既往的伸出手但是嘴巴跟脑袋就像当机般,一丁点东西都挤不出来彻底卡死。


 


然而美咲却反常的没有多问神么、直接就把手搭了上来。


 


是习惯了还是?


—伏见从来没有勇气去多问神么。


他就只是暗暗窃喜在心里,假装无所谓的牵着自己最喜欢的那人大步往前走。

很小心很小心的,维持着这种不明不白的小小幸福。



像个懦夫般的。


明明下定决心要得到的。



可是在面对的时候,却又总是少了点勇气。


就像在水中抽筋溺水,失败的恐惧感如同缺氧一样悄然发生,而他却总是束手无策。


站在『永远失去美咲、被排斥拒绝』的这个可能性面前,不管多大的心理建设多少宽慰的想法通通都荡然无存—那一刻的伏见猿比古,永远都是最怯弱最没自信的那一个。


 


「叫你多穿点就不听,明明都在抖了……」


埋怨的语气配上粗鲁的用力。好像这样子随便捏一捏就能赶跑寒冷一样。



「原本是热的,谁让美咲你太慢了就站到凉了。」


「你当自己是太早端出来的饭菜吗。」白了眼身旁的人,八田还是忍不住担心的将手抓过去,放在双掌中搓了又搓—到最后甚至开始小口小口地哈气替对方取暖。


 


这个动作如果换成其他人来做的话,伏见肯定会恶心的马上把手抽回来。


但现在,他只想放慢脚步,让小家伙能够专心的给自己取暖。


湿暖的热气、带着那的人的温度仿佛可以吹进阴暗潮湿的心底。


就像初春拂过脸庞的暖风,让人舒服的连骨头都酥麻起来。


 


—阿阿、就算撕烂他的嘴,他也绝对不会告诉美咲,自己是故意穿少的。


 


就算是小偷又怎么样。


是懦夫又如何。


只要能够得到这个人的温柔、守住这份在牵强也不过的卑微幸福,他愿意作任何事, 或者,永远隐瞒任何事情。


 


「呐,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说说他的事情吧—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们在还是人类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初中的时候在同一个班上。」


 


「哈?」暖完一只手自动换边的八田,不禁有些惊讶的看着依然没神么表情的人。


 


初中大概也是才十几岁的时候,而那个时候伏见还是人类。


十几岁在加上吸血鬼的年龄一百五十岁……也就是说,他至少喜欢着那个人一百六十几年了


 


这真的是极其惊人的事情,非常的。


要认真的喜欢一个人这么多年绝对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办到的。


想到这,八田忍不住没礼貌的问了一个有些私密的问题。


 


「……….他知道吗?知道你的这份心意吗?」


 


「你有好好的、跟他聊过吗?」


 


「说了又能怎么样呢。」谈到这块,伏见的神色顿时有些黯然「他也已经比谁都要来的憎恨我了。」


 


「反正无所谓,只要能被注视着,是愤怒还是喜欢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这样说起来—我很喜欢他专心地看着我的样子呢。」


 


「只要这样子、就够了。」


 


仿佛在说给自己听的呢喃。


真的这样子就可以了吗?猿比古?


明明是就算放弃一切也坚持要继续喜欢的人阿。


 


凝视着那人脸上有些病态的笑容,听着他自暴自弃、充满自嘲的语调,八田顿时觉得很难受。


真的很想很想瞬间暴长高,然后帅气的从这个胆小鬼的头上巴下去,扯着他的耳朵大吼『暗恋一百多年都没勇气告白的家伙装神么豁达阿』


 


但他终究没有那么做。


而是选择结束这个话题,默默的替那个人暖手。


 


这不符合他的风格。


按照平常自己肯定会抓着伏见的领子大声的训斥他软弱的作为,而不是在这里安静的感受那股胸口的疼痛。


 


对,疼痛。


原来已经重要到,光是看着他难过自己也会这么痛了吗?


 


温热的水雾驱散了那人掌中的冰凉,握着逐渐升温的手,享受着紧密的回握,八田打从心底感到高兴满足—就像吃了颗糖似的,但同时,也感觉到一丝丝的罪恶感。



他觉得对猿比古有好感的自己,就像是个小偷。


正在偷偷地,盗取着不属于自己的幸福。


 


他是真的能够明白的。


为神么那人宁可保持着这样子、单方面恶劣的关西,也不愿意说出那句足以改变一切的话语。


因为他也一样,站在悬崖边上既不敢向前、也不想回头,就只能、只是的,站在那被甜蜜的恐惧包围着。


 


深深的恐惧着,失去这件事情。


 


「到了。」


清冷的声音拉回了八田飘远的思绪,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废弃的木屋,在都市的水泥丛林前这栋房子的存在显得格外诡异,但是街上的人们却仿佛对这一切视若无睹。又破又小的矮屋跟亚伯特那栋只有两层的屋子不同,一看就是极为粗糙没有美感的。


 


「这里,真的会有人吗?」


 


「这里住的本来就不是人。」给了身旁的人一个你是白痴吗的眼神,心情有些不太好的伏见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怕的话,现在还来的及回去。」


 


「谁、谁会怕啊!!!!!!」


 


呵。


都抖音了阿小鬼。


 


「既然会怕的话,接下来就好好听我的、别擅自行动阿。」忽略八田不甘心的叫嚣,用更为霸道的力道,半拉着人往前走,先一步走到肮脏门前的伏见,用嫌弃意味满满的表情敲了敲半挂在那、破损极为严重的木门。


 


「是谁?」


 


两着间隔几乎只差了半秒。


稚嫩的声音有些让八田没有反应过来—搞神么说好的阴沉可怕呢?


这种软声软气的娃娃音是怎么回事?


 


「流浪者,我来拿我下订的东西。」


 


「喔———原来是你阿。自己开门进来吧。」


 


那个喔是怎样?


在那种地方拉长音,莫名其妙的就是让人感觉不太舒服。


种觉得,有种很不被尊重的感觉。


 


但是伏见却好像没感觉似的,径自推开门拉着他走了进去。


在穿越了一层像是保鲜膜的东西后,门后的世界豁然开朗。


 


放眼望去大的不像话的店面绝对超过百坪,重点是层层叠叠往上不知道几层的建筑物绝对不像外表看起到的那么单纯。


二楼以上的楼层没有灯光,黑压压的一片,隐约只听的见些许说话声。


 


一楼的大厅非常奢华的铺满酒红色地毯,就算穿着鞋也可以感觉到脚下软绵到夸张的触感。室内的灯光是暖洋的黄色,打在红木的家具上连迟钝的八田都能感觉到强烈的视觉感。


 


而在这开阔空间中,让假人展示、又或者是很巧妙的摆放、挂着至少数百套的服装….又或者是千吧?


 


从日常普遍到夸张的应有尽有,有一些不管是款式还是大小都很奇特—真的很有魔法的感觉。


 


一时之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非常非常金碧辉煌、无敌高端霸气。


所谓的上档次,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妖精擅长工艺、纺织品,他们制作的东西通常都会有特殊的用途—美咲,你仔细看看那件衣服。」


 


顺着伏见的手指望过去,一件米黄色的风衣悄悄的挂在红木衣架上,款式是中规中矩的经典款。


 


「那里有神么吗?」


 


「你在仔细看一点,凝视其中一个点看看。」


 


「神么…………………………..阿」看到了。


当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点之后,就能够看见很淡很淡的黑色了。


这就是特别的地方吗?


 


「那件衣服具有抵抗阳光的能力、是专门为无法抵抗日照的下级吸血鬼制作的;通常光芒的颜色会与抵抗的东西相反,蓝色抗火,红色抗寒。」


 


那个人用仿佛在逛自家后院的从容步伐,牵着他走进这个华丽的世界。


—就像是他的引路者似的。


 


「这件可以防范铁器,对于精灵来说保护效果很大。大多数的精灵都会害怕人类的铁制品。」


 


「围巾的话,是为了幽魂制作的,带着这个的话会让人类产生他们有脖子的幻觉。」


 


「还有…….」


 


伏见就像是本百科全书,只要自己手比到的东西几乎都可以讲得出用途来。不管问神么也都可以完美的回答出来。


 


在第一百二十个问题后,八田实在是忍不住了。


 


「伏见猿比古,这个世界上还有神么事情是你不知道的吗?」


 


「有阿,但是美咲知道的我肯定都知道就是了。」


 


「少瞧不起人了。」多跟着个人抬杠只会被牵着鼻子走,自觉可以写一本吸血鬼交战手册的八田伸了伸懒腰,觉得逛了大半圈实在有些疲倦「是说,你到底买了些神么?还有是哪门子的顾客需要你特地到这种地方买衣服?」


 


「你们公司到底是在做神么?是正当行业吗?」


 


不能怪他这样想,只能说这间店的东西实在贵得离谱,随便一个吊牌翻开来就是吓死人的天文数字。


 


—如果普通上班族都穿得起这种货色的话,这个世界肯定要灭亡了。


 


「也没神么,就跟那边的米白色衣服一样,是隔绝气味的衣服。我要见的那位顾客也是吸血鬼,他对气味很敏感。然后…..我们公司的事情是最高机密。 」


 


「就算美咲餐餐都煮肉,也还是不能告诉你的。」推了推眼镜,隐藏住那股心惊伏见努力用坚定的目光迎着小家伙好奇发光的金眸,装出有些严肃的口吻他这么说「虽然是吸血鬼也还是要有职业道德的,何况说出来就不是机密了这种逻辑你懂吧?」


 


「呿。」像个孩子般的厥着嘴,没听到想听的答案让八田有些不开心「我只是不想要你去作危险的事情阿…...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美咲、我—」


 


「好辣知道了辣,不会再多问神么,毕竟我也不想为难你。但是相对的,猿比古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平安、要好好的。」


 


「「做的到吗?」」


 


小家伙很认很认真的这么问着,一双金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那一瞬间,伏见好像在他眼里看到了些其它的情绪。


不同于往常的关心友爱,而是更为炽热的。


然而当他想要好好看清楚的时候,却又神么都没有了。


果然,仅仅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错觉而已。


 


「好。」


他从善如流的这么说着。


看着八田满意的表情,伏见犹自让罪恶感淹没自己。


 


其实是很清楚的,面对绿族那群家伙光靠自己一个人,要毫发无伤根本是在说梦话。


但如果撒个谎话,就能够让那人像这样子安心的笑着的话,他不会介意多说几个。



「那我们赶快去拿订的衣服,然后离开这里吧。进来之后手表都不动了,也不知道现在到底几点…..」


「现在是下午五点钟喔。」


 


「喔喔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吗,那得快点—哇!!!!!」没有发现那并不是属于他们任何一人声音的八田,在感觉到耳畔的凉风时已经有些迟了。


 


一只温度极高的手,调戏地抚上他的脸颊,指尖留恋的在上头绕画。


急飞过来的匕首粗鲁的划破紧贴的距离。


 


「好久,没有在店里看见活生生的人类了呢。」穿着暗红色执事服,有着尖耳的妖精后翻一圈稳稳的落地。


 


与想像中丑陋的妖精不太一样,银色的头发配上灰色的眼睛,四肢躯干都与常人无异,唯一特别的是耳朵和…..没有明显的两性特征。


没有喉结胸部之类的构造,面前的妖精完全看不出来性别。


 


「初次见面,我是这间店的店长。」


 


「阿阿阿你就是那个应门的!!!!!!」直到这时候才完全反应过来的八田,非常没有礼貌的指着别人的鼻子大叫。


 


「是神么都无所谓。既然出现了就把东西拿过来。」反常的没有给美咲一个白眼,一抹蓝色的幽光隐约从吸血鬼身上泛起,整个人就像是要崩解的冰川般蓄势待发—他,伏见猿比古现在心情非常恶劣。


 


妖精都是些爱恶作剧的家伙,明明自己是知道的。


但是看到美咲被人这样捉弄,不生气又是另一回事了。


 


「可以,700000欧元先交上来,多的那两个零是你向我丢刀子的代价。」


 


「是你自己先像神经病一样的贴上来的吧?这样胡乱收钱你们是怎么做生意的?」先炸开的永远是八田,虽然被摸的是自己,但引起他怒气的原因永远不会是这个。


 


「我们跟流浪者作交易一向如此,如果不接受的话慢走不送。」


 


「既然当了流浪者,就认清自己的身分好吗。不然我们会很困扰的。」


 


一时之间种胸口要种要炸开来的感觉。


真的非常生气,从没这么火大过。


虽然早就知道其它种族对流浪者的态度是神么,但是像这样直接被羞辱果然还是—气不过的一把抓住伏见的手,八田掉头就要往门口走。


 


「美咲,我需要那套衣服。」


 


「闭嘴,如果你敢拿钱给他以后我三餐弄蔬菜毒死你!!!!!」拉着比自己还要高十一公分的吸血鬼,就像初次见面的那天一样,小家伙非常吃力的迈步向前。


 


就算查觉到身后的人其实没怎么动,他还是一直尝试、不停的尝试着….

直到,终于来到了临界点。


停下脚步,想到这种任人欺负的生活他独自过了百年,八田鼻头跟眼眶忍不住酸了起来。


凭神么要被这样子糟蹋?

明明、就是很好的人阿。


 


「我不允许。」


 


「以前看不到我管不着,但是今后、我不允许你在我面前被人欺负了。」


 


「为神么要老是牺牲自己,一个人忍受这些?」


 


「猿比古,你不要那么温柔好不好?你这样子、我看了好难过…」



背对着他的小家伙,双肩因为激动的情绪而颤抖着,声音更是自己从没听过的哭腔。


 


即使倔强的抹着眼泪,另外一只手却还是牢牢的抓着他。


 


美咲为了自己、哭了吗。


好一会,伏见才从这个事实中回过神来。


 


他有些急切又有些手足无措的抓住那双频频拭泪的手、然后使劲将八田拉向自己。


紧紧抱住小家伙,而那人也跟梦想中的一样没有挣扎。


但是心里却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


因为他所爱的那个人正在痛心的哭泣着。


 


「如果、今天情况反过来的话,美咲是不是就不会哭了?」


 


「…..恩?」


 


「就是我们是掌握主动权的一方的话。」


 


「…….那是当然的吧。」


 


「好」


用有些霸道的力气,强迫八田转过身面对着自己,整个眼睛都变成银蓝色的伏见微微倾身、紧抱住眼前的人。


 


「数到二十之后,往你的左边跨三步」


「我很快就回来,就像我答应过你的那样,好好的。」


「等我。」


 


他轻轻的在他耳边这么说,怜惜的语调柔的如待情人


不顾自己的举动让对方从耳跟到脸颊都泛起朝红,整个人都泛着幽蓝光芒的伏见转过身、大步向前。


 

在叫嚣着。

理智在叫嚣、愤怒的斥责自己鲁莽的行为。

『你这样子,会惹来无数的麻烦的。 』

『几百年来不是都这样子忍过来了吗』

『回应那种挑衅你是国小生吗』

『只要你知道,自己不是没有力量,不就好了?你没有必要为无谓的事情证明什么』


很多很多,排山倒海的制止声。

但是那个总是听取这些声音的自己,就像失聪了一样。

现在的伏见猿比古只知道要往前、向前,回去了结那个该死的妖精。


是的,他可以忍受。不管是成为流浪者还是背负忍嘲热讽,又或者漫天的羞辱。

那些全都是无关痛痒的事情,无论在激烈都伤害不到他。

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把自己、深深的刻划在心里。


只有美咲。从一开始,那里就只有那个人而已。


他唯独不能忍受的,就只有他的泪水。

让小家伙难过的人,根本不该存在于世上。

没有生存意义阿。

通通都该杀死。不要留下。


那一刻伏见的气场强的惊人。

不是去战斗而是去取回胜利。

他不允许世间存在让那个人落泪的东西,从前不许今后也不会退让。

他是他的最后一条底线,不可跨越


 


 


红着眼还抽着鼻子的八田,默默的数到二十后,听话的往左边移动


 


下一妙一个红色的东西以极其惊人的声势从他身旁飞过、狠狠砸在大门上。


破风声紧接在后,咚咚咚的声响过后,他才终于能够看清楚,那个被钉在门板上的可怜虫是谁。


 


虽然脸已经肿的跟猪头一样、头发还焦了,但还是勉强看得出来是刚才的那一个妖精。


 


楼上的谈话声忽然全都消失了。


四周静的连针落地都听的见。


 


声称是店长的妖精一边咒骂着,一边努力挣扎着想把自己从门上『拔』下来,但试了几次还是徒劳无功。


 


「攻击了我,你以为还可以全身而退吗?我身上可是有秘兽的钥匙,随时都能够呼唤他们。」冲着那个手拿西装优哉信步的吸血鬼,妖精愤怒的咆啸。


 


「那也要看你还有没有嘴巴。」一抬手,蓝色的匕首沿着脸颊划过,直直定在耳垂下方。


 


很近,在近一点就会直接割破嘴角了。


 


在感觉到疼痛的时候,妖精也清楚的感觉到了恐惧。


跟他对打过后竟然连衬衫都没皱一下。完全单方面的被压制。


从那个吸血鬼流浪者身上,传来足以让人窒息的恐怖压迫感。


 


抱着衣服的伏见转着小刀,走向门上的人。他的杀意就跟身上的力量一样凛然明显。


 


「猿比古!」那种仿佛下刻就要至人于死地的模样,让八田忍不住担心的叫唤。


 


回答他的,是那个人了然的微笑。


无声的说着安心吧。


这是属于他们的默契。


 

「你很幸运,看在他并不希望我这么做的份上,可以勉强让你活下去。」

 


「但,果然还是很不爽。」一把将小刀捅进那只曾经抚摸过美咲脸庞的手,泄恨的转了转刀柄,看着如注的鲜血,感觉心头舒坦很多后,伏见才冷冷的开口。


 


「这也是没办法的,谁让你碰了我的东西呢。」


 


「……………..妖精族不会放过你的。」让痛得冷汗直流的他吐出这句话的,是高傲的妖精尊严。


 


「那你们可要排队了,毕竟我是流浪者。另外与其担心我,你还是先担心你们好不容易连上的网站被彻底黑掉吧。」


 


语毕,不在理会钉在门上的妖精,直接拉开门、向着那个依然傻站在那的人,伏见伸出手—就像他们每次出门那样。


 


「美咲,走了。」


 


背着光那个人的身影很模糊,神色也看不太清楚。


但是在笑的吧,而且还是那种淡淡暖暖的笑容。


就跟他的声音一样。

就跟他每次凝视自己时,所流露出来的一样。


 


「恩。」大步的追上去,拉住那双手,跨过一切之后,迎接他们的是染上晚霞的落日。


 


虽然事情看是解决了,但八田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的问了。


 


「这样子,你以后会不会有更多麻烦?」


 


「就是之后少买几件衣服而已,没神么。」


 


「只要你不哭了就好了。」


 


望着那人无所畏惧的侧脸,听着他云淡风轻的语气—很奇怪,明明就是很严重的事情,但自己却没有任何害怕或不安的感觉。


是因为明白,不管发生任何事情这个人都会像天神、英雄一样的站在自己前面吧。

无法跨越的屏障。

想要,这样待下去,一直在他的身边。


意识到这点之后,八田觉得心跳好像漏了几拍。


或许他搞错了。


不是有好感,而是自己可能、有一点点、一咪咪的喜欢上了这个人。


伏见猿比古。



后记


可能会有些人觉得伏见的态度反反覆覆的

但那是因为考量到他纠结的个性,所以才这样写的


至于八妹小天使,为了后面的剧情,决定先让他用这种暗恋的方是喜欢伏见

这样子,傻傻的他才能够最真切的感受到伏见害怕的心情


虽然说这话真的崩很大辣ORZ((跪


评论(12)
热度(14)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