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14

午安各位大大,这里是暴字的某幻

原谅我又来扰民了((鞠躬,如果下礼拜忽然不卡了,又有产量我会集中放一篇就好的((跪

这系列平均一篇大概会有四千到五千多字--无关原则就只是我的耐心只足以撑到五千字打完而以orz

然后这篇会有吻戏

原本想要干脆直接近h的,后来想想还是不要在主线进度缓慢的时候那么没操守好了((####


这篇还是吃饭梗,某幻真的很阿吃饭呢((远目

西装梗要等到下两篇((大概,毕竟衣服还需要时间才会寄来XD


最后错字是浮云,请别太在意xD


那么


正文


14.


结果猿比古洗完澡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的,自己爬到上铺去睡了。


然而下铺的八田可是听着平稳的呼吸声辗转难眠。


他心里头的困惑好像真如这漫漫长夜般无疆无际。


在最一开始的时候,他就明白的知道伏见隐瞒了些事情没有告诉自己—但那时他选择了信任。

不光是觉得那个人不会伤害他,主要也是因为….伏见在讲述过往的时候,流露出了一种非常深沉、悲伤的神色。


或许他本人没有发现,但是八田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那时候心里头其实是很吃惊的。

老是面无表情,讲起话来跟含着酸梅一样的猿比古,原来也有像这样子脆弱不堪的时候。

所以才不忍心再追问些神么。

尽管真的超想拉着死猴子的领子,逼问你到底是我的谁?我们到底是神么关西?为神么在你身上我总是能够感觉到那种,很该死的熟悉感?


到底是为神么,在街上第一眼看到你的背影时,脑袋里会有伏见猿比古这个名字?

到底是神么,让我有种在真实不过的错觉、觉得其实你根本不是来出差,而是专程来找我的?


然而纵使满肚子在多的疑问,八田终究也都还是忍下来了。

因为他实在不愿意在看到那个人难过的模样。


但是现在想想,自己这样做是不是错了?


受了伤的伤口就算直接裹上了纱布,如果没有打开来透气好好处理的话,包的在紧也不会好起来的。


如果过往发生的一切是伏见痛苦的根源,那么他是不是应该要自己开口帮他分担些神么?


而不是逃避、不去了解,选择不去解开他防备的砂布,甚至为了不让他痛苦而避免上药。


虽然只相处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八田已经非常清楚对方的性子。

嘴巴很坏、人又很冷,有时候还会故意用自己…好看的猴脸开些莫名其妙的玩笑、戏弄自己,但猿比古其实真的是很好的人。


他总是会默默的收拾碗盘将乱糟糟的一切清洗干净,

在他晚回家的那些时后,来不及做的家务永远都会像早就做完一样的放在那里,

破不了关的游戏往往几天后就会莫名的顺畅通关,要不是有次不小心撞见了他永远不会晓得是猿比古在偷偷帮他。

从没盖到早上的棉被现在起床时,永远都在他胸口最舒服的位置上。

还有很多很多,都是从这个人到来后,才开始逐渐变的温暖的小地方。


而那个人却从来都不曾开口跟自己提过神么、就好像他对他的好跟呼吸一样,是极其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无论如何都很想很想很想为他做点神么,哪怕只有一点点都好。


果然、还是去问问好了…看能不能帮上点神么…

为了能够让那个背影轻松一些些,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真的…….


想着想着,八田陷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

怀抱着小小的心愿,几个小时后、在第一道曙光洒落时,他挣扎着爬下床、蹑手蹑脚的走到凌乱的书桌上,拿起笔思考了一阵子,斟酌半晌最终写下了几行字。


小心翼翼的将字条放到那人的床铺上,看着他放松的睡颜,顷刻间八田真的很有股冲动、想要跟着钻进去那条棉被,好好的窝在旁边睡场舒舒服服的回笼觉。


感觉待在猿比古身边就是能够很安心。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一直待在他身边呢。


真是的、到底在想神么阿。

…..得赶快去做饭才行,毕竟这家伙挑食的要死,给他吸血又不愿意吸太多,饭不做的丰盛好吃一点的话,在倒下可就不好了.


被自己忽然窜出来的想法吓了好大一跳,八田急急忙忙的爬下梯子,像逃难一样的乒乒乓乓跑下楼。


假寐中的伏见睁开眼只来的及看见小家伙仓促下楼的背影,还有隐约红透了的耳根。


早在那人自以为小声的起床动作中,他就已经醒了。

美咲似乎永远记不住自己讲的话,明明已经告诉过他吸血鬼不太需要睡眠,还有自己拥有非常好的听力了,每次起床依然都还是可以搞的这么轰轰烈烈。


算了也罢,如果他真的长了记性,说不定只会更麻烦。


默默的耸耸肩,小小的宣泄一下心中的无奈,伏见起身、拿起了床畔的纸条读了起来。


不大的纸张上用原字笔写着歪歪斜斜的几个字。

『猿比古,如果感觉到痛苦的话,我会好好听你说的。 』

『你并不是一个人。 』


……神么跟神么阿。

那个家伙到底又擅自感觉到了些神么。


凝望着丑丑的字条,过了很久—也或许并没有那么久,伏见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他有点分不太清楚,心里头到底是神么感觉。


是觉得好笑还是天真的让人想狠狠嘲讽?

其实不管是神么感觉,也都已经无所谓了。

说出来又能怎么样,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也都已经发生了。

失去了可以立足的地方,这件事情并不会随着说出来有任何的改变。


向他人倾诉痛苦神、让自己像个孩子一样撒娇,是没有意义的。


翻身爬下床,一贯的洗漱后,踏着从容的步伐伏见下楼,然而老是刺的他眼睛很痛的日光灯并没有像往常一漾大辣辣的点着。


总算想开,明白大白天灯不用点那么多的小家伙,正忙碌的将热腾腾的早餐摆上桌。


金黄色的阳光从半开的小窗中钻进屋内、直打在那人身上与满桌异常丰盛的饭菜。


伏见忍不住伫足。

这二十几天来,他已经见过无数次这样子的画面,然而每次却都还是会忍不住的想要感叹。


这栋房子、这个人,对于冰冷的血族来说,实在温暖的太过头了。


似乎是查觉到的身后的动静,八田顿了顿、停下了手边的工作—但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地转过身。


而是先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像是替自己打气般的连说几声「好了好了」,接着才回过身,用比往常更加朝气蓬勃的声音,这么说着:


「早安,睡的还好吗?今天又是新的一天呢。」


「虽然不知道发生神么事、但还是要打起精神!!如果笑着的话,那些糟糕的事情也就不会在找上门了阿,猿比古」说着说着小家伙还伸出指头手推了推嘴角,好像嫌自己笑的还不够蠢嘴咧的不够大似的。


「……………………………………….」


如果他的黑眼圈没有那么浓、眼睑没有那么肿的话,说不定自己真的就会这样子被他骗过去。


失眠了整个晚上的人装神么有精神阿笨蛋。

为了一个颜色问题、自己的一句话,弄成这样实在是笨透了。

明明没有那个脑袋为神么还老爱想那么复杂的事情?

真的是很让人生气的家伙。


嘲讽的话语几乎要不受控制的脱口而出,然而当与那双充满忧虑的金色眸子对视时,伏见张了张嘴后却又神么话都讲不出来了。


望着美咲小心翼翼、好像深怕提到这些话题会刺激到自己的神情,在难听的话顷刻间都烟消云散了。


这种好像被当作珍宝在呵护的感觉,实在是很让人手足无措。

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过,从来没有。


搞了半天,伏见最后也只别别扭扭地吐出了一句智商开根号的蠢话。


「….美咲你笑的好丑、还有,你真的是个笨蛋。」


「混帐猿比古老子好心好意帮你加油打气你那是神么态度!!!过来我们今天好好说清楚!!!!!!!!!!!!!!!!!!!!!! !你来!!!!!!!!!!」


真的是差点两眼一翻怒火攻心直接就去了。

暴吼发泄完后深呼吸两口气,八田才得以冷静的面对眼前的人。

并没有随着他的话动作,依旧站在楼梯口的猿比古表情看起来有些……….茫然?

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的样子。


就像是一张白纸,白的不能在白的模样让一种猜测很自然的出现在他脑海里。


这家伙,该不会是从来没有被人好好安慰、关心过吧?

所以才会像这样傻站在那,不知道该怎么做?


思考了一下以伏见难相处的个性还真有这种可能,八田胸口的气顿时也消到太空去了。


不过要他好声好气的说话,还的在等等呢。


「站在那干神么?还不速速坐过来本大爷旁边开饭!!」


这句话就像是开机键一样,让伏见从不熟悉的氛围中有些恢复过来—挑眉、嘴角勾起生硬的笑容,他打趣的看着身旁的人。


「我还以为你怕我这个变态怕的要死?不是一向只让我坐你对面?神么时候这么大胆了,美咲?」


看着终于入坐却连汤匙都握的乱紧一把的人,八田心底悄悄的升起一股怜惜。


伏见说过,他已经有一百五十岁了。

可是却连被关心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实在很难想像这家伙百年来到底过的是神么样的日子。


就算只是分上下铺,都可以好几天睡不着;

只要房间一没人就会忍不住开电视或者放音乐,

明明是个很害怕寂寞的人,却似乎独自度过了很长的时间。

一声都不吭的这样过着。


想到就觉得胸口疼的发慌。

到底谁才是笨蛋阿?猿比古。


没有搭里他的调侃,八田搅了搅眼前的麦片粥,待眼眶中的酸涩感褪的差不多了,才沉沉的开口「你坐在对面太远了,菜都夹不到你碗里….我怕这样子时间久了你又会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吃饭。」


一些肉块从本来就有些颤抖的筷子间滑落、及时在被另外一双牢牢的夹起,放进全身僵的可怕的那人碗里。


「呐,多少也告诉我一点关于你的事吧,猿。虽然我的脑袋不太灵光,可能就算你说出来,我也听不太懂帮不上神么忙,但至少让我知道,你在难过神么。」


「不然继续这样子装作神么也没看见,让你一个人默默难过的话,我会难受到发狂的。」


「拜托你了,告诉我些神么吧,任何事情都好,我真的在也不想看到你那么难过,而自己却神么都不知道了。」语落,八田放下筷子、用着极为真挚的表情转过头,直盯着身旁的人。


「让我陪着你好吗,猿比古?」


这次,伏见苍蓝色的眼珠子不在逃避的游移,而是直接的对视回去。


又是那种表情。

还真是被当作至宝一样的,在呵护着呢。


真的是………明明不管是自己的还是他的心意都没能查觉,就不要做出这么让人动心的行为阿。


深埋的那份情感激烈的仿佛要破开胸膛、对于他的爱意直窜到了舌尖。

可能下一刻、下一秒,他就会忍不住激动的将自己守了一个世纪的爱恋,赤裸裸的曝光在那人面前。


到底是想要他、怎么做呢?


「美咲,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不要随随便便用那么亲昵的口吻,跟认识还不到一个月的陌生男子讲话?」


他终究是忍受不住悸动的出手了。


在全盘皆输与冲动的宣泄之间,伏见选择了后者。


用有些霸道的力道扣住了那人下巴,在金色的瞳孔完全被自己独占的瞬间,狠狠地吻下。


舌尖在那人猝不及防时趁虚钻入,在短短几秒钟内便由最简单的舔拭、迅速窜升到越发贴近彼此身躯与脸庞地撩火纠缠。


没有预想中的抵抗与排斥,他们进入彼此节奏的速度同步到令人咋舌。


很近、真的很近—伏见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小家伙温热的吐息,还有他因为紧张而捉住自己衬衫的小手—不管是力道还是温度都是那么的诱人难耐,让他忍不住的加大口中的挑逗。


美咲的舌就跟他的人一样温暖拙稚的可爱,虽然总是慢了半拍但却还是很努力的追着、想要跟上他的步调。

那种亦步亦趋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很想带着他,直直舞向疯狂。


阿阿、在这样下去的话,干脆吃掉算了。


这么想着,伏见边搅动着彼此腔中越发暧昧湿滑的液体,右手边悄悄地拥过那人。

然而当他的指尖绕过衣物、触碰到那带有美好弧度的温热腰只时,首先感觉到的却是粗糙的疤痕与僵硬的身躯。


那种突兀感就像是耳光般,让他瞬间从美好的温存中清醒过来。

还不是时候、在等等。


有些恋恋不舍的与小家伙软嫩的舌尖分别、在完全脱离时劣趣味的勾起一抹银丝,惹得对方全身又是一阵战栗,伏见才满意的凝视着自己的杰作。


因为不习惯激烈亲吻而泛起朝红的脸蛋,有些发晕的模样、还有可爱呆然的神情,这样子的美咲,真的真的看起来非常可口。

然而要喂饱自己,还是远远不够。


那一双金色的眼眸,所蕴含的一切并不完整。

他看着他,眼神中有关心、在意与温暖的呵护,可是却也都没有了过往的仇恨、背叛和愤怒。

这样子不完整的美咲,即使现在强行拥有了,也不可能会让自己感到满足的。


他要他的一切,不管是恨还是爱都要全部彻底的占有。


「不要轻易的用那样子的口吻跟我说话、很危险的。」轻轻的这么说着,伏见的语调似是恋人在耳边的细语,又似是恶魔的蛊惑。


「既然感觉不到自己有多大的吸引力,就不要老是毫无防备的样子。不然下次,我可就不会在那么轻易的收手了阿,笨蛋美咲。」难得带笑的俊脸,用着极其温柔的动作伸手、将那人嘴边上最后一点湿润抹除。


当略为冰冷的温度从唇角撤离时,口腔中不属于自己的那股味道才开始在八田的脑袋里发酵。

突如其来的温差感,真切的让他清醒过来、彻彻底底轰轰烈烈的醒了。


盯着眼前该死的吸血鬼,八田只觉得不管是脑袋还是脖子、反正只要身体有感觉的地方全都热的发烫。


搞神么这算神么这到底是怎样?

原本不是还好好的在谈话气氛还真心诚意有情有意怎么忽然就变成满满基情了?

我操他是动之以情不是动之基情阿!!!!!!!!!


「「浑蛋把我的初吻还来阿!!!!!!!!!!!!!!!!!!!!!」」一把扯过伏见的领子,八田只管死命的摇、就像这样子可以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全部都摇点摇掉似的—神么鬼理智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这一刻都跟屁一样,深深的觉得自己的贞操被荼毒的孩子,此时此刻只想狠狠的掐死眼前的王八蛋。


「呵,是美咲自己不推开我的,何况你也拿了我的很公平阿。」推了推滑落的眼镜,刚偷采完蜜的伏见满脸坦然,脸上只差没写『我没错是你自己不好。 』


如果是平常的话,八田肯定会气不过的一拳揍过去,可是现在他却像是被雷劈到般傻在那,为自己亲耳听到的消息感到不可思议。


「阿?神么叫我也拿了你的?等等猿比古你的意思是其实你—」


「就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美咲你到底还要不要听我说自己的事情?」直接打断对方的话,伏见收起了笑略带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要!!我要听!」

整个脑袋早已经被过量的讯息搞成一堆糨糊的小家伙,在听到关键字后立马忘记自己的贞操复仇战跟其它也超想问的东西,乖巧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秒变成傻笨到极点的萝卜头。


满意的看着事情的主导权重新回到自己手上,伏见悄悄的在心底松了口气。

要是美咲真的抓着他的领子问说其实你是一百多岁的老处男吗,他搞不好真的会吐血也说不定。

要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承认这种事,还不如死掉算了。


拉回飘远的思绪,清了清喉咙,伏见开始说了「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吧?关于吸血鬼的颜色与种族。」


「其实也没神么,就只是离开了自己的氏族、离开了青族而已。」


「我是、流浪的吸血鬼,不属于也不被任何族群接受—意思就是,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着,我可以回去的地方了。」凝视着阳光中翻滚的烟尘,伏见的声音失去了温度。


就像那些过往一漾死沉的可怕。



评论(6)
热度(15)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