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13

安安这里是许久没更文的某幻OWO//


太久没发文决定先重伸几点


*K全员血族设定


*人物可能会崩,真的是渣文笔不跟你客气的


*保证HE、有H,先虐后甜


*失忆梗有


*BL,CP:伏八,请慎入


*地区背景请别太认真要求


*错字很多XD


*其它想到在补上



这篇算是领带梗的前半部,后半还没打完,明天继续生WWWW

那么

正文






在通关的前一刻,家用电话忽然震天般的响起。


而电话会响,通常只有两个原因。


「糟糕!!」像是屁股装了弹簧,整个人瞬间弹起,八田将摇杆放在桌上三并两步的冲下楼。连交代别偷跑都忘了。


…..还真的是来去一阵风。

「啧」抓了抓胸口的纹身,伏见若有所思的盯着画面尽头的宝箱。

老实说电话响的时机非常好,自己刚刚还在苦恼到底要怎么把人支开,这下子到是省了一番功夫。


但就是太好了、好到让他觉得这根本不是巧合。

就好像这个谜团的主人,正在看着他们、掌握着一切动向似的,让人觉得恶心至极。


然而,纵使知道局势全操盘在对方手里,也还是只能乖乖下海搅和。因为这是唯一的线索。

这种被动状态让伏见非常烦躁。


「真是让人不爽阿。」语落小恐龙粗暴的一爪抓烂宝箱。


随着箱子的开启,游戏画面出现了如同蜘蛛丝般的痕迹、接着整个碎裂剥落,黑色很快的吞噬一切。


他支着头屏息等待着。


在发出几声收讯不良的沙沙声后,几个优美的拉丁文缓缓地浮现—那是一个问句与两个选项。意思大概是: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你是谁』

◆朋友

◆敌人


沉默了半晌,伏见才慢慢地勾起笑,极奇冷冽,没有丝毫笑意。

果然,和自己所猜想的一样。

绿族出现了背叛者。


要联手?不联手?

该怎么做?


皱着眉思索了一会,伏见才像吞下十只苍蝇般,满脸恶心的做出选择。


漆黑屏幕中朋友的选项亮起、然后定格。像是搅拌中的奶茶般,黑与白混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漩涡,最终停止时,幻化成一幅地图。


上头标记了一个滑稽的礼物图案。

那个位置,是伦敦西区一座历史悠久的歌剧院。


『合作愉快。 』


在昏暗的房间中斗大的几个字印在屏幕上,显的无比刺眼。


就这样。

没有其它讯息跟暗号,仅仅只是一张随手可得的google地图标上滑稽的图案而已。


虽然结盟了,但这只保证对方和他一样,是站在和绿族敌对的立场,暂且的。

这并不代表这个叛逃者的最终目标不是美咲。

这几天与小家伙同睡,身上几乎都是他的味道—如果只身前往,万一暴露了八田的所在地又该怎么办?

要带他一起去吗?


这真的会是释出合作诚意的第一步、还是如假包换的圈套?

讯息实在太少,敌人又太过狡诈凶恶。

该怎么做,才能保证美咲的安危?


望着屏幕,思考、思考,不停的思考。

在脑袋几乎要过热爆炸的时候,八田的叫唤声适时地响起,打断了伏见的思绪。


推开椅子,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深呼吸,将所有的烦恼忧虑、恐惧都深深压在心底。


因为在楼下等着他的,可是比全世界都还要来的、更重要的人阿。

即使脸上在挤不出笑容,伏见也不希望让小家伙感觉到自己的不安与烦躁,更不希望他在与那些危险的事情牵扯在一起。


他毅然决然的迈步下楼,很快的、客厅刺眼的光线扎上了他的眼睛,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


视线不在模糊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用腊笔涂写,好听一点叫五彩缤纷、实话一点叫作惨不人睹的白色布条。


上面写着”欢迎伏见猿比古”

站在布条下头的是,双手插腰笑的很开怀、一脸得意洋洋的八田。


「怎么样?弄的很不错吧?我可是昨天晚上就偷偷涂好、颜色也选了很久喔!!!!」


「恩,还行。」直接无视只差没蹦蹦跳跳,上下乱窜大喊快夸奖我吧快夸奖我吧的小家伙,灰蓝色的眼睛扫视了一圈,很快就注意到水槽里头乌漆妈黑的锅子,里头似乎还飘浮着不明物体。


一直在旁边欢乐打转的八田立刻僵住了,彻彻底底的定格。


见他这种心虚的反应,伏见嘴角忍不住的勾起,连那对总是不参杂任何情感的眼睛也被牵动有了一丝丝的伏度。


「这个,不解释一下吗?」


「还有神么好说的,就你看到的那样子。」避无可避的小家伙索性耍起赖,故做高傲状的环起手仰起头,想要装出云淡风轻的模样,殊不知脸上羞愧的红晕已经宣告了自己的完败「只是不小心把晚餐烧干了而已,要不是防火电话太晚响我肯定救的到亨亨。」语毕还扬了扬下巴。


「……」

都已经装防火提醒电话了,看来水槽里的绝对不是第一个牺牲品。

伏见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担心太多了?说不定不用等绿族找到美咲、他自己就可以用锅汤搞死自己了…..


一想到堂堂吸血鬼因为忘记关火把自己意外烧死….他不禁很想给那个完全没好感的痴呆房东一个嘉奖,装这种提醒器真的是非常有远见,真的是各方面挽救了吸血鬼族的尊严阿…..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伏见实在是觉得心累「那我们叫外卖还是出去—」


「不用那么麻烦!!!!」半秒打断他的话、在用半秒蹦起来,只花一秒就打起精神的八田,一个箭步冲进厨房。


「猿比古你赶快去餐桌那坐好!!!!」


挑眉在挑眉,但还是听话的乖乖拉开椅子、优雅的入座,单手支着下巴,伏见等带着—他到是要看看小家伙葫芦里卖神么药。


水槽里的那锅飘着大半他们从超市里买回来的食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生出么东西实在是令人很好奇。


然而,当八田兴冲冲的端着两盘黄黄白白的东西出来时,他愣住了。

直到食物扑鼻的香气传来才回过神来。

那个真的是、饱含着许多回忆的味道。


将炒饭用难得轻柔的动作放在伏见面前,八田抓抓头,露出了一个有些腼腆、又似是难为情的笑容「猿比古、对不起」


「本来是想要借亚伯特出差的这几天,帮你好好办一场派对的—欢迎你来到英国、来到我家,也顺带谢谢你告诉我那么多事情,让我确定自己真的叫八田美咲,但……就像你所看到的,我搞砸了」说着说着金色的眸子黯了下来,流露出深深的内疚「原本想要煮一桌丰盛的大餐,结果最后只抢救到一点肉块,加上冰箱的波萝罐头做了些炒饭…..」


或许是觉得端出来的食物实在是跟大餐差距太大,八田不禁越说越小声「…本来是有想干脆叫外卖,但也不知道里面会不会加些你不能吃的东西,所以最后还是决定自己弄好了—如果猿比古觉得太寒酸的话,我们也还是可以一起叫外卖、挑些你能吃的。」


「呐、你怎么说呢?」语落,小家伙睁着大眼睛紧揪着不发一语的人,眼神中流转的忐忑不安显而易见。


没有多说神么,伏见只是拿起了汤匙,默默的开始吃了起来,不擅言词的他用最简单的行动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八田忍不住绽放出笑容,悬在那的一颗心也总算放下了。再度恢复元气的他蹦到旁边也跟着自主开饭。


饭桌上好一阵子都只有汤匙轻触盘底的声音。


这一顿饭伏见吃的特别慢,他细嚼着这盘被以前的自己深深鄙视的食物。


炒饭的味道就跟记忆中的一样好。

不同的是一百年前波萝没有切的像现在这样细碎、里头的肉块也不在经过调味—那时候美咲端给他的那份总是有很多很多的波罗,参杂着很少很少但是却细心料理过的、香喷喷的碎肉。


百年前为了他的身体着想,小家伙只差没把米粒全换成纤维;百年后,他将全部的东西剁的更碎,还舍弃了引以为傲的调味,仅仅只是为了要让自己能够安心吃顿饭而已。


一个世纪过去了,他为他着想的心情似乎从来没有变过。


「怎么样?还好吃吧猿?这可是我最拿手的喔!!」饭桌的另外一头传来美咲得意洋洋的声音。


放下碗筷,伏见抬起头—他最珍视的那个人果不其然的、正用着世界上最傻最纯净的笑,望着他。

就跟他这百年来,临摹过无数次的画面一模一样。


凝视着那张单纯美好到足以让人忘却一切世俗烦恼的笑颜,他忍不住垂下了眼帘—只有回避才能够让眼底那份强烈地悸动不美咲窥见。


半晌,他才能够用平稳的嗓音,低低的、小心奕奕地说出「很奇怪的组合,但是味道很不错。」


「是吗、你喜欢就好!这可是本大爷特制的,别地方可是吃不到的哈哈哈」丝毫没有介意被说奇怪,或得不错两个字的评价让八田非常开心。


「既然如此,猿比古你等下就写张你不吃的食物清单给我好了!!这样以后就可以放手煮更多好吃的给你吃了!!」


「我现在就可以列给你,所有绿色的蔬菜、长叶子的东西跟不是肉类的食材..」


「那根本是挑食好嘛!!!!!!!老子是指那些你吃了会上天堂化成沙的东西好嘛!!」不提还好、一提八田整个火气都上来了,连着超市被耍的怨气他忍无可忍激动的怒捶桌子,双脚一直有冲动想踏上桌子、冲过去奏扁对面的家伙


「是美咲自己说不吃的清单得,还有吸血鬼死了并不会去天堂喔。」看着对面炸毛的小家伙,伏见满意的在度拿起汤匙,悠悠哉哉的吃了起来。


恩,这幕也跟他几百年来幻想的一样呢。


「伏 见 猿 比 古!!!!!!!!!!!」


「美咲你喷口水,脏死了。」


仿佛小学生一样智力零点的对话,和记忆中如出一辙让人想念的晚饭。

还有,会随着自己的一言一行,大笑生气的美咲。


望着从怒气冲冲变成杀气腾腾的小家伙,伏见忍不住的笑出声。


曾经,那些一起度过的岁月也是像这样子吵吵闹闹的。

那时候只觉得烦人,而今却是想好好的、放在掌心紧握守护。


果然,还是一个人赴约好了。


真的、真的,所有的麻烦由他伏见猿比谷一个人来背负就够了。

那个人,只要像现在这样继续无忧无虑的笑着、开心坦荡的度过每一天,就可以了。


「死猴子你到底在笑神么???」


「笑你笨到踩到自己的饭阿。」咽下最后一口炒饭,用不咸不淡的语气说完感谢招待,伏见径自的起身、洗碗。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听着身后的小家伙飙骂着各式各样的脏话,他不禁觉得如果所有的欢迎派对,都像今天这样子有趣就好了。








整整两个小时,伏见才刷完那堆焦黑的锅子—八田都已经洗好澡在床上晃着脚打电动了。


光滑的小腿肌诱人的让人不忍直视—在失去理智直接扑上去吓死八田跟刷的酸痛的手之间,伏见挣扎了五秒钟就是败给了双手的酸痛。


「美咲,你在不吹头发的话,今天我们就不睡新床,还是一样,一起睡。」


「我吹!!!!!!!!」立马放下电动从床上弹起来,八田红着脸奔向吹风机。


奇怪我到底为神么要这么怕跟猴子一起睡还有到底为神么要脸红阿我


胡乱吹了几下头发后他才深深的意识到这个问题,然而事主之一的伏见,老早就迈开长腿坐回屏幕前面游览起网站来。


远远的八田看不太清楚,只知道页面上的似乎是服装那类的东西。


「猿比古你要买衣服?」


「恩,有个难搞的客户约了我去看歌剧。去那种地方不穿正装会被赶出来的。」瞥了眼已经自主凑到旁边的好奇宝宝,伏见决定忽视那双放光的金眸继续他的挑选大业。


「对喔你是来出差的、差点忘了…阿那套很好看!!!」指了指萤幕上的深蓝三件式西装,八田直接俐落的点进去看详细介绍。


款式是非常好看,但不管是颜色还是搭配的领带都让伏见忍不住奏起眉。


「波洛领带?那个场合不太适合吧,还有…..这套是蓝色的。」


充满抗拒排斥的的滴咕声让差点按下购买键的八田忍不住停手、转过头不解的看着身旁的人。


「蓝色怎么了吗?我以为你最喜欢的颜色就是蓝色?」话一说出口他自己就愣住了。


为神么会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就好像非常熟稔他的喜好一样?

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


然而更让八田困惑的,是对方的反应。


总是非常细心留意自己任何变化的伏见,就像忽然失明般的看不见他错愕的表情,只是自顾自的说着话「以前是,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了。」


苍蓝的眼珠冷冽冻人的可怕,原本还算温和的表情在度蒙上一层冰霜。对于这个颜色的牴触之情洋溢于言表。


「…………..」

沉默的盯着忽然变脸的人,八田心里头忽然涌现一种说不上来的不安。

很诡异、非常的诡异,总觉得不该是这样子。


好像哪里不对劲,那种略带愤怒的话中话回答,跟冰冷至极的表情,就像是与神么人决裂了般。


像是彻底失去放弃了神么一样。


然而当他努起勇气,想要询问的时候,伏见已经像非常快速的下订一套酒红色的三件式西装与领带,起身走向浴室了。


步伐仓促匆忙到就像后头有只哥急拉在追他似的。


无敌明显的逃避态度,让八田只能呆呆的看着浴室的门被重重关上。

最后一眼见到的背影沉重到让他咽下所有到口的话语。


水声很快的就取代了空气中所有的寂静


那一刻他忽然有种错觉,好像这些西西落落的声音,是猿比古说不出来、掉不下的眼泪。


评论
热度(12)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