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12

午安各位大大这里是刚吃完饭的某幻


这章不知道为何一觉得很不顺

所以拖到现在才更

虽然还是觉得少了点神么但是已经快暴字就先放上来了捏哈哈


然后12、13会是连在一起的owo///

觉得很渣很不顺会在修改


然后因为这篇是预先生完的,所以其它几位大大提供的梗来不及用上,但是接下来的几篇会是owo

欢迎建阅喜欢可以收藏留言OWO


那么


正文


「猿比古,你怕大蒜吗?」

穿着围裙的八田两只手扒在房门上,倾身、探出一颗头,对着埋没在虚拟屏幕中的人问道。

长长的发随着动作在半空中晃阿晃,摇摆出一个调皮的弧度;通常版的围裙穿在身上大了些,只能无奈的将后头的结多绕一圈绑在前头侧边,结果从伏见的角度大老远就可以看见小家伙腰板上的粉色蝴蝶结,那双吊三角的眼难得没有平日的戾气,只是困惑的睁地老大,配着脸上询问的模样,莫名有种呆傻感。


—所以说比起搔首弄姿,没有防备的时后往往更具有吸引力。


「并不是每一个吸血鬼都会怕那种东西的。」

为了对方根本不存在的自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伏见转过身,双手继续飞快的操弄着萤幕。


录相画面没有出现、但程式也没有执行失败。

它只是揭露了另外一个谜题。

这种以一个谜包裹住另外一个的烦躁手法,完全就是绿色的手段。


这不合理。

如果早就发现到美咲在英国,那为神么不把人回收?

如果是刻意将人放出来的话,肯定有装追踪器,那又为何要派人出来搜寻?

何况从捉到的氏族成员身上确实找到了比水流的血书信函—字迹潦草至极,像是在盛怒中写下的。


族长的血书,这在吸血鬼之中是极其恐怖的东西。它象征着不可动摇的绝对命令,低等的甚至光见到就会浑身颤抖、连他们这些顶端者也非常难以违抗。


都做到这个份上,说是欺敌也不可能了。

—那么,将所有的情况排除之后,也就只剩下一个可能性了。


「你在做神么啊?」

一下被晾在旁边的八田,看着专心盯着萤幕的伏见忍不住好奇的跑过去—要知道这只猴子虽然平常就神秘兮兮的,但跟他说话还是会好好听的。

像现在这样子旁若无人的话、肯定是有神么好玩的事情发生了。


「啊!!!你竟然一个人在偷打电动!!!!」搞神么!!在他为了今晚丰盛大餐挥汗卖命的时候这家伙竟然惬意地在打游戏!!!!


悲愤交加的炸毛,八田忍不住愤愤不平死盯着跟伏见风格一点都不搭的游戏画面。


那是一个神似经典”玛莉欧”的游戏,只是吊带裤大叔换成了一只Q版小恐龙、蘑菇则是没有面孔的白色人偶。


「不过,看不出来猿比古你也会玩这么可爱的游戏阿……果然还是小鬼吗」看着摇动的花花草草、还有粗糙的墙砖,他忍不住的感叹。


真的超不搭,纯朴画面跟阴沉死猴子的组合无敌诡异。


「…………….」不以为然的挑眉,被小瞧的伏见手脚俐落的操控起角色来—小恐龙迈开短腿,朝着最近的木偶人走过去。


原本走着固定路线的人偶手上忽然多出了把斧头—还是看起来就很凶残、既大把又非常写实的那种。


接下来的战斗画面越发惊悚—神么可爱的跳起来踩扁、欢乐的音效全都没有,随着木偶人的变化恐龙长出了不合比例的大牙齿跟爪子。


可怕的牙齿直接把袭来的武器咬碎,就好像嘴里的是翻糖做的赝品。

然后是血肉横飞的单方面屠杀。


等他反应过来,恐龙已经一节一节的在咬烂木偶人了—真的是咬的很烂很烂跟陀泥一样。


看着嘴巴滴着鲜血,还嫌气地边把残渣吐到旁边的小恐龙,八田认真觉得那模样活像是吃到蔬菜的伏见猿比古。


游戏画面随着战斗结束,在度恢复成刚才看到的样子—只是现在无论他在怎么看都只觉得暗潮汹涌,那股可爱完全被强烈的反差抹煞了。

就跟木偶人一样,被嚼的稀巴烂还不屑的被吐在旁边。


「现在、还觉得很可爱吗。」维持着挑眉的模样,伏见看着瞠目结舌的人忍不住撑着头要笑不笑地调侃着。


那种嚣张的样子让八田气的牙痒痒。

喔该死,觉得死猴子终于病透了会玩神么可爱小游戏,肯定是他做过最没智力的判断了。


会认为变态被雷打到一个激灵转正常是他的错!!他的错他的错!!

好想吐血。


总觉得自从遇到这家伙后他的智力就像做大怒神一样,直直落到谷底完全没有上升迹象。


无力的这么想着,美咲随手抓过一张椅子,就这么在旁边坐了下来「…….这鬼游戏是哪个缺德制造商做的?」


「是我做的。」毫不犹豫的承认、就好像被说缺德是件很光荣的事情一样。


「原来你对这着还蛮有一手的吗?」一听到是伏见做的,八田一改不满的态度「这种变化模式的游戏我还没在其它地方看过,猿比古你好厉害阿。 」语气中的赞赏不言而喻


「不过下次别做得反差那么大,真的很吓人阿」语落他还忍不住的小声滴咕恶趣味神么的,替自己被伤害的心灵抱怨了好一阵子。


放光的金色双眼、引以为傲的语气。

伏见忍不住的盯着小家伙看。

这是件小到不能在小的事情,微小到或许八田下楼就会忘的一干二净。

明明是知道的。也明白自己对于世界来说不过就是块渣宰而已。

但就是会忍不住沉醉—被那样子注视着、夸奖着,是真的很让人有满足感。


「呐,也让我玩玩看吧?」


「蛤?」熊熊杀出来的话语让伏见整个措手不急「等等这可不是一般的游戏阿。」


「我知道阿,是你做的嘛。」


点点头附加了然的表情「只是既然是猿比古做的,我当然要玩玩看阿!!」用着理所当然的语气,没有理会一旁欲言又止、急欲解释的人,全然会错意的八田自顾自地说着「可是虚拟萤幕两个人完时在有点挤….阿你等等!!!!!!」一股脑的跳起来、扔下一句”要等我喔不可以偷跑”就往外冲,消失不见了。


「…..啧,听我把话说完阿。」

还是一样完全没在理人。

无力的转过身不在盯着门口,伏见看着萤幕很伤脑筋。


这是他用来攻击谜团的程式,为了要掩人耳目才修改成游戏的模样。会做得那么血腥也只是单纯的想泄恨而已。

毕竟对于绿族他还有很多笔帐要清算,所以才会用这种残暴的方式来彻底毁灭对方的程式。


只是问题来了,原本是单人模式现在硬要改成双人,攻击强度势必会降下许多—这种解码程式跟一般游戏最大的差别,就在于他是不可重来的。


也就是说一但通关失败了,至今所有的心血就全部白费。一切都要从头开始—那意味着他要在度像无头苍蝇一样,努力的找出谜团的另外一个破绽。


光想就觉得累。

阿阿真的是超烦的。

干脆拒绝好了、不管如何拒绝是最好的选项了。

只是要怎么说呢?


好像嫌他不够烦似的,兴冲冲跑出去的八田很不是时后的回来了—他的双手还抱着一个布满灰尘的盒子。


「猿比古用这个的话,可以让操控萤幕变成双人的吗?」没有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小家伙灿笑着伸手、将东西递出去,像个孩子般分享自己的至宝。


毫无保留的笑容在脏兮兮的脸上漾开,分外的醒目亮眼。好一会伏见才舍得将视线移到盒子上。


不看还好,一看他随即愣住了。

那是型号非常老旧的对打机台,可以将一个游戏分享给两个人,现在基本上已经停产了。他这辈子也只在两个地方看过这个东西,一个是他们人类时期的公寓、一个就是在这里。


「你从哪里找到这个东西的?」伏见忍不住的询问,要知道这种上世纪的产品连他都找不太到了,美咲到底是怎么得手的他实在很好奇。


「喔喔这个阿、是在巷口的古董点里看到的」将东西小心翼翼地放到桌子上,环起手冒冒失失的小家伙歪着头回想着「那个时候,我才刚被亚伯特捡回来」


「一个人在路上闲晃的时候,经过那家古董店,在橱窗里看到这个。当下就觉得一定要把它买回去,但是那个时候我还没在痴呆伯那打工,所以身上没神么钱。」


「刚好街口那最近治安比较不好,老板缺一个围事的,就让我打工换东西」想到这八田不禁露出缅怀的神色「那时后天天都有人来找麻烦,神么收保护费阿巴拉巴拉一大堆超烦的。」


听到这伏见不禁沉下脸。

围事?哪家古董店会需要这种人手?

敢情根本就是一家黑店吧。


「不过我很厉害喔!!!没有一次让他们成功过喔,上门的全都被我赶出去了。就像这样子、脚在来一下他们就全都倒成一片了。」得意洋洋的咧嘴笑了一下,他忍不住迈开手脚比划了一下,好像深怕伏见没有临场感般。


「现在想想,可能就是因为我太厉害了老头子才死都不肯把东西给我呢。要不是轰走了那批想抢劫的家伙,说不定我现在还在那工作。」凝视着桌上到手的东西,美咲的神情非常满意,不难想像当初得到分享器时他有多么地开心。


「那群小鬼可是有带枪的,还好我运气不错在他们动手前就先撂倒他们了。也不知道—」


清冷的声音强势地打断之后的话。


「值得吗?就为了一个破玩意?」如果说刚才是沉着一张脸,现在完全就是冰疆冻土了。伏见直视着面前的人,语调冰冷。

在听到枪的时后心中那股怒气就像是要冲破胸膛般强烈的可怕。

别开玩笑了,笨也该有个限度。


明明就发现到对方刻意刁难不肯出让了,为神么还要继续做那么危险的工作?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人类的血肉身躯只要一枪就会直接死掉?

随随便便就埋头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是想早点超生吗?


金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受伤,美咲嘴上的笑容缓了下来、慢慢消失了。

抓着后脑勺,面对伏见突如其来的怒火他显的困惑不安,但是过了一会还是鼓起勇气开口了。


「我不知道值不值的,因为不管是值得的理由、还是不值得的原因,我都已经不记得了,丢失了。」


「紧紧只是,想遵从着自己的心愿而已。」

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气。


「在看店橱窗里的这组机台时,我的脑袋里只有『如果有这个的话,就可以在一起玩了吧。』的想法。即使忘记了想要在一起的理由和,不该为此这么拼搏的原因、甚至是长相也都模糊了。」


「却也还是想要和那个人,在好好地玩一场游戏。」


「纵使失去了一切动机缘由,却也还是这么想着,所以不知不觉就咬牙去做了…..呐,猿比古我果然很蠢吧,明明连名字都忘记了、神么都……丢失了却还是….阿真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干神么呢哈哈哈哈」八田的语气是少见的茫然,虽然在笑但注视着盒子的眼神却少了往日的神采。


伏见顿时哑然,紧抿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蠢的人明明是逞口快的他才对。

如果时光可以倒回他肯定会狠狠抽自己十个巴掌。

他从来没有这么恨自己的贱嘴。


看着小家伙失去记忆,面对残存的执着茫然困惑,即使神么都不知道却还是拼命努力的模样。

心脏是被刀子捅烂般的痛。

是心疼是伤感是不舍是愧疚。

头一次,伏见那么强烈的想要好好抱抱眼前的人。

他是真的很不舍、也觉得刺伤他的自己很该死。


然而,当他忍不住地探出手,却也只是轻抚上对方热热软软的脸庞。

心虚到没有勇气去抱紧这样子努力追逐记忆的美咲。

神么都知道却因为害怕被讨厌而没有说清楚一切的自己,在这份单纯前显的肮脏无比。


在被碰触到的那一瞬间,金棕色的眸子就像受惊的小动物般,睁地大大的,里头流转着困惑与惊吓。


「对不起。」


「脏掉了、还有…….早晚都会明白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保证。」轻手轻脚的将上头的灰尘拨下,他用着沙哑的声音低低地这么说。


美咲异常乖巧得既没回嘴也没有跳开。

他就只是机不可见的、微微地点了点头。


气氛缓和了下来。


轻柔的拨弄直到那张脸恢复成干干净净的模样—期间伏见还调戏地偷捏两下,小家伙在惊觉自己被吃豆腐后灵敏地回身闪开。


随之而来的是恢复元气的怒吼。


「呵」见到对方这样子,明白没问题了,伏见松口气的轻笑。


美咲就是有这个优点,不管是好的坏的都走的很快—他这个人不太会去记神么。

而唯一会好好记住的、就算失去记忆也会好好放在心上的,自己刚刚已经亲耳听见了。

是真的很心疼、也很开心满足。

—能够被这样子深深牵挂着。


动手打开盒子,俐落的将机器装上去,伏见快速的修改程式,很快的萤幕上出现了另外一只小恐龙,只是这只很明显要矮了些。


其实他不愿意双人对打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怕这么久没配合行动,默契可能所剩无几。

但或许是不小心被那股单纯的傻劲给感染了。

不管是拒绝的还是担心的想法都已经抛在脑后了。


「先说,可别扯我后腿喔。这游戏设计不良,不能重来的。」笑着将摇杆递出去,明明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但他竟然还有开玩笑的心情。


「你肯定是故意的」看着矮了一截的恐龙,美咲不爽的撇嘴接过东西、一屁股坐下「还有那句话是好我的台词才对!!」


「把脖子洗干净等着吧你们这群蠢木偶!!!」





小小的房间里直到日落前都充斥着看我杀暴你们杀杀杀的怒吼。

其中还参杂着几声慵懒的叫唤声。

游戏的结局就像曾经的过往一样,完美的破关达阵。

他们的默契仿佛在灵魂里根深柢固。


然而,被牢牢谨记的,似乎少了晚餐这一项呢。


评论(2)
热度(24)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