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11

午安各位大大,这里是按道网页关闭胃痛的某幻orz

 

从这篇开始就是日常文了

发生了点事情现在心情不是很好(叹

 

喜欢可以按一下,感谢鉴阅owo//

 

那么

 

正文

 

 

 

 

 

 

11

 

绿之氏族,除了头脑之外完全没有其它可取之处的吸血鬼分支。

 

—原本应该是这样子才对。

 

然而一百年前,攻进赤族里的一批二十人小队,颠覆了这种刻板印象。单凭这一支小队配上战术运用,就打得对方七零八落,就算正处新旧交替的动荡,也不该是这种结果。

虽然赶到的青族部队活捉了好几个战俘,但在逼共前就全死光了。

 

吞下足以毁灭脏气的特殊药物,让他们连解剖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单从还在、没有融化的部位得知一些很片段,根本没神么用处的资料。

 

『调查陷入了胶着。 』

普通的青族成员,都是这么相信着。

 

—实际上,却完全不是那样。

 

 

 

 

 

 

 

 

在连续黑了五十几个网站之后,伏见这才感觉到喉咙有些干涩。拿起桌上的黑咖啡仰头饮下,让顺喉而下的苦涩感帮助自己厘清思绪。

 

他决定先从这个区一个月内的录像调查起,先搞清楚美咲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英国的在说。

 

然而事情果然没有那么顺利。所有的影像全被处理过,八田全是忽然出现在那、然后被亚伯特带走。

 

关键片段被隐藏起来,要全部拼凑需要一点时间—但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基本设定都调整好之后,放着让程式自己跑就可以了。自己只要在时间到之后回来坐收成果就行了。

 

像是有人性般知晓他现在有空闲时间,一直很沉默的终端突然震动起来。

—亮起的萤幕除了告知伏见东西已经到了之外、还提醒他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而屋内却静悄悄的,很显然小家伙还没有回家。

 

这不禁让他蹙起眉。

 

自从在这住下之后,起初的几天他都很坚持要跟着八田一起行动。这不仅是保护,也是为了要摸清楚对方的作息。

 

早上七点起床,做早餐、洗碗筷,料理其它家务,接下来是打游戏跟帮忙亚伯特翻译日语文件,两点出门练习滑板,四点准时回家,开始准备晚饭。

 

基本上就是一个生活非常稳定的全职太太—还是被包养的那种。

这是陪了几天后,伏见的心得。

 

—天真的小家伙还以为自己在打工呢,完全没想过日语好成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连那点程度的东西都看不懂。

根本只是想找个借口塞钱而已。

一想到美咲接受的是亚伯特的金援,而不是他的,伏见就有种非常不爽的感觉。

 

暗自决定,找个时间一定要偷偷把那几张卡全都给折了换成自己的,砸了下舌,他推开桌椅,拿了件风衣很快的步出出门。

 

耽误之急,得先把不知道跑去哪的小家伙给带回来才行。

 

匆忙跑下楼,在这段期间为了专心,他调整了呼吸并将眼睛闭上,将所有感官关闭到只剩下听力。

 

其实他大可做个像从前那只手表一样的终端给美咲,在安装上追踪系统既省时又省力,但有鉴于绿之氏族对于电子产品非常拿手,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决定作罢。

 

反正不管跑去哪,伏见都有自信能够捕捉到。

毕竟他可是青族里,耳力最好的。

 

先是近点的邻居、尔后是附近几条街,在来是远些的几个街口。

人们细碎的谈话声汇集起来,有强有弱,不同语调声线组成一种看不见、摸不清的细流,缓缓流动在空气当中。

而自己就像是站在河畔,从清澈的河中捞取想要的讯息。

 

他很难形容那种感觉,老实说比起漫画中那种会塞爆人脑袋的嘈杂感,拥有这种能力后实际运作起来,反而比较像是在听交响乐。

 

就在快走到玄关时,终于在西北西的巷子听见了八田的声音,有点急促、其中还参杂了几个比较尖细的字眼。

 

伏见套着鞋的动作顿了一下。

 

有女孩子?

 

他忽然明白小家伙迟归的理由了。

 

 

 

 



 

 

在街角处,两个穿着暴露的高挑女性围着一个红发的男孩子嘻笑,她们时不时伸手想要挑逗眼前的人,却都被轻巧的避开。

几次下来,这种不知好歹的举动慢慢地消磨完他们的耐性了。

 

「我说,只是要你给个电话有那么难吗?」原本讨好的笑脸瞬间变成狰狞的模样,女孩子粗鲁的推了男孩一把,后者撞在墙上忍不住闷哼一声。

 

「都说了不知道啊!!」该死肯定瘀青了,奉行不打女人的八田,这下子也真的有点火了「都说了我也才认识那家伙没几天啊!!」

 

他只是出门练习滑板,返家路上就被这两个女人围堵到巷子里。

一见面连名字都不报就死命地贴过来要猿比谷的电话。

搞得他推开也不是、要讲也讲不出个所以然,郁闷的很。

 

重点是无论自己再怎么强调不知道,顶多知道对方信用卡卡号,他们还是死都不信邪。

 

硬要推的话,肯定会碰到她们身上裸露的部分….阿阿阿到底该么办才好阿!!!!

正当八田伤透脑筋的时候,女孩们也小声的在交谈着。

 

「怎么办?他好像真的是神么都不知道..」

 

「他跟那个男生关西好到手都可以插在对方口袋里了,怎么可能神么都—」

 


「他是真的神么都不知道。」

陌生的声音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猿比古!!!!!」看清楚来人的样貌,八田发誓自己这辈子从没见到一个变态是这么开心的。

 

无视掉女人的目光,双手插在口袋哩,伏见优雅的踱步走向他们。

然后、从容不迫的站定。就像这里是他家后院一样自然毫无作做。

随着动作的停顿在场三人的心头都是一颤。

 

苍蓝的眼珠子映满那人骑虎难下的窘迫倒影。

—真的是,单纯过头了阿。

 

欣赏了好一会,他才心满意足的开始帮小家伙解围。

不过首先……

 

「美咲,你果然是万年童贞阿。」说出来果然舒坦多了。

 

都一百五十岁了还是童贞、而且还是很纯很纯连情商都未开化的那种。

跟这种家伙同属于号称最有魅力的血族…..还有神么比这更让人沉痛的

 

「浑、浑蛋!!!你说谁童贞啊!!!!」连提到这两个字都会不由自主结巴的八田,气急败坏的回嘴。

 

嗤笑了声,没有多作回应,伏见转过头,第一次将视线放在那两个用迷恋目光注视着自己的女性。

 

他连忍都不想忍的直接皱起脸。

比起神么都不懂但是真诚地把对方往心里放的美咲,这种廉价盲目的喜欢反而让伏见觉得非常恶心。

在他眼里这些充满欲望的家伙就跟最低极的野兽一样。

 

按照以往,这种紧追不舍跟野狗一样的女人,肯定会被自己甩在墙上,在用长靴踩住裸露的腹部,然后暴虐的、如同踩蟑螂般地,脚转好几圈。

—很残忍,但非常有效。

可惜这个一劳永逸的粗鲁方法,只要有美咲在旁边就不可能实行。

 

不然他肯定要被唠叨个没完没了。

 

朝着女孩们伸出一只手,伏见非常无奈「只要给你们电话就行了吧」

 

「阿、是的!!」

两个人同时递出终端、接着相互瞪视了一眼,那眼神像是要把对方给吞了。

 

看着亲密无间的盟友霎时变成恨不得对方死透的情敌,靠在墙上的八田彻彻底底的傻眼,他不动声色的死贴在墙上。

 

这么恐怖的生物还是离远点比较好,女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快速的输入号码,耐着最后的性子等对方回拨确认后,伏见二话不说牵过人就往巷口去,一秒都不愿意多待。

 

「走了回家。」

 

「啊?猴子我自己可以走辣。」感受到背后怨毒的目光,八田背脊一凉。

他有种活生生被打洞的最高错觉,还是千洞万洞、最好密到可以穿透他看见猿比谷的那种。

 

「消毒。」不咸不淡的语气,配上显而易见的冷笑。

简单两个字,没其它的了。堪称言简意赅的最高境界。

但八田就是听懂了。

 

顿时明白那群女的让伏见非常不舒服,想了想她们如狼似虎的样子…….他不禁有些担忧。

 

他不笨,那种鸟不拉屎的小巷子是不肯能刚好路过的,肯定是因为自己晚回去,伏见担心才出来找到这的。

说到底要不是自己被困住,他也不必那么委屈的交出号码。

 

想到这,八田的心里就升起一股愧疚感。

总觉得是自己连累他的。

 

「猿比谷,所以你真的给她们号码了吗?」小跑步到那人身旁,主动的将被曳着的距离追成并肩,望着面色不善的青年,他侧过、倾身,小心翼翼的询问。

 

冷到仿佛结层薄冰的眼珠一转,伏见凝视着小家伙半是担忧半是愧疚的表情,觉得心里的阴霾忽然散了许多。

 

其实美咲根本不必感到抱歉。

因为真要说起来其实是自己害了他才对。

 

但是小家伙眼下只顾着担心他会被骚扰,全然没有想过要怪罪神么。

一直都是这样子,虽然斗起嘴来讲话从没好听过,但一遇到事情,比起苛责或者避事保全自己,美咲第一个想到的永远是对方的安危,还有、自己能为他做些神么。

 

这样子的人,虽然没有出众的外貌显贵的出身,却也已经比刚才那群杂碎干净了不知道多少。

 

小小纯净的心,现在很单纯的在考虑着他的事情。

只有他而已

 

伏见忍不住愉悦的轻笑。

 

「猿比古?」

 

那双金棕的眸子不安地紧揪着他,似是初生的小猫在用清澈的眼瞳向人诉说所有的心绪般。

就这样一瞬也不移开的瞧着。

 

这下子在怎么负面的情绪,也都蒸发的一干二净。

算了,告诉他也罢。

「怎么可能。」

 

「可是刚刚回拨的时候,的确响了……..啊!!!!!!」看着伏见诡笑着缓缓从风衣内袋掏出终端、八田看仔细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花五秒重开机后才夸张的大叫一声。

 

那个眼熟到不能在眼熟的、不正是痴呆伯今天早上忘在家里的终端!!!!!!!!!

 

「我是没给、但是却也有给—只是那不是我的号码就是了。」看着嘴巴张的老大一直阿阿阿的小家伙,他满脸坏笑。

 

伏见发誓自己绝对不是在记仇信用卡的事情。

 

八田半天都说不出来,过了半晌才平复情绪无力的开口「……你是小鬼吗?都这么大了还玩这种恶作剧..」阿阿可怜了那个躺着也中标的亚伯特。

 

看那两个女生对猿比古狂热的样子……….节哀了老头。

希望他晚上不会听见神么惨叫声才好…

 

不过人真的不可貌相,看起来乖乖牌的家伙也会作出这种….幼稚的恶作剧?

他默默的将对方的称号去掉书呆子改成腹黑眼镜仔。

 

「真不想被童贞美咲这么说呢。看到女人就忘了要躲吗?」

 

「吵死了、只是一时大意了而已!!!!」不甘心的撇嘴,八田晃了晃脑带,接着像是想起神么的顿了一下

 

「猿比古,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闻着沿路的童贞味找过去的。」

 

「你是狗嘛!!!!不对给我认真回答啊!!!!!阿不是你说谁是童贞阿!!!」像是被踩到小尾巴一样瞬间炸毛,美咲气急败坏连珠炮的追骂。

 

「这么多问题你是要我先回答哪一个」愉快的看着身旁的小家伙二度炸毛活脱就是个刺猬,他忍不住笑出声。

 

伏见觉得今晚没有遗憾可以好好睡了。

八田觉得自己好内伤郁闷的可以吐血。

 

「......他脾气很不好、动不动就生气,每次见面就是先打一架。」男人笑笑的开口,对着双颊鼓的跟河豚一样的人,没来由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没头陪没尾的一句,杀的他措手不急、直愣在那。

过了一会美咲才明白对方在说神么。

是那十个理由吧。

 

看着伏见眼底流窜的温情、难得放柔的语调……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

神么阿,这家伙其实也会有这种表情吗。

 

「听起来就是很糟糕没优点阿,这种人也那么喜欢猿比古你果然脑子怪怪的,整个人都有病。」

 

「阿阿、或许我真的生病了也说不定。」听着小家伙没好气地吐槽自己的性格,伏见在心里偷笑—要是美咲恢复记忆不知道会不会踹死他?不过肯定会追着他乱跑喊打喊杀吧。

 

 

到那时候,在把自己的病好好传染给他吧。

 

 

「不过就算我脑子病坏了也肯定比你聪明阿。」

 

「浑蛋猿比古你在说一次!!!!!!!!!!!!!!!!!!!!!!!」

 

震天的吼叫声中伴随着男人调侃的轻笑,虽然是在吵架的样子,但两人的脸上都布满笑意—当然其中一个的多了些。

 

那是属于他们的相处方式、吵吵闹闹的日常。

带着刺与别扭,可是却也鲜艳的深刻,真诚的直入底心。

 

—一切都才刚开始呢。

 

后记

 

觉得k二季真的是太帅了忍不住暴字xDDDDDDD

大家日常篇希望看到哪些梗呢OWO///?


评论(2)
热度(24)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