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5

夜安各位大大OWO///


这里是好不容易生产完毕的某幻owo


感谢收藏,看到很开心,某幻会加油的owo


那么


正文


「说过叫八田了。」摆了摆手,美咲一把插起盘子里最后一块肉吞了下去,眼神飘忽飘忽的,不敢看他「也没神么,只是看到刀子就觉得浑身不舒服而已。」


「喔~」起身,动作利索的收拾餐桌,伏见瞥了一眼很明显在逃避的小家伙「可是昨天那个大叔拿的可是小刀喔,你忘记『不舒服』了吗?美咲?」语气中的笑意明显得让人青筋直跳。


「死猴子在叫我名字你试试看!!!!!!」被人这样耻笑他已经气到顾不得礼仪了,死死握住叉子—已经好久没那么想揍一个人过了「那种屁小刀我八田才不怕呢!!!!老子也不是神么刀都怕,只怕这种餐刀而以好吗!!!!!还有阿,你大半夜的一个外国人在街头晃阿晃是想干嘛?活该被人威胁!!!!」


气呼呼的挑衅回去,语毕八田随即就后悔了—他怎么这么口快的就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

该死万一等下在被笑了,他要拿神么回呛回去呢?


怀着不安的心情,他静静等带着对方的反应,岂料伏见迟迟没有回嘴—不止如此甚至停下收拾碗盘的动作,死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索着神么。


糟糕不会生气了吧?!就这么小心眼?

这一下子八田才意识到—对方不过就是相处一个晚上的陌生人而已。

自己刚刚那样子大咧咧的玩笑,说不定在对方耳里听起来很不舒服


看来只能认错了。


「伏见君、我说—」


然而,八田的话才刚起个头久被打断了。


「叫我猿比谷就行了。」像是得出了神么结论,从思绪中脱身的伏见在看到眼前的人像是作错事的孩子般不安的注视着自己,随即会意过来—看来美咲这么多年来多少没那么粗神经了,知道不能够对见没几次的人吼吼叫叫。


不过这也证明了,他对于他的记忆,真的只剩下存在于潜意识得那些习惯了。

一阵苦涩感在度蔓延开来。


伏见不禁难受的垂下眼帘—阿阿,至少他这次还有个『潜意识』的位子,比起完全被忘记的尊哥跟吠舞啰,已经要知足了。


至少美咲是记得他叫猿比谷、死猴子,而不是叛徒不是吗。


幼稚的比较,自我安慰完后,他才能再度打起精神来「我没生气,到是你….. 是不是只怕,长的像手术刀样子的小刀?」晃了晃手中雪亮的餐具刀,伏见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边小心地盯着八田


在听到手术刀的时候,原本还很不安、忐忑的美咲瞬间变脸,连人带椅的用绝对比亚伯特冲出门还要精彩一百倍、像是特技杂耍般夸张的动作,瞬间退到离桌子好大一段的距离。


要不是美咲脸上的表情是伏见从没见过的惊恐,他肯定会笑出声来。


然而他的笑意很快就没了。


「呜….」原本惊恐的表情一转眼就变成极度痛苦的模样,抱着头整个人缩在椅子上,快要炸开的剧痛让八田忍不住发出声音。


「美咲!!!」虽然距离很近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使用了吸血鬼的力量,瞬间就来到了旁边—虽然猜到提起手术刀,大概可以或多或少唤起他的记忆,但是伏见没有想到后果会那么严重。


他慌了。


别的不说,伏见非常清楚美咲是很能忍耐疼痛的,并且也不太会露出痛苦的模样。只是稍微提一下就痛苦成这样……他实在不敢想像美咲如果要全部想起来,需要熬过多少的疼痛量。


—是因为现在是人类的身体,所以才会这么痛苦吗?


仿佛没有听见他的声音,八田抱着头蜷缩在椅子上,要不是他眉角还会抽动,伏见肯定会以为他已经晕过去了。


「美咲你要不—」去医院几个字还没说出口,人忽然就动了。


忽然松开紧抱住头的双手,蜷曲在椅上的人猛地整个往餐桌靠过去—不好!!!!


等伏见意识到这个动作是要干嘛的时候,已经晚了,八田很用力得将自己的头,砸在亚伯特刷了钛金卡才买到得那张昂贵餐桌上,力道大的几乎都把桌子撞凹一个洞了。


血丝瞬间遍布伏见的眼眶—目眦欲裂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正当八田抬起头来,还想要在给自己来一下的时候,他眼明手快的直接把他敲晕了。


小心翼翼的将人抱起来,放到一旁的沙发上,伏见整个人顿时才像是脱力一般地坐倒。


揉了揉太阳穴,长嘘一口气。


他意识到,除了从绿之氏族手中保护美咲、调查清楚这一切外,自己还有另外一个更为艰巨的问题需要面对。


那就是,到底要不要去刺激美咲的记忆。


生物在面对极度疼痛的时候,会有两种反应。

用持续的痛觉来转移、干扰五感—或者更直接的,把自己撞晕。


他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有机会亲眼见证这种机制,应该说他完全没有想过这种机制会出现在总是大咧咧、好像感觉不到疼痛的美咲身上。


失去的记忆,牵连着的事情肯定远远超过自己所设想的各种可能性。

现在看起来,在搞清楚发生神么事,只能先放弃让美咲恢复记了,否则贸然行动……..说不准他下次会看到美咲在撞电线杆。


想到那画面伏见忍不住的小声抱怨「啧,已经智力低下了,就不要再乱撞东西阿,笨蛋美咲,要是二度失忆了,这次我可不管你了。」


反正一个世纪了,他可以在忍忍没关西,但是美咲不可以在发生神么事了。


—他终究是舍不得让这个人陷入痛苦的,一点都不可允许。


「…..吵死了,死猴子」预料之外的声音,让伏见整个人震住,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他很确定自己刚刚用了十足的力气,美咲也确实昏了过去。应该不会这么快醒来才对。


然而,眼前紧揪着自己的明亮眸子,却在在的告诉他:八田确实醒了。

该死,诡异的事情可不可以一次发生完。


「喂、不要乱动阿」查觉到躺着的人想要挣扎,伏见也没心思在继续埋怨,赶紧伸手把人押了回去—有过上次的经验,现在他已经非常了解要随时留心八田的活动状况,是不是还在『正常』范围内。


发现到对方力气大的可怕,挣扎了几下连动都没动,才刚醒来浑身都还很痛的八田,索性干脆听话的躺着,只是他的眼睛依旧紧盯着身旁的人。


那种执着的眼神伏见看过,曾经他也像这样子凝视着的他。


「你刚刚说,二度失忆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我失忆了?」查觉到对方捡查自己额头的手忽然一僵,八田几乎可以肯定了心里的猜测。


眼明手快的捉住伏见想要抽回的手,强迫他注视着自己。


「猿比谷,你是不是认识我、你知道点神么吧。」


是肯定句而非疑问句。


透过那双执着的金眸,伏见清楚的看见自己狼狈的模样。

曾经他试图让美咲眼里只有他一个人、只围绕着他打转。

而今他办到了,可是现在的他却只想要逃跑—好不容易忍住了想要让他赶快回想起来的冲动,终于能够好好的为他而非自身私欲考虑了。


—不要这样子,挑战他的自制力。


「美咲,你就个时候听力特别好吗」苦笑的抽回手,伏见半是无奈半是调侃的,轻轻这么说着。


评论(10)
热度(17)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