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4

夜安各位大大


这里是今天出远门的某幻


这篇有 *男性自创角


喜欢可以留个言

欢迎收藏


那么


正文


「八田君!!!!!!!!!!!」

听到楼上的动静,冲上来的亚伯特在看到眼前的画面时愣住了。


原本在床上好好躺着的人,现在躺到了地上。然后应该要照顾病人的八田,正衣衫不整、脸超红的跨坐在那个陌生男子身上,扯着对方的领子乱吼乱叫。


顺着八田的视线望过去,亚伯特发现到伏见的脸都痛苦的皱成一团了。

糟糕!


「八田你赶快松手」三并两步的跑过去,他一把将八田的手拉开「他才刚醒过来,这样摇会出事的。」


「鬼才会出事!!!!我看他精神好的很。」不满的嘟囊着,被制止的八田退到一旁,环起手红着脸撇过头,他实在说不出口自己刚刚被偷吃豆腐的事情,实在太丢人了。


见他这个样子,亚伯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孩子的脾气真的不是一般的糟。

虽然很好奇这两个人到底生了些神么,但他也明白现在不是时候,耽误之急是要确认眼前皱着眉头的人有没有事。


「你没事吧?站得起来吗?」有些担忧的望着伏见,亚伯特伸出手试图要将他拉起来,却被巧妙的躲开了。


原本有些涣散的仓蓝眼珠变的锐利了起来,直瞪着眼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金发绿眼,目测至少有30岁的男子。

在接触到对方警界的眼神之后,亚伯特会意的笑了笑。


「我是八田君的房东兼室友,亚伯特.斯特琳,你可以叫我亚伯特就好。」用流利的日语介绍自己,想了想,亚伯特又补了一句「我不会像八田君一样把你…..摇来摇去的?你大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笑咪咪的拍着胸脯保证,亚伯特大有种:乖,不要怕,哥哥保护你的气势。


重点错成这样都心死了好吗。


如果眼睛的极限值不是在眼眶的话,伏见的白眼大概早翻到脊椎里去了。

果然物以类聚,笨蛋美咲就算失忆也可以找到一个白痴房东借他房子住。


「喂!!!!!!!痴呆伯你是什么意思!!!我是受害者耶!!!!!!」


取的还不错。

他忍不住挑眉—难得的他跟美咲的意见一致呢。


「时间也不早了,如果你好一点的话,就下楼跟我还有八田君吃早餐吧…..好像

是叫…伏见君对吧?」直接无视背后人的炸毛发言,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定位完毕的亚伯特小心翼翼地这么问着。


八田带回来的这个男生,长得不错,可就是面无表情人猜不到在响想神么


深思了许久,伏见才轻轻的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虽然他的耳朵还是很不舒服,但是身体的其他机能都能够正常发挥。如果这个房东有问题的话,他还是有自信可以立刻反应过来保护美咲的。


此外还有一点,他真的饿了。尽管人类食物只能补足一点体力,但有总比没有好。












原本就不大的客厅在多挤进了一个人之后,显得有点狭隘,但是却没有人感受到憋屈。


木制的餐桌配上雪白的餐盘与墙壁,让人感觉朴素干净、而窗台透进来的几束金橙阳光更是为整体添加了温馨的氛围。


不过三个大男人之间却是与用餐气氛截然相反的诡异。


—亚伯特兴奋的自顾自讲着话,面前的早餐连碰都没碰,完全忘了说要吃饭的是谁、八田像是只被踩到尾巴炸毛的猫,警戒的盯着坐在对面的”变态”,食不下咽;身为客人兼病人,理应是最不自在的伏见,反而是最正常的在吃着早餐。


就像是贵族一样,伏见非常优雅并且严谨的使用餐具,不仅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唇角衣物上更是汁渍未沾。


真的是连土生土长,到地欧洲人的亚伯特都自愧不如的餐桌礼仪。


反观八田,吃个饭比打仗还吵,沾到衣服就算了,连好好铺在那,不会讲话的桌巾都不能幸免的跟丢到泥巴里一样脏。


这全是因为八田特殊的餐具用法,所造成的。


「伏见君的餐桌礼仪真好呢。八田君你要多学着点阿,不要老是只用叉子跟汤匙,这样子去餐馆会被赶出来的。」看着看着亚伯特忍不住的摇头—这差距真的太惨了,根本天南地北阿。


「要你管,反正桌巾也不是你在洗」比起回嘴更像是呢喃,没了以往嚣张的气焰,可能也觉得伏见吃相极好的八田,瞥了一眼时钟,忽然露出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


「痴呆伯,你要迟到了。」


紧接着室一连串英文的脏话,抓起盘子里最后几片面包,塞进嘴哩,亚伯特机乎是从坐位上弹起来的—一气呵程的动作让他都想拍手说好了。


「八田君,冰箱里的菜不够了要去补,还有—@$%^知道吗?我出门了!!!!」后面的话归功于面包全湖成一团。


「喂,你说神么…….么。」回答他的只有砰的关门声。

提着公事包,亚伯特旋风般的冲到出去了,根本不给八田问的机会。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家伙甚至还穿着室内鞋。


「真是的话也不说清楚…..」


「他要你少买点甜食。」一直沉默吃着饭的伏见忽然放下刀叉「我吃饱了,谢谢款待。」


—这家伙是离门口最远的,居然听的清楚「阿、喔,猿比谷你听力很好?」话一说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

八田是惊讶于自己怎么会这么顺口的喊出猿比谷,而不是伏见桑或伏见君。


而伏见则是,因为其他的,很多很多原因。

美咲的反应真的让他五味杂成,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彻底无奈。


他是不是可以当作,美咲其实还是记得他的?他们一起生活的点滴跟习惯还存在于潜意识里?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


他找他找的要死,落得被忘记的下场,已经很恼火了,可是偏偏面对『不记得他,可是却也没有真的忘记』的美咲他又实在发不起脾气。

该死,明明已经神么都不记得了,还是要让他陷入这种不干脆的局面里。

说不定完全忘记还好一点,这样子自己至少还可以怨恨得的起来,不会像现在这样子憋的很内伤,有火无处发。


「我听力是很不错。」按耐住胸口的那股酸涩感与满腔的无奈,盯着眼前脏兮兮的人,伏见强装镇定「现在换我问你了。美咲—你为神么不使用刀子?」


苍蓝色的眼珠子就像在狩猎一样,死死的盯着他。


评论
热度(19)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