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3

午安各位大大


下午决定重新写过旧文的家教实验体po上来


那么


正文


他做了梦。

好像是很久之前,可是却又是那么清晰宛如昨日的过往。


那是周防尊进入长眠后的几天,所发生的事情。

当时的局势很混乱,那么强大的赤之王终究也还是敌不过血族天性,进入了不知神么时候才会结束得休眠期—亦或者,他永远不会在复苏了。


没有人知道答案是哪一种,事实上不管是哪一族的王,一但陷入这种未知的深度休眠期,就等于是卸下王权,退出时代的幕帷了。


这种世代交替的时候,往往是一个氏族最为动荡脆弱的时候—尤其是赤族的新王还是个孩子时。


事情很快就发生了。来自绿之氏族的攻击快的就像头饿了许久的狼,饥饿难耐的扑向残存的赤族。

与周防一向关西匪浅的族长几乎是立刻救出手援救他们。


还活着的赤族都被接了过来,唯有一个人,却没有出现在接济的队伍当中。


『族长,已经成功接到赤族新任族长—栉名安娜与草薙出云等高阶干部,其余赤族成员伤亡惨重,确认绿色氏族带走一位干部。 』


『喔,是谁?』坐在首位上的男人低垂着眼帘,葱白的手指翻着手中古老的卷宗,他细长的眉几不可闻的皱了一下。


负责报告的道明寺望着站在族长旁边满脸杀气的伏见,忽然吞吞吐吐了起来。


他知道伏见先生这几天被室长硬拖着去办几件棘手的案件,所以没能参与到救援行动,老早就怒气冲天了。如果现在讲出来,难保在又累又怒的情况下,他们几个去救援的小队不会被先生迁怒碎尸。


等了许久都没有听见答案,让宗像礼司忍不住抬起头—看见下属的模样,他更加确信了心中的答案。


见到面无表情的室长在等着自己,道明寺心一横一咬牙,决定还是说了『失踪的人是八田美咲,绿之氏族带走了他。 』


比起可能会抓狂的伏见先生,他还是比较怕总是不知道在想神么,所以根本防不胜防的室长。






他猛的张开眼睛。


白色的天花板跃入眼帘,感觉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


记忆很快的就涌了上来,在听见男孩的名字后,他昏倒了。可是却不是因为惊吓而是太过饥饿与劳累。


他已经许久没有进食,这一路上又马不停蹄的赶路,不知道多少天没有阖眼了。虽然吸血鬼不需要睡眠,但那是指不需要像人类一样每天休息。


事实上,他们还是会累也需要休息。尤其是像他这样许久未进食的情况。


坐起身,将脸埋在掌中,伏见试图平缓自己的呼吸。


—他很确定使自己昏眩的元凶是饥饿与疲劳,但使自己苏醒过来的原因,他就不是很确定了。


到底是饿醒的、还是被那种席卷全身,仿佛要毁灭一切的剧烈愤怒唤醒的,这个问题,在发现到床边还趴着一个人时,顿时没那么重要了。


各种强烈晦暗的情感在看到眼前清澈干净的画面时,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昨晚见到的男孩正趴在床边,穿着宽松白衣的他,整个人几乎就要跟晨曦融在一起;红棕色的长发批散在肩上,在金灿的阳光照耀下散发着温暖的光芒,柔柔的光晕让男孩稚气未脱的面容多了份透明感,虽然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但他仍旧让人感觉到清新干净—或许是因为他的睡颜非常的安详,眉宇之间非常舒缓坦然的关西。


整幅画面称的上市安详,但是决不到绝美,然而伏见却忽然有种很想流泪的冲动。


在这刻之前,他其实都还有一丝不确信、怀疑这个人的身分,但是现在,所有的怀疑都全然变成相信与不可置信。


不会错的,在他见过的人中,有这种干净到仿佛就是光一部分存在的气质的人,就只有美咲了。

这种气质跟感觉是任何人都无法模仿的。而且这种气质也只有自己才感觉的到。


而不可置信则是,美咲他真的失忆了。


几乎一个世纪了。一个世纪了,他一直想着梦着这样子相见的画面,梦到连梦境都要支离破碎被扑天盖地的绝望取代的时候,他终于见到了,可却是以这种相互介绍彼此姓名的,陌生人的形式。


『那些曾经习以为常的日常,在美咲失忆后,还有可能回复吗?』

他这么在心底问着自己,反反覆覆地问着,病态的、着了魔般。


正当思绪一片混乱的时候,伏在床畔的人忽然动了一下,发出一声细小的呜嘤声,似乎压麻手臂的美咲换了个姿势继续沉沉的睡去。


虽然只是非常细小的声音,但是凭伏见的耳力还是听见了,他很快的就认出来—那是美咲在受伤时,才会发出的吃痛声。


而且这一翻,露出了原本看不见的另一边侧颈,上头有一条很不明显、细长的疤痕—那是手术刀特有的切痕。


这就奇怪了。吸血鬼正常来说就算受伤只要吸食足够的鲜血都能够自主修复伤口,根本不需要去医院开刀—吠武罗的人一般也都是这样子治疗的。


如果是他们人类时期就有的疤痕,成天跟他腻在一起的自己不会清楚。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疤痕是在美咲失踪期间被划上去的。也就是绿之氏族的人搞的鬼。


想到这,一个可怕的可能性在伏见的脑海里形成。

他必须要确认,立刻、马上。


像只猫一样轻巧的从被窝里脱身,他安静的下到床畔,非常小心翼翼得掀开美咲宽松的衣物—就像是怕眼前的人会像泡沫一样,破灭、消失,他以连自己都诧异的,轻柔到不可思意地动作,屏气凝神的检查着。


掀开两层衣物后,小麦色的肌肤很快的就大片大片的展示在伏见面前,年轻的肌肉不仅肌理分明,还弹性十足,毫无疑问这是一具暴发力极佳的身体。


伏见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液,整个身体燥热了起来。在掀起衣物的时候,他的指尖擦到了美咲裸露的皮肤,触感滑嫩到就像是丝绸。


更重要的是,少了衣物阻隔,那种扑鼻的鲜血香气,就像八千块最上等的牛排摆在眼前一样,折磨着饿了许久的伏见。


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伏见猿比谷,你要忍住,冷静、冷静阿!!

要死。


不知道花了多大的精神力,他才压下身心灵上的各种饥饿、身体上各种部位的燥热,打起精神继续手头上的动作。


啧,明明就是个男的,干麻血这么香,皮肤这么好摸。


疯狂在心里头碎念的伏见,全然没有想到长的比女生还好看得自己,其实没神么资格吐槽对方。


恢复理智后,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遍布全身的伤疤吸引过去,有些一看就知道是打斗留下来的,但更多的、却是像颈侧一样得手术刀痕。除了刀痕之外,还有好几处针头留下的细小孔洞也没逃过他的眼睛。


这些疤痕证明了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绿之氏族很显然的对美咲动过手术,而且看这个痕迹可能次数非常多。


伏见忍不住的伸手,轻轻的抚摸那些疤痕,眼底的不舍与强烈的愤怒显而易见。这些疤痕一看就知道有段时间了,然而却还是这么明显,当初下刀的人下的很用力、伤口非常深。


他几乎可以看见美咲躺在手术台上被人反覆扎针,手术刀来来回回在他身上切割的场景。


丛林那些杂碎,死一万一千次都不够。

这笔帐他绝对会跟那些浑球加一千倍讨回来。


「…你在做神么?」就在他非常愤怒,入神的在脑带里碎尸的时候,上头忽然传来……有点颤抖的声音?


八田醒来了。睡眼惺忪的眼珠子瞪的老大,看着身旁一手掀开自己衣服、一手摸着自己身体的伏见,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被抓包的伏见顿时也傻在那。

他从没这么想钻进地下最好一辈子不要出来过。


好几秒后八田才意识到神么,脸瞬间就红成一片。

看到他好像想通了神么,乱红一把的脸伏见直觉完了。


「你这个变态!!!!!!!!!!!!!!!!!!!!!!!!!!!!!!!!!!!!」然后是扯开嗓门的大叫。

听力极好的伏见被近距离的这么一吼,差点眼前一黑又晕回去。


接着是全然的耳鸣。

按着感觉要炸开的耳朵,伏见的俊脸痛的整个扭曲。


—啧,早知道会被当成变态,自己刚刚到底在忍耐神么阿。


评论
热度(14)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