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K]长篇架空-血绊(伏八)-2

夜安各位大大


这里是毕业后终于安定一点的某幻


开始在popo发文了,有性趣的可以去看看,另外就是,目前盗墓笔记食用中

常常会被吓到,可是该死得好看阿orzzzzzzz


话不多说直奔正文,同样喜欢可以留言


那么


正文


02

 

他们很快的就跑离了那里


但男孩还是拉着他,跑到平日练习滑板、最为熟悉的公园才停下脚步。


这里虽然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但却是他闭着眼睛都能够快速离开、躲藏的地方。说是第二个「家」也不为过。


「你没事吧…….?」男孩喘着粗气回过头,温热的气息化成白雾飘散在空气当中。


本以为会看见对方气喘吁吁的样子,没想到伏见岂止没喘,连红一下脸都没有,整个皮肤依旧是惨白毫无血色。


见到对方连大气都不喘一下的模样,他不禁讶异得抓了抓头….虽然这个家伙瘦巴巴的像只猴子,还带着他阿公辈那代流行的厚粗框眼镜,一副弱不禁风的书生样,没想到体力还蛮好的嘛。


「………….」没有回话,伏见苍蓝色的眼睛定定的注视着眼前的人—非常专心的看着,说是打量更像是审视。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脸上的表情逐渐从惊喜转为皱眉的困惑。他逐渐的从初见男孩中的狂喜恢复过来。


虽然灯线非常的微弱,但是对于夜视能力已经优于常人的他们来说,这样的光照已经非常足够。


眼前的人几乎与美咲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除了头发的长度之外,不管是身高、发色、瞳色都差不多。就连溜滑板的技术都是一样的好。


只是,有一个决定性的差异。


那就是,这家伙很明眼是个「人」。

 


但世界上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存在着长相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早就把美咲资料巨细靡遗背的滚瓜烂熟的伏见,很确定那个人绝对没有双胞胎哥哥或弟弟。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那就是族长企图隐瞒他神么事情、拿假资料给他,或者美咲身上发生了超出自己理解范围的事情。


不过撇除这些,很显然…………这个人并不认得自己。如果他真的是美咲的话、那美咲很有可能......失忆、不记得他了。


想到这种可能性,伏见不禁浑身发冷,不会跳动的心脏狠狠刺痛了一下。


苍然色的眼珠子瞬间失去了神采。


他需要时间。很多很多的时间来去确认这一切。


—成为吸血鬼后伏见第二次感觉到了时间带来的迫切感。


一种焦虑蔓延开来。


 


「喂、在问你话呢?」迟迟没得到回应让男孩不爽的挑眉,忍不住伸手推了一下失神的伏见—搞神么阿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在听人说话啊。


—就连气鼓鼓的样子都跟八田一样,活脱就是个中学生。


「你住在哪里?」收起视线、强打起精神恢复成一贯慵懒的样子。伏见猛的抛出了不着边际的问题。


「啊?我家就在那边」用手指了指两人不远处的钟楼「往那个方向翻过公园的栏杆后走一会就到了。」下意识的回答问题,男孩才后知后觉发现到哪里不对劲「喂喂!!是我再问你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人讲话啊!!??」


然而眼前哪还有人,伏见老早就走远了。


那个方向正式刚刚他手指的地方。


「喂!!」夹紧滑板小跑步的跟上去、三番两次被这样子忽略任谁怒气都会窜上来—何况男孩并不是好脾气的人。


「我说、你是要去哪里?」一把扯住伏见的手,强迫对方停下来正视自己,正当他咧起嘴才刚要准备好好发飙,教训教训这个半夜还在路上闲晃、不知道从哪来不听人话的家伙时,却一时半刻的被他的容貌震住了。


刚刚离路灯太远所以没能看清楚,现在两人就站在路灯下,就算光线还是不怎么样,也够他看清楚了。


那明显是东方人的脸孔。虽然五官没有西方人立体,但却是非常精致的。头发颜色是深色的,但不是黑色,然而在黄灯下他也没办法判断出到底是神么颜色,只是那发形….大部分头发都往另一边抓的模样让他觉得很不顺眼。


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会发亮。


苍蓝的眼珠子在黑夜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是很淡很淡的银蓝色光辉。


人的眼珠子是不可能会发光的。


愣愣的看着那双眼睛,男孩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然而等他在张开眼的时候,一切又回归正常。


怎么回事?


「我说,你看够了没有。」冷冷的声音像是从头顶交下的冷水,一下子将他拉回现实。


原本木然的表情转换成似笑非笑的模样,薄唇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那张脸那种表情…..搞神么阿明明是个男人为神么要长这么好看,自己到底又为神么要觉得害臊。


「阿、抱歉….等等你那是神么态度?好歹我救了你耶。」撇过头不在去看,却不晓得通红的耳根早将自己卖了。虽然嘴上是结巴的,但男孩的语气依旧带着气—如果刚刚他是活火山那现在就是个小炸弹,炸不死人不爆却又愧对于炸弹身分的那种。


「所以我不是也让你看的很够了。」


他这样不甘心,可是又不能怎样,不上不下的模样让伏见非常的愉悦,顿时焦虑感退了不少。


忍不住加深了笑「如果还不够抵今晚的房租可以在让多看个几眼?嗯?」


男孩白了一眼满脸坏笑的伏见。


虽然是自己盯着他看不对,但是这种无赖般的语调让他觉得老实道歉得自己像个笨蛋。


「哼」不在搭里他,像是刻意的一样,男孩忽然一把甩下伏见,再次跑起来、硬是跑到了比较前面的位置才停下,像是要无声的强调自己才是领头的一样。 「…..喂、你叫神么名字?」


「要住我家,总是要让我知道你叫神么名字吧。」没好气的这么说,他边迈步往家里的方向走「如果你不告诉我,就随我叫了—你觉得叫”臭无赖”怎么样?」


对方幼稚的报复举动差点要让伏见笑出声、好不容易才硬是将到嘴得笑意压了回去「伏见,伏见猿比谷。」


「那么,你呢」说完这句话后,伏见顿时就后悔了。


 

他太快问了这个问题。


 

方才的笑意像潮水一样褪的一干二净。许久没有经历过这样子大起大落的情绪转换,伏见感觉胸口闷得发慌,一口气堵在那憋的时在难受。


如果不一样该怎么办。

如果一样,那又代表了神么。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这么接近美咲的存在,如果到最后发现道他不是的话….……..他很难保证自己不会失去理智甚至崩溃。


不,说不定他真的是的话,自己才绝对会发疯。


—如果美咲真的以这种神么都不记得的模样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话。


 

全然没发现身后的人已经不在笑了,而且还陷入了一种纠结万千的煎熬,在前方走着的男孩侧过头,漫不经心的回答了伏见。


「我叫八田美咲,你可以叫我八田。」


 

伏见惊的瞠大了双眼。苍蓝的眼眸闪烁着不明神采。


胸口那股巨大的窒息感顿时压的他喘不过气。


昏黄的街灯开始连成一片—他们已经走到了主干道上,四周已经非常明亮了,但为神么,他却有种目眩昏暗的感觉?


视野逐渐的收缩,眼前逐渐一片漆黑。


「喂!!!喂!!!!!!!!!!!!」


很快的,美咲朝急的声音也消失了。


伏见失去了意识。


评论
热度(23)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