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K/幻希

安安伏八大好OWO///,这里是原栖鲜网的某幻,后来改栖popo跟蚂蚁这样

刚办的ask :http://ask.fm/alice1993212

特传短篇-围巾(重漾)

夜安,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复健的小短篇。

之后会有阿利跟学长,同样是围巾系列OWO


他看着雪静静在掌心融化。


尔后微微扬起头,瞪着一片灰濛的天,苍蓝色的眼睛缓缓地瞇起。

一场雪,往常冬日里最普遍的气象,此时此刻看在重柳眼里只觉得碍眼。


远远传过来的凌乱脚步声,促使青年收回目光,将注意力拉回到门口。


不一会褚冥漾推开门,喘著粗气跑了出来。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临时动议耽误到一点时间.....你...过了吗」


解释的话语因为紧张和喘气全都黏在一起,到后面声音磨糊到连紧跟在后的随沪也全都听不明白。


自顾自说着话的褚冥漾没发现问题、我行我素的雨之守护也没有ー因为他根本没在听。

青年的目光从门被推开来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停留在自家首领因为跑步而变得乱七八糟的围巾上。


伸出手,将深蓝色的围巾沿着颈部小心的解下来,整理过后在整齐的盘回去。

第一圈时,他的指尖擦过还留有暖气余热的皮肤,第二圈时他碰到了他迅速失去热度的双颊。

雪还不大,外头其实并没有很冷,但褚冥漾刚从暖气房出来,这段温差确实也足够他觉得冻了。


看着那人慢慢红起来的鼻尖,青年拧起了眉。

他本来就对今天下雪很不满,现在更是觉得遍地的白雪可憎了。


真是糟糕透顶的天气。


正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后,不知道什么时后安静下来的人忽然又说话了。


「你吃过饭了嘛?」

睁大的黑色眼眸,在雪景中显的那般明亮。


刚刚他真的完全丧失了语言功能,只能呆傻的站在那里,任由对方解下脖子上的围巾,然后在乖乖的被戴回去。

之后的整整十几秒,褚冥漾所有感官都停留在被碰触到的那几块皮肤上。


冰冰的指尖,所带来的感觉却是痒痒热热的。


『大概是因为那个人细心举动的关系,所以自己才会忽然古怪起来。』


他一边想着,忍不住转动脖子蹭了蹭柔软的毛线,然后问出那句关怀。


青年摇摇头。


「虽然没办法一起去看山里的景色了,但吃饭还是可以的。」距离下一个行程还有一两个小时,如果只是两个人吃一顿饭的话绝对没问题「一起去吧?」


「好。」想了想,惜字如金的人又补了一句「吃热一点的。」


根本所向匹敌的青年是不可能会冷的。


没有揭穿对方,褚冥漾只是笑了笑,然后用和萧条景色全然相反的愉快语气说话「我们走吧。」


评论(7)
热度(15)
©J.RK/幻希 | Powered by LOFTER